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萝呼啦圈视频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狗头萝呼啦圈视频

狗头萝呼啦圈视频

作者:蒋傲阳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1:20:44

最新章节:沉江
小说简介:来这里看书,还不如下学回家和小伙伴们一起翻书看。 白善看了一眼正认真抄写的满宝,也溜到书架间去找书。 他早有目标,所以一找就找到了。 他坐在满宝身边,小声道:"你看这本书" 满宝看了一眼,忍不住放下笔接过,"咦,这里竟然有下册" 白善笑着点头,"你没想到吧,藏书楼里的游记还是挺多的,基本上外头书铺有的,这里都会添加" 他小声道:"每年书局都会送来一批新书" 有些书是需要抄写下来反复诵读,研究的,但有的书看的却是趣味,比如白善手里的这本杂记。 但,有趣味的杂记有时候就是比别的书更吸引人。 尤其是对满宝这样年纪还小的,满宝此时就放下了笔,和白善坐在一起翻看他手中的那本杂书。 所以满宝说它是披着游记外壳的话本。 俩人就这么共阅,哦,不,是荒废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直到闭楼钟响起,他们这才想起,先生给他们列的书单,他们还一本没看着呢。 不仅没看,他们连书都没找出来呢。 俩人心虚的对视一眼,连忙将桌上的东西一收,与楼内的其他同学一起先把书还回去, 然后满宝和白二郎从后窗溜出去,白善则把窗关好后从门口出去。 回去的路上,白二郎兴致勃勃的和俩人道:"先生介绍的杂书也挺好看的" 满宝就道:"先生给你介绍的可不止是杂书" "不急,"白善知道她此时心虚着急,安慰她道:"来日方长嘛,今日先生或许不会问,明日我们再看就是" 白二郎就转着脑袋看俩人,"哦——"了一声道:"我知道了,你们今天没正经看书对不对? "我们可没走神" "我知道,我是说你们没看正经书" "只有人才分正经"三人吵吵闹闹的回到家里,庄先生等着他们,待他们进了书房便问,"今天看了什么书,可有所得? 白二郎等着师姐师兄先说,见他们不说,这才兴致勃勃的上前跟先说做汇报。 庄先生对白二郎的要求一直比较宽,像读书心得这样的东西,他说得琐碎,他便听得琐碎,基本上,他只要读了书,读了好书,且能将一些要紧的内容记在心里就可以,他从不会要求他都背下或一定得记下多少东西。 更不要去他概括总结得多么精彩。 见他说得兴奋,便知道他今天下午是认真看书了,倒不枉费他们折腾一番。 待白二郎说完,庄先生便把目光落在两个得意弟子身上。 打从他们一进来,庄先生就猜出来了,这俩下午不是去玩儿了,就是没看正经书,不然不至于心虚成这样。 庄先生屈手点了点桌子问,"你们两个说一说今天下午都看了什么书吧? 满宝悄悄的看向白善,白善也悄咪咪的看向她,俩人一对视,便又忍不住一起抬头悄悄的看向先生。 一抬头就对上先生似笑非笑的眼睛,然后俩人就低下头去,怂了。来这里看书,还不如下学回家和小伙伴们一起翻书看。 白善看了一眼正认真抄写的满宝,也溜到书架间去找书。 他早有目标,所以一找就找到了。 他坐在满宝身边,小声道:"你看这本书" 满宝看了一眼,忍不住放下笔接过,"咦,这里竟然有下册" 白善笑着点头,"你没想到吧,藏书楼里的游记还是挺多的,基本上外头书铺有的,这里都会添加" 他小声道:"每年书局都会送来一批新书" 有些书是需要抄写下来反复诵读,研究的,但有的书看的却是趣味,比如白善手里的这本杂记。 但,有趣味的杂记有时候就是比别的书更吸引人。 尤其是对满宝这样年纪还小的,满宝此时就放下了笔,和白善坐在一起翻看他手中的那本杂书。 所以满宝说它是披着游记外壳的话本。 俩人就这么共阅,哦,不,是荒废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直到闭楼钟响起,他们这才想起,先生给他们列的书单,他们还一本没看着呢。 不仅没看,他们连书都没找出来呢。 俩人心虚的对视一眼,连忙将桌上的东西一收,与楼内的其他同学一起先把书还回去, 然后满宝和白二郎从后窗溜出去,白善则把窗关好后从门口出去。 回去的路上,白二郎兴致勃勃的和俩人道:"先生介绍的杂书也挺好看的" 满宝就道:"先生给你介绍的可不止是杂书" "不急,"白善知道她此时心虚着急,安慰她道:"来日方长嘛,今日先生或许不会问,明日我们再看就是" 白二郎就转着脑袋看俩人,"哦——"了一声道:"我知道了,你们今天没正经看书对不对? "我们可没走神" "我知道,我是说你们没看正经书" "只有人才分正经"三人吵吵闹闹的回到家里,庄先生等着他们,待他们进了书房便问,"今天看了什么书,可有所得? 白二郎等着师姐师兄先说,见他们不说,这才兴致勃勃的上前跟先说做汇报。 庄先生对白二郎的要求一直比较宽,像读书心得这样的东西,他说得琐碎,他便听得琐碎,基本上,他只要读了书,读了好书,且能将一些要紧的内容记在心里就可以,他从不会要求他都背下或一定得记下多少东西。 更不要去他概括总结得多么精彩。 见他说得兴奋,便知道他今天下午是认真看书了,倒不枉费他们折腾一番。 待白二郎说完,庄先生便把目光落在两个得意弟子身上。 打从他们一进来,庄先生就猜出来了,这俩下午不是去玩儿了,就是没看正经书,不然不至于心虚成这样。 庄先生屈手点了点桌子问,"你们两个说一说今天下午都看了什么书吧? 满宝悄悄的看向白善,白善也悄咪咪的看向她,俩人一对视,便又忍不住一起抬头悄悄的看向先生。 一抬头就对上先生似笑非笑的眼睛,然后俩人就低下头去,怂了。满宝和白善宝坐在书房里,一人占了一张小书桌,往窗外看了一眼正和先生说话的白二郎,齐齐叹了一口气。 然后认命的低下头去写字。 他们被罚了,除了原有的作业外,他们还得写三张中字,用庄先生的话说是,"玉不琢不成器,你们这两块玉也许久不琢了" 写完了三张中字,俩人老老实实的将字拿去给先生点评。 庄先生伸手接过,看了一会儿后摇头,"还差些火候,以后每日都要写两张中字,大字便不用练了" 俩人躬身应下。 庄先生便挥手道:"去玩儿吧" 满宝和白善松了一口气,上前,一左一右的架住白二就往门外拉。 白二猝不及防,被他们抬出了院子,回神问道:"你们要干嘛? "去练爬墙" "我们不是有梯子吗,干嘛还要练爬墙? 满宝道:"你是不是傻,本来就是要学会爬墙的,万一梯子被发现了,我们也能跑,或是能再进去。梯子,只是解眼下的燃眉之急而已" 白善道:"你还想着我每天都给你们架梯子,移梯子啊,想得美" 白二郎就是这么想的。 奈何人单力薄,而且他看着白善和满宝在大吉的指导下压腿,弹跳,然后刷刷的已经可以在墙上走两步的英姿,还是跟着一起练习了。 白二郎发现,偷溜进藏书楼里看书的这项活动是一件虽有趣,却也很累人的游戏。 藏书楼的杂书虽也有趣,但也比不上在外面玩呀。 于是他老实了几天后,终于忍不住悄咪咪的和卫晨一块儿玩去了,丢下了白善和满宝两个。 一开始,俩人还只是在府学里玩儿。 反正府学里学生多,下人们并不是每个人都认识,更别说差吏和学官们了。 所以他在府学里安全得很。 后来,卫晨眼馋他们可以这么方便的进出,便改为他借着他们的梯子偷溜出去,带着白二郎出去玩儿了。 当然了,满宝他们偶尔也加入其中。 只是可惜,庄先生对俩人抓得很紧,布置下来的阅读任务很重,而且每次他们回家,庄先生都是要提问的。 问书里的内容,问所得,问他们有什么问题 他对白善道:"本来我们便计划着入府学三两年后去京城试一试六学,所以你的时间很紧,我不拘着你们玩儿,但也要注意时间,每日给你嬉戏的时间可不多" 转过身又对满宝道:"你学的东西和善宝二郎不一样,总的来说,你要学的东西更深入,为师虽只知些医理,却也知道,治病救人的医术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你须得日日坚持,不懈怠才行" "所以我容你每日拿出一半的时间去药铺学医,你学习的时间比他们都少,但学的东西却不比他们少,那时间从哪儿来?只能靠自己挤一挤了"庄先生说了一句和周四郎最常挂在嘴边的话,"现在辛苦些,等你长大学有所成就好了" 不知道庄先生自己信没信,反正满宝是相信了。 有庄先生督促,加上入秋,天气慢慢的凉爽起来,满宝读书就没那么苦闷和烦躁了。 而且经过坚持不懈的锻炼,他们已经能够不借助梯子爬上墙,并又撑着跳下墙了。 不仅府学西面那一堵有些矮的墙,就是闫家这面比较高的围墙,他们也可以跳跃上去,又安全无虞的跳下。 于是,满宝在第一次踩着墙一把攀住墙头跃上后,看了眼掩映在树后的荷塘,她一个没忍住,冲着闫宅的那面跳了下去。 还在替她欢呼的白善和白二郎惊呆了,然后立即后退几步,也蹬蹬的跳上墙头,跟着往那边跳下去了。 大吉: 他无奈的跟了过去,等他过去时,三人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 三人跑到荷塘边,莲蓬正好,只是没有舟,又不会水,三人只能站在边上干瞪眼,在伸了几次手,发现都够不着后便看向大吉。 大吉将脑袋移到一边,目光微顿。 大家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岸边的废弃小舟,三人也不怕别人听见,直接欢呼起来,冲着小舟就跑了过去。 白二郎跑得最快,伸手去拖小舟,结果才上手他就觉得重若千斤,用力一拖,纹丝不动,再用力一推,还是纹丝不动。 白二郎不由直起身子来看向白善和满宝。 俩人已经弯腰去找原因了,三人绕了一圈才看明白,这舟因为停放的时间过久,直接搁浅在了岸上,也不知道底部是不是有坎拦住它了,竟然推不动。 白善摸了摸那木舟,又敲了敲道:"看着还挺结实的,不然我们把它翻过来? 这个办法好,三人走到上边,直接一起用力,将整个舟都翻了过去,这才看到舟底有个坎,直接把底部给卡住了。 三人见把木舟给翻过来了,便嘿嘿一乐,就这么再翻过来,然后把它推到了水里。 三人就这么涌了上去,坐了一会儿发现舟在水面上荡来荡去却没动,一时愣住了。 大吉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两块木板,也上了舟。 三人都是旱鸭子,他是不可能让他们自己跑到水里去玩儿的。 把木板给他们,大吉便走到舟尾坐下,接了木板的满宝在水里划了划,问道:"这个怎么划? 白二郎去抢她手里的木板,道:"就随便划呗,能划得动就行" 满宝毫不客气的拍开他的手,叫道:"我知道,要反着来划,我先来" 白善已经把木板放到水里划起来了,大家都是第一次,这一划,木舟便原地打转起来。 大吉也不管他们,任由他们闹,反正天要是黑了他们就得回去了。 三人嘻嘻哈哈的乱划了一阵,慢慢找到了感觉和规律,将舟划到了荷塘中间。 此时已是夏末,正是莲蓬成熟的时候,满宝他们便专门挑看着挺大,又已成熟的莲蓬折了,三人齐心协力,不一会儿就摘了二十来个。 大吉看他们兴致不减,反倒有越来越兴奋的趋势,就提醒道:"摘多了吃不完" 白善看了一眼堆在脚边的莲蓬,道:"再摘几个,我们家里人多,每个人吃几个就完了" 满宝连连点头,指着一个道:"那个大,那个大,我们快过去" 白二郎则是指着另一处道:"那边的多,也大,先去那边"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1:20:4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