玄幻奇幻小说
会员书架

热门玄幻奇幻小说推荐

第九大势力
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
紧急预案
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
黑影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两滴天魔血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
魔机谷到来
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你想要我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

最近更新的玄幻奇幻小说

老疯子隐秘
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
刘昌芙2022-08-17
死亡回忆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许巧哲2022-08-17
剥皮魔族部落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乔博武2022-08-17
神树
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赫连劲武2022-08-17
奇妙冰镜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欧阳良河2022-08-17
当牢主
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李盼云2022-08-17
奇异小城
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
阮秋刀2022-08-17
合力破禁
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燕雪蓝2022-08-17
莲独抗强者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田语霜2022-08-17
蓝武仙城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
包雨芙2022-08-17
局势陡变
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
司徒才蕊2022-08-17
看错你了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
项尘寒2022-08-17
拍卖半仙神器
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
陈又轩2022-08-17
设计抓人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孟百河2022-08-17
天晴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林霸忌2022-08-17
小紫依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
石子彤2022-08-17
封仙大典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
叶醉兰2022-08-17
南宫念薇
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赵紫宇2022-08-17
探寻黑暗森林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
郑怜蕊2022-08-17
察觉端倪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
卓初蝶2022-08-17
祠堂宝藏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
段嘉海2022-08-17
曼殊沙华与彼岸花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
百里不仁2022-08-17
奇幻之地外围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曾依梅2022-08-17
六阶还元丹
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
滕森南2022-08-17
第关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习惯,所以他被罚了。 今天便来得早了些,他以为他够早的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而且还早这么多。 白善看了一下竖着的日晷,道:"我们比你整整早到了两刻钟" 封宗平从马上跳下来,将马丢给自家的下人,然后从家丁的手上接过行李,一脸无语的问,"你们来那么早干嘛? 白善反问,"那你这次怎么来得这么早? 好吧,大家家里都有一个同款的家长。 封宗平也不急着进宫,问道:"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白善面不改色的笑道:"等你们" 他打开立君抱着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瓶润白霜丢给他,"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一瓶,交钱吧" 周立君张大了嘴巴。 让她更惊讶的是,封宗平还真打开荷包拿出了二两银子给她,然后扭头和白善笑道:"你还记着呢,我自己都快忘了" 白善看着他黝黑的脸道:"我怕你说不到媳妇" 满宝和白二郎乐眯了眼。 封宗平: 他拿了药膏,一并放到篮子里给侍卫检查,见他们不进,干脆也与他们站在一处说话,"听说了吗,王绩把他侄子打了一顿,听说把屁股都打烂了" 满宝觉得屁股有点儿疼,小声道:"这就能躲过弹劾了? "不能,但也是一种态度不是?封宗平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祖父和我说了,让我在崇文馆就好好读书,其他的事少管,唉,太子已经不是垂髫小儿,我们这些伴读就只是陪着读书而已,劝诫的事儿还是得朝中的大人们来" 别说满宝和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一脸的莫名其妙,"殿下在这事儿上有什么值得劝诫的吗? 迟到是他们迟的,这就是一件儿再小不过的事儿,是大人们非得小题大做,借力打虎,牵连了太子,太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改过的? 封宗平摇头晃脑的要继续说,陆续有其他同窗来了,他立即收了声不说了。
耿九文2022-08-17
无须顾虑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司马夜宁2022-08-17
断魂崖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
周乐梦2022-08-17
定海珠
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
石良香2022-08-17
魔兽变异?进化?
王太太立即放下了对保和医馆的偏见,请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留下治疗。 石掌柜和宁大夫便悄悄松了一口气,冲周满和丁大夫感激的笑了笑。 丁大夫回以一笑,然后他们就开始让人清理软榻,把榻放到了房屋中间,把人抬到软榻上去。 然后满宝把王家的大部分人都赶了出去,"人太多了,容易带进来脏东西,如今他的伤口最怕的就是脏东西了" 王太太就让脸色煞白的儿媳妇出去了,儿子的伤口她看着都害怕,更别说她这么个小年轻了。 她只留下了两个丫头听吩咐。 大夫们要了热水,分别净过手就开始把自己的刀具拿出来,然后一起看向满宝。 满宝便用针灸给他止痛,其实他一直在疼痛之中,这样动手术要方便点儿,因为他的忍痛力再上升,但这会儿人昏迷着,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给扎两针吧。 确认止痛两辆马车达达达的出皇城而去,然后一拐弯便进了崇远坊。满宝嫌弃热,老早就把窗帘给卷起来了,看到车拐入自己熟悉的街道,便眨了眨眼。 可车还没到她家就拐了一个弯儿,直接穿过崇远坊到了后面的光德坊中。 最后车在一道侧门前停下了。 王家庶子跳下车,小跑着过来请满宝,一头汗的指着道:"周大人里面请,我大哥在里面呢" 满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呢" "在下王达,王荣是我哥哥" 王荣就是王绩那个被打坏了的侄子了。 满宝跟着人进了侧门,一进去便是一个院子,有下人一早候着,见了人立即往院里领。 满宝还以为要去后院,结果进了一道门后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二进小院,竟是独门独户,病人就在小院的第二进里。 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廊下哭,旁边站着一个奶妈抱着一个孩子,看到提着药箱的周满,她也立即迎上来,"是宫里的周太医吧? 满宝点头。 她立即抹干净眼泪请她进屋里去,"母亲正等着呢" 立即又丫头撩起帘子,满宝进到屋里便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一个中年妇人正坐在床前哭,屋里还有两个大夫。 满宝一看到那两大夫忍不住嗬了一声,因为很熟啊,一个是丁大夫,一个则是郑辜了。 满宝盯着郑辜看,"你今天没进宫? 郑辜:"师父,徒儿昨晚上就在这儿了" 年轻的女子管中年妇人叫"母亲",满宝便知道她是王太太了。 王太太连忙起身对满宝道:"周太医,您看看我儿吧,他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 满宝连连点头,放下药箱,也不拿自己的脉枕了,直接把床上趴着的人的手拿过来放在丁大夫的脉枕上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道:"趴着把脉不太准呀" 丁大夫看了周满一眼,干脆将盖在病人身上的布料掀开让她看对方屁股和腰上的伤口,"他躺不了" 满宝看到伤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这,这像是杖刑呀" 只见王荣的后腰到大腿根部全被打烂了,可能是因为护理得不好,或是天气太热,此时伤口已经有些发脓,这又不是一两道小伤口,而是一大片呀。 杖刑满宝只见过一次,就是去年告御状时向朝被打的那一次,当时向朝也是动弹不得,伤得也很重。 可那会儿天气已经偏凉,虽在牢里,但医药也不少,加上向朝筋骨强壮,所以只低烧了两次就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满宝再看了眼他身上的脓,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丁大夫压低了声音道:"从昨晚一直烧到现在呢,之前是保和医馆的大夫看的" 因为周满和郑太医的原因,济世堂或多或少的被认为是亲近太子的,所以王家一开始请大夫是绕开济世堂的。 还是昨晚情势不对,王家才去请了丁大夫过来,郑辜是跟着来学习的,本来还以为是小症,结果他们都在这儿耗了一晚上了。 满宝摸过脉,又看过对面的脸色和嘴巴,这才去看保和医馆和丁大夫开的药方。 满宝提笔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给王家,道:"去抓药吧,这是内服的,我们来处理他的外伤" 丁大夫看了眼满宝的药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惊讶,只是几个月不见,周满开的药方已经在他之上了。 丁大夫看着周满,心中只余惊色,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活该成功啊。 满宝还在看向荣后腰和屁股大腿上的伤,头也不回的问,"丁大夫,我们得清理一下他的伤口吧? 郑辜发现丁大夫在走神,便伸手戳了戳他,丁大夫瞬间回神,连忙点头道:"啊,对,得把脓和坏肉清理掉,然后用三七粉敷盖" 满宝却想了想道:"单用三七粉怕是不够好,再多拿几味药来" 说罢又写了一张药方,让王家去济世堂里拿,三人正忙碌时,有下人进来道,"太太,保和医馆的石掌柜来了" 王太太不想见人,儿子被打以后就是找的保和医馆诊治,结果人越治越坏,她不打上门去就算不错的了。 满宝已经看过保和医馆的药方,虽然不知对方最初情况是怎样的,但她也治过杖刑,知道最初的药方是没问题的。 于是道:"太太不如让人进来问问,或许对方找到了良方也不一定" 石掌柜没找到良方,但他找到了治疗外伤的一些新药方,所以抱着药来了。 宁大夫和他一起来的,俩人一进屋看到满宝还惊讶了一下,她不是在宫里当太医吗,怎么出来了? 满宝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闻到了一点儿熟悉的药味儿,便耸了耸鼻子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草参带来了? 石掌柜顿了一下后点头道:"没错,磨成粉了,我这还有葛根粉" 满宝便哎呀一声,乐道:"我正想要它们呢" 石掌柜立即随棍上,笑道:"我来给您帮把手吧,是要调制伤药吗? 丁大夫看了他一眼后站到了周满身边,开口道:"我们正打算把王公子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呢" 伤口现在一直是暴露状态,石掌柜也看到了,忍不住叹气,"是得处理处理" 满宝就邀请他们一起,道:"伤口面积太大了,就我和丁大夫两个不知道要清理多久呢,石掌柜和宁大夫一起来? 石掌柜这时候带药上门就是为了挽回名声来的,自然愿意,于是看向主家王太太。 王太太从布掀开后就一直在心痛,她好好的儿子给打成了这样,这会儿听见满宝问,便抬起泪眼问,"这要怎么清理? 满宝道:"得将脓都清理出来,还要将坏肉割掉,然后上药,这样才能好得快些,他这是内外交困,内里的话,现在只能尽量降低温度,一会儿药熬好了先喝一剂药看看,不行再换方子,但这外伤也得尽快处理,这伤您也看到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
沈春海2022-08-17
南海仙城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
武光枫2022-08-1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