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肌桶肤肤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肌肌桶肤肤

肌肌桶肤肤

作者:苗凯岚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5:32:50

最新章节:伪强者
小说简介:他走上前去盯着水面之下看了看,这一看就看出不同来了,和一般的水田不一样,水面之下有些泛白,却又不是淤泥,可也不像盐,太子怀疑的看向白善,"下面是盐? 白善只看了一眼便道:"这是第一次晾晒的海水,估计才进水没两天,表现不太明显,殿下,我们再往前面去一些,那边人多的地方好似在收盐" 太子往前看了一眼,远处的确有人群聚集,不过他也不急着过去,直接顺着田埂往前走。 一块田一块田的看过去,看着看着他发现了不同。 顺着田埂往下,边上有一条挺宽的沟渠,里面有水在缓慢的流动,太子上前看了看。 看了眼沟渠,又看一眼边上的盐田,若有所思,"这是海水? "对,"白善解释道:"海水涨潮时,海水就会灌进沟渠之中,沟渠连通每一排的第一块盐田,当晒出盐晶和盐卤时我们就会把它筛洗过后放入第二块田中" 太子走到了一块田前,"比如这块? 这是一块可以看出水底有大块盐晶的盐田,水已经快干了,但上面还有浅浅的一层水。 太子蹲下去伸手从田里捞了一把盐,有的盐被捞到手里后就慢慢软踏踏的融化从指间滑落 他捻了捻,伸出舌头尝了一下,很苦涩的的盐巴,但确是咸的。 跟在太子身后的郭刺史等人一脸的恍惚,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他们心底有许多疑问,首先就是,这一块一块方正的田是拿来做什么的? 听白善的意思是晒盐? 田不是拿来种的吗? 盐不是要煮的吗? 众官低头看着脚边的盐田,半晌说不出话来。 太子在盐田里将手上的盐粒洗去,吴公公连忙掏出帕子来给他擦手。 太子不在意的擦了两下,看向这一排的最后一块田。 白善立即道:"那是第二块田晒出盐晶后用水融化再过滤晒的盐田,也是最后一块盐田。我们对比过,过滤两次晒出来的盐一点儿也不比煮出来的盐差" 煮盐为了节省柴薪,他们都只过滤一次,盐比他们晒出来的要苦涩和暗黄。 太子微微颔首,就带着人往前去。 周立威正蹲在盐田边搓着推到跟前的盐晶,检查质量,边上一个长工朝身后看了好几眼,确认没看错,连忙道:"周爷,白善也扭头看了一眼,不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对,"胆子大赚钱才快" 太子瞥了他一眼,"只怕坏事也快" 白善不在意的道:"多教化教化,平日宣讲律法,让他们知道做坏事的后果就是" 郭刺史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心里和其他刺史府的官员一样惊讶于白善和太子的熟稔。 用过午食,太子并不急着走,坐着喝了一盏茶,等程将军上楼来低声交代了几句,太子这才起身,"走吧,我们轻车简从" 是真的轻车简从,除了明达和殷或是坐车外,其他人皆是骑马出行。 太子只点了一个御史和唐鹤随从,其余随从官员都留在了北海县衙,郭刺史也想去看一看白善的新盐场到底有什么这么吸引太子。 就算是为了盐政,也不至于急成这样,竟是一天都不愿在北海县衙停留。 郭刺史也只带了一个幕僚和长史,以及路县令前往。 剩下的都是太子带着的侍卫了。 白善觉得太阳太晒,也不知道从哪儿买来了不少斗笠分给众人,他骑马跑到了唐鹤左边。 唐鹤正要往右边让一让,结果周满的马头冒了出来,和他一起齐头并进。 侍卫们见状,识趣的给他们让出位置来,让他们三个跑一排。 唐鹤一边打马往前去一边扭头冲白善喊道:"就算你们官道来往车马少,但也不能三骑并排啊! 白善不理他,和周满一左一右的夹着他快马往前去,这样做的好处是,他们中途停下来休息时,后面的车马还没到,他们可以趁着等候的时间说一会儿话。 白善就好奇的冲太子那边示意,"程二郎什么时候成了将军? 周满也好奇,不过问的却是:"程二夫人还好吧? 唐鹤:"她夫君升官,她有什么不好的?而且她是后宅女子,你问我她好不好,我怎么知道? 周满就叹气,"程二郎成了将军,他以后再逛花楼,程二夫人还能揍他吗? 唐鹤就认真的想了想,"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上个月程二郎脖子上好像是带伤来着" 白善:"我以为殿下会带鲁大郎来" 鲁大郎是鲁越的兄长,也在军中任职,是太子的心腹,咳咳,据满宝说,当年太子想造反,联系的人中就有鲁大郎。 唐鹤道:"陛下觉得鲁大郎不够稳重,亲自点了程二郎跟着的" 他看向来路,那边过来的是殷或的马车,他微微抬起下巴道:"四月的时候,陛下将左右龙武军和左右羽林军并为羽林亲军,由我的上司殷大人统管" 白善目瞪口呆,"所以现在殷大人不是禁军统领了? 唐鹤一字一顿的强调道:"是禁军统领,只不过由三品升成了二品" 以前左右龙武军和左右羽林军是分开的,他们所说的禁军是指负责皇宫、皇城和京城安危的左右龙武军,而左右羽林军是皇帝亲自管着,基本只在山林之中练兵,很少出现。 但现在皇帝将左右龙武军和左右羽林军合并,又再交由殷礼统管,他虽然还是禁军统领,但官品上了一级不说,还直接掌握了京城所有的兵力。 假设一个非常不好的假设,若有一天大晋地方都反了,那能捍卫李氏江山的,就只有殷礼手中的禁军了。 连唐鹤有时候都心惊于皇帝对殷礼的信任。 白善也惊叹了一下殷大人的位高权重,然后想起了什么,微微愣住,"那陛下怎么会答应殷或跟着太子出门? 唐鹤就双手交叉叠于腹前,叹息道:"所以说我们的陛下厉害呢,太子出京后就一心往青州来,要做出一番事业来给陛下看呢" 皇帝都对太子这么信任了,看,我把掌握了京城及皇室命脉的殷礼的儿子都给你带上了,作为儿子,你要怎么回报我这个老父亲呢? 太子的确很感动于父亲对他的信任,所以才那么嫌弃拖后腿的白二郎和明达。 明达是自己的亲妹妹,又从小身体不好,太子疼爱她习惯了,舍不得怪她,便迁怒起白二郎来,左看他不顺眼,右看他也不顺眼。 白善和周满都想到了这一点儿,扭头一起看向静静站在一旁的白二郎。 白二郎不解,拿着竹筒问:"看我干什么?你们要喝水? 周满就把他递过来的竹筒推回去,同情的道:"你多喝点儿,别客气" 白二郎一脸的嫌弃,"你们这儿的水一点儿也不好喝" 白善见他嫌弃北海县,不由哼了一声,不愿意搭理也了,拉了周满便去接才到的殷或。 殷或摇着扇子下来,躲在树荫下,和走上来的俩人道:"你们这里比京城还热些" "所以你为何出京来? 殷或笑道:"我本来也要出京走一走的,碰巧白二他们启程,我便和他们一起走了" 白善眼睛微亮的问:"这一来何时走? 殷或笑道:"我无官无职,想何时走便何时走" 白善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别看北海县热,其实也有凉快的地方,回头我带你去找" 周满看向白善。 殷或叹气,"为何是找,不是去看?可见你现在也没有找到" 白善看向周满。 周满便轻咳一声道:"慢慢找总能找到的,而且北海县有大海,你还没看过大海吧?等你看到了你也会喜欢的" 白善狠狠的点头。 他们一行人在树荫下休息了近一个时辰,等人马都休息得差不多了便继续行路。 酉时前便进了大家洼。 白善直接带他们去盐场。 此时太阳已经往西偏了不少,但阳光依旧灿烂得不得了,周立威正带着人在盐田里铲盐。 白善直接带着太子等人过去。 目之所及都是一块一块排列整齐的水田,一排三块田,排排看不到尽头,在阳光之下,水光散发出白色的光芒,在后面两块田中,众人似乎看到了一些细碎的白色晶体。 太子在田边站住脚步,他来前设想过海水是怎么晒出盐来的,但怎么想也没想到是跟水田一样的。去驿站里收拾东西回去了" 白善颔首,"让人去找方县丞,抄近路先回县城去准备" 大吉应下,白善这才骑马跟上队伍。 太子带来的人不少,随行的官员都跟着去北海县了,刺史府这边郭刺史带上了不少官员,路县令也跟上了,所以车队浩浩荡荡的,白善他们想说悄悄话,所以脱离了刺史府的队伍,和唐鹤殷或混在了一起。 白二郎陪着明达坐了一会儿马车便溜了下来,也跟着混在了他们中间。 盐政的事是机密,唐鹤虽然听到了一些风声,但更多的就不知道了,他不由问白善,"你那北海县到底有什么机密?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5:32:5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