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直播视频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夜猫直播视频

夜猫直播视频

作者:张弘枫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10:28:33

最新章节:真有无上帝法
小说简介:皇帝翻了一下名单,心情很不好,"就这几个人?好多名字朕都没听说过" 皇帝翻到最后看到一个勉强熟悉的名字,"季浩?这不是季相的孙子吗? "是,"殷礼道:"臣本将他排除了的,但后来想想,国子监里剩余的人不多,他,家世还是可以的" 皇帝迟疑了一下,虽然很不满意季浩,但还是留着他了,然后看了一下他在国子监里的排名,有些嫌弃,"排名这么靠后? 殷礼道:"他是恩荫进去的" 皇帝更嫌弃了,加上他曾经有与人争锋从马上摔下来的前科,皇帝便思索着在他的名字后划了半个圆,这就不是很满意的意思。 但殷礼垂下眼眸一看,见皇帝统共就划了三个半圆,其他的全划去了,显然都不满意。 季浩能留下还是因为他的家世,而不是他本身。 皇帝叹气,"我记得以前国子监里有个叫易子阳的,他也定亲了? "易子阳是易达之孙,被选入了崇文馆,不过臣隐约听人说起过,他已经定亲,而且他的岁数" 和明达公主差的也有点儿大。 "倒是封尚书的孙子还未定亲" 皇帝直接否定了,"他不行,都及冠了也没定亲,朕听封卿说他心性没定" 给长豫选驸马的时候皇帝都没看上他,更不用说现在了。 不过,"将崇文馆和弘文馆里的未婚适龄学子也列入吧,特别是弘文馆里的生徒,你仔细的查一查" 殷礼: 弘文馆里多是皇族子弟,只有少数几个是高官子弟,年纪多半都及冠了,这个年纪还没成亲和定亲的人很少。 恭王在就藩前就一直在弘文馆里任职,算是弘文馆的实际掌权人,也是因为这个国子监的学生对恭王的感官很不错。 让弘文馆的崇文馆的学生入选 这些念头也只在殷礼心内绕了一圈,然后应下去调查。 做决策是陛下的事儿,他只管查清楚就好。 可惜,这一次上天依旧没站在恭王那边,因为现在弘文馆里除了皇亲外,剩下的四个生徒全都成亲或者定亲了。 崇文馆里剩下的也没几个,殷礼将已经定亲的白善划去将他儿子也划去,最后记在名单上的只有白诚、刘焕和鲁越三个。 封宗平因为一开始就被否定了,所以殷礼没记上。 于是,到傍晚,太子就在皇帝给他的名单上看到了白诚的名字。 他: 皇帝犹自不觉,还在念叨:"朕记得鲁越是你选的伴读,你对他印象如何? "他不合适,"太子道:"他虽未定亲,但家里侍妾都有两个了" 皇帝不在意的道:"让他遣了就是" 太子一听也是,于是开始设想起来,半响后还是摇头,"还是算了" 皇帝就看向他,"为何? 太子道:"鲁越读书不行,远比不上明达" 皇帝就撇撇嘴道:"你妹妹爱书,要不是体弱,怕是连你三弟都比不上她,找个差一点儿的也没什么" 能进崇文馆的,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吧? 这话皇帝虽然没说出口,但太子就是看出来了。 可别人不知道,将鲁越亲自挑选进来的他还能不知道吗? 鲁越读书是真的不行,他之所以挑他进来是因为他是他的拥护,之前他缺钱,鲁越可是支援了他好多钱,他大哥领着兵,也是他的心腹。 哦,对了,他大哥就是他当初想要造反的主力之一。 虽然把自家亲妹妹嫁给心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鲁越还真配不上明达。 太子嫌弃的撇了撇嘴,指了刘焕和白诚道:"父皇不考虑考虑他们吗? 皇帝皱眉,"刘家人太多了,刘老夫人又太过精明强势" 话是这样皇帝翻了一下名单,心情很不好,"就这几个人?好多名字朕都没听说过" 皇帝翻到最后看到一个勉强熟悉的名字,"季浩?这不是季相的孙子吗? "是,"殷礼道:"臣本将他排除了的,但后来想想,国子监里剩余的人不多,他,家世还是可以的" 皇帝迟疑了一下,虽然很不满意季浩,但还是留着他了,然后看了一下他在国子监里的排名,有些嫌弃,"排名这么靠后? 殷礼道:"他是恩荫进去的" 皇帝更嫌弃了,加上他曾经有与人争锋从马上摔下来的前科,皇帝便思索着在他的名字后划了半个圆,这就不是很满意的意思。 但殷礼垂下眼眸一看,见皇帝统共就划了三个半圆,其他的全划去了,显然都不满意。 季浩能留下还是因为他的家世,而不是他本身。 皇帝叹气,"我记得以前国子监里有个叫易子阳的,他也定亲了? "易子阳是易达之孙,被选入了崇文馆,不过臣隐约听人说起过,他已经定亲,而且他的岁数" 和明达公主差的也有点儿大。 "倒是封尚书的孙子还未定亲" 皇帝直接否定了,"他不行,都及冠了也没定亲,朕听封卿说他心性没定" 给长豫选驸马的时候皇帝都没看上他,更不用说现在了。 不过,"将崇文馆和弘文馆里的未婚适龄学子也列入吧,特别是弘文馆里的生徒,你仔细的查一查" 殷礼: 弘文馆里多是皇族子弟,只有少数几个是高官子弟,年纪多半都及冠了,这个年纪还没成亲和定亲的人很少。 恭王在就藩前就一直在弘文馆里任职,算是弘文馆的实际掌权人,也是因为这个国子监的学生对恭王的感官很不错。 让弘文馆的崇文馆的学生入选 这些念头也只在殷礼心内绕了一圈,然后应下去调查。 做决策是陛下的事儿,他只管查清楚就好。 可惜,这一次上天依旧没站在恭王那边,因为现在弘文馆里除了皇亲外,剩下的四个生徒全都成亲或者定亲了。 崇文馆里剩下的也没几个,殷礼将已经定亲的白善划去将他儿子也划去,最后记在名单上的只有白诚、刘焕和鲁越三个。 封宗平因为一开始就被否定了,所以殷礼没记上。 于是,到傍晚,太子就在皇帝给他的名单上看到了白诚的名字。 他: 皇帝犹自不觉,还在念叨:"朕记得鲁越是你选的伴读,你对他印象如何? "他不合适,"太子道:"他虽未定亲,但家里侍妾都有两个了" 皇帝不在意的道:"让他遣了就是" 太子一听也是,于是开始设想起来,半响后还是摇头,"还是算了" 皇帝就看向他,"为何? 太子道:"鲁越读书不行,远比不上明达" 皇帝就撇撇嘴道:"你妹妹爱书,要不是体弱,怕是连你三弟都比不上她,找个差一点儿的也没什么" 能进崇文馆的,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吧? 这话皇帝虽然没说出口,但太子就是看出来了。 可别人不知道,将鲁越亲自挑选进来的他还能不知道吗? 鲁越读书是真的不行,他之所以挑他进来是因为他是他的拥护,之前他缺钱,鲁越可是支援了他好多钱,他大哥领着兵,也是他的心腹。 哦,对了,他大哥就是他当初想要造反的主力之一。 虽然把自家亲妹妹嫁给心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鲁越还真配不上明达。 太子嫌弃的撇了撇嘴,指了刘焕和白诚道:"父皇不考虑考虑他们吗? 皇帝皱眉,"刘家人太多了,刘老夫人又太过精明强势" 话是这样个世家族长去了信,皇帝叹息道:"可惜杨长博早娶,不然他倒是挺合适的" 太子: 怎么不仅他妹妹,现在连他爹都盯上杨和书了? 皇帝心里很惋惜,他自觉整个世家子弟中,能配得上他们明达的也就德才美貌兼具的杨和书了。 皇帝听太子问起明达的亲事,便顺嘴一问,"怎么,你那里有合适的人选? 太子皱了皱眉,他并没有看上白诚的,哪怕太子妃替他说了好话,他依旧觉得白诚的家世和才华远远够不上明达。 但听了一下他爹最近找的人选,选中的好几家世家子弟还被委婉的拒绝了,他一下就想起了自己娶亲时候的事。 太子不愉道:"父皇不是发过誓不和世家结亲了吗? 皇帝一怔,耍赖道:"朕说过吗? 太子便道:"父皇不记得了,儿臣却还记得,那些世家大族的族长及后宅夫人们怕是也还记得,您这样将明达嫁出去,岂不是让她被人笑话吗? 皇帝脸色便一冷,"谁敢? 他哼了一声道:"而且你也并不是没有姐妹嫁进世家的" 太子直言道:"二姐和三妹是最不常回宫的,日子过得虽比别的姐妹风光些,却少了许多自在" 一直当隐形人一样哄着榻上孙子的皇后总算开口道:"明达体弱,我不愿她嫁入世家,世家人情复杂,太过耗神了" 本来皇帝还有许多的话想说,皇后一张口,他便沉默了下来。 太子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决定站在他娘这边,于是道:"要我说,不如就在京城里挑选一个,人品相貌过得去的,明达不讨厌的就可以了。以后就在京城里依附皇家,谁也不能欺负了她去" 太子一开口,皇帝瞬间跟个刺猬一样道:"不行! 他道:"朕的明达,不说配个绝世第一,最起码家世才华,还有人品相貌都不能差了,不然也太委屈她了" 太子虽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可他觉得与其配世家受气,还不如挑个合自己心意的呢。 他可忘不了当年他说亲的时候被几个世家大族挑来捡去,哼,明明他和父皇姿态已经放得够低,提起崔氏女的时候,不仅崔氏多有不屑,那几家和崔氏结姻的人家也在旁帮忙挑拣。 卢氏甚至在他挑中崔氏女后紧跟着上门说亲,说什么一家有女百家求,崔氏对着他推拒,转身却应了卢氏,却又与他提起另一崔氏女郎来。 言语间还多有怠慢,颇看不起他们陇西李氏。 也是因为这个,皇帝和太子才一气之下放弃了崔氏女,转而挑了苏氏做太子妃,皇帝甚至放出话去,绝不与崔氏做亲。 其实他的原话是绝不与世家大族做亲。 之后,皇帝憋了好些年,先是修改了氏族志,将崔氏从一等世家降到了三等,还减少了从清河一带选材的人数。 所以,崔氏的子弟要想入仕,靠推举得到的名额少之又少,只能考学参加科举。 本来,当今登基以后就在减少每年各地推举的名额了,清河一带再减少,那可能三两年才分到一个名额。 要不怎么现在朝中崔氏的官员少得可怜呢? 虽然似乎报仇了,但太子想到当年他被挑拣时的事胸口就堵了一口气,而明达比他体弱,又是女孩儿。 她要嫁到世家里面被人冷嘲热讽几句,她日子过得该多憋屈? 太子这么一想,更不愿意了,"反正,父皇你要是不能在朝中大臣的子弟中选一个,那就选一个普通的,世家还是算了吧" 皇帝听这语气就有些忍不住想要发火,皇后在一旁看着就把孩子塞在太子怀里,赶了他道:"鹰奴想他母亲了,你抱他去看看" 太子不甘不愿的抱着孩子去找太子妃。 鹰奴到了父亲怀里,一下就兴奋起来,不仅在他怀里蹦了两下,还拿手去拍太子的脸,啊啊的叫着。 太子捉住他的手道:"等回去再飞" 屏风另一边的太子妃似乎听到了儿子的笑声,立即跑出来接他,还念叨太子,"您可别把他抛上天了,周满都说了这样对孩子不好,一惊一吓的,晚上魂不安" 太子哼哼道:"孤的儿子哪有这么胆小? 皇后对父子俩的倔脾气已经没话了,她拍了拍皇帝的手,疲惫的靠在迎枕上。 皇帝立即收起对太子的怒火,坐在皇后身边握着她的手问,"这是累了? 皇后就叹气道:"近来宫中的事情太多了" 皇后几乎不在皇帝面前抱怨宫务多,他闻言不由一愣,然后更加心疼起来,握着她的手问,"要不要挑选几个女官来帮你? "到底不能代我做决定,"皇后问道:"你给各世家大族的族长写信,是看中了他们族中的嫡出子弟? 皇帝理所当然的道:"自然是嫡出的,我们的明达也是嫡公主呢,庶支岂能配得上? 皇后就笑问,"不会还有宗子吧? 皇帝便道:"只有两个而已,其他的不是年纪配不上,就是已有了婚约,其中一个是" 皇后一声叹息打断了皇帝的话,她道:"宗妇可不比我这个皇后轻松多少,陛下舍得让明达如此操劳吗? 皇帝就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10:28:3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