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虎直播吧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小老虎直播吧

小老虎直播吧

作者:杨近敏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11:21:45

最新章节:根本原则
小说简介:跟小时候一样玩腻了,但养下来的,基本把他的车给糟蹋得不行。 现在周四郎就把那些用叶子包住根部的草全都搬到了满宝他们的车上,于是三人现在是被迫骑马了。 满宝一边上马一边和周四郎道:"四哥,你别嫌弃这些草,这可都是药草,可以种的" 她打算拿回家去让大哥三哥他们种,而被"丢"走的那些植物则是被科科收录了的。 周四郎挥了挥手,让他们赶紧走吧。 等他们的车队走了,周四郎这才和周立威一起带着三子他们赶着骡车往另一条路去,他们要去茂州,先在茂州卖一波皮货,再去益州。 周四郎这两年卖药材和粮种认识了不少人,虽然都不是豪富,但门路也很广,他敢倒卖这些皮货,自然是有信心卖出去的。 两边分开走,满宝他们骑马依旧跑在了最前面,罗江县距离绵州城有点儿远。 他们早上出发,快傍晚时才到的罗江县,三人直接先去钱记饭馆,正是开始吃晚食的时候,里面已经来了三桌客人,小钱氏带着大丫、三头和三丫等在忙活,在柜台上算账的三丫抬头看到店外来的六匹马愣了好一下。 满宝从马上跳下来,披风也没解就跑进去,"三丫! 三丫瞪大了眼睛,惊叫道:"小姑! 俩人抱在一起,欢呼一声,满宝问道:"大嫂呢? "大伯母和大姐他们都在后厨呢" 满宝便一阵风似的往后厨跑去 小钱氏正在做菜,满宝突然出现吓了她一大跳,勺子差点飞了,她抱住满宝,眼泪差点出来,"长高了,长高了,一眨眼不见就长这么大了" 她伸手去摸她的手,"冷不冷,你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车内? 满宝依赖的在她怀里蹭了蹭,这才叽叽喳喳的回道:"我们刚进的城,先生他们坐车慢一点儿,落在了后面,我们是骑马进城的,大嫂,我可想你了" 小钱氏表示她也想她,抱着她揉了好一会儿才扭头和大丫道:"去告诉客人们,今天的晚食算我们的,不再接新客了,让他们吃完就走,我们收拾收拾东西也回家去" 大丫高兴的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三桌的饭菜很快做出来,然后小钱氏便带着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店里的食材都带上,她怕不够,还给了钱让三头去多买些肉回去。 满宝道:"我去买,顺便去先生家里一趟,给他们家报个信儿" 小钱氏有些舍不得她,但还是让她去了,她叮嘱道:"早去早回呀" 满宝应下,跑出去牵了马便和白善他们一起离开。 看他们骑马离开,小钱氏这才真确的感觉到满宝是真的长大了。 店里的客人们探着脑袋跟着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小钱氏,"周大嫂子,这是谁呀? 小钱氏回神,笑道:"这是我家小姑" 罗江县穷,这两年因为杨和书日子才过得富裕些,但整个县城,能够骑马的也不多。 钱记饭馆的东家是七里村的老周家,这是整个县城都知道的事,小钱氏才这么说,客人们就懂了,纷纷问道:"就是那个天尊老爷座下的小仙女? "肯定是她,长得可真好看,不愧是小仙女" 小钱氏笑眯了眼,连连点头道:"就是我小姑,她回来了,我们店得关早门回家去,所以这" 客人们就抓紧吃饭,表示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这一顿饭还是小钱氏请的呢,于是好话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倒,吃完了还连连恭喜了他们家一下才走。 满宝他们跑到肉摊买了不少肉,分出一部分来自己拎着转身去了庄先生家里,剩下的则让大吉拿着。 庄大郎他们一家也正在做饭准备晚食呢,听见大门敲响,庄大嫂就冲外头喊了一声,"纪安,去开一下门" 庄纪安跑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三个少年愣了一下,迟疑的叫了一声,"白善? 白善露出笑容,行礼道:"我们从京城回来了,先生坐着马车落在了后面,所以我们先回来报信" 庄纪安连忙把三人迎进来。 庄大嫂在厨房里听见,擦了手迎出来,看到他们便忍不住露出笑容,有些局促的笑道:"是白公子回来了呀? 周满行礼叫道:"师嫂,师兄不在家吗? 庄大嫂松了一口气,改口笑道:"他还在铺子里呢,纪安,快去把你爹叫回来" 又让周满和白善他们屋里坐。 白二郎将手里提的肉交给她,庄大嫂接过后往外一看,问道:"公爹呢? "先生坐车在后面,我们骑着马快些"白善笑道:"我们想着现在天寒地冻,家里可能没准备,所以便先跑过来告知师嫂一声"老周头接住她,"闺女呀——" 父女两个高兴的抱了好一会儿,老周头就夸她,"满宝越来越漂亮了,这衣裳也好看,还暖绒绒的" 满宝就给他看,"这是披风,狐皮做的" 她道:"爹,我和四哥买了好些狐皮,给你和娘,还有大嫂做了一件狐皮大衣,可暖和了" 老周头又心疼又怀疑,"和你四哥买的?你四哥啥时候这么孝顺了? 白善和白二郎也到了,从马上跳下来先和村里的人团团行礼,闻言忍不住抿嘴一笑,白二郎插嘴道:"不是和周四哥一块儿买的,是和周四哥买的,不过周四哥说他没赚钱,平价卖的" 老周头听明白了,忍不住吹胡子瞪眼,念叨道:"老四出息了呀,都学会挣自个妹子的钱了,怎么,他就不能孝敬一下他爹娘?他人呢?哪儿去了? 白善拽了一把白二郎,白二郎便哈哈大笑着转身跑远了,跑向站在桥边的他爹。 白大郎已经从车上下来和他爹见礼了,他脸色有些发白,看见他弟欢腾成这样,忍不住摇头,真不明白他为什么哪来那么旺盛的精力。 白善和老周头行过礼后也回家去了,大家各回各家。 后面拉行李的骡车是按照各家来装的,一家一辆,装着老周家行李的车直接往老周家去,在村民们的帮助下卸下行李来,周五郎翻出一个箱子,打开,里面全是包好的各种点心糖果。 全都是他们在绵州城中买的,他把箱子交给二嫂,冯氏便开始拆了点心和糖果给大家分。 村民们也不客气,收了点心糖果后转身就找到自家孩子,给他们拿去吃,有的则叮嘱拿一些回去给老人尝尝。 他们也不走,就站在院子里和老周家人说话,主要是想和满宝说话。 他们对京城很感兴趣,想知道京城是什么样子的。 周五郎已经跑去找他媳妇孩子了,满宝就被众人围住,大家七嘴八舌的问起来,比如京城的大门是不是真的有八丈高,满宝是不是真的见着了皇帝 满宝也很喜欢跟他们说话,脱了披风后就搬了张小凳子坐在她爹的身边和人吹起牛来,哦,不,是说实话。 她表示京城比罗江县可大多了,随便一个坊都比罗江县大,一个坊内纵横四条大街,沿街是商铺,后面一格一格的则是住宅,想想看罗江县可只有一条大街呢 京城里好吃的东西也很多,漂亮的东西也很多 村民们听得津津有味,老周头最为捧场,冯氏几次想要插话都插不上,干脆就不打扰他们,转身把三丫拉了过去,按照箱子上贴的标签搬到各人的屋里去。 村里有人看到他们一箱箱的东西搬回房里去,先前还不怎么在意,这会儿却眼热得不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就忍不住问,"满宝,你们这是从京城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 满宝看了一眼后道:"给我爹娘买的布料,还有京城的特产,再有就是一些书啊、药材了。对了,我从济世堂里和药商买了好些药种,你们可以试着种在山上" 村民们惊讶,忍不住问道:"药草也能种吗? 不怪他们惊讶,在他们的印象里,药材都是从山里采摘的野生的。 满宝道:"我问过了,有些药草能种,反正也是用的山地,这些种子也不怎么贵重,试一试吧,若是能种出来自然好,种不出来也不妨碍什么" 其实这些种子都是她托药商们和药农收的,没办法,好多药材百科馆内都没有收录过,可药铺里基本上都是炮制过的,已经没有活性了,她只能将这些药材名字记下来,再划出可以收集种子的药材,然后出钱让药商们帮忙收集种子。 不然,她一种只要一两株生药草,就算她出的钱高,因为不好运输和存活的原因,药商们也不喜欢费这个劲儿。 所以满宝才转而考虑要收集种子。 有些药材是有种子的。 但正如他们所说,药材绝大部分都庄家的确没准备,庄先生一年到头可能就在家里住几天,房间一直空置着,人突然回来的话,房间里冷冰冰的,根本不方便住人。 满宝他们干脆挽了袖子进屋打扫,把门窗都打开 庄大嫂愣愣的看着他们把被子拿出来掸了掸后铺上床,还拿了火盆进屋里烤屋子。 周满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荷包来,将里面的药材倒进火盆里,不一会儿屋里便有了药香味儿。 这是驱虫避秽的药草,他们一路回来的时候没少烧,这屋里久不住人,也不通风,是得熏一熏的,升起的火盆还能驱散屋里的寒气和湿气。 三人动作很快,都没让等在外面的大吉帮忙就一人负责一样做好了。 庄纪安站在一旁愣愣的看着他们,反应过来后立即上前帮忙。 庄大郎从铺子里赶回来时,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满宝点了两个火盆在屋里驱寒,然后几人便退到了院子里和庄大郎行礼问好。 庄家每年都能收到七里村三家送来的节礼,和他们的关系虽不多亲近,却也不生疏。 只是一年不见,他觉得父亲的这三个弟子变化很大,身上隐隐有了一股贵气。 想到两个多月前县城里的热闹事,庄大郎对他们更客气了些,问起父亲的马车落在后面,干脆就要起身和他们到路口去接人。 他钻进厨房里,和庄大嫂道:"把饭菜做得软烂些,父亲不喜欢吃硬的东西" "知道了,你快去接吧,对了,把纪安带上" 他们去县城的大路上接,罗江县就这一条大路,要过城,这一条路是必走的。 车队带的东西多,进城的时候还需要检查,所以要慢很多。 他们干脆就站在大道的路口边等,白善趁机问起县里的事,"听说是刘县尉接手的县令之职?不知县务可有改变" 庄大郎不太想当街讨论县令,但也没有拒绝回答,他只是压低了声音道:"县里还是和杨县令在时一样,什么都没改,不过底下吏员们的日子没以前好过是真的" 庄大郎是在张家的粮铺里当账房,且不是一家粮铺的账房,而是总账房,县里的张主簿就是出自张家,所以他这方面的消息还是挺灵通的。 正说着话,几人便听到了马车走动的声音,不由抬头看去,就见大街的尽口出现了车队。 庄先生的马车在路口停下,庄大郎连忙上前接住。 庄先生从车上下来,长出一口气道:"一把老骨头都要颠散了呀" 他推开庄大郎的手,自己原地走了走,便让开让马车进去,对庄大郎道:"我带了些东西回来,你去让他们卸下来小心安放,我去和刘老夫人作别" 刘老夫人也从车上下来和庄先生行礼,俩人已经熟识,倒不多客套,打了一声招呼后庄先生便转身家去了,他不愿再坐车,要自己晃悠着走进去。 刘老夫人对白善他们道:"送完了庄先生就快回家去,一会儿城门要关了" 白善应下。 刘老夫人他们就先走了。 满宝和白二郎把庄先生扶回庄家,他喝了一口热茶后便对三人挥手道:"行了,你们回去吧,再晚,天就要黑了" 三人便跑了,"先生,我们过几天再来看您" 庄先生挥了挥手,扭头看向庄纪安,笑了笑,改为招手,"过来,祖父看看你" 庄纪安很喜欢总是给他买各种好吃、好玩的东西的祖父,走了上去。 满宝他们跑回钱记饭馆,正巧周五郎也赶了车过来接他们,接上人后便一起回家去了。 小钱氏见满宝骑在马上,心中自豪得不行,却还是怕她从马上摔下来,就从车里冲她招手,"满宝,你到车里来坐,外面太冷了" 周五郎坐在车辕上缩着脖子道:"大嫂,她才不怕冷呢,她路上有一半的路程是骑马回来的,让她骑吧,这车里可坐不来这么多人" 三头和羡慕不已,也趴在马车上看满宝,"小姑,我也想骑" 满宝道:"可我的赤骥还小,不能坐两个人,你去求大吉带你" 三头就探头往后看大吉,然后自己拒绝了,"算了吧,等我回到家再骑,小姑,你给我骑马吗? 满宝道:"我可以教你" 三丫一听,也立即道:"我也要骑马! 三头把她推到一边道:"你还小呢,骑什么马? 三丫冲小钱氏告状,"大伯母,三哥又欺负我" 小钱氏就瞪了一眼三头,拍了他一下,"不许欺负妹妹" 三头就觉得很憋屈,也不坐在车里了,钻出车去和周五郎坐在一起。 满宝他们已经笑哈哈的跑远了,三头一脸的羡慕,又一脸的憋屈。 周五郎看着好笑,三头和满宝同岁,他小时候也是周五郎带大的,所以叔侄两个也亲近得很,便撞了撞他的肩膀道:"你娘就念了你一句,怎么,就生气了? 三头小声嘟囔道:"天天都念的" 周五郎不信,三头就小声道:"五叔,你不知道,现在家里都不偏心我们,开始偏心三妹了" 周五郎奇怪,"为什么? "因为家里就要只有三妹一个女孩儿了,"他道:"大姐要出嫁了,二姐又在京城,四婶又生了一个弟弟,以后家里就只剩下三妹一个了,所以家里就开始偏心她了" 三头言之凿凿,然而周五郎并不怎么相信,再偏心,三丫不还是得到饭馆里去帮忙吗? 可见也并没有多偏心的。 刘老夫人他们先走,因此也先到的七里村,等满宝他们骑马回来的时候,村口已经聚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老周头站在最前面。 他眼神还特别好,余霞中瞪着眼睛往远处看,满宝骑着赤骥当先出现在村口的那条小路上时他就一拍大腿乐道:"哎呀,是满宝,看到了没,骑在马上的是满宝" 一旁被他抓住的村长连连点头,"看到了,看到了" 老周头嘚瑟的不行,乐陶陶的和众人道:"这是我闺女,是我闺女" 众人:废话,同村这么多年,谁不知道这是你闺女? 不对,这不是你闺女! 有人正想点明这一点儿,满宝已经一马当先冲了过来,等马跑到跟前将将停下,她便从马上蹦下来,冲着老周头就扑去,大喊道:"爹——"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11:21:4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