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桃色社区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青楼桃色社区

青楼桃色社区

作者:冷雨宵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6 23:40:23

最新章节:永恒的族谱
小说简介:"哦呀? 库洛笑了笑:"好像没能成功呢,你需要再隐忍一阵了" 阿巴罗·皮萨罗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没有成功吗蒂奇,那么解散吧,或者你们可以认我当船长喵" 砰!!! 蒂奇一拳击中皮萨罗的脑袋,巨大的力道将他打的栽倒下去。 "贼哈哈哈" 蒂奇笑了两句,心态逐渐平稳下去:"皮萨罗,不要讲这些无用的话,这只是暂时的挫折而已,那种事情无所谓,老子总能找到的,只要老子的能力在,继续跟随老子,老子会给你们想要的! 蒂奇本来就不弱,强悍的身体加上怪异的生命力,以及暗暗果实的存在,让他就算没有震震果实,也是一个大威胁。 这一拳之下,让那些心态开始浮动的海贼陷入了安静当中。 "真痛啊,蒂奇" 阿巴罗·皮萨罗捂着已经流血的脑袋,盯着他一阵,大笑起来:"哈哈哈,那就信你一次喵! "呣噜呼呼"卡特琳娜·戴彭笑了一声,"只要出来就行了" "嘛,反正已经联手了,不用着急一时"希留咬着雪茄。 蒂奇隐忍了那么长时间,自然不会因为一点点的挫折就受到打击,他的目的,早已基本完成。 这些第六层的重刑犯,是他所需要的伙伴,至于果实,总会得到的,就算没有震震,也还有别的。 "或许你的能力也不错" 蒂奇凶狠的看着库洛,冲着戴彭使了个眼色,单手冲他张开,"暗水! 吸力从库洛身躯传来,下意识的,他就朝着蒂奇那边飞过去。 希留握紧戴彭持着长矛,范·奥卡举着狙击枪,这些海贼,统一对库洛表现出攻击姿态。 这个人数,就算是库洛也没办法全部抵挡。 但 嘭!! 一团金光闪起,那金光之中藏着一个硕大的手掌,带着一道冲击波,轰击向蒂奇众人。 只一招,那冲击波就让蒂奇他们口吐鲜血,往后退去。 "自说自话的想得到这个得到那个" 战国的披风此时已经随风飘舞开,上身的衣服也被他所脱下,那赤着身的躯体,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巨人,行动之间,都撞出如洪钟大吕一样的声音。 "你当海军如无物吗,小鬼!战国沉声道。 库洛在那骚扰,在战国眼里没什么,这种程度的强者,不会那么轻易的出事。 而暗暗果实的能力,战国当然是知道,这个果实以前不是没出现过。 其能力表现如何,战国一清二楚。 但是一个人,是不可能吃两个恶魔果实的,所以蒂奇的反应,在战国看来很有意思。 不过现在,是他下场的时候了,再不下场,库洛估计要遭殃。 "贼哈哈哈哈,战国元帅,你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吗! 蒂奇受了一击,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对着战国笑了出来。 "真是扭曲的生命力" 库洛在天上不由的赞叹道。 受了一招冲击,还被自己砍了一刀,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那种生命力,也让他羡慕啊。 "虽然没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蒂奇站起身,手掌化为黑暗,"但我们依旧是敌人了,七武海这种东西,已经是过去了,作为纪念,我毁灭马林梵多给你看看! 他手掌往下一按,大量的黑暗充斥在前方大地。 "暗穴道! 建筑、石块、遗留在大地的武器,在这一刻全都被吸入了黑暗里,消失不见,黑暗散去之后,马林梵多明显空了一块。 "小鬼! 战国的手掌举起,爆发出一股钟响,一掌轰了过去。 "暗水! 蒂奇五指伸开,黑暗抵住了战国手掌带起的冲击波,在黑暗之下,冲击波渐渐消失。 "贼哈哈哈,能力对我可是没用的!蒂奇笑着。 "船长,我来! 巴沙斯凌空跳起,攻向战国,然而很快就被一道身影打飞出去。 "卡普" 战国扫了他一眼,"你也开始活动了啊" 卡普长吐口气,拳头捏的直响,"总不能一直让小辈出手,那样不显得我们这些老家伙没用吗" 艾斯一死,他整个人就丧掉了,一直在那陷入了回忆和悲痛当中。 但现在,自己的老战友都出场了,作为海军,现在还真不是悲痛的时候。 眼前这个人 恰好也是罪魁祸首! "贼哈哈哈,两个老家伙也上场了吗,那就让你们跟老爹一样,死在这里,还有你" 蒂奇看向空中的库洛,怒道:"鲁西鲁·库洛,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时候还惦记着我做什么,你先活下来再说吧,蒂奇"库洛说着。 "库洛,去支援战场,不要让这得来的战果失去意义"战国这时说道。 库洛看向战场,咂咂嘴,"那个局势,我可阻止不了,你太高看我了,战国桑" 战场现在优势很大,但似乎有些不对味了。 海军伤亡没那么重,因为库洛一个人几乎让三分之一的队长和船长失去了战斗能力。 余下的存在,被海军围剿着节节后退。 巨大的优势,加上白胡子的死亡,让海军们信心爆棚,而海贼们陷入绝望之后,爆发出来的战力,依然不可小觑,二者交战,那就是一个血肉场了。 这种厮杀场,进去容易,想要出来,却不是那么容易全身而退的。 自身狂热的同时,必然会遭受损伤。 白胡子海贼团的那些队长可没那么容易留下,那么轻易的能做到的话,这些人早就该在新世界淘汰了。 小看他们,等于是小看自己。 但出于预防四皇,还得有人保存住战力。 老爷子和青雉划水,是为了这个目标,包括库洛自己,现在还没真正出手的原因,也是预防着那些人。 情报上虽然红发在阻止凯多,但到底谁会过来,又有谁清楚。 啥?原剧情? 就算库洛敢说,战国也不敢信啊,再说他自己本身也对这种事保持着不可预估的态度,万一不对呢。 真全力斗起来,到时候来个捡便宜的,那就彻底崩盘了。 红发? 他是个海贼有什么好信的,说不定他也会来打一波呢。 "库洛! 库洛正要动身去老爷子那一起划水,突然背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转头一看,便见那个巨大的恶狼手里,莉达在那挣扎着大喊。 库洛睁大眼睛,身躯下一刻就往那爆冲,【秋水】闪烁着金色电芒,一刀就朝着恶狼的手腕劈下去,"你给老子放开! 然而在这一瞬,他躯猛然一个激灵,冲上去的身躯在这一刻飘飞开,刀刃在跟前一挡。 有恶意! 当! 那个‘莉达’,此时握着长矛,一下捅在了刀刃之上。 "呣噜呼呼,反应很灵敏啊" 莉达的身躯,化为了卡琳琳娜·戴彭,对着库洛笑着。 砰! 轰! 正在和卡普纠缠的人中有皮萨罗,巴沙斯,范·奥卡以及毒q,这个时候,后两者统一对着上空发射出了子弹和炮弹。 而这空挡,也让卡普两拳将那两个人击飞出去。 "小鬼们,这时候还无视我吗!卡普怒道。 子弹和炮弹瞬息间就来到了库洛旁边,而这时两把剑挡在了他身前,挡住了这份轰击。 "玩阴的? 库洛看着这时覆盖上来的恶狼大手,冷笑道:"这时候还不忘惦记我啊,但这种程度可没什么用" "暗水! 黑胡子那边又挡住了战国的冲击波,同时一只手对准库洛吸了过去。 刚想闪开恶狼攻击的库洛只觉身躯一震,往着黑胡子的方向靠去,而这时候,这瞬间的动作转移,也让恶狼的大手盖在了库洛身上。 嗤! 砰! 恶狼的巨大力量,让库洛的身躯如炮弹直射飞出,一直飞离了马林梵多,几乎化为一颗流星。 "呜,真的好痛啊" 恶狼摊开手心,看着掌心上又出现的一道深刻的伤口,叫唤起来。 "贼哈哈哈,你也尝尝被人骚扰的滋味吧"蒂奇笑了起来。 在这个状况去干掉那个能飘的小鬼不可能,但让他受点伤害,蒂奇是可以做到的。 论睚眦必报,他也不差。 沉海里去吧! "哦~库洛" 黄猿这时候看了过去,惊讶道:"被击中了呢,有时候在高处也不是那么好的事" "不要东张西望啊! 一个船长见他扭头,纷纷攻了过去。 砰! 攻击落了个空,黄猿化为光束,闪到了一边,一脚侧踢,将那船长踢飞出去。 远处的库洛,直往海面上栽去,就在他将要进入海里的时候,他身躯一翻,一道斩击将海面给切开,身躯急停在切开的海域里。 "真是" 库洛脸色阴的几乎滴出水,看向了马林梵多,"干得真好啊,蒂奇! 他手掌一浮,摸向了海面,接着身躯爆冲向马林梵多,而那被切开的海域往上一卷,化为一道巨大海浪,跟随在了库洛身后。 此时战场,绞肉场的气氛愈加浓烈,战场之上,不管是海军还是海贼,都被这杀戮旋律所操控,倒下的海军无人医治,同僚跨过其身体,继续与海贼厮杀。 尤其是赤犬,面对半数的白胡子海贼团的队长,明显已经打疯了,此时他受了不少伤,身边也已倒下了两个浑身烧伤的队长。 "到此为止吧! 一个身影,挡在了正欲攻击的赤犬跟前。 克比涕泪横流的大叫道:"不要再打了,已经够了,我们明明已经胜利了,海军们也有着家人等待他们,这时候应该去治伤才对,不要再白白浪费生命了! 整个战场,都在他的声音之下为之一静。 "哦?还真有人这么勇敢啊" 青雉转头看了眼克比,"可惜了" 赤犬盯着克比,手臂涌出大量的岩浆,猛然朝着克比打过去,"海军不需要懦夫! 砰! 就在赤犬挥下的同时,一把刀架在了他的岩浆拳头上。 "干得好,海军,这点时间,足以拯救很多生命" 那个人逼退开上走,有可能的话甚至还想往下拽拽。 大高层都不拼命,他一个并非决策层的人物,那么卖力做什么。 该做的计划做到了就行了。 他的实力早已经暴露在高层那里,那么藏着也没意义。 但是少卖力点,自己不就没价值了吗。 只要我没有价值,就没有人可以利用我! 他想的那么美好,结果还是被人莫名其妙的给骚扰了一下,要说没气,那也不可能。 雨之希留,凭剑术来说与自己相当,加上无明神风流的话那他要比希留强一点。 范·奥卡,那种音速的子弹加上霸气,也是个难缠的。 还有那个比奥兹还大的恶狼,那种体态,光凭身躯的力量就够受的了。 放出来单对单,想要干掉也得花不少时间,更何况一口气给他弄了三个。 要不是有能力,说不定还真有罪受。 他库洛是那种吃亏不还的人吗? "你在白胡子那里为了个目标隐忍那么多年,不妨再多隐忍一下好了" 库洛挥出一道巨大的金色斩击,朝下方打了过去。 希留正准备动手阻挡,然而那斩击并没有瞄准蒂奇他们,反而是击中白胡子另一侧的地面,切裂开一道沟壑。 蒂奇大声笑道:"贼哈哈哈,没有中啊,准头不够吗? 库洛手掌虚托开,"说起来,你在这跟我扯皮真的好吗,不是要给我表演一出戏吗?或许,我可以先给你演一出" 轰 他的背后,突然响起了声音。 蒂奇听到声音,瞳孔一缩,额头流出汗来,立马朝后看去。 只见白胡子所站的地面裂起,带着他的身躯往天上飞去,那刚刚盖在他身上的黑布,在这股震动之下落在地面。 "你这家伙! 蒂奇不可置信的看着天空露出笑容的库洛,他居然知道暗暗果实的最大作用?! 就在这时,拉菲特长出一双翅膀朝空中飞了起来,拔出手杖中的剑极快刺了过去,刷的几下,白胡子所站立的地面被砍成数段,与他的身躯一同往地上落。 "狮子威·针卷地藏" 然而这瞬间,库洛猛一握拳,散落在拉菲特周围的石块在这一瞬之间重组变形,化为一根根石刺,朝着那还没来得及转换动作的拉菲特刺了过去。 他的能力依旧是在第一阶段,但不代表没什么成长,他之前【宝库】里那么多东西,都给他雕成了狮子头去砸卡多了,现在一些区区石块,组成尖刺当然不是问题了。 如果不是之前的存货都拿去砸凯多了,库洛其实也用不着这么费劲。 而之前留存的最后一点海水,之前也刚才做包围壁计划了。 嗤! 几根石刺带着一抹鲜血从拉菲特身上错开,他捂着胸口,翅膀一扇躲过了石刺的包围。 "岂可修! 蒂奇大声吼着,直朝着白胡子下落的方向跑过去,手掌才刚接触到白胡子落下的躯体,空中的库洛五指便是一张,黑胡子脚下的地面也给裂开,升出了一块石台,带着他的躯体往上飞去。 "你也试试被人烦的滋味如何?库洛笑道。 "暗水! 蒂奇一只手化为黑暗,冲着库洛张了过去。 库洛正要使出能力把黑胡子整个包起来,突然感觉身躯一顿,一股庞大的吸力从自身传荡开,不由自主的冲着蒂奇那边飞过去。 "吸引能力者啊" 库洛握住腰间的秋水,冲着蒂奇笑道:"在能力者之前,我擅长的,可是剑术啊! "糟糕! 希留瞳孔一缩,他明白库洛想要做什么,但是现在蒂奇所在的高度,他跳不上去。 砰! 范·奥卡这时候举起枪械,飞速的打出一枪,然而却被两把短阔剑阻拦在前,挡住了子弹的侵袭。 库洛眼中闪烁着红芒,见闻色全开的情况下,想要打中他,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事。 "不会让你得逞的! 拉菲特扇动翅膀,正要冲向库洛,突然,那些石刺便冲到他跟前,组合成了一道石墙,挡住了他的去路。 库洛这时候悍然加速,身躯猛冲,从高空直线冲了过去,那速度几乎在空中划出一道线。在拉菲特穿破石墙的同时,他也来到了蒂奇的跟前,在他惊愕的目光中,噌的一声,秋水瞬拔,带出一道黑光。 "月胧! 嗤!!! 一团鲜血自空中飘散,蒂奇在这一刀之下摔落下去,砰的一声栽倒在地上。 "痛,痛死我了! 他捂着胸口来回打滚,鲜血不断的从胸膛上流下,打滚之中,蒂奇滚到了地面上的黑布当中,整个身躯没入了黑布里,隐隐可见的在颤抖。 库洛低头看了一眼蒂奇,"躲过了吗?我可是瞄准你脖子的,你这家伙霸气造诣不低啊" 黑布当中,停止了颤动,蒂奇一把扯开黑布,捂着胸口喘着气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的脸上全都是汗,然而脸上却还是带着笑意。 "贼哈哈哈,你好像对暗暗果实了解的还不够深,不过,老子很欣赏你,不如离开海军,当老子的伙伴怎么样" 回应他的,是凌空而降的一道金色斩击。 砰! 希留一刀劈碎斩击,咬着雪茄吐出口烟雾,朝后方道:"成功了? "当然!蒂奇露出狞笑。"哦呀? 库洛笑了笑:"好像没能成功呢,你需要再隐忍一阵了" 阿巴罗·皮萨罗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没有成功吗蒂奇,那么解散吧,或者你们可以认我当船长喵" 砰!!! 蒂奇一拳击中皮萨罗的脑袋,巨大的力道将他打的栽倒下去。 "贼哈哈哈" 蒂奇笑了两句,心态逐渐平稳下去:"皮萨罗,不要讲这些无用的话,这只是暂时的挫折而已,那种事情无所谓,老子总能找到的,只要老子的能力在,继续跟随老子,老子会给你们想要的! 蒂奇本来就不弱,强悍的身体加上怪异的生命力,以及暗暗果实的存在,让他就算没有震震果实,也是一个大威胁。 这一拳之下,让那些心态开始浮动的海贼陷入了安静当中。 "真痛啊,蒂奇" 阿巴罗·皮萨罗捂着已经流血的脑袋,盯着他一阵,大笑起来:"哈哈哈,那就信你一次喵! "呣噜呼呼"卡特琳娜·戴彭笑了一声,"只要出来就行了" "嘛,反正已经联手了,不用着急一时"希留咬着雪茄。 蒂奇隐忍了那么长时间,自然不会因为一点点的挫折就受到打击,他的目的,早已基本完成。 这些第六层的重刑犯,是他所需要的伙伴,至于果实,总会得到的,就算没有震震,也还有别的。 "或许你的能力也不错" 蒂奇凶狠的看着库洛,冲着戴彭使了个眼色,单手冲他张开,"暗水! 吸力从库洛身躯传来,下意识的,他就朝着蒂奇那边飞过去。 希留握紧戴彭持着长矛,范·奥卡举着狙击枪,这些海贼,统一对库洛表现出攻击姿态。 这个人数,就算是库洛也没办法全部抵挡。 但 嘭!! 一团金光闪起,那金光之中藏着一个硕大的手掌,带着一道冲击波,轰击向蒂奇众人。 只一招,那冲击波就让蒂奇他们口吐鲜血,往后退去。 "自说自话的想得到这个得到那个" 战国的披风此时已经随风飘舞开,上身的衣服也被他所脱下,那赤着身的躯体,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巨人,行动之间,都撞出如洪钟大吕一样的声音。 "你当海军如无物吗,小鬼!战国沉声道。 库洛在那骚扰,在战国眼里没什么,这种程度的强者,不会那么轻易的出事。 而暗暗果实的能力,战国当然是知道,这个果实以前不是没出现过。 其能力表现如何,战国一清二楚。 但是一个人,是不可能吃两个恶魔果实的,所以蒂奇的反应,在战国看来很有意思。 不过现在,是他下场的时候了,再不下场,库洛估计要遭殃。 "贼哈哈哈哈,战国元帅,你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吗! 蒂奇受了一击,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对着战国笑了出来。 "真是扭曲的生命力" 库洛在天上不由的赞叹道。 受了一招冲击,还被自己砍了一刀,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那种生命力,也让他羡慕啊。 "虽然没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蒂奇站起身,手掌化为黑暗,"但我们依旧是敌人了,七武海这种东西,已经是过去了,作为纪念,我毁灭马林梵多给你看看! 他手掌往下一按,大量的黑暗充斥在前方大地。 "暗穴道! 建筑、石块、遗留在大地的武器,在这一刻全都被吸入了黑暗里,消失不见,黑暗散去之后,马林梵多明显空了一块。 "小鬼! 战国的手掌举起,爆发出一股钟响,一掌轰了过去。 "暗水! 蒂奇五指伸开,黑暗抵住了战国手掌带起的冲击波,在黑暗之下,冲击波渐渐消失。 "贼哈哈哈,能力对我可是没用的!蒂奇笑着。 "船长,我来! 巴沙斯凌空跳起,攻向战国,然而很快就被一道身影打飞出去。 "卡普" 战国扫了他一眼,"你也开始活动了啊" 卡普长吐口气,拳头捏的直响,"总不能一直让小辈出手,那样不显得我们这些老家伙没用吗" 艾斯一死,他整个人就丧掉了,一直在那陷入了回忆和悲痛当中。 但现在,自己的老战友都出场了,作为海军,现在还真不是悲痛的时候。 眼前这个人 恰好也是罪魁祸首! "贼哈哈哈,两个老家伙也上场了吗,那就让你们跟老爹一样,死在这里,还有你" 蒂奇看向空中的库洛,怒道:"鲁西鲁·库洛,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时候还惦记着我做什么,你先活下来再说吧,蒂奇"库洛说着。 "库洛,去支援战场,不要让这得来的战果失去意义"战国这时说道。 库洛看向战场,咂咂嘴,"那个局势,我可阻止不了,你太高看我了,战国桑" 战场现在优势很大,但似乎有些不对味了。 海军伤亡没那么重,因为库洛一个人几乎让三分之一的队长和船长失去了战斗能力。 余下的存在,被海军围剿着节节后退。 巨大的优势,加上白胡子的死亡,让海军们信心爆棚,而海贼们陷入绝望之后,爆发出来的战力,依然不可小觑,二者交战,那就是一个血肉场了。 这种厮杀场,进去容易,想要出来,却不是那么容易全身而退的。 自身狂热的同时,必然会遭受损伤。 白胡子海贼团的那些队长可没那么容易留下,那么轻易的能做到的话,这些人早就该在新世界淘汰了。 小看他们,等于是小看自己。 但出于预防四皇,还得有人保存住战力。 老爷子和青雉划水,是为了这个目标,包括库洛自己,现在还没真正出手的原因,也是预防着那些人。 情报上虽然红发在阻止凯多,但到底谁会过来,又有谁清楚。 啥?原剧情? 就算库洛敢说,战国也不敢信啊,再说他自己本身也对这种事保持着不可预估的态度,万一不对呢。 真全力斗起来,到时候来个捡便宜的,那就彻底崩盘了。 红发? 他是个海贼有什么好信的,说不定他也会来打一波呢。 "库洛! 库洛正要动身去老爷子那一起划水,突然背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转头一看,便见那个巨大的恶狼手里,莉达在那挣扎着大喊。 库洛睁大眼睛,身躯下一刻就往那爆冲,【秋水】闪烁着金色电芒,一刀就朝着恶狼的手腕劈下去,"你给老子放开! 然而在这一瞬,他躯猛然一个激灵,冲上去的身躯在这一刻飘飞开,刀刃在跟前一挡。 有恶意! 当! 那个‘莉达’,此时握着长矛,一下捅在了刀刃之上。 "呣噜呼呼,反应很灵敏啊" 莉达的身躯,化为了卡琳琳娜·戴彭,对着库洛笑着。 砰! 轰! 正在和卡普纠缠的人中有皮萨罗,巴沙斯,范·奥卡以及毒q,这个时候,后两者统一对着上空发射出了子弹和炮弹。 而这空挡,也让卡普两拳将那两个人击飞出去。 "小鬼们,这时候还无视我吗!卡普怒道。 子弹和炮弹瞬息间就来到了库洛旁边,而这时两把剑挡在了他身前,挡住了这份轰击。 "玩阴的? 库洛看着这时覆盖上来的恶狼大手,冷笑道:"这时候还不忘惦记我啊,但这种程度可没什么用" "暗水! 黑胡子那边又挡住了战国的冲击波,同时一只手对准库洛吸了过去。 刚想闪开恶狼攻击的库洛只觉身躯一震,往着黑胡子的方向靠去,而这时候,这瞬间的动作转移,也让恶狼的大手盖在了库洛身上。 嗤! 砰! 恶狼的巨大力量,让库洛的身躯如炮弹直射飞出,一直飞离了马林梵多,几乎化为一颗流星。 "呜,真的好痛啊" 恶狼摊开手心,看着掌心上又出现的一道深刻的伤口,叫唤起来。 "贼哈哈哈,你也尝尝被人骚扰的滋味吧"蒂奇笑了起来。 在这个状况去干掉那个能飘的小鬼不可能,但让他受点伤害,蒂奇是可以做到的。 论睚眦必报,他也不差。 沉海里去吧! "哦~库洛" 黄猿这时候看了过去,惊讶道:"被击中了呢,有时候在高处也不是那么好的事" "不要东张西望啊! 一个船长见他扭头,纷纷攻了过去。 砰! 攻击落了个空,黄猿化为光束,闪到了一边,一脚侧踢,将那船长踢飞出去。 远处的库洛,直往海面上栽去,就在他将要进入海里的时候,他身躯一翻,一道斩击将海面给切开,身躯急停在切开的海域里。 "真是" 库洛脸色阴的几乎滴出水,看向了马林梵多,"干得真好啊,蒂奇! 他手掌一浮,摸向了海面,接着身躯爆冲向马林梵多,而那被切开的海域往上一卷,化为一道巨大海浪,跟随在了库洛身后。 此时战场,绞肉场的气氛愈加浓烈,战场之上,不管是海军还是海贼,都被这杀戮旋律所操控,倒下的海军无人医治,同僚跨过其身体,继续与海贼厮杀。 尤其是赤犬,面对半数的白胡子海贼团的队长,明显已经打疯了,此时他受了不少伤,身边也已倒下了两个浑身烧伤的队长。 "到此为止吧! 一个身影,挡在了正欲攻击的赤犬跟前。 克比涕泪横流的大叫道:"不要再打了,已经够了,我们明明已经胜利了,海军们也有着家人等待他们,这时候应该去治伤才对,不要再白白浪费生命了! 整个战场,都在他的声音之下为之一静。 "哦?还真有人这么勇敢啊" 青雉转头看了眼克比,"可惜了" 赤犬盯着克比,手臂涌出大量的岩浆,猛然朝着克比打过去,"海军不需要懦夫! 砰! 就在赤犬挥下的同时,一把刀架在了他的岩浆拳头上。 "干得好,海军,这点时间,足以拯救很多生命" 那个人逼退开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6 23:40:2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