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笑看红尘乱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冷眼笑看红尘乱

冷眼笑看红尘乱

作者:曾英芙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1:28:09

最新章节:指名挑战
小说简介:赵六郎直接走到白二郎跟前晃悠,"咱俩也是亲戚了呢,叫一声表哥来听听? 白二郎: 大家围着白二郎打趣了一阵才放过他,崇文馆里有和刘焕一样觉得当驸马不如做富家公子的,自也有羡慕白二的。 最主要的是,他们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家世,完全不知道他们差在了哪里,怎么皇帝连见他们一下都不成就定了白二? 白二除了年纪比他们小上两岁外还有什么长处? 只是甭管心里多不服气,这时对着白二郎,大家还是挤出笑脸来恭喜他。 不仅崇文馆里的人,其实连朝上很多大臣都没想到最后是白诚聘了明达公主去。 可惜白家没什么人在朝为官,所以上了大朝会后大家就和周满庄先生恭喜。 因为师弟当了驸马被莫名其妙恭喜了一脸的满宝: 连庄先生都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于是连忙回礼谢过,因为白二,他今天弯的腰比之前两次大朝会加在一起的都多。 恭王算是宫里最后一批得到消息的人了,毕竟他正受伤,不会有人特意在他面前提起这个。 还是恭王妃提起需要给明达和长豫准备些添妆的东西时他才知道明达定亲了。 恭王问道:"明达的亲事也定下了?是谁家的儿郎? 恭王妃看了他一眼后道:"定下了,绵州白氏的白诚" ""恭王忍不住微微直了一下腰,"谁? "白诚"恭王妃道:"祖籍陇州,也算世家" 恭王就抖着嘴唇道:"什么世家?不就是周满的师弟吗? 恭王妃不说话了。 恭王嫌弃道:"父皇怎么看中了他?他怎配得上明达? 恭王妃却道:"母后也很满意呢" 恭王便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等周满来给他换药时,他便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满宝毫不在意,上了药叮嘱好他身边的人看紧他便离开。 恭王的伤好转,腿是已经确定恢复不了如初,皇后的病情也在好转,至少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至于每日都要卧床。 皇帝这才就恭王的骨头长歪的事儿做出处理,萧院正被夺了院正之职,降为五品,除此之外,还有罚扣俸禄等。 只不过在萧院正看来,罚扣俸禄和降职比起来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太医院院正一职瞬间落空,太医院里的太医们都瞩目起来。 萧院正之下,还有三位五品太医,一个是刘太医,一个是卢太医,之前还有一位计太医,不过计太医辞官了,所以现在只有刘太医和卢太医可以争一争这院正之职。 其中又以卢太医最有优势,因为刘太医年纪大了,他又很少管太医院里的事儿,不及卢太医经手的事项多。 太医院和别的部门不一样,别的部门首官还要询问朝臣意见之类的,太医院却是皇帝可以一言指派的。 皇帝也没想过询问朝臣的意见,他就问萧院正认为谁可以接替院正之职? 萧院正没有直接提议刘太医,只是点评了一下刘太医和卢太医,认为刘太医医术高明、性格平和却过于温和;认为卢太医医术精湛、正当壮年却过于强势。 皇帝沉吟了起来,在皇后那里碰见周满时他便问了一句,"你觉得是刘太医当院正好,还是卢太医当院正好? 满宝想也不想便道:"刘太医" 皇帝也没想到她那么直接,"哦"了一声后笑问:"为何? 满宝道:"因为稳定,刘太医做院正,萧院正之前定下的决策不会有很大的改变,卢太医就不一样了,他正年富力强,有些想法和之前太医院的定策不一样,他为院正,那就要改变" 皇帝若有所思,"卢太医也是为太医院好,让太医院越变越好不好吗? "好,"满宝道:"改变并不是不好,但此时太医署才开了一年,之前定策才稳定下来,所以还不宜改变,陛下要是晚几年问我,我或许就会说卢太医了" 一旁的皇后便笑道:"并不是卢太医能力不足,而是他此时不宜为首官? 满宝点头。 皇帝就若有所思起来,点点头和让她退下了。 满宝也给皇后换好了药贴,收好药箱告退。 等她走了以后,皇后便叹气,"此见解就胜过同院太医不知多少倍,将来若是太医院交到她手上" 皇帝回神,"她现在还小呢,不合适,将来的事儿将来再说吧" 竟不觉得女子做首官有什么不对,和之前让周满当个六品官都觉得不合适时大为不同。 皇后翘了翘嘴角,提起另一件事来,"我听人说母后让让人去陇州买那尊老子像去了" 皇帝: 从玄都观回来以后,太后越想越不甘心,似乎还是觉得周满拜过的那尊老子像最好,因此叫了娘家人进宫,让人带了钱去陇州买那尊刘老夫人送出去的老子像。 只是没买着而已。 皇后道:"听说那尊老子像已经被叫价两千两,表哥他们还拿出了两匹绢,现在张家还是不肯松口" 皇帝现在听到钱数就牙疼,他问道:"母后给的钱? 皇后摇头,"不知道是母后的体己,还是表哥他们自己掏的钱,要是母后的体己也就算了,要是窦家自己掏了钱" 皇帝更觉头疼,他想了想道:"算了,让表哥他们把人收回来吧,家里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主要是,窦家花出去的钱最后肯定还要从他这里找补回去的,他亏了,但窦家也未必赚,不值当。 皇后也是这么想的,笑道:"母后心虔诚,不想强买,所以我想着不如我出面将东西换了来" 这种事皇帝不好出面,太后又要虔诚,那就只能皇后来了。 她道:"从库房里选个差不多的老子像,再赐给张家老太爷一些字帖,我想他们会同意换的" 皇帝便哼道:"梓童手里的字帖随便拿出一张来莫不是价值千金,他们当然同意换了" 皇后见他这样心疼便笑着说,"我也送你一张好了" 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张家收到皇后给的东西时的确非常高兴,张老太爷看了一眼那字帖,当即就让人把刘老夫人送来的那尊老子像抱出来给内侍。 然后就抱了字帖回书房不出门了。太后得到了自己心心念的老子像,而张家不仅得到了皇后的御赐之物,还得到了一张很名贵的字帖,皆大欢喜。 更皆大欢喜的是,刘老夫人这一份只是中上等的寿礼瞬间变得珍贵了许多。 寿礼已经过去两个月,但她不仅收到了陇州张氏寄来的问候信,还收了一份不薄的礼。 便是老辣沉稳如她,此时也不由笑出声来,然后道:"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郑氏看了一眼刘老夫人手里的礼单,继续低头去做她的衣服,"母亲,亲家那边说周四郎他们要回来了,我想着过两天善宝他们也休沐出宫,不如给叫人买些鱼回来做鱼丸,他上次进宫前还念叨呢,说容姨的鱼丸做得好吃" 刘老夫人微微点头,"去买吧,多买一些,回头做好了给亲家他们送一些过去" 宫里的满宝还是从庄先生那里知道周四郎他们要回来的消息,休沐那天天才亮她就起床洗漱准备出宫了。 白善和白二郎被叫醒时都还有些懵,更别说隔壁屋里睡得还挺香的其他学子,赵六郎听到声音,忍不住将被子踢开大吼了一声:"周满——" 他躺在床上踢了两下床板,叫道:"你能不能安静些,好不容易休沐就不能让我们睡个好觉吗? 满宝扬声道:"日上三竿了! 可又不上学,是不是日上三竿有什么关系? 满宝估计也知道这一点儿,声音小了一点儿,只催白善和白二郎:"赶紧的,你们想睡可以回家睡" 白善默默地起床,还顺手拉了白二一把。 隔壁的殷或也迷迷糊糊的起床了,他推开窗便见满宝站在院子里唉声叹气,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满宝扭头看见他就抬手和他打招呼,"殷或你也醒了,我四哥回来了,肯定带了许多好东西回来,你要不要来我家玩? 殷或想了想后摇头,"今日恐怕不行,我姐姐们今日都回来" 满宝想到他那六个姐姐,立即道:"好吧,那你好好在家玩儿,改天有空了再叫你" 因为周满,三人拿着东西出宫的时候崇文馆里大多数人都还在睡呢,到宫门口时更是一个人也没有。 侍卫们寂寞的检查过他们的东西然后放行,朝他们身后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见有第四个学子过来,便不由回过头来认真打量三人,"周小大人用早食了? 满宝大气的挥手道:"回家吃也是一样的" 一出宫门就看见大吉他们将车停在一边。 三人立即将东西放到车上,另有护卫去和宫门处的吏员做交接,将三人的马领出来。 满宝兴冲冲的问大吉:"我四哥这次带了多少东西回来? 大吉道:"周四爷还没回到家呢" 满宝一怔,"不是早两天就传信回来说要到了吗,怎么还没到? 大吉道:"昨天送信回来,说人到莆村了,只是带的东西有点儿多,所以要在庄子上停留一夜,一些东西不好带回京里,便要留在莆村那边" 大吉顿了顿后道:"因为听说带的东西多,今儿一大早周老爷他们就出门往莆村去了,说是一起清点东西" 满宝立即问道:"我大嫂也去了? 大吉笑着应了一声,"您家里现在就是周六嫂在家里,其他人一大早都去了" 三人的肚子就同时咕噜噜的叫了一声。 大吉听见,不由看了眼他们的肚子,忍着笑道:"满小姐,少爷,我们上车吧,老夫人这两日让厨房做了许多好吃的" 三人瞬间没有骑马的力气了,爬上马车坐着回家。 刘老夫人听说他们没吃早食便出宫,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然后让人去厨房给他们准备早食。 "家里做了鱼丸,我让容姨给你们一人盛一碗来吃" 满宝点头,然后道:"刘祖母,一会儿我们吃饱了就出门" 刘老夫人问:"你们要去莆村吗? 满宝点头,"想去看看" 白善和白二郎也想去。 刘老夫人点了点头,让他们用早食,转身就让大吉下去安排,一会儿护送他们去。 容姨做的鱼丸又滑又嫩,白善见满宝吃得开心,便趁着祖母不注意往她碗里放了好几个。 刘老夫人回头看见只装作不知,只是在他们吃完一碗还想添时不允许,劝诫道:"正是夏秋之时,少吃一些,不然回头又要叫身上痒了" 她道:"才吃了东西不好马上骑马,先去给你们先生请安,见过大人后再出门" 白二郎这才想起他爹娘也在呢,便问道:"堂祖母,我爹还在京城呀? 刘老夫人就忍不住拍了他一下,又气又乐道:"这话让你爹听见小心揍你" 三人笑嘻嘻的跑了,先跑去给庄先生请安,然后去看一下白老爷和白太太。 白老爷这次入京是因为收到刘老夫人的信,这会儿白二郎的亲事定下,他们就打算在京城找一找,看能不能给两个孩子置办一些产业。 白老爷的想法很简单,"以后大郎要是当京官儿,附近有个庄子,要吃蔬果了也有地方种,二郎更不必说,虽说是驸马,但也不能全靠公主不是,手上还是得有点儿自己的产业" 所以最近他正计划着买地。 不过,这会儿才开始秋收,很少有人会在此时卖地,他要买估计还得等上几个月,等入冬了才好买。 嗯,京城的田地素来紧俏,入冬没未必能抢到,没见满宝早早和明达公主商量着私下交易她的嫁妆吗? 只是白老爷人虽然在这儿,但对两个儿子,尤其是白二郎的影响特别小,白二十天又有七八天是在宫里的,父子俩更难见面了。 以至于白二郎总是忘记原来他爹在这里。 白二郎去给他爹娘请安,白老爷便也跟着心动起来,"一直听满宝的爹说他家的那个庄子多大多好,我却一直没见过,不是说你和善宝也跟着投钱了吗?要不我也要去看看?太后得到了自己心心念的老子像,而张家不仅得到了皇后的御赐之物,还得到了一张很名贵的字帖,皆大欢喜。 更皆大欢喜的是,刘老夫人这一份只是中上等的寿礼瞬间变得珍贵了许多。 寿礼已经过去两个月,但她不仅收到了陇州张氏寄来的问候信,还收了一份不薄的礼。 便是老辣沉稳如她,此时也不由笑出声来,然后道:"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郑氏看了一眼刘老夫人手里的礼单,继续低头去做她的衣服,"母亲,亲家那边说周四郎他们要回来了,我想着过两天善宝他们也休沐出宫,不如给叫人买些鱼回来做鱼丸,他上次进宫前还念叨呢,说容姨的鱼丸做得好吃" 刘老夫人微微点头,"去买吧,多买一些,回头做好了给亲家他们送一些过去" 宫里的满宝还是从庄先生那里知道周四郎他们要回来的消息,休沐那天天才亮她就起床洗漱准备出宫了。 白善和白二郎被叫醒时都还有些懵,更别说隔壁屋里睡得还挺香的其他学子,赵六郎听到声音,忍不住将被子踢开大吼了一声:"周满——" 他躺在床上踢了两下床板,叫道:"你能不能安静些,好不容易休沐就不能让我们睡个好觉吗? 满宝扬声道:"日上三竿了! 可又不上学,是不是日上三竿有什么关系? 满宝估计也知道这一点儿,声音小了一点儿,只催白善和白二郎:"赶紧的,你们想睡可以回家睡" 白善默默地起床,还顺手拉了白二一把。 隔壁的殷或也迷迷糊糊的起床了,他推开窗便见满宝站在院子里唉声叹气,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满宝扭头看见他就抬手和他打招呼,"殷或你也醒了,我四哥回来了,肯定带了许多好东西回来,你要不要来我家玩? 殷或想了想后摇头,"今日恐怕不行,我姐姐们今日都回来" 满宝想到他那六个姐姐,立即道:"好吧,那你好好在家玩儿,改天有空了再叫你" 因为周满,三人拿着东西出宫的时候崇文馆里大多数人都还在睡呢,到宫门口时更是一个人也没有。 侍卫们寂寞的检查过他们的东西然后放行,朝他们身后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见有第四个学子过来,便不由回过头来认真打量三人,"周小大人用早食了? 满宝大气的挥手道:"回家吃也是一样的" 一出宫门就看见大吉他们将车停在一边。 三人立即将东西放到车上,另有护卫去和宫门处的吏员做交接,将三人的马领出来。 满宝兴冲冲的问大吉:"我四哥这次带了多少东西回来? 大吉道:"周四爷还没回到家呢" 满宝一怔,"不是早两天就传信回来说要到了吗,怎么还没到? 大吉道:"昨天送信回来,说人到莆村了,只是带的东西有点儿多,所以要在庄子上停留一夜,一些东西不好带回京里,便要留在莆村那边" 大吉顿了顿后道:"因为听说带的东西多,今儿一大早周老爷他们就出门往莆村去了,说是一起清点东西" 满宝立即问道:"我大嫂也去了? 大吉笑着应了一声,"您家里现在就是周六嫂在家里,其他人一大早都去了" 三人的肚子就同时咕噜噜的叫了一声。 大吉听见,不由看了眼他们的肚子,忍着笑道:"满小姐,少爷,我们上车吧,老夫人这两日让厨房做了许多好吃的" 三人瞬间没有骑马的力气了,爬上马车坐着回家。 刘老夫人听说他们没吃早食便出宫,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然后让人去厨房给他们准备早食。 "家里做了鱼丸,我让容姨给你们一人盛一碗来吃" 满宝点头,然后道:"刘祖母,一会儿我们吃饱了就出门" 刘老夫人问:"你们要去莆村吗? 满宝点头,"想去看看" 白善和白二郎也想去。 刘老夫人点了点头,让他们用早食,转身就让大吉下去安排,一会儿护送他们去。 容姨做的鱼丸又滑又嫩,白善见满宝吃得开心,便趁着祖母不注意往她碗里放了好几个。 刘老夫人回头看见只装作不知,只是在他们吃完一碗还想添时不允许,劝诫道:"正是夏秋之时,少吃一些,不然回头又要叫身上痒了" 她道:"才吃了东西不好马上骑马,先去给你们先生请安,见过大人后再出门" 白二郎这才想起他爹娘也在呢,便问道:"堂祖母,我爹还在京城呀? 刘老夫人就忍不住拍了他一下,又气又乐道:"这话让你爹听见小心揍你" 三人笑嘻嘻的跑了,先跑去给庄先生请安,然后去看一下白老爷和白太太。 白老爷这次入京是因为收到刘老夫人的信,这会儿白二郎的亲事定下,他们就打算在京城找一找,看能不能给两个孩子置办一些产业。 白老爷的想法很简单,"以后大郎要是当京官儿,附近有个庄子,要吃蔬果了也有地方种,二郎更不必说,虽说是驸马,但也不能全靠公主不是,手上还是得有点儿自己的产业" 所以最近他正计划着买地。 不过,这会儿才开始秋收,很少有人会在此时卖地,他要买估计还得等上几个月,等入冬了才好买。 嗯,京城的田地素来紧俏,入冬没未必能抢到,没见满宝早早和明达公主商量着私下交易她的嫁妆吗? 只是白老爷人虽然在这儿,但对两个儿子,尤其是白二郎的影响特别小,白二十天又有七八天是在宫里的,父子俩更难见面了。 以至于白二郎总是忘记原来他爹在这里。 白二郎去给他爹娘请安,白老爷便也跟着心动起来,"一直听满宝的爹说他家的那个庄子多大多好,我却一直没见过,不是说你和善宝也跟着投钱了吗?要不我也要去看看?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1:28:0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