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看污视频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丝瓜看污视频

丝瓜看污视频

作者:公孙妙权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2:19:02

最新章节:答应团队赛
小说简介:着白二郎去找陈博。 白大郎路上问他,"你的钱都在家里吗? "一半,还有些在京城" 白善便点了点头,找到陈博道:"陈表哥,我们是来与你道歉的" 陈博正在生气,闻言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理他们。 白善拉了白二郎坐在陈博对面,叹气道:"其实我们的小农庄没有挣那么多钱" 陈博依旧不理他们。 白善继续道:"那农庄的收益是要三个人分的,也就是说,农庄挣了一千两,那二郎也只分得三百三十两而已" 陈博这才皱眉转身看向他们。 白善见他愿意听了,连忙继续道:"而经营的花销也都是我们自己出的,包括给长工的钱,我们买种子、买农具、买耕牛的钱,这些总不能还让家里的大人给我们出吧? 陈博这才问道:"这些东西很贵? "当然贵了,"白善道:"要是不贵,种地的农户何至于总也富裕不起来?不就是因为成本高,收益低吗? 陈博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 白善道:"而我们去了益州城后花的一直是自己的钱,咳,你知道的,二郎花钱没个数,看见好玩的好吃的漂亮的都要买,所以" 陈博蹙眉看向他们,"你们不会说不借钱给我是因为没钱吧? 白善不好意思道:"有是有的,就是他夸大了而已,也是昨天晚上他刚下车有些晕,又听陈表哥你夸他,他一个没忍住就嘚瑟起来了,所以"白善细细地给陈博数了一下白二郎钱的去处,比如,"他以前在益州城的时候,花钱没个数儿,当时存的钱就去了不少,后来去京城就更过分了,你看到昨天我们骑回来的小马了吗?那都是我们在京城的马场里花了高价买的,还有我们的衣裳,配饰,这些都花销不少" 陈博愣住,"不是说你们考进了国子监,姑父很高兴,放话说零用钱管够吗? 别说白善了,就是白二郎都一脸的一言难尽。 这会儿白善更不心虚了,理直气壮的道:"陈表哥,你也不看这京城距离七里村有多远,堂伯给京城送钱,那都是三月一送,算准了的,他是说零用钱管够,但送的就这么多,你不就得在那个范围内管够的花吗? 陈博: 这一点儿跟他外祖父太像了,陈博颇有同感的看向白二郎,表示理解。 "除了这些花销,还有请客吃饭,"白善叹气道:"在京城,我们是乡下去的小子,要跟人交际,是不是得请客吃饭? 陈博点头,没错,他去绵州时也是这样,尤其是有求于人的时候。 "所以我们的钱花的都有些快,算起来,二郎比我还节俭些呢,你看我,庄子的收益我们三人一人一份吧?我祖母给我的钱也不少,结果我买马的钱还是和他借的呢,现在也没还上"白善一脸的不好意思,"所以陈表哥,他倒是有心想借你足额的钱,但也拿不出来" 白善推了一把白二郎,"你快说,你前天晚上是不是吹牛了? 白二郎:"是" 陈博一脸无言的看着白二郎。 白善轻咳一声道:"他素来糊涂,自己具体有多少钱都不算的,只知道每年庄子的收益都不少,加上堂伯给的钱也多,可昨天中午和陈表哥分开以后我们自己去数了数剩余的钱,咳,没多少了" 他瞥了一眼白二郎道:"可他又不好意思说,所以" 陈博一脸沉痛的拍着白二郎的肩膀道:"二郎,你没钱直接和我说呀,我们是表兄弟,难道我还能怪你啊? 白善连忙道:"这不是怕在陈表哥面前丢脸吗?毕竟你难得有一次开口让他帮忙" 白二郎迟疑的点头。 白善察觉到了,暗暗瞪了他一眼后继续一脸真诚的拉着陈博道:"不过我们算过了,他还剩下二百四十三两银子,我们打算过年的时候要买些东西孝敬先生,这或许要去一些钱,回京城后也要宴请同窗和朋友,一开始花销也可能大点儿,但留下四十两也差不多够了,毕竟堂伯那里还给了一些零用呢,实在不够到时候再想办法,所以剩下的二百零三两可以借给陈表哥,陈表哥,你不会嫌弃吧? 还有零有整的,陈博当然不会嫌弃了。 虽然与自己预期的相差太大,但他还是伸手拍了拍白二郎的肩膀,表示了理解,并表示他就借二百两就好。 白善和白二郎齐齐松了一口气,然后表兄弟三个就友好的坐在一起聊起天来。 白善不动声色的和他道:"陈表哥,我看外头有很多人做生意一开始都是租铺子,这样银钱周转得比较快些,等挣了钱再换铺子就是,只要招牌不变,口碑又好,客人不会丢失的" 白二郎连连点头,也刺探道:"所以表哥,你有没有想过租铺子? 陈博皱眉思考起来。 白善点到即止,拉着白二郎起身道:"陈表哥,这做生意的事我们也不懂,既然你已经定了主意,不如找空可以问一问家里的管事,或者请教堂伯也可以,他们见识多,认识的人也多,说不定能给你一些帮助" 白二郎点头,道:"表哥,那二百两回头我点出来,等你走了给你? 陈博立即回神,揽住他的肩膀道:"不用,你现在给我就行,对了,大表哥知不知道你缺钱的事? 白二郎眼角的余光瞥向白善,点头道:"知道" "那你能不能和大表哥借一些钱来给我? 白二郎这会儿都不用看向白善,直接摇头,"我可不敢找我哥借,他知道我和你吹牛要借你八百两的事就把我骂了一通,而且他也没多少钱,他花销虽比我小,可手上却只有我爹给的零用,可存不下什么钱" 陈博便叹气,"没想到表哥比你还穷,姑父这样可不公平呀,怎么给你庄子,没有给表哥庄子呢? 白二郎: 白善以一脸看白痴的目光看着陈博。 陈博反应过来自己说了蠢话,立即拍着白二郎的肩膀乐哈哈的打圆场道:"二郎你别介意啊,表哥这是秃噜了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 白二郎呼出一口气后摇头道:"没事" 他道:"那我回去给你拿银子了,你在这儿等我" 他和白善走回自己的院子去,等左近没有下人了,白二郎才呼出一口气,摸了一下胸膛道:"真是奇怪,骗他我竟然一点儿也不愧疚" 白善忍不住拍了一下他脑袋,"愧疚什么呀,赶紧数银子去" 数银子这种事,尤其是数别人的银子,白善和满宝最喜欢了,于是齐齐跑到他的屋里帮他数钱。 一锭十两银子,一共要数出二十锭来。 因为从八十锭减少到了二十锭,白二郎不怎么心疼,数的还算爽快,数完以后放在一块布上,一会儿包了给他送去。 然后白二郎就冲白善伸手,"你欠我的钱呢? 白善就拍了他的手心道:"急什么,等他走了就还给你,不然家里下人这么多,万一传到他儿子,你们关系再坏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好吧,等他走了再还"白二郎盯着这二十锭银子问,"你们说,这二十锭会不会打水漂? "不会,"白善笑道:"八十锭有可能,毕竟数目不小,二十锭嘛,你舅母都能拿得出来,将来他就是全亏了,你外祖家也会替他还了这一笔的,总不能看着孙子坑外孙吧? 白二郎就放心了。着白二郎去找陈博。 白大郎路上问他,"你的钱都在家里吗? "一半,还有些在京城" 白善便点了点头,找到陈博道:"陈表哥,我们是来与你道歉的" 陈博正在生气,闻言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理他们。 白善拉了白二郎坐在陈博对面,叹气道:"其实我们的小农庄没有挣那么多钱" 陈博依旧不理他们。 白善继续道:"那农庄的收益是要三个人分的,也就是说,农庄挣了一千两,那二郎也只分得三百三十两而已" 陈博这才皱眉转身看向他们。 白善见他愿意听了,连忙继续道:"而经营的花销也都是我们自己出的,包括给长工的钱,我们买种子、买农具、买耕牛的钱,这些总不能还让家里的大人给我们出吧? 陈博这才问道:"这些东西很贵? "当然贵了,"白善道:"要是不贵,种地的农户何至于总也富裕不起来?不就是因为成本高,收益低吗? 陈博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 白善道:"而我们去了益州城后花的一直是自己的钱,咳,你知道的,二郎花钱没个数,看见好玩的好吃的漂亮的都要买,所以" 陈博蹙眉看向他们,"你们不会说不借钱给我是因为没钱吧? 白善不好意思道:"有是有的,就是他夸大了而已,也是昨天晚上他刚下车有些晕,又听陈表哥你夸他,他一个没忍住就嘚瑟起来了,所以"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2:19:0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