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禁免费观看120分钟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18禁免费观看120分钟

18禁免费观看120分钟

作者:敖之白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2:56:10

最新章节:我女儿!!
小说简介:"啊哈先生需要我怎么做? 既然是‘协助’,韩东自然得问清楚自己需要干嘛。 当然,最好的情况自然是啊哈先生强得过分。 韩东只需要在一旁打打酱油、捡捡垃圾什么的最好了。 "尽你所能就行你做得越好,我也会越开心的" 啊哈先生的这句话里藏着好几重意思。 毕竟在隐藏事件的奖励中,并未说明亲密度提升的具体数值似乎帮得越多,亲密度提升也就会越多。 "行" 韩东也不多隐藏手段。 随着阵阵邪气与灰烬颗粒的浮现,两位收容者一齐出现。 【中邪者-陈丽】 【炼狱修道士-托古冈萨雷斯】 "你还懂得召唤术!啊哈! 啊哈先生瞪大着他的眼珠,盯着两位风格与属性完全不同的召唤物,似乎对韩东的这项能力很感兴趣。 另外有点不同的是。 这一次现身的托古,似乎与曾经大有不同。 就连韩东本身也是一惊。 毕竟托古本身不太喜欢说话,一般只有在挨打的时候才会跑出来。 在集训结束的后几个月时间里,韩东也是履行了诺言。 偷偷让托古跟着温莉前往日日夜夜经受铁锤的敲打与熔岩的洗礼。 直到一个月前,托古竟主动要求回监狱‘休息’。 当前重新现身的托古。 相比于集训期间,已有明显的不同这一个月的闭关,似乎将先前承受的一切「痛苦」全部用于自身成长。 这就是托古作为收容物,被标记为≮独特≯的根本原因。 古铜色的皮肤表面,多出了一缕金属光泽,甚至有部分铁链与皮肤嵌合在一起。 由托古为中心,散发出来的阵阵力量气息也变得更为强大。 与【斯图亚特大领主】战斗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极致痛苦,在地下炉堡里的地狱式修炼,对于托古来说,均属于痛苦修炼的一种方式。 被撕碎的皮肤,在熔岩中进行重构,形成更加坚固的皮肤组织、 被击碎的骨骼融入了铁链的部分,变得强加坚硬、 被撕裂的肌肉分裂出更多的肌肉纤维进行连接,变得更加有力。 『所有的罪过、悔改、哀痛和痛苦,都在我们所有人身上,以一种明显而具体的形式表达了出来。 有时是以祝福与恩典的形式,有时是以惩罚与腐败的形式。 我们将在这条充满残酷与虔诚的道路中不断前行,寻找奇迹(the-irale)』-《地狱修道者抄本》 在托古成长期间。 隔壁的陈丽也多次偷偷跑去看过他。 虽两者所修的方向完全不同,却能深深感受到一种‘差距’托古,这人有着一种独特的意志驱使着他不断成长。 若陈丽稍有滞怠,就会被远远抛在身后。 "啊哈,我们走吧! 说实话,我上次来只是悄悄将【妖刀】偷走完全没时间来将军府内部看看,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我也都不知道。 不过,我们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要揭开将军府的秘密你有什么想法? 韩东将他的推论简单说明: "这将军家或许从一开始,就在追求与学习邪法妖道,能让他们强壮肉体、容颜永驻。 这些上吊的店员,被赋予刀法与怪谈之力时,也都被抽走了一部分生机,为这位女主人所有。 也或许,生机被抽入到槐树中,通过树根连接着这栋主府建筑,将生机输送给曾经死去的将军还有四位儿子,让他们复活。 而将军府‘真正的秘密’就在于这家人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习得这一邪法妖术的。 可能在主府的深处,藏着邪法妖术的源头。 或许是一本书、 或许是一处历史悠远的地下密室、 或许是一些在语言上难以形容的物体" 啊哈先生露出一副很僵硬略显呆瓜的笑容: "我也是这样想的赶紧出发吧! 外面的女主人可不简单,如果我们不能快点找出问题根源,你的朋友们可能会有危险哦" "嗯我估计曾经死去的将军与四位儿子,应该就待在藏有邪法的房间里找到他们就能找到问题根源" 就在他们刚准备走出当前房间,对将军府进行探索时。 哗~ 房间的滑门开启。 韩东想起自己刚来到这里时,意外窥见到了一位光着屁股的爬行体匆匆离开。 这位爬行体应当是府内的巡查人员。 大量身披武士铠甲的邪物,不断涌入房间。 啪啪啪 与此同时,身后通向外部走廊的纸门,也不断传来手掌拍击的声音。 大量血手印在纸门上出现。 前后包夹。 但韩东却没有丝毫惧意。 "托古动手! 哐啷啷 面对这种遭到大量敌人包夹的情况,托古掌心立即牵出三米多长的熔岩铁链,以一种扫荡的方式进行范围攻击。 韩东则通过「小魔眼」寻找空隙,不打算被困在一个地方太久。 将军府内的战斗一触即发。 府院内。 一场诡异的战斗也正紧张进行着。 短时间内已逼得米娅将【妖刀】祭出,通过多重诅咒缠绕,将妖刀与米娅的双手死死绑在一起,以免出现战斗中兵器脱手而被抢走的情况。 即便额头长有大量的复眼来辅助观察、 即便后背上的四条蜘蛛腿来辅助移动、 即便米娅暗自习得一手比较厉害的刀法,能配合诅咒完全驾驭妖刀 但是米娅却丝毫占不到上风。 呯! 刀刃相撞。 明明面前的女鬼还在与她拼刀,侧面又慢慢凝聚出一模一样的女主人,以凌厉的刀法迅速斩来。 更重要的是,女鬼本身具备着‘缥缈不定’的属性,很难正确捕捉到对方的位置一旦过度出招或是贪刀,米娅就会落入险境。 随着亚伯与铁匠温莉从旁协助。 同时也有着越来越多的女鬼,由潭池内的寒气凝聚成形。 亚伯曾试着靠近潭池而直接破坏槐树时 无以计数的女人面庞在水潭里形成,生出大量手臂来抓扯亚伯。 而且,越是靠近槐树,越强的自杀欲望影响着亚伯的思维。 晃眼间,亚伯似乎透过树皮,在这棵歪脖子树里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只能暂时退开。"啊哈先生需要我怎么做? 既然是‘协助’,韩东自然得问清楚自己需要干嘛。 当然,最好的情况自然是啊哈先生强得过分。 韩东只需要在一旁打打酱油、捡捡垃圾什么的最好了。 "尽你所能就行你做得越好,我也会越开心的" 啊哈先生的这句话里藏着好几重意思。 毕竟在隐藏事件的奖励中,并未说明亲密度提升的具体数值似乎帮得越多,亲密度提升也就会越多。 "行" 韩东也不多隐藏手段。 随着阵阵邪气与灰烬颗粒的浮现,两位收容者一齐出现。 【中邪者-陈丽】 【炼狱修道士-托古冈萨雷斯】 "你还懂得召唤术!啊哈! 啊哈先生瞪大着他的眼珠,盯着两位风格与属性完全不同的召唤物,似乎对韩东的这项能力很感兴趣。 另外有点不同的是。 这一次现身的托古,似乎与曾经大有不同。 就连韩东本身也是一惊。 毕竟托古本身不太喜欢说话,一般只有在挨打的时候才会跑出来。 在集训结束的后几个月时间里,韩东也是履行了诺言。 偷偷让托古跟着温莉前往日日夜夜经受铁锤的敲打与熔岩的洗礼。 直到一个月前,托古竟主动要求回监狱‘休息’。 当前重新现身的托古。 相比于集训期间,已有明显的不同这一个月的闭关,似乎将先前承受的一切「痛苦」全部用于自身成长。 这就是托古作为收容物,被标记为≮独特≯的根本原因。 古铜色的皮肤表面,多出了一缕金属光泽,甚至有部分铁链与皮肤嵌合在一起。 由托古为中心,散发出来的阵阵力量气息也变得更为强大。 与【斯图亚特大领主】战斗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极致痛苦,在地下炉堡里的地狱式修炼,对于托古来说,均属于痛苦修炼的一种方式。 被撕碎的皮肤,在熔岩中进行重构,形成更加坚固的皮肤组织、 被击碎的骨骼融入了铁链的部分,变得强加坚硬、 被撕裂的肌肉分裂出更多的肌肉纤维进行连接,变得更加有力。 『所有的罪过、悔改、哀痛和痛苦,都在我们所有人身上,以一种明显而具体的形式表达了出来。 有时是以祝福与恩典的形式,有时是以惩罚与腐败的形式。 我们将在这条充满残酷与虔诚的道路中不断前行,寻找奇迹(the-irale)』-《地狱修道者抄本》 在托古成长期间。 隔壁的陈丽也多次偷偷跑去看过他。 虽两者所修的方向完全不同,却能深深感受到一种‘差距’托古,这人有着一种独特的意志驱使着他不断成长。 若陈丽稍有滞怠,就会被远远抛在身后。 "啊哈,我们走吧! 说实话,我上次来只是悄悄将【妖刀】偷走完全没时间来将军府内部看看,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我也都不知道。 不过,我们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要揭开将军府的秘密你有什么想法? 韩东将他的推论简单说明: "这将军家或许从一开始,就在追求与学习邪法妖道,能让他们强壮肉体、容颜永驻。 这些上吊的店员,被赋予刀法与怪谈之力时,也都被抽走了一部分生机,为这位女主人所有。 也或许,生机被抽入到槐树中,通过树根连接着这栋主府建筑,将生机输送给曾经死去的将军还有四位儿子,让他们复活。 而将军府‘真正的秘密’就在于这家人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习得这一邪法妖术的。 可能在主府的深处,藏着邪法妖术的源头。 或许是一本书、 或许是一处历史悠远的地下密室、 或许是一些在语言上难以形容的物体" 啊哈先生露出一副很僵硬略显呆瓜的笑容: "我也是这样想的赶紧出发吧! 外面的女主人可不简单,如果我们不能快点找出问题根源,你的朋友们可能会有危险哦" "嗯我估计曾经死去的将军与四位儿子,应该就待在藏有邪法的房间里找到他们就能找到问题根源" 就在他们刚准备走出当前房间,对将军府进行探索时。 哗~ 房间的滑门开启。 韩东想起自己刚来到这里时,意外窥见到了一位光着屁股的爬行体匆匆离开。 这位爬行体应当是府内的巡查人员。 大量身披武士铠甲的邪物,不断涌入房间。 啪啪啪 与此同时,身后通向外部走廊的纸门,也不断传来手掌拍击的声音。 大量血手印在纸门上出现。 前后包夹。 但韩东却没有丝毫惧意。 "托古动手! 哐啷啷 面对这种遭到大量敌人包夹的情况,托古掌心立即牵出三米多长的熔岩铁链,以一种扫荡的方式进行范围攻击。 韩东则通过「小魔眼」寻找空隙,不打算被困在一个地方太久。 将军府内的战斗一触即发。 府院内。 一场诡异的战斗也正紧张进行着。 短时间内已逼得米娅将【妖刀】祭出,通过多重诅咒缠绕,将妖刀与米娅的双手死死绑在一起,以免出现战斗中兵器脱手而被抢走的情况。 即便额头长有大量的复眼来辅助观察、 即便后背上的四条蜘蛛腿来辅助移动、 即便米娅暗自习得一手比较厉害的刀法,能配合诅咒完全驾驭妖刀 但是米娅却丝毫占不到上风。 呯! 刀刃相撞。 明明面前的女鬼还在与她拼刀,侧面又慢慢凝聚出一模一样的女主人,以凌厉的刀法迅速斩来。 更重要的是,女鬼本身具备着‘缥缈不定’的属性,很难正确捕捉到对方的位置一旦过度出招或是贪刀,米娅就会落入险境。 随着亚伯与铁匠温莉从旁协助。 同时也有着越来越多的女鬼,由潭池内的寒气凝聚成形。 亚伯曾试着靠近潭池而直接破坏槐树时 无以计数的女人面庞在水潭里形成,生出大量手臂来抓扯亚伯。 而且,越是靠近槐树,越强的自杀欲望影响着亚伯的思维。 晃眼间,亚伯似乎透过树皮,在这棵歪脖子树里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只能暂时退开。"啊哈先生,跟我来! 瘟疫将韩东头顶天花板腐蚀出一道开口。 通过观察发现,这建筑的隔层里有着较大的空间,在内部穿行能避免许多麻烦而且能直达将军府的各个区域。 让G臂显出本来的模样,一爪扣住,韩东先行爬上。 随后,韩东也伸手将啊哈先生给拖拽上来。 陈丽伸手矫健自然不用帮忙,一道红影闪过,也立马跟着上来。 依旧是由托古来殿后,处理问题。 韩东的要求将当前房间完全破坏掉 遵循着主人的要求,托古的背脊在这时显露出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动用了一部分的本源能量。 将双臂的铁链延伸出去,旋转画圈。 铁链画圈的区域近乎占据整个房间。 木板熔毁。 当即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熔岩潭。 不少身穿铠甲的卫士落入其中后,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连同铠甲一同被熔化挤在这间房里的侍卫全部熔化殆尽。 天花板上的隔层约有一米高。 以爬行方式在内部前进倒还算是宽敞。 只是,最后由开口爬上来的托古,整条背脊突出在外,全身逸散着蒸汽,整体略显虚弱一次性动用大量的「熔岩」力量让托古有些不适。 "托古还行吧? "嗯"托古点头。 只要是韩东让他办事,哪怕只剩下最后一丝力气,托古都会去完成。 这是啊哈先生却颇感兴趣地盯着托古,低声评价着: "经受过完美的铁链与熔岩之苦是一位很虔诚的修行者呢!我这里好像有个东西能帮助你" 啊哈先生在他的衣兜内摸来摸去。 一会儿摸出一个皮娃娃玩具、 一会儿又摸出一根贴满符纸的桃木剑、 一会儿又是抓出一条翻白眼的死鱼。 就好像随身携带着一个商店的感觉。 "找到了「地狱岩」,对你应该很有用吧" 一块表面环绕着一圈黑烟的火红岩石掏出时,托古立即识别出岩石的出处,抓住后一把吞入口中 一时间,一种本源熔岩能量流遍全身,让托古完全恢复。 "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没有你们的帮忙,我可很难占据这片土地" 韩东将这一幕默默记在心里,目前还不是闲聊的时候,没有去问啊哈先生的‘能力’。 借着小魔眼的观察,在爬行过程中,观察着一、二楼各个房间的情况。 "韩东先生要不让我去单独侦查?我能隐于暗中不被发现"陈丽突然提议着。 韩东不太赞成。 "这里可不是普通民宿而是一处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将军府。 如果你能做到像珍学姐那样,完全将肉身与阴影融入一体,我可能会让你去的探查但现在的你只能借着阴影来隐藏身体,很容易暴露" 对于韩东的说法,陈丽无法反驳。 叮! 有一种电灯泡在啊哈先生脑袋上亮起的感觉。 "啊哈!我有办法我这里正好有一颗能临时提升隐蔽手段的药丸,应该还没有过保质期" 啊哈先生再次从衣兜内掏出一颗纯黑色的药丸。 陈丽服用后,整个人竟然有一种能与黑影结合的感觉,隔间里的阴影都在向陈丽靠近。 "只是临时,半小时后药效就会衰退,大约一小时后解除!小姑娘抓紧时间吧" "韩东先生,那我去找了! "行吧" 随着陈丽的离开。 韩东一脸好奇地盯着这位亡灵模样的啊哈先生,实在有些憋不住而问着: "店主你能随身携带「商店」吗? "对呀,不然有时候想起什么东西没带上,又得回去拿,多麻烦呀我这人没什么本事,就是能将「商店」与我捆绑在一起" "嗯" 接下来。 在隔层间爬行了一整圈,韩东将第一、第二层所有房间检查完毕,均没有发现任何刻意的地方。 需要说明一下,将军府共计三层。 也就是说,仅剩第三层没有搜索了。 半小时过去,药效减弱的第一时间,陈丽回归。 在陈丽的身上沾染着许些恶臭液体,肩膀与腰腹处留着两道黑色牙印,整个人的状态不是很好。 "韩东先生,第三层被完全封闭但我意外在发现了一间钥匙房。 只是在窃取钥匙期间,一不小心被一种【飞头】咬伤" "毒素?你的阴邪之气都没法驱散吗?赶紧回去休息养伤接下来就交给我与托古吧" 突然,啊哈先生又接话了。 "让这位小姐这种关头休息可不好中毒而已,多简单的事情" 啊哈先生从体内掏出一根塑料吸管,对准陈丽体表的伤口轻轻一吸,内部的黑色毒液立即被全部吸出。 甚至于一点痛感都没有,陈丽立即回复正常。 "谢谢" 就连陈丽也对这位亡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2:56:1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