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老人的保姆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照顾老人的保姆

照顾老人的保姆

作者:石义宵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5:25:42

最新章节:问题出在你们
小说简介:杨侯夫人病了,似乎还病得不轻,满宝先转到太医署,找了刘三娘做医助,这才转去杨府。 受命出外诊的太医都要带一个医助在身边,这也是太医院的规矩。 刘三娘他们现在虽在太医院做了医助,但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太医署内,只有轮值的时候才会进太医院。 太医署这边他们一方面要学习,一方面也要帮助太医们教学,太医署已经决定,等到今年冬天就要开始选出第一批毕业的学生,明年春天就开始送往已经建好的地方医署,开始准备这方面的学习。 现在太医院里的女医助只有刘三娘一个,她应该不会被调出去,但郑辜等人应该会作为第一批先放出历练,然后再回归太医院。 到了杨府,于管家亲自出来迎接,他满脸是笑,"没想到是满小姐来看夫人,快里面请" 满宝歉意的道:"今日事忙,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过来,侯夫人没事儿吧? 于管家脸上的笑容就换上了忧色,道:"咳得厉害,听内院的嬷嬷说,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请来的大夫说是风寒,开了药却不见效,没办法了才请的太医。您请" 满宝点点头,她听着症状也像是风寒,这个病说重也轻,但说轻也重。 好治,两副药下去就好了;不好治,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于管家只把人送到二门处,里面自有嬷嬷领着进去。 满宝往里走了一段,便扭头问嬷嬷,"杨大人何时启程去夏州? 嬷嬷愣了一下后道:"这个奴婢不知道" 满宝便点了点头,转而问道:"杨大人现不在家吗? 嬷嬷应了一声道:"是,还在庄子上呢" 进了正院,杨侯夫人正躺在床上,额头放着降温的布巾,看见是周满来,丫鬟们便将帐子捆起来,把人露了出来。 满宝坐在床边,刘三娘立即将脉枕取出给她,满宝接过,放在床边后将杨侯夫人的手放在脉枕上,一边看她的脸色一边问道:"夫人是何时觉得身子不适的? 杨侯夫人也没想到请来的太医是周满,虽然她是女太医,似乎更方便些,但因为她和继子的关系,杨侯夫人总有些不自在。 不过事关自己的身体,她也不敢糊弄,主要是这两天真的是太痛苦了,"有四五日了,就是夜里起了一次,不知是不是被寒风吹到了,第二天便觉得有些头晕,请了多少大夫都没用" 一旁的嬷嬷立即接口道:"周太医,我们夫人一直在用药,前两日看着已经好多了,结果昨日突然发起烧来,人还晕了一下,看着似乎比前几日还严重了些" 满宝听完脉,又看了看她的舌苔和脸色,扭头看向嬷嬷:"之前吃的药方还在吗?拿来我看看" 嬷嬷立即将药方递给满宝。 杨侯夫人盯着周满看,问道:"是不是方子开错了? 满宝道:"没开错" 方子虽然不是非常好,却是对症的,就算不能治好,也不至于就把人往重里治。 她看向杨侯夫人,问道:"您后面没再受寒或受热吗? 杨侯夫人顿了一下后道:"没有吧" 满宝便看向一旁伺候的大丫头。 大丫头支撑不住,低下头小声道:"前日夫人吃过饭有些热了,所以去了夹衣,当时屋里的窗开着,或许是当时吹了风的缘故? 很不巧,前日正好倒春寒,昨日满宝都没忍住披着斗篷出行呢,今天也冷得很,一点儿不比正月那会儿好多少。 满宝半响无语,仔细的看了看杨侯夫人的脸色后道:"我给开一副方子,再扎一套针看看吧" 她道:"您现在是恶寒,要小心,再不能够受寒和受热" 满宝让人准备热水,又准备了火盆,这才让大部分人退下去,让杨侯夫人解开衣服扎针。 等一套针行完已经是四刻钟之后的事了,满宝收了针,看着出了薄汗的杨侯夫人微微点头,和下人道:"给她吃药,用被子捂一捂,出一身汗就差不多了,别让她沐浴,用温毛巾略一擦干就好了" 下人们认真的听着,然后毕恭毕敬的把人送到二门处。 于管家已经等着了,立即将已经准备好的红封塞给周满,刘三娘也得了一个。 于管家笑道:"才侯爷还问起呢,这会儿天色也不早了,满小姐要不要留下来用了饭再走? 满宝婉拒了,她和杨侯爷又不熟。 她问道:"杨学兄何时启程去夏州? 这个于管家却是知道的,他笑道:"已经定了日子,就是后儿,明儿大爷就回来" 满宝点了点头,她知道杨和书一直没启程是为了等户部的赈济银子。 自从他确定下要升任夏州刺史后他就不再急着回夏州,反而留在京城走动起来。 夏州现在缺人,缺钱,缺物,好容易才回一趟京城,既然大事已定,自然要多拿些东西才好回去。 正好,夏州那边也有些人和事需要清理,这些都需要时间。 满宝从白善那里隐约听到些,夏州那边现在流言正起,牛家似乎要在夏州留不下去了。 出了杨府,满宝对于管家点了点头,然后上了马车直接回家。 刘三娘也不回太医署了,直接和满宝一起回家。 满宝在书房里把杨侯夫人的脉案记好,留着明天拿到太医院里入档便可以。 她坐在书桌前沉思,一旁的周立如看了不由问,"小姑,这脉案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就是不太好治,"她道:"估计得要吃上半个月的药才行,最近倒春寒,天气冷得很,你们出入也小心些" 其实满宝想的是皇庄里的十二个病人,第二天她去皇庄时就伸手摸了摸他们的被子,和萧院正道:"得给他们加一床被子吧,不然要是感染了风寒,怕是对结果有影响" 萧院正略一思索便答应了,只是一床新被子也不便宜,于是他从公中拿了钱让人去当铺里选了十二床被子来。 满宝还是第一次见从当铺里买被子的,稀奇得不行。 萧院正见了笑道:"这会儿倒有点儿像不食人间烟火了,这世上什么东西不能从当铺里买? 他道:"户部这两天嫌弃我们报上去的花销高,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能省一些是一些吧"洗好的旧被子送来时,十二个人全都发痘了,寒风依旧呼呼的吹着,明明已经三月,却跟冬月一样寒冷。 连萧院正这个太医都没忍住站在屋檐下看着天边的乌云道:"今年怕是不好过呀" 这都三月了,都快要撒稻种了,结果天还这么冷。 满宝缩着脖子道:"可不是,我爹在家都快要愁出病来了" 卢太医出来看见俩人都拢着手望天,便没好气的道:"五号和七号有些高热,你们去看看吧" 萧院正和满宝便将目光从天上收回来,戴上口罩后进去看五号和七号。 十二个病人差不多前后脚的功夫出痘,这一次出痘情况要比上次好很多,不论是用二号的痘苗,还是三号的痘苗,发出来的痘都没有第一次狠。 尤其是用了三号痘苗的六个人,症状要轻很多,有两个年轻的甚至只脖子前和胳膊上长了几颗痘,不过两天已经有消下去的迹象。 五号和七号接种的都是二号的痘苗,早上还好好的,这会儿突然高热起来,满宝摸了摸脉,和萧院正点了点头后便去准备针灸。 等三人忙活完这十二个病人已经是半下午了,今天是满宝值守,所以萧院正和卢太医去换衣服告辞。 满宝就倚在门口那里和他们挥手告别,等他们的马车走远了才转身回屋拿出那本解毒经继续抄写和钻研。 说了借给她两天,但满宝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还给萧院正,这里头还有好多东西她看了不明白的呢。 这一次因为试验的人数比较多,宫里和朝堂上也比较关注,萧院正基本上每天都要和皇帝汇报一下进展,听说现在有人出痘三天便在好转,而且只长出了几颗痘,连高热都不曾有,皇帝差点儿没忍住亲自去看。 不过皇帝被拦住了,然后魏知等人组队来看了一眼,自然是戴着口罩站在窗口那里往里看。 最后魏知翻了翻他们的脉案,问萧院正:"这样说来,九号、十一号和十二号现在算痊愈了? "是,"萧院正道:"等再过两天,他们身上的痘全部消下去后我等会用新鲜的痘浆试验一次,确认已经种过的痘苗有用,以后再接触天花不会再染上" 魏知点了点头,又去了另一间房看烧得有些厉害的五号和七号,沉默半响后问道:"他们能活过来吗? 萧院正沉默了一下后道:"其实他们现在出痘的症状比先前二号的还要小些,但他们底子没有二号好,现在我等也不敢肯定他们一定能熬过来" 魏知道:"所以这痘苗还是很危险,十二个人里便有两个病重,如果他们全用的是三号的痘苗呢? "目前来看,三号的痘苗毒性要小很多,至少现在种了三号痘苗的人都没有高热,和五号七号同年龄段的四号和六号现在也已经在好转" 满宝锲而不舍的提醒道:"牛痘的毒性应该会比三号痘苗还要小" 魏知便忍不住和老唐大人等商量起来,回到宫中后就和皇帝道:"陛下,种痘法的确可行,但现在的人痘依旧毒性较大,怕是不适合让大晋百姓都接种,特别是年纪稍长一些的,他们痊愈要比孩子困难。所以臣认为应该寻找比人痘更安全的方法" 皇帝问:"用周满说的牛痘吗?但这东西怎么种?朕就没见过哪头牛长过痘的" 魏知也没见过,但没见过不代表没有,而且周满信誓旦旦,这种痘法也是她提出来的,那牛痘法应该也是存在的。 魏知认为应该寻找一下,若是真能找到,这将是功在千秋的大事儿。 天花不常有,但一有必是地狱,若是能杜绝此病 魏知想到了这一点儿,皇帝自然也想到了,他沉吟片刻后道:"等这次十二个试验全部结束后再说吧" 魏知应下。 满宝很快就得到了风声,说是结束后再说,但大家都知道皇帝这是松口了。 于是她立即兴奋的去找太子。 太子殿下一看到她就头疼,前段时间周满提了自己做的强身健体药酒来东宫走关系,请求太子把庄先生调到鸿胪寺去。 走后门走得如此光明正大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太子往后看了眼,要去议事堂这里是必经之路,看来他转不掉了,干脆就迎上去,想要和她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庄先生年纪这么大了,你何必去折腾他?在鸿胪寺里随便选个官员随你去不就是了? 满宝道:"先生的身体好着呢,而且先生自己也想去西域,殿下,您就帮帮忙,把先生调到鸿胪寺去吧" 太子很怀疑的看她,"你们这次去西域就真的只是为了牛痘? 他总觉得不止,不然他们怎么这么介意外人跟着? 满宝想了想,觉得找毒石的事儿也没必要瞒着太子,于洗好的旧被子送来时,十二个人全都发痘了,寒风依旧呼呼的吹着,明明已经三月,却跟冬月一样寒冷。 连萧院正这个太医都没忍住站在屋檐下看着天边的乌云道:"今年怕是不好过呀" 这都三月了,都快要撒稻种了,结果天还这么冷。 满宝缩着脖子道:"可不是,我爹在家都快要愁出病来了" 卢太医出来看见俩人都拢着手望天,便没好气的道:"五号和七号有些高热,你们去看看吧" 萧院正和满宝便将目光从天上收回来,戴上口罩后进去看五号和七号。 十二个病人差不多前后脚的功夫出痘,这一次出痘情况要比上次好很多,不论是用二号的痘苗,还是三号的痘苗,发出来的痘都没有第一次狠。 尤其是用了三号痘苗的六个人,症状要轻很多,有两个年轻的甚至只脖子前和胳膊上长了几颗痘,不过两天已经有消下去的迹象。 五号和七号接种的都是二号的痘苗,早上还好好的,这会儿突然高热起来,满宝摸了摸脉,和萧院正点了点头后便去准备针灸。 等三人忙活完这十二个病人已经是半下午了,今天是满宝值守,所以萧院正和卢太医去换衣服告辞。 满宝就倚在门口那里和他们挥手告别,等他们的马车走远了才转身回屋拿出那本解毒经继续抄写和钻研。 说了借给她两天,但满宝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还给萧院正,这里头还有好多东西她看了不明白的呢。 这一次因为试验的人数比较多,宫里和朝堂上也比较关注,萧院正基本上每天都要和皇帝汇报一下进展,听说现在有人出痘三天便在好转,而且只长出了几颗痘,连高热都不曾有,皇帝差点儿没忍住亲自去看。 不过皇帝被拦住了,然后魏知等人组队来看了一眼,自然是戴着口罩站在窗口那里往里看。 最后魏知翻了翻他们的脉案,问萧院正:"这样说来,九号、十一号和十二号现在算痊愈了? "是,"萧院正道:"等再过两天,他们身上的痘全部消下去后我等会用新鲜的痘浆试验一次,确认已经种过的痘苗有用,以后再接触天花不会再染上" 魏知点了点头,又去了另一间房看烧得有些厉害的五号和七号,沉默半响后问道:"他们能活过来吗? 萧院正沉默了一下后道:"其实他们现在出痘的症状比先前二号的还要小些,但他们底子没有二号好,现在我等也不敢肯定他们一定能熬过来" 魏知道:"所以这痘苗还是很危险,十二个人里便有两个病重,如果他们全用的是三号的痘苗呢? "目前来看,三号的痘苗毒性要小很多,至少现在种了三号痘苗的人都没有高热,和五号七号同年龄段的四号和六号现在也已经在好转" 满宝锲而不舍的提醒道:"牛痘的毒性应该会比三号痘苗还要小" 魏知便忍不住和老唐大人等商量起来,回到宫中后就和皇帝道:"陛下,种痘法的确可行,但现在的人痘依旧毒性较大,怕是不适合让大晋百姓都接种,特别是年纪稍长一些的,他们痊愈要比孩子困难。所以臣认为应该寻找比人痘更安全的方法" 皇帝问:"用周满说的牛痘吗?但这东西怎么种?朕就没见过哪头牛长过痘的" 魏知也没见过,但没见过不代表没有,而且周满信誓旦旦,这种痘法也是她提出来的,那牛痘法应该也是存在的。 魏知认为应该寻找一下,若是真能找到,这将是功在千秋的大事儿。 天花不常有,但一有必是地狱,若是能杜绝此病 魏知想到了这一点儿,皇帝自然也想到了,他沉吟片刻后道:"等这次十二个试验全部结束后再说吧" 魏知应下。 满宝很快就得到了风声,说是结束后再说,但大家都知道皇帝这是松口了。 于是她立即兴奋的去找太子。 太子殿下一看到她就头疼,前段时间周满提了自己做的强身健体药酒来东宫走关系,请求太子把庄先生调到鸿胪寺去。 走后门走得如此光明正大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太子往后看了眼,要去议事堂这里是必经之路,看来他转不掉了,干脆就迎上去,想要和她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庄先生年纪这么大了,你何必去折腾他?在鸿胪寺里随便选个官员随你去不就是了? 满宝道:"先生的身体好着呢,而且先生自己也想去西域,殿下,您就帮帮忙,把先生调到鸿胪寺去吧" 太子很怀疑的看她,"你们这次去西域就真的只是为了牛痘? 他总觉得不止,不然他们怎么这么介意外人跟着? 满宝想了想,觉得找毒石的事儿也没必要瞒着太子,于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5:25:4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