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寡妇炕上风流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农村小寡妇炕上风流

农村小寡妇炕上风流

作者:轩辕春儿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5:46:49

最新章节:就越会骗人
小说简介:周五郎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拿下皇宫鸡蛋的订单时,周满他们的试验成功了一半,种痘的人陆续出痘,且平均的出痘量并不大,除了极个别人外,大家的出痘量都在一颗到六颗之间。 七成八的人都是低烧,剩下两成二的人正在高烧,但目前也可控。 这个消息传回皇城,所有人都大喜,包括皇帝。 因为发现自己内库的钱被手下贪污的怒气消了不小,连带着对查出来的那些一连串的人都处置温和了些,大多是放出去皇庄,为首的几个则被抄了住处,然后问罪。 童内侍因监管不力,也被夺了官职放出宫去,不过皇后念着他有多年的苦劳,于是容许他带走自己的贴身行李。 古忠亲自去盯着他收拾东西,让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他多塞了一些东西在行李里。 童内侍的干儿子大包小包的背着,搀扶着童内侍往外走。 古忠看了一眼小童内侍,和童内侍道:"你这把年纪,有这么个儿子在身边支应着也算享福了" 童内侍轻轻咳嗽道:"还得多谢您高抬贵手" 他冷冷的笑道:"古内侍年纪也不小了,也该预备好后路了,就不知道你那两个徒弟有没有我这儿子孝顺了" 古忠微微一笑,"多谢童大人提点了" 他伸手将一块帕子给他,道:"去了皇庄可以想办法去见见周太医,未必能治好你这病,不过让你在最后的日子里走得舒坦些却是可以的" 童内侍看了一眼古忠递过来的帕子,微微一笑,伸手接过塞进怀里。 因为宫里发落了一批人,新上任的管事们更加小心谨慎,周五郎拿来的东西不算顶尖,但也绝对不差。 考虑到他和周满的关系,他们就对他宽容很多。 而且因为前一批管事被换,之前提供这些农事产被周满抓住手的人瑟瑟发抖,满宝察觉到他的颤抖,便抬头对他笑了笑,可惜她戴着口罩,对方看不到她的笑容,却看见她的眼睛弯了弯,她觉得这是奸笑,于是抖得更厉害了,整个人都软了,直接滑倒在地,抖着嘴唇道:"饶命,饶命,大人饶命" 满宝:她有这么可怕吗? 满宝回头看萧院正。 萧院正微微皱眉,有些生气的问候在一旁的管事,"你们怎么选的人? 吃的喝的有问题也就算了,现在连人都有问题? 管事冷汗直冒,挥手就要叫人把他拖下去,却被周满抬手阻止,她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盯着瑟瑟发抖的青年问道:"这几日有没有听吩咐出去晒太阳,走动走动? 青年怔了一下后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连连点头。 满宝就轻快的问道:"那你见过那边屋子里住的老兵和残兵了吗? 青年点头,满宝感觉到他的身体放松了些,便继续问道:"和他们说过话吗? 青年小声的回答道:"说过" 满宝:"那你应该知道,他们都是种过痘的,你们看过他们身上的痘印吗? 青年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 "既然看过,那应该知道,种牛痘出的痘并不会很多,你看他们,有年纪大到头发花白的,也有缺胳膊断腿身有残疾的,最健康的身上也带有一两道伤,虽说他们是上战场杀敌的兵,但他们的身体还真比不上你们的康健,所以他们都能扛过天花痘苗,你们自然更容易才对" 满宝道:"我们太医院种痘不是为了让人白得天花的,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将来面对天花也不会再感染上。所以我们的目的是治愈天花,你大可放心" 感觉到青年放松了许多,虽然还在抖,好歹不会浑身无力一副要晕倒的模样。 满宝就手快的在他手臂内侧扎了一下,他只觉疼了一下,然后就见周满夹了一个东西放在他的伤口上,一直候着的刘医助立即拿了布条上前绑住。 满宝收手,还和他笑了笑道:"没事的,血很快就止住了,等一会儿布条就可以取下来了" 是很快,等一个屋子里的六个人全都扎过种上痘,大家在房间里等了一下就将布条解下来,将里面的痘苗一起丢在一个细麻袋里。 大家就这么一路种痘过去,这并不是一天能办完的事,萧院正决定用两天的时间来完成。 已经用过的痘苗被拿到一个房间里销毁,里面有个灶台,早早就生了火,里面的温度此时是最高的,在太医的监督下,解下来的痘苗都被丢了进去销毁。 萧院正临走前还叮嘱留守的周满和卢太医,"这东西是大杀器,你们一定要盯紧了,东西只能留在这三道关卡之内,别说皇庄之外,就是关卡之外都不能出" 满宝和卢太医一脸认真的应下了。 满宝瞬间想到了萧院正的一番操作,以及以前看过的书上的各种阴谋诡计,于是压低了声音问他,"您是不是怀疑有人想把天花痘苗偷出去陷害我们太医院? 萧院正:"周太医果然聪明,你要不提我还想不到这个上来" 他只是担心有人将这东西偷出去害别人,至于害太医院,还用不到这样的法子。 他就上了一道要钱的折子,仇恨没那么深。 不过被周满这么一说,他也觉得心毛毛的,于是道:"我已经和看守的禁卫叮嘱过了,包括我们在内,出入关口身上的东西也要搜查,疑似天花痘苗的东西一律不准外带,还有我们的衣裳鞋袜等东西,只能进,不能出" 满宝一个激灵,问道:"那最后我们的衣服" "全部烧掉"萧院正道:"你以为那个房间只是拿来烧痘苗的?那烧的东西多了" 满宝心疼,回去后和西饼九兰道:"早知道少带几套衣裳了,其中有两套还很好看,我原先想着出去踏青也穿上呢" 九兰:"娘子,我看就这进度,怕是很难赶得上踏青了" 满宝立即道:"呸呸呸,快别乌鸦嘴" 满宝坐在榻上看着外面叹气,"也不知道五哥和管事谈得怎么样,明天问问萧院正,不知道管事会不会跟萧院正汇报" 周五郎他们早就谈妥了,他们早上过来的,就落后了萧院正他们一步。 因为萧院正打过招呼,他们一到就直接见到了上次那位管事,这一次谈话就比上次顺畅多了,不会再出现买家一个劲儿的提价,卖家一个劲儿压价的情况。 不过这次也不算是正常的讨价还价,因为周五郎一开价对方就答应了,一点儿挣扎也没有,既没有提价,更没有压价,连周五郎他们能提供的数量都不争议,他们一提就直接应下。 然后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他们就订立了契书,直接签章完事,管事还给他们支付了一笔定金。 他亲自把人送到皇庄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周五郎道:"实在没想到周五爷靠山如此厉害,是小的有眼不识金镶玉,先前得罪了" 周五郎不解,但还是立即道:"大人说笑了,我们小户人家哪儿有什么靠山? 一旁的周立重则笑道:"我们靠山再大也不如大人管用,所谓县官不如现管,今后我们叔侄还望大人多照顾" 管事怔了一下,片刻后怅然道:"周小公子客气了,我倒是想照顾两位,只怕是没机会了" 周五郎和周立重不解,然后等他们第三天按照约定送来第一批鸡蛋肉鸡和菜蔬时,才发现管事换人了。 而且不仅是换了一个管事而已,听说皇庄里面对接太医院的管事换了一大半,俩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懵。 刘三娘回去后就告诉他们,"这是小事,大事是,内侍省的首官都换了,听说负责采买的内侍和管事,从外到里都换了一遍,运气好的只是被调到别处,运气不好的,直接被发配到各个皇庄里去做苦力了" 周五郎张大了嘴巴,问道:"为了什么? 刘三娘没说话,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负责采买的人贪得太过,惹了萧院正不高兴啊。 可她听祖父提起过,这件事最一开始是因为师父的一句吹嘘,吹嘘她在村子里经营的那个庄子有多好,然后 刘三娘摇了摇脑袋,将脑海中的杂念都去除,和俩人道:"反正这事儿与我们关系不大,我们不要参与进去,就老实的给货就行,不过听说皇庄那边打算重新找供货的人,之前供应的那些人价格也虚高,萧院正不是很满意" 周立重眼睛微亮,若有所思起来。周立重私底下鼓动周五郎,"五叔,你对京城的这些采买熟悉得很,何不争取一下接过皇庄的采买,要是做得好,说不定还能给皇宫那边提供一些菜蔬肉蛋呢" 周五郎挠了挠脑袋,"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皇帝老爷子自己不是有个挺大的皇庄吗?他们庄子里不养鸡鸭,不养猪?怎么还需从外头买这么多? 周立重也跟着疑惑起来,想了一下后迟疑道:"因为宫里人太多,吃的多,所以供不上? "不可能吧,"周五郎道:"我似乎听满宝说起过,皇帝在京城的皇庄就有两个,在雍州那边更是有一大片的土地,雍州那块还打算给明达公主做嫁妆呢" 叔侄俩想不明白的事只能去找白善。 白善也没想过这个问题,突然被问到也怔了一下,然后道:"应该是供应不上吧,皇庄里养这些的人似乎也少" 他顿了顿后道:"在皇庄里干活的有佃农,但更多的是犯官家眷,还有因其他原因被罚为罪奴的犯人,种什么养什么得管事来吩咐的" "不过你们要想做宫里的采买却不难,"白善道:"其实现在太医署从外购买的药材,有几味就一直是周四哥供着的,借由周四哥的关系和这次给皇庄供货的机缘,可以试着和皇宫那边的采买接触一下" 白善笑道:"你们也不用一口气吃下太多,就先供一两样,比如鸡蛋和鸭蛋,这东西能保存许久,运送的过程中小心些就行,等你们摸熟了和宫里做生意的规矩,人也认识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再想接采买的生意就简单多了" 周五郎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问道:"你觉着接宫里的采买不好? 白善缓缓摇头,道:"倒不是不好,只是接了宫里的生意就要多上十分的心,得打上十二分的小心才行" "可有所弊就有所利,给宫里的采买或许赚不了几个钱,但有这个名分在,你们在外头做什么生意就要顺利得多,就是做其他的事,别人提起来也要客气两分"白善道:"给皇宫供货的商家,除了布匹茶盐这些外,很少有赚钱的,他们赚的都是外头的钱" 周立重沉吟,"就跟我们家一样,知道我们家种的山药片和女贞子供给了太医署,外头好多药铺都跟我们家下单,以前我们从家里拉来的药材总要多跑几家药铺才能以合适的价格出售,现在却是一拉到京城就有人抢着要,就是比别人家贵上一两文他们也不计较" 白善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他道:"庄子里的鸡蛋要是供给了皇宫,以后你们在外头卖都能比别人多上一文钱" 周五郎道:"这样说来,他们采买五文钱、六文钱一个鸡蛋也是正常的了? 白善:"不是,你们的鸡蛋之所以能高出那一文来是因为你们给皇宫供货,所以显得那鸡蛋比别的鸡蛋尊贵点儿,可除了一些个别人家,谁会因为那鸡蛋是供给皇宫的同一窝出来的就高价买了来吃? 他道:"要你们去街上买,都是好鸡蛋,你们是买两文钱一个的鸡蛋,还是花三文钱买一个据说皇帝也吃的鸡蛋? 周五郎叔侄俩异口同声的道:"当然是买两文钱的了" 周五郎这才隐约明白过来,"所以还是不能跟宫里涨价,就是在外面也不一定能涨价,但有些人就想吃皇帝吃过的鸡蛋,所以会出价高一些买。就算没这样的人,同样是两文钱,我呦喝一声,说这是皇帝老爷子也吃过的鸡蛋,肯定要比别人的鸡蛋好卖" 白善笑着颔首,"这就是皇商的好处了" 周五郎心中就升起豪情,觉得这门生意可以做呀,到时候他把庄子里出产的米面鸡鸭鱼肉都往宫里送一些,管皇帝吃不吃呢,反正他都给皇宫送了,回头过年一呦喝,还怕卖不出去吗? 庄子里的东西多,因此虽然能卖出去不少,但卖不出去的也多,最后都拉回去自己吃了。 不过他们家人多,又有一个饭馆,所以不愁,但满宝又升官了,去年因为去夏州治疗天花升官给的职田今年就要种上,今年过了秋天她升到从四品编撰的职田也要拨下来 周五郎一计算,扭头和周立重道:"宫里要是愿意要我们的东西,以后新批下来的职田随便你们种,随便你们养多少鸡鸭,京城这边卖不出去,还可以拉到雍州和别的地方卖去,只要说是皇帝吃过的鸡鸭,我们价钱和别家的一样,他们肯定愿意买" 白善:那将来外头皇帝吃过的东西也太多了,只怕是要遍地开花了。 周五郎叔侄俩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于是第二天等到雍州那边送来了新鲜的菜蔬和鸡蛋后就亲自给皇庄那边送去,和皇庄那边新来的管事相谈甚欢。 过了没几日,周五郎就又从管事的手里接了两项采买,不过他们庄子里的不够好,于是他亲自去市场上采买,因为量大往下压了一点价钱,再市价卖给皇庄。 这一部分他基本就赚了个车马费,不过的确通过管事和皇宫那边的采买联系上了。 周五郎高兴不已,知道市场上有牛肉卖,还花钱买了两大条牛肉回来,一条送去白家那边,一条则给自家晚上庆祝用。 刘老夫人看到这条牛肉便笑道:"做臊子吧,现在天还冷,做的臊子可以放几天,每日一早吃个臊子面也不错,善宝和二郎他们不是一直念叨着想吃吗? 容姨一听,立即拿了牛肉过去找小钱氏。周家那边才有腌好的竹笋,而且小钱氏做出来的臊子的确是最好的。 小钱氏正犹豫呢,一看到她提着肉过来说要做臊子便笑道:"我正头疼呢,我想做个牛肉片,但又想给小公子和满宝做些臊子,这一条有些不够呢" 容易也笑道:"我们老夫人说少爷们最近也念叨呢,春天寒凉,一早上起来读书就想吃个热乎的,做了臊子放着,每天早上给他们下一碗面就好了,还能给满小姐送一些去,让她在里面也吃好些"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5:46:4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