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戏美国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床戏美国

床戏美国

作者:善飞双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0:51:56

最新章节:锄奸
小说简介:尔格的便不由看向李将军身旁的白善。 李将军看见便介绍道:"这位是白公子,与我们协作抗敌的,有事不必瞒他" 白善也停住脚步,重新扬起笑容,一脸笑盈盈的看着尔格。 尔格移开了目光,这些人天生比他们有优势,哪怕不在军中任职,有那样的身份在就可直接参与军中事务。 他抿了抿嘴,左右看了看后还是当着白善的面告密道:"李将军,金魁安要带着人投敌,郭将军对我们有大恩,此时投敌便是不义,所以卑职不能当不知道" 李将军、蒙小将军和白善张大了嘴巴。 三人也不分开了,直接带着尔格回军帐去商量,同时李将军让人去盯着金魁安。 他脸色很不好看,和白善道:"决不许有人逃营,一旦开了这个头人心浮动,军心越发不稳" 他发狠道:"违者格杀勿论" 白善却问道:"不闹大,你们能杀金魁安? 李将军: 郭将军之所以把金魁安从牢里提出来放到军中,不就是因为他勇猛,力气大,骑射功夫好吗? 军中常有比试,他们安西军的男儿也很不错,但自金魁安来后,少有人能比得上他。 这还是点到即止,要是拼命,一对一的情况下更难了。 而如果为了杀逃兵牺牲太多,对士气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白善就道:"要是能不动声色的将人拿下,那就拿下,若不能,就劝服他" 李将军问:"不动声色? 白善:"我们有药,其中迷药的效果还不错,有喝的,也有闻的,你要哪一种?不对,你哪一种方便? 李将军立即道:"喝的,我混在酒里给他喝下去" 到时候拿了人,直接拖到军前一刀砍了,杀一儆百,杀鸡儆猴,杀 反正就是要杀。 白善正要让人回去和满宝拿药,李将军派去盯着金魁安的人就跑回来道:"将军,刚金魁安找尔格,找不见后就带着人出营去了,我看他是发现了,要跑" 李将军额头青筋一跳,立即道:"让一营商总旗带着人去追,多带弓箭,见之直接射杀" 白善觉得他们杀不了,连忙道:"我们去追,先试着劝服,若不能劝服再动手" 他安抚下李将军,"您不能动,我和蒙小将军去" 军中必须有人坐镇。 白善和蒙小将军去追人。 蒙小将军对金魁安还有些阴影,一边上马一边和他道:"要是戒嗔师父在这里就好了" 他是他认识的人里唯一一个能打得过金魁安的人。 白善挑了挑眉,和蒙小将军去追金魁安。 官道上都有关卡,关卡上的士兵也不少,不仅有弓箭,还有斥候,所以远远的他们就在第一道关卡那里看到被拦住查问的金魁安。 金魁安听到马蹄声,手中的大刀就要抬起来,白善生怕他把守关卡的士兵都砍了,立即高声道:"金将军,郭将军有话与你说" 金魁安便顿了一下。 尔格忍不住扭头看了白善一眼,暗道:金魁安败就败在脑子不够上,果然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他勇猛的体格,就要从他身上收走一些东西。 就这么一下,白善不顾灰尘铺嘴而来,加快了马速冲上去,在怀里一陶,掏出几张纸来,也甭管这上面写的是什么,立即挥手和他道:"金将军,郭将军的信件——" 等到了跟前,他就往下呸呸了几声,将嘴里的灰尘吐掉,这才不好意思的看向金魁安,"金将军见谅,实在是您速度太快了,小子不擅骑射,所以追不上" 金魁安眯眼,他虽然没白善聪明,但要用钱买不说,大家跟着出生入死不就是想发财吗?所以每次进城都会先拿东西"李将军道:"龟兹王城是投降的,将军不好对城中的权贵和富户下手,所以就直接抄了皇宫" 其实当时连阿史那将军和王城里的权贵们都没想到这一点儿,龟兹王逃得匆忙,带走的东西不多,王宫虽然乱了一阵,遗失了不少东西,但还有更多的宝贝在库房里呢。 然后郭将军就把那些东西全都抄了。 要不是阿史那将军在,他能直接吩咐人先把东西带回西州,不过因为阿史那将军在,他不好再像以前那样独占大半,所以东西还收在军中后勤处,只等大胜回去以后再分。 也因为东西都在后勤处,在郭将军"重伤"的情况下,暂代军中领将的李将军才能带着白善来看这些宝贝。 白善放下手中的金佛,竟然也有淡淡的心疼,但只要一想到这是从龟兹王宫里得的,他也就心疼了,他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选一些好东西出来,叫人盯着王城,那边只要一有动静我们就派人过去,先送点儿金银递过话去,他们同意了再派出正使" 白善若有所思,"说起来,昨天他们没有乘胜追击,今日竟然也没来攻击,看来他们里面的确很有问题" 李将军一直心中惴惴,听他这么说,勉强安定了些,也更有信心,"我先在军中挑选一番人,到时候再和白公子商议" "好" 对于挑什么东西白善并没有插手,甚至都不会过问这些东西的去处。 李将军虽然对这屋里的东西很心动,但也没有对它们下手,而是看了看后转身离开了。 蒙小将军一直沉默,此时也跟着白善一起走了。 等走出一阵他才问道:"你有多大的把握能迷惑住王城里的人? 白善道:"一半吧" "才一半? "一半就已经够多了,"白善道:"有一半他们就能够迟疑上两天,对我们来说这个时间就足够了" "一旦他们识破你的计谋,那使者" 白善:"必死无疑。当然,有本事逃走的人呢不算" 蒙小将军,"谁能从城里逃走? "谁知道呢?白善道:"不到当下,谁也不知会发生何事" "那你还想去" 白善摊手道:"谁说我想去的?这不是在军中无人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去吗? 他道:"我们现在是困在龟兹国深部,在道路畅通无阻的情况下快马加鞭需要三天的时间,急行军五天,先不说我们带了这么多伤兵,就算全部放弃他们,一旦这里兵败的消息传出,你觉得我们身后的三座城池,左右两翼的城池,一共五座城池会让我们安全的离开龟兹吗? 不会,蒙小将军想,他们会为了向龟兹王表示忠心把他们都杀了,然后拿着军功向龟兹王献功。 蒙小将军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郭小将军怎么样了? "醒过来了一阵,现在又睡过去了,好在他脉象强了一些,满宝说只要伤口不恶化他就算活过来了" 蒙小将军大松一口气,问道:"他知道郭将军的事了吗? 白善摇头。 虽然郭将军就躺在不远处,但他醒过来根本没来得及四处看,被照顾他的护卫灌了一碗粥和一碗药后又睡过去了。 此时他们更是在他们之间拉了一道帘子,他更不可能知道了。 蒙小将军叹气,他本来和郭诏就要好,这段时间一同出征,感情更胜从前,虽然他不太喜欢郭将军,但此时人已经战死,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与郭诏说。 而且此次军队中伏,郭将军是有责任的,只怕等大总管回来还要问责。 蒙小将军有些头疼。 白善则已经沉思着打起那些箱子里的金银珠宝来,他和蒙小将军道:"提振士气倒还有一个办法,回头将这些宝物都拿出来,告诉将士们,这次所得全部按功分下去,郭将军一不留,此战之后,不论生死,花名册上所有的人都有份,战死的派人与抚恤金和阵亡书一并送回故乡,你觉得如何? 蒙小将军张大了嘴巴,左右看了看后将他扯到僻静处,"李将军说郭将军抄这些东西是为军中将士的吃喝和奖赏你还真信呀?每次这些东西分下去最多只到小旗,小旗拿到的东西都只有一丁点儿,塞牙缝都不够,都不要说手底下的兵了" 蒙小将军之前就跟安西军出去打过仗,别说,安西军很猛,郭将军自己也很猛,不说用兵有谋,打起来也都冲在最前面,杀敌勇猛。 但拿到战利品后也是真小气,大头自然在郭将军手上,只是他占去的大头也太大了,分下去的少,底下的参将、偏将、总旗们再一分,基本上就不剩什么了。 为了让底下人怨气不是很大,总旗一般还会从自己的手里漏一点儿给小旗,小旗们再把东西换成铜板分下去,一般一场胜仗下来,小兵们能分到一吊钱就算是很大方了。 多数时候,大家是没有钱分的,剩下的时候了还有一半是只有一把铜钱。 而他们自己还要准备一些伤药、修理武器等,这些钱根本就用不到别的地方,更别说存下来拿回家了。这一点儿和他们蒙家完全是反着来的,蒙小将军因此很看不上郭将军,他道:"李将军的话你就听一听就行" "可现在郭将军不在了,"白善道:"那些东西既然没有分,那就还属于军中,现在军中是你和李将军做主,只要你们两个同意就可以" 蒙小将军一怔,片刻后迟疑道:"这不好吧,还有大总管呢,当时郭将军没直接收了这些东西就是因为阿史那将军在" "阿史那将军不会介意的,"白善很笃定的道:"只要我们能保住龟兹五城不乱,只要我们能保证道路畅通,只要我们能守住这两千五百多的兵马,别说我们只是把战利品分给底下的将士,就是全送回龟兹王宫,阿史那将军也不会介意" "你怎么知道? 他猜的。 不过此时白善一脸认真的道:"我了解阿史那将军,我可与你保证" 到时候他要是介意了再说,他们先看这三步之内的事。 蒙小将军就沉思起来,白善就拍着他的肩膀道:"你可以先和李将军商量一下,以我对郭小将军的了解,他也不会介意这些的" 郭小将军当然不会介意,他一直对他父亲的行为颇有微词,但子不言父过,而且郭将军还明着训斥过他,觉得他不肖父。 "我们这样的人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比那些盗贼还要危险,人生苦短,不趁着还活着的时候恣意一把,难道还等死后去了地府再享乐? 郭将军道:"而且我这是为谁?还不是为的你等?我手上这些东西现在是我享受,但等我死后,不还是给你们留着的? 又感叹道:"你这是没过过苦日子呢,想我小时候,虽是太原郭氏出身,却生逢乱世,若不是有一把子力气,又因家学认得一些字,别说你,我都成枯骨了" 没当这时候郭小将军就说不出话来,他曾经苦恼的和蒙小将军交流过此事,没办法,他朋友少,而蒙小将军不管是家世还是位置都与他相似,且俩人性情相投,就忍不住和对方倒苦水了。 所以蒙小将军知道,郭诏不仅不会在意,反而会很乐意。 只不过,不知道李将军会不会乐意。 白善似乎知道蒙小将军在想什么,就和他道:"你可以去后勤处将那尊金佛抱出来,拿着去和李将军谈这事" 蒙小将军:他觉得这人好讨厌,但这个方法很有可能成行。 上梁郭将军爱财,下梁李将军自然也很爱财的。 蒙小将军看了白善一眼,转身离开。 白善去找满宝。 满宝正在一号医帐里看郭小将军,他又醒了。 满宝摸了一下他的脉,让人去给他端米粥和汤药来,她道:"你恢复得不错,再过两日就能够完全清醒了" 郭小将军哑着声音问:"我父亲如何了? 满宝顿了顿后道:"情况有些不好,不过你当务之急是养好自己的身体" 郭小将军有些担心,但又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听这话音是还活着了。 他连忙问道:"军中的状况现在如何? 白二郎和刘焕听到消息跑来,听见他这话便道:"你还有心思操心这些呀,还是赶紧养伤先把自己弄好吧。你这条命可是用我们的血换来的" 郭小将军满脸的迷惑,"什么? 白二郎就撸起袖子道:"看见这个青点没?我们被抽了好多血给你,你现在体内的血起码有三分之一是我们的" 刘焕点头,"没错,你可得好好保重,不然我们的血就要白费了" 满宝:"还有我的药" 郭小将军被他们这一搅和顿时忘了自己想要问的话了,一直等吃了粥,又吃了汤药,他又犯困的要睡过去时才喃喃的道:"我好像闻到了死人的味道" 满宝几个: 大家的目光忍不住飘向一旁帘子隔开的地方,现在天气冷,所以两天下来郭将军的尸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味道,他们这才将人留在医帐里的,现在嘛 看来郭小将军还是得移走。 于是等郭小将军睡过去以后,满宝和大家一商量,就决定把他挪到隔壁二号医帐里和大家一起。 白善过来看见,颔首道:"这样也好,那边受伤的将士多,大家说说话他也没空胡思乱想了。 现在郭将军阵亡的消息除了他们这几个人知道外,也就军中参将以上的人才知道。 剩下的人全都还蒙在鼓里。 他们小心的将熟睡中的郭小将军换了个地方,对外的说辞是,郭小将军已经脱离了危险,而郭将军情况还危险,为了不打扰郭将军,暂且将郭小将军移出来。 军中没人怀疑。 郭将军被流矢射中的事并不是秘密,当时看到的士兵不少,对军中的将士们来说,郭将军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 重伤不要紧,他只要还活着,大家心中就还有主心骨。 一旦郭将军阵亡的消息传出去,人心动摇的情况下,只怕龟兹王城那边还没动作,他们这边的士兵先自己逃营了。 于是大家看到被挪出来的郭小将军不但不担忧,反而更放下了一些心,这说明将军还活着呢,很有可能会和郭小将军一样慢慢痊愈。 当时郭小将军也中了流箭,他们也都看到了。 他们在这里忙碌,而龟兹王城那边终于有了动静,开始派人来探哨。 斥候们发现,立即来报。 李将军才把蒙小将军送走,听到汇报又让人去把他请了回来,俩人一商量,最后还是选了一盒子珠宝交给一个书记员,让他在几个士兵的护持下给龟兹王城送去。 随着珠宝一起去的还有白善写的一封信。 李将军当时看过信,要不是他明确说了是佯降,而且他们五人中有世家子,有户部尚书之孙,还有陛下的御医和驸马,他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要投降龟兹了。 果然读书的人都心脏,假的都能说的跟真的一样。 他们这里才把要送信的书记员送走,转身就迎上了一个高鼻深目的人。 白善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就微淡,李将军不知道他们的恩怨,还冲对方点了点头,问道:"尔格,你有何事?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0:51:5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