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小岛黄vip破解版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狼人小岛黄vip破解版

狼人小岛黄vip破解版

作者:李小容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09:52:52

最新章节:我当斩尔等
小说简介:开始还是送给刘焕的呢,只是刘焕不要才给了她。 刘小娘子见满宝不愿意松口,颇为惋惜,也不好强人所难。 西饼松了一口气,拿了钱袋子上前,恭敬的跪在满宝跟前道:"大人,这是奴婢赢得的钱" 满宝笑道:"既是你赢的,你就自己收着吧" 西饼高兴的应了一声,磕了一个头后才将钱袋子收好,回身站到了满宝身后。 刘小娘子还在惋惜,然后就看到接下来几场比赛里都有两个西域女子进赛场比赛,她们就算拿不到第一名,也总会有一个人能拿到第二名或第三名,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连着四次都有异域女子获得名次,围观的人不由议论起来。 "这是谁家的下人,或是哪个商队带来的商女或舞姬吗,我看她们穿的衣裳还都是一样的" "那样式不像是西域的衣裳呀,是不是谁家的下人? "谁家能一口气拿出八个这样的舞女来? "不是八个,是十个,你看现在排队去挑马的人里是不是还有? "还真是,嘿,谁家这么不懂事,这是来砸场子还是炫耀来了? 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了另一边赛场看台上的人,大家纷纷过来看热闹。 赵六郎也呼啦啦的带着一群人跑过来,一看就知道是谁家的人闹的动静,于是径直去找白善他们,"热闹呀,上面正在下注呢,都在赌这一场夺冠的是西域女子还是谁,你们要不要下注? 白善几人一起摇头。 赵六郎就道:"有好几种赌注,其中一种是,她们还能不能拿到名次,拿到的赔率是赔一,拿不到的赔率是赔三" 几人还是摇头。 赵六郎道:"这个简单得很,你们只要让她们放一下水" 满宝:"就和你们打马球打假球一样吗? 赵六郎:"我们从不打假球! 满宝就瞥了他一眼道:"我的丫头也不会跑假马,这是诚信问题! 赵六郎:"能赚钱" 满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别说你让我跑假马,就是光赌一字就不行,而且,你看我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赵六郎被最后一句话噎住,半晌找不到话来说。 赵六郎只能问,"她们两个马术如何? 满宝想了想后道:"好像还不错吧" 她们也是从小要骑马的,毕竟胡人没有不会马的,偶尔贵客会让她们表演,也会带她们去狩猎,所以也就回了。 真论起马术来,她们比满宝几个还要厉害些。 赵六郎想了想,就又掏出二十两给小厮,让他去下注她们赢。 她很有些惋惜,"此举我可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她们要是赢了,我赚的少,她们要是输了,我却全亏了" 白善瞥了他一眼后道:"你可以不赌的" 白二郎道:"你还欠着我们的钱呢,说好了我们从西域回来就还我们的" 赵六郎很大气的挥手,"放心吧,等我把手上最后那盒香料卖了就给你" 白善就不由问他,"听着你香料卖了不少钱呀,有这么贵重吗? "那要看卖给谁了,"赵六郎有些自得,他瞥眼看向他们,"我知道,你们这次回来带回不少好东西,京城中一下进了这么多东西,你们想要全出手是不可能的" 满宝道:"我们没想全在京城出手,再过一两月天气暖和了我家里就要回绵州,到时候会带一部分去益州" 赵六郎:"益州也吃不下吧? "就是吃下价钱也不会很高的,"赵六郎生怕周满接一句"吃得下",立即道:"你们这么多东西总不能收在手里三两年再出手吧? 白善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想帮忙? 赵六郎便笑道:"同窗一场嘛,你们开口我还是可以帮忙的" 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因此这一番话声音压得很低,这会儿干脆把胳膊搭在白善的肩膀上,和他们窃窃私语,"你们要是放心,就给我一些,我给你们卖出去,回头请我喝杯水酒就行" 白善却摇头,"不必如此,我给你定个价钱,你拿去卖,多出来的钱算是你自己的,回头你把我们定的价钱给我们就行" 赵六郎挑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我记下你的情了" 白善抖了抖,直接把他的手拨下来,"别,听着怪可怕的"开始还是送给刘焕的呢,只是刘焕不要才给了她。 刘小娘子见满宝不愿意松口,颇为惋惜,也不好强人所难。 西饼松了一口气,拿了钱袋子上前,恭敬的跪在满宝跟前道:"大人,这是奴婢赢得的钱" 满宝笑道:"既是你赢的,你就自己收着吧" 西饼高兴的应了一声,磕了一个头后才将钱袋子收好,回身站到了满宝身后。 刘小娘子还在惋惜,然后就看到接下来几场比赛里都有两个西域女子进赛场比赛,她们就算拿不到第一名,也总会有一个人能拿到第二名或第三名,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连着四次都有异域女子获得名次,围观的人不由议论起来。 "这是谁家的下人,或是哪个商队带来的商女或舞姬吗,我看她们穿的衣裳还都是一样的" "那样式不像是西域的衣裳呀,是不是谁家的下人? "谁家能一口气拿出八个这样的舞女来? "不是八个,是十个,你看现在排队去挑马的人里是不是还有? "还真是,嘿,谁家这么不懂事,这是来砸场子还是炫耀来了? 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了另一边赛场看台上的人,大家纷纷过来看热闹。 赵六郎也呼啦啦的带着一群人跑过来,一看就知道是谁家的人闹的动静,于是径直去找白善他们,"热闹呀,上面正在下注呢,都在赌这一场夺冠的是西域女子还是谁,你们要不要下注? 白善几人一起摇头。 赵六郎就道:"有好几种赌注,其中一种是,她们还能不能拿到名次,拿到的赔率是赔一,拿不到的赔率是赔三" 几人还是摇头。 赵六郎道:"这个简单得很,你们只要让她们放一下水" 满宝:"就和你们打马球打假球一样吗? 赵六郎:"我们从不打假球! 满宝就瞥了他一眼道:"我的丫头也不会跑假马,这是诚信问题! 赵六郎:"能赚钱" 满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别说你让我跑假马,就是光赌一字就不行,而且,你看我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赵六郎被最后一句话噎住,半晌找不到话来说。 赵六郎只能问,"她们两个马术如何? 满宝想了想后道:"好像还不错吧" 她们也是从小要骑马的,毕竟胡人没有不会马的,偶尔贵客会让她们表演,也会带她们去狩猎,所以也就回了。 真论起马术来,她们比满宝几个还要厉害些。 赵六郎想了想,就又掏出二十两给小厮,让他去下注她们赢。 她很有些惋惜,"此举我可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她们要是赢了,我赚的少,她们要是输了,我却全亏了" 白善瞥了他一眼后道:"你可以不赌的" 白二郎道:"你还欠着我们的钱呢,说好了我们从西域回来就还我们的" 赵六郎很大气的挥手,"放心吧,等我把手上最后那盒香料卖了就给你" 白善就不由问他,"听着你香料卖了不少钱呀,有这么贵重吗? "那要看卖给谁了,"赵六郎有些自得,他瞥眼看向他们,"我知道,你们这次回来带回不少好东西,京城中一下进了这么多东西,你们想要全出手是不可能的" 满宝道:"我们没想全在京城出手,再过一两月天气暖和了我家里就要回绵州,到时候会带一部分去益州" 赵六郎:"益州也吃不下吧? "就是吃下价钱也不会很高的,"赵六郎生怕周满接一句"吃得下",立即道:"你们这么多东西总不能收在手里三两年再出手吧? 白善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想帮忙? 赵六郎便笑道:"同窗一场嘛,你们开口我还是可以帮忙的" 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因此这一番话声音压得很低,这会儿干脆把胳膊搭在白善的肩膀上,和他们窃窃私语,"你们要是放心,就给我一些,我给你们卖出去,回头请我喝杯水酒就行" 白善却摇头,"不必如此,我给你定个价钱,你拿去卖,多出来的钱算是你自己的,回头你把我们定的价钱给我们就行" 赵六郎挑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我记下你的情了" 白善抖了抖,直接把他的手拨下来,"别,听着怪可怕的"赵六郎给自己找了一项收入,神清气爽,对今天下注出去的钱也不是很在意了,结果这一次出战的是西草和西葱,西葱一马当先夺冠,成功替他保住二十两并赌赢了。 赵六郎高兴起来,立即和他们道:"今天我高兴,请你们吃羊! 马场里就有烤羊,一整只的那种。 于是他们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便有马场的伙计抬了一只刚烤好的羊过来,跟着过来的厨子体贴周到的替他们片羊肉片。 郑氏好奇不已,结果还没来得及吃,马场中不少夫人太太和小姐就找了过来。 本来她们还不知道周满在这儿呢,但刚才连着五场比赛,只要和马场的人略一打听就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自然要过来打个招呼的,于是这家的夫人过来,那家的太太也带着闺女过来,满宝有些人认识,有些人不认识,倒是郑氏这两年跟着老夫人在京城应酬认识的人还多些。 于是双方见礼寒暄起来。 过来打招呼的,能和周满扯上关系的自然是因为她们的夫君或者父兄与她同朝为官,但也有是因为和白氏有些关系找过来的。 过来的女子太多,白善几个瞬间被挤到了角落里,然后又从角落里挤到了外面,再从外面挤到了更旁边的位置。 几人缩在那里看被人挡得严实的门,这一个位置后面是用屏风挡着,左右两边却是竹席,所以人太多,左右两边位置的人家一看,干脆让人将帘子卷起来,然后把位置让给这一群女眷,也跟着白善他们挤到了角落的又角落里。 几个大男人小男人对视一眼,都有些失笑。 白善先给人行礼道歉,毕竟因为他们家人的缘故占了人家好好的位置。 两家却并不是很在意,笑道:"白县子客气,周大人妙手回春,在京城受欢迎是理所当然的事,这并不是坏事,我等能将位置让给诸位夫人小姐也是我们的荣幸" 白善看了一眼被围在中间的母亲、满宝和周立如,觉得这一时半会儿她们也出不来,干脆邀请这两边的客人道:"要不我们另外找个地方坐一坐,我请诸位喝酒如何? 赵六郎笑道:"就去我们那个位置上吧,那里也宽敞" 大家都没意见,于是过去。 赵六郎的身份就注定了他定的位置不会很差,不巧,就在苏坚的位置的隔壁的隔壁,一进去,留在里面的鲁越就笑着冲过来,看到白善和白二郎笑容一顿,但还是立即扬起笑脸,先和赵六郎抱怨,"你们可总算是回来了,说了让我在这儿看情况,你们去隔壁看美人,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然后和白善白二郎寒暄,"我们也有小一年没见了,你们从西域立功回来怎么也不请大家喝酒? 其实请了的,只是就请了几个比较亲近些的,比如封宗平易子阳和赵六郎几个,剩下的别说没多少感情,有也是不睦,自然不请的。 不过白善没说,只是连连行礼告罪,笑道:"我们回来的不巧,正赶上年节下,不仅我们忙,大家也忙,所以就没请,等回头明经考试结束,我们一定好好的请大家" "不错,"白二郎拉了刘焕做借口,"他还要考试呢,现在可没时间和我们一起喝酒" 鲁越腹诽,喝酒没时间,倒是有时间来马场玩儿? 赵六郎今天高兴,因此大手一挥,点了许多酒菜,看下面还在打,就问鲁越,"还没打完? 鲁越:"快了,他们球是平的,第二场又是余江赢了,这么多人下注了呢,所以延长了一刻钟,我看余江要赢有点儿悬,诺,球在韦奉原他们手里呢" 赵六郎就不是很高兴了,马润却很高兴,不过他也只是咧嘴笑了一下,没有很表现出来。 就在此时,场上风云突变,韦奉原手上掌握的球被余江的人抢走,一个高杆,球从他们的头顶咻的一下被击飞,余江快马过去,一杆接住,溜着球往前跑了几步,躲过追过来的几匹马,然后手一挥,直接击出,马球咻的一下飞进去了 看台上不少人都欢呼起来,赵六郎愣了一下后拍着桌子叫道:"好球! 同时他们不远处传来一声暴喝,"奶奶的,韦奉原怎么打的,在马上睡觉吗,到了手上的球都能被人抢走,哎哟" "怎么样,怎么样,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看马球,你安静些看病吧" 赵六郎觉得这声音熟,于是拉起竹帘子看向那边,对隔壁的人道:"哟,是崔家的公子呀,把那边的帘子拉一拉呗" 隔壁位置的崔公子等人看了赵六郎一眼,为首的人道:"不用看了,隔壁是苏小公爷" 话是这样说,但崔公子还是让下人将帘子卷了起来,于是三个位置的人就坦诚相见了。 白善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位置上冷汗直冒的苏坚,和坐在一旁的丁大夫! 白善眨眨眼,丁大夫也眨眨眼。 白善忧虑起来,苏坚不会真的旧疾复发了吧? 丁大夫收回了手道:"小公爷是吃坏了肚子,这时候要忌荤腥和酒水,我再给小公爷开一副方子" 苏坚"哈"了一声,问他,"我是吃坏肚子,不是旧疾复发? 三个位置上的十多个人全都齐刷刷的看着丁大夫。 丁大夫觉得压力有些大,但还是点头道:"不错,是吃坏了肚子,小公爷,如今正是换季的时候,春天肠胃上的病多,您身体不是很好,所以饮食上要注意些" 丁大夫看了一下桌子上的酒水,再闻着苏坚身上的一些脂粉味儿,忍不住委婉的道:"要多休息,这样身体才好养" 苏坚就扭头看向隔壁的隔壁,冲着白善"嘿"了一声,问道:"才传过来的小纸条,最后两字是你写的? 纸条上两种笔迹,而且苏坚曾在太子那里看到过周满他们的折子,虽没有对比,但俩人字风骨不同,因此很好认。 白善浅笑着点头,"不错,小公爷身体不好,还是谨遵医嘱的好"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09:52:5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