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短视频app为什么进不去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茄子短视频app为什么进不去

茄子短视频app为什么进不去

作者:龙忆澜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1:03:29

最新章节:送两位程如何?
小说简介:他们没去饭厅吃饭,而是去白二郎的书房煮茶等着饭菜,一边还要吵架。 等白二郎的表哥陈博找过来时,白二郎正扭着头偏到一边去生闷气。 陈博一进屋,见桌子边坐着个姑娘,正犹豫着是不是要退出去时,白二郎已经和缓了脸色站起来,行礼道:"表哥,你怎么过来了? 他回头和白善周满道:"这是我表哥,陈博,表哥,这是" 他顿了顿后有些憋屈的道:"这是我师姐和师兄" 陈博恍然大悟,他说呢,怎么有个姑娘在他表弟的书房里,三人互相见过礼,陈博也在桌子边坐下了。 他见白二郎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就笑问,"表弟怎么了? 白二郎摇头,"没事" 他摸了摸肚子道:"就是还没吃午食,有些饿" 白善和满宝也饿,所以他们已经先给自己灌了两杯茶水,他顺手提起茶壶给白二郎也倒了一杯,然后才给陈博倒茶,笑道:"昨日回来得晚,不知道陈表兄来做客,没有上门拜访,实在失礼" 不说白善和白二郎是师兄弟,仅他们同族,便可以一起论这个亲戚,陈博连忙笑道:"哪里,哪里,应该是我们过去拜会才是" 他说到这里一顿,笑道:"对了,上午的时候我母亲已经带着我妹妹过去拜会老夫人,你们" 白善只能歉意的表示他们上午不在家,而是去看庄子去了。 陈博便笑道:"我早听表弟说过了,你们三人有个小农庄,只有百亩地,可每年的收益却不少,最多的时候甚至超出千两去,一亩地十两银子的收益,要不是我素来知道表弟诚实,我一定不信的" 白善和满宝: 俩人齐齐的看向白二郎,眼带怀疑,他诚实? 白二郎微微抬着下巴,瞥了他们一眼后更挺足了胸膛。 白善只能点头表示赞同,跟着夸了白二郎两句,然后就转开话题,"我们听师弟说陈表兄想要做生意? 陈博没想到他昨天晚上才和白二郎说的话,今天白善二人就知道了,他点了点头后叹息道:"我不像善表弟和二表弟,你们会读书,将来是要出仕当大官儿的,我呢,只求将来做一乡绅就好,多买些地,和姑父一样经营几个庄子铺子,日子过得下去就行" 这曾经也是白二郎的理想。 "可我们家人多,父母都没分家,更别说我们这一辈了" 白二郎在一旁低声解释,"我三个舅舅,他们都还跟着我外祖父外祖母一起过呢" 白善和满宝表示理解。 "所以这家里的钱不好动,我想做一番事业却是没本钱,所以就想和表弟借一些"陈博目光炯炯的看着白善和满宝,意有所指的道:"听说善表弟和周小姐和我二表弟平分庄子里的收益,那手中的钱一定也很多吧? 他笑道:"你们若有多余的钱,可以和二表弟一样入股我的生意,将来赚了钱,就跟你们分庄子的收益一样,我们也可以分铺子的收益" 白二郎直接道:"他们没钱" 陈博面色有些怀疑,白二郎便道:"他们的钱在京城全花光了,白善还欠我钱呢" 白善便不好意思的笑笑,解释道:"我们花钱比较大,所以存不住钱,就是有心想入股也无力" 他顿了顿后问,"不知陈表兄想做的是什么生意? 陈博一听白善还欠白二郎的钱,信了几分,笑道:"想做布庄生意" 他道:"要说这生意啊,无外乎就是吃穿住行,这吃的,又脏又累,住的需要本钱大,行也劳苦,算来算去,还是这穿最好做,又体面,又轻松,本钱也不是很大" 他指了三人身上的衣服道:"就看你们身上的衣服,细棉布,好的还有绸衣,锦缎丝帛,这不同的布料有不同的用处,谁也避不开这穿去是不是? 三人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点头。 "我们这儿有蜀锦,京城、江南都喜欢,但江南的细棉布,中原的绸缎,北方的皮货,那可也都是好东西,总之,这做穿的生意总不会亏的" 满宝就问,"你是要做走商,还是自己开个铺子? "走商太累了,而且路上太危险,万一遇到山匪怎么办?陈博道:"风险太高,所以还是开铺子好,收益虽低些,却胜在安稳" 白善和满宝就一起点头,觉得他还挺靠谱,就含笑问,"你想把店开在哪里? "就开在绵州,那里有钱人家多些,总比开在县里好" 陈家是绵州神泉县人,神泉县距离绵州城也不近,却是中县,经济比罗江县要好。 因为怕白二郎被坑了,白善和满宝便问起陈博开店的事来,想要问得详细些。 陈博表示他已经在绵州看好店铺了,正是在最繁华的地方,他道:"我的意思是买下来,不然这租铺子,万一生意做得好了,房东提价什么的影响生意" 白善问:"那个铺子多少钱呀? "不贵,八百五十两" 满宝差点把茶水给喷出来,八百五十两都能够在益州城不差的地段里买一间商铺了。 白二郎也愣住了,昨天晚上他们只来得及说借钱和要做的生意,这铺子的价钱却没谈。 这也太贵了吧 白二郎不由看向满宝,正想问一下她家那铺子多少钱,就听白善问道:"铺子都那么贵了,那你们进货得多少钱? "这个不贵,我算过了,一开始我们进个二百两左右的货就差不多了" 白善和满宝便对视一眼,笑问,"不知道陈表哥手上有多少钱了,还缺多少? 陈博笑了笑后道:"我手上已经有一部分了,是我自己存的一部分钱,我娘也给了我一部分,就还差一些,所以才想找二表弟一起合伙儿" 白善听他这么说松了一口气,觉得他多半是被卖铺子的人给坑了,正想劝说他一下呢,就听白二郎道:"可表哥你昨天晚上不是说还少八百两吗,要与我借八百两" 白善和满宝:陈博还一无所觉,点头笑道:"是啊,你知道的,我不像你小小年纪就可以经营庄子,我只能把自己的月钱存下来,但也没多少,我娘给了我二百两,这开铺子总要有些钱在账上" 白善微微挑眉:"那这钱,你是和二郎借,还是拉他入股? "本来是想借的,但昨天晚上我见二表弟也心动,便想着我们表兄弟一起做这门生意也不错,干脆就算入股吧" 白善和满宝一起扭头看白二郎,斟酌的问道:"陈表哥计划着这个铺子一共要投入多少钱? 陈博看向他们笑问,"怎么,你们也感兴趣? 满宝才要说话,白善立即抢在她前面点头道:"倒是有些心动,如果真好,我还真想与祖母借些钱投入进去" 陈博却哈哈大笑道:"说什么借呀,你们祖孙还论这个? 他语气有些羡慕的道:"你们家就你一个,自然是你说要什么就给什么的" 白善没反驳,只是轻咳一声再度问起他的规划来。 陈博的规划就是没有规划。 他自己存了有六十多两的银子,他娘给了二百两,和白二郎拿八百两,这铺子就能开起来了。 但如果白善和周满愿意拿出钱来入股,他也是不介意多进一些好货的,而且钱多了也好周转不是? 白善和满宝听他全无计划就想着开店,忍不住目瞪口呆,就连一旁的白二郎都呆住了。 他虽然没开过铺子,但周五郎他们在京城商量着开饭馆的时候他是听过的,他们一家五口每天都早出晚归的,不仅把内外城的坊街都蹲了一遍。 连城里哪儿的菜蔬便宜,新鲜,各是什么价儿都记得一清二楚,哪条街什么时候人多,多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进店吃饭也都记下了。 光记这些东西就去了好多纸,更别说周五郎为此还偷偷摸摸的去和菜农进了一批菜,挑着去各个饭馆的后厨卖,结果一斤菜都没卖出去,却把各个饭馆进货的菜价摸了个七七八八。 那段时间,家里吃的全是周五郎挑回来的菜,吃不完还得拿出去送给邻里,不然留着最后也是给骡子吃。 开这一个饭馆,他们连买的盘子钱和大概的损耗都给算了进去,一笔笔,成本精确到了文,结果到陈博这里,他连开这个店到底要多少钱都还没个范围呢。 白二郎纠结起来,不知道他现在反口说不借,他会不会揍他。 满宝扫了一下白二郎的脸色,对陈博道:"师弟他过了年还得回京城,恐怕没有心神落在这铺子上" 陈博笑道:"我知道呀,不过你们放心,就是你们入股,我也不会让你们操心的,你们只管出钱,这跑腿的事我来做" 三人:所以更不放心了。 满宝轻咳一声道:"这也太劳烦陈表兄了,我们总不好坐享其成,倒不如这个铺子全算做表兄的,这样你想怎么经营就怎么经营" "不错,"白善点头笑道:"表兄没开过铺子不知道,这店里的伙计也是很有心思的,一个铺子有这么多东家,那是听这个的,还是听那个的? 陈博竟然点头了,迟疑了一下便扭头和白二郎道:"二郎,那要不你借钱给我吧,回头我还你,这个铺子就算是我一个人的" 说罢不好意思的对白善和周满道:"本来是想带着你们赚钱的,没想到却没合作上" 三人微微惊诧的张着嘴巴,他们没去饭厅吃饭,而是去白二郎的书房煮茶等着饭菜,一边还要吵架。 等白二郎的表哥陈博找过来时,白二郎正扭着头偏到一边去生闷气。 陈博一进屋,见桌子边坐着个姑娘,正犹豫着是不是要退出去时,白二郎已经和缓了脸色站起来,行礼道:"表哥,你怎么过来了? 他回头和白善周满道:"这是我表哥,陈博,表哥,这是" 他顿了顿后有些憋屈的道:"这是我师姐和师兄" 陈博恍然大悟,他说呢,怎么有个姑娘在他表弟的书房里,三人互相见过礼,陈博也在桌子边坐下了。 他见白二郎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就笑问,"表弟怎么了? 白二郎摇头,"没事" 他摸了摸肚子道:"就是还没吃午食,有些饿" 白善和满宝也饿,所以他们已经先给自己灌了两杯茶水,他顺手提起茶壶给白二郎也倒了一杯,然后才给陈博倒茶,笑道:"昨日回来得晚,不知道陈表兄来做客,没有上门拜访,实在失礼" 不说白善和白二郎是师兄弟,仅他们同族,便可以一起论这个亲戚,陈博连忙笑道:"哪里,哪里,应该是我们过去拜会才是" 他说到这里一顿,笑道:"对了,上午的时候我母亲已经带着我妹妹过去拜会老夫人,你们" 白善只能歉意的表示他们上午不在家,而是去看庄子去了。 陈博便笑道:"我早听表弟说过了,你们三人有个小农庄,只有百亩地,可每年的收益却不少,最多的时候甚至超出千两去,一亩地十两银子的收益,要不是我素来知道表弟诚实,我一定不信的" 白善和满宝: 俩人齐齐的看向白二郎,眼带怀疑,他诚实? 白二郎微微抬着下巴,瞥了他们一眼后更挺足了胸膛。 白善只能点头表示赞同,跟着夸了白二郎两句,然后就转开话题,"我们听师弟说陈表兄想要做生意? 陈博没想到他昨天晚上才和白二郎说的话,今天白善二人就知道了,他点了点头后叹息道:"我不像善表弟和二表弟,你们会读书,将来是要出仕当大官儿的,我呢,只求将来做一乡绅就好,多买些地,和姑父一样经营几个庄子铺子,日子过得下去就行" 这曾经也是白二郎的理想。 "可我们家人多,父母都没分家,更别说我们这一辈了" 白二郎在一旁低声解释,"我三个舅舅,他们都还跟着我外祖父外祖母一起过呢" 白善和满宝表示理解。 "所以这家里的钱不好动,我想做一番事业却是没本钱,所以就想和表弟借一些"陈博目光炯炯的看着白善和满宝,意有所指的道:"听说善表弟和周小姐和我二表弟平分庄子里的收益,那手中的钱一定也很多吧? 他笑道:"你们若有多余的钱,可以和二表弟一样入股我的生意,将来赚了钱,就跟你们分庄子的收益一样,我们也可以分铺子的收益" 白二郎直接道:"他们没钱" 陈博面色有些怀疑,白二郎便道:"他们的钱在京城全花光了,白善还欠我钱呢" 白善便不好意思的笑笑,解释道:"我们花钱比较大,所以存不住钱,就是有心想入股也无力" 他顿了顿后问,"不知陈表兄想做的是什么生意? 陈博一听白善还欠白二郎的钱,信了几分,笑道:"想做布庄生意" 他道:"要说这生意啊,无外乎就是吃穿住行,这吃的,又脏又累,住的需要本钱大,行也劳苦,算来算去,还是这穿最好做,又体面,又轻松,本钱也不是很大" 他指了三人身上的衣服道:"就看你们身上的衣服,细棉布,好的还有绸衣,锦缎丝帛,这不同的布料有不同的用处,谁也避不开这穿去是不是? 三人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点头。 "我们这儿有蜀锦,京城、江南都喜欢,但江南的细棉布,中原的绸缎,北方的皮货,那可也都是好东西,总之,这做穿的生意总不会亏的" 满宝就问,"你是要做走商,还是自己开个铺子? "走商太累了,而且路上太危险,万一遇到山匪怎么办?陈博道:"风险太高,所以还是开铺子好,收益虽低些,却胜在安稳" 白善和满宝就一起点头,觉得他还挺靠谱,就含笑问,"你想把店开在哪里? "就开在绵州,那里有钱人家多些,总比开在县里好" 陈家是绵州神泉县人,神泉县距离绵州城也不近,却是中县,经济比罗江县要好。 因为怕白二郎被坑了,白善和满宝便问起陈博开店的事来,想要问得详细些。 陈博表示他已经在绵州看好店铺了,正是在最繁华的地方,他道:"我的意思是买下来,不然这租铺子,万一生意做得好了,房东提价什么的影响生意" 白善问:"那个铺子多少钱呀? "不贵,八百五十两" 满宝差点把茶水给喷出来,八百五十两都能够在益州城不差的地段里买一间商铺了。 白二郎也愣住了,昨天晚上他们只来得及说借钱和要做的生意,这铺子的价钱却没谈。 这也太贵了吧 白二郎不由看向满宝,正想问一下她家那铺子多少钱,就听白善问道:"铺子都那么贵了,那你们进货得多少钱? "这个不贵,我算过了,一开始我们进个二百两左右的货就差不多了" 白善和满宝便对视一眼,笑问,"不知道陈表哥手上有多少钱了,还缺多少? 陈博笑了笑后道:"我手上已经有一部分了,是我自己存的一部分钱,我娘也给了我一部分,就还差一些,所以才想找二表弟一起合伙儿" 白善听他这么说松了一口气,觉得他多半是被卖铺子的人给坑了,正想劝说他一下呢,就听白二郎道:"可表哥你昨天晚上不是说还少八百两吗,要与我借八百两" 白善和满宝: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1:03:2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