叼嘿视频下载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叼嘿视频下载

叼嘿视频下载

作者:田秋空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1:50:07

最新章节:挖开青山!
小说简介:俩人沿着这一丛植物挖了一个大坑,将它整株包着一大堆泥挖了出来,满宝看着就觉得存活率非常的高。 一露根,满宝就蹲下去看,觉得特别的眼熟,她小心的截了一根下来,闻了闻后道:"好像是山橿" 满宝用手擦了擦泥土,将皮剥了一层后就往嘴里一塞,她尝了尝后往外呸呸两声,道:"就是山橿根" 她看了看眼前这株茂盛的植物,又看了看手里的根儿,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山橿啊" 白善问,"它有什么用? 满宝道:"可止血、消肿、止痛,能拿来治胃气痛、疥癣、风疹和刀伤出血,我治胃痛时常与南五味子根皮、灯心草和车前草一起用" 只是她认识山橿根,却是没见过山橿的。 满宝仔细的看了看山橿后起身左右前后的看。 科科道:"除了白善,附近没别人看着你了" 满宝道:"他也不是别人" 反正牛啊羊啊马啊鹿啊他都看见她收过了,现在多看见她收一株植物也没啥。 满宝将山橿收录了,百科馆内没有山橿图片信息,也没有具体的样子描述,所以科科一开始没有检测出它叫什么。 但满宝一说它是山橿,它就调出了相应的数据信息,只是也不多,就两句话而已。 满宝看了一眼,知道的还没她多呢。 不过,相信百科馆的科技馆会研究出详细的信息来的,到时候她就可以查看了。 满宝道:"最好研究一下这东西怎么种植最好" 既然在这儿有人专门种植,那说明药铺里收的山橿根并不全是野生的,和女贞子一样可以种植。 到时候可以拿一些种子回去让三哥他们试着种一下,他们家山多。 白善亲眼见着那株山橿消失,忍不住认真的抬头看了一下虚无的半空,顿了好一会儿才问满宝:"周小叔走了吗? 满宝点头。 科科默不作声。 白善就忍不住好奇,"我一直想问,周小叔拿这些花花草草去干什么? 牛羊鹿这些他知道,可以养,也可以吃,还能拿来孝敬上官,但这些庞杂的花草树木和虫鱼鸟兽呢? 满宝道:"换钱" 积分就相当于钱。 满宝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总积分,缩水了很多,想想就心痛。 她严肃的道:"钱有时候可以换命" 她得多赚点儿,不然出门在外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有时候这个世界人力不能做到的事就得在百科馆或商城里寻找办法,到时候必要花积分的。 白善就想到了在夏州时她每次拿出来都一脸肉痛的药丸,他猜到了些,看来小岳父给的那些药丸并不是自己做的,而是用"钱"买的,而那些钱便是从满宝给的这些花草树木,虫鱼鸟兽赚来的了。 只可惜两界的钱似乎不一样,不然他们可以将黄金和白银给小岳父。 白善心中惋惜了一下,再一看满宝圆圆的脸皱着,还是一脸心疼,便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后道:"没事儿,我们现在出门了,这一路上必定能发现很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到时候全都给你收起来送给岳周小叔" 满宝拍掉他的手,严肃的道:"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你不能再掐我的脸了" 说完盯着他的脸颊看,很是惋惜。 这两年白善长开了,已经没有圆圆的婴儿肥了,她想掐也掐不了。 倒是自己的,满宝忍不住摸了摸,一直都在,也不知道脸什么时候能长长一些。 俩人将地上的大坑给填上,然后就拎着锄头回去了。 庄先生看到他们一人拎着一把锄头回来,就看了一眼他们的鞋子,见上面沾了不少泥土便摇了摇头,指了外面道:"清理干净再进屋" 俩人低头看自己的脚,默默的转身站到草地上去清理。 殷或坐在大堂里休息,手上正拿着一本书看,没办法,路途无聊,也就偶尔看书了。 白二郎也在看书,不过,封面似乎有些不对,刘焕和他靠得极近,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的书看。 一旁做完作业的周立如呼出一口气,将墨条收起来,正要去洗笔,一抬头看见,就忍不住盯着他们手中的书看。 半响,她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将封面一揭 白二郎吓了一跳,立即将快要脱落的封面扯回来,一脸紧张的去看庄先生,见庄先生还看着外面的白善和周满,便大松一口气。 他冲周立如挤眉弄眼。 周立如已经看出玄机,耸着肩膀笑了两声,将笔和砚台拿出去洗了,回来将自己的房都收进箱子里,趁着庄先生不注意压低声音道:"我也要看! 白二郎也看了一眼庄先生,小声道:"问你小姑要,这本书也是她的,她有好多" 周立如道:"我要看你看过的,你觉着哪本最好看? 没错,书铺现在依旧在给白善和满宝送钱。 不过,白善和满宝现在已经不独占了,而是拿出来和白二郎一起分,甚至白二自己占了四成,他们只拿三成。 虽然一开始说过,书三人一起想,白二郎落笔,且署名,而收入归白善和满宝。 但书都写完这么久了却还能源源不断的收到出版的钱,再独占白善和满宝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所以就分了一些给白二郎。 也是因为这个,崇馆里的人才这么喜欢和白二郎借钱。 因为都知道他自己不仅有一个庄子的收入,还固定从书铺里拿钱,而且这两年收到的竟一点儿也不比之前的少。 白二郎自己都尝到了甜头,出门前还和白善说呢,"我想写一本仗剑走西域的侠客书,回来后你和满宝替我去和书铺的老板谈一谈,也照着后面两册书一样分成,你说好不好?俩人沿着这一丛植物挖了一个大坑,将它整株包着一大堆泥挖了出来,满宝看着就觉得存活率非常的高。 一露根,满宝就蹲下去看,觉得特别的眼熟,她小心的截了一根下来,闻了闻后道:"好像是山橿" 满宝用手擦了擦泥土,将皮剥了一层后就往嘴里一塞,她尝了尝后往外呸呸两声,道:"就是山橿根" 她看了看眼前这株茂盛的植物,又看了看手里的根儿,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山橿啊" 白善问,"它有什么用? 满宝道:"可止血、消肿、止痛,能拿来治胃气痛、疥癣、风疹和刀伤出血,我治胃痛时常与南五味子根皮、灯心草和车前草一起用" 只是她认识山橿根,却是没见过山橿的。 满宝仔细的看了看山橿后起身左右前后的看。 科科道:"除了白善,附近没别人看着你了" 满宝道:"他也不是别人" 反正牛啊羊啊马啊鹿啊他都看见她收过了,现在多看见她收一株植物也没啥。 满宝将山橿收录了,百科馆内没有山橿图片信息,也没有具体的样子描述,所以科科一开始没有检测出它叫什么。 但满宝一说它是山橿,它就调出了相应的数据信息,只是也不多,就两句话而已。 满宝看了一眼,知道的还没她多呢。 不过,相信百科馆的科技馆会研究出详细的信息来的,到时候她就可以查看了。 满宝道:"最好研究一下这东西怎么种植最好" 既然在这儿有人专门种植,那说明药铺里收的山橿根并不全是野生的,和女贞子一样可以种植。 到时候可以拿一些种子回去让三哥他们试着种一下,他们家山多。 白善亲眼见着那株山橿消失,忍不住认真的抬头看了一下虚无的半空,顿了好一会儿才问满宝:"周小叔走了吗? 满宝点头。 科科默不作声。 白善就忍不住好奇,"我一直想问,周小叔拿这些花花草草去干什么? 牛羊鹿这些他知道,可以养,也可以吃,还能拿来孝敬上官,但这些庞杂的花草树木和虫鱼鸟兽呢? 满宝道:"换钱" 积分就相当于钱。 满宝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总积分,缩水了很多,想想就心痛。 她严肃的道:"钱有时候可以换命" 她得多赚点儿,不然出门在外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有时候这个世界人力不能做到的事就得在百科馆或商城里寻找办法,到时候必要花积分的。 白善就想到了在夏州时她每次拿出来都一脸肉痛的药丸,他猜到了些,看来小岳父给的那些药丸并不是自己做的,而是用"钱"买的,而那些钱便是从满宝给的这些花草树木,虫鱼鸟兽赚来的了。 只可惜两界的钱似乎不一样,不然他们可以将黄金和白银给小岳父。 白善心中惋惜了一下,再一看满宝圆圆的脸皱着,还是一脸心疼,便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后道:"没事儿,我们现在出门了,这一路上必定能发现很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到时候全都给你收起来送给岳周小叔" 满宝拍掉他的手,严肃的道:"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你不能再掐我的脸了" 说完盯着他的脸颊看,很是惋惜。 这两年白善长开了,已经没有圆圆的婴儿肥了,她想掐也掐不了。 倒是自己的,满宝忍不住摸了摸,一直都在,也不知道脸什么时候能长长一些。 俩人将地上的大坑给填上,然后就拎着锄头回去了。 庄先生看到他们一人拎着一把锄头回来,就看了一眼他们的鞋子,见上面沾了不少泥土便摇了摇头,指了外面道:"清理干净再进屋" 俩人低头看自己的脚,默默的转身站到草地上去清理。 殷或坐在大堂里休息,手上正拿着一本书看,没办法,路途无聊,也就偶尔看书了。 白二郎也在看书,不过,封面似乎有些不对,刘焕和他靠得极近,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的书看。 一旁做完作业的周立如呼出一口气,将墨条收起来,正要去洗笔,一抬头看见,就忍不住盯着他们手中的书看。 半响,她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将封面一揭 白二郎吓了一跳,立即将快要脱落的封面扯回来,一脸紧张的去看庄先生,见庄先生还看着外面的白善和周满,便大松一口气。 他冲周立如挤眉弄眼。 周立如已经看出玄机,耸着肩膀笑了两声,将笔和砚台拿出去洗了,回来将自己的房都收进箱子里,趁着庄先生不注意压低声音道:"我也要看! 白二郎也看了一眼庄先生,小声道:"问你小姑要,这本书也是她的,她有好多" 周立如道:"我要看你看过的,你觉着哪本最好看? 没错,书铺现在依旧在给白善和满宝送钱。 不过,白善和满宝现在已经不独占了,而是拿出来和白二郎一起分,甚至白二自己占了四成,他们只拿三成。 虽然一开始说过,书三人一起想,白二郎落笔,且署名,而收入归白善和满宝。 但书都写完这么久了却还能源源不断的收到出版的钱,再独占白善和满宝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所以就分了一些给白二郎。 也是因为这个,崇馆里的人才这么喜欢和白二郎借钱。 因为都知道他自己不仅有一个庄子的收入,还固定从书铺里拿钱,而且这两年收到的竟一点儿也不比之前的少。 白二郎自己都尝到了甜头,出门前还和白善说呢,"我想写一本仗剑走西域的侠客书,回来后你和满宝替我去和书铺的老板谈一谈,也照着后面两册书一样分成,你说好不好?善接过她手里的锄头便开始锄,为了不伤根,他挖的地方有点儿大。 妇人没来,最后跑来的是驿丞,他拎着锄头,手里还拿着那一串钱,跑过来时额头冒汗,"大人,这就是一颗野树,怎好要你的钱? 满宝笑着推回去道:"这本就是你们拿来赚钱的,卖给我和卖给药铺是一样的,怎能不要钱? 驿丞看得出她不是客气,顿了一下后道:"那也要不了这许多,我家那婆娘不懂事,这东西就是种出来,一斤的根茎也才七八十文,那也得种三四年才能挖,一株能有几斤?您这钱给的太多了" 满宝却道:"可这东西在你们手上却是蛋生蛋,我听说这是种的种子,一年种子熟,明年你们就能种一片了,过两年就能收不少的根茎" 就跟他们家种山药和女贞子一样,一开始不也才几株吗,后来一年又一年,现在全村不少人家都在山上种了女贞子,赚了不少钱。 驿丞哭笑不得,"大人也太会说笑了,这药又不是说一说就能长出来了,那还得打理伺候呢,我那婆娘从娘家拿回来一把种子,结果撒下去种了好几个月,最后就只活下来这一株,她能把这一株种好就算不错的了" 白善道:"给你就拿着吧,不知道你岳家是否还有种子,若是有,我们还想买一些" 驿丞立即道:"有的,有的,我一会儿就让我家小子去拿,不敢说买,回头我给您包一包" 总算不再推辞钱的事儿。 双方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白善接过了他手里的大锄头,谢过了他帮忙的好意,让他去前面和大吉拿食材,他们自己就可以挖。 一会儿这东西挖出来还得上供给岳父,他在这里不方便。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1:50:0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