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视频在线网址丝瓜视频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污视频在线网址丝瓜视频

污视频在线网址丝瓜视频

作者:江留菱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5:15:04

小说简介:下了。 他也不脱鞋子袜子,直接将袍子一撩塞在裤腰带里,起身一跃就稳稳的落在了水窝边上的一块石头上。 上面落下来的水几乎要淹没石头,但并没有淹没,还剩一个落脚之地,烈日照着,上面这一点是干燥的,很容易就能站稳。 他抽出刀来,瞄准了以后直接一拍一扬,水花四溅,一大泼水夹着两条鱼就飞了下去 然后他继续。 白二郎抓了三条鱼,甚是得意,见上游不再来鱼,于是掐着腰站在水中哈哈大笑道:"明达,一会儿把鱼拎回去,让御膳房给我们做鱼丸子吃" 话音才落,岸上的几人惊呼起来,他才要问怎么了,兜头就是一脑袋的水,还有什么东西啪叽一声擦着他的肩膀啪的一下落在了水里。 白二郎有些懵。 被砸下来的鱼更懵,无力的顺着水流往下,被白善和魏玉抓在手里以后一点挣扎都没有,直到被丢到岸上接触不到水,这才重新蹦跶起来。 白二郎正抱着脑袋小心翼翼的往下面挪,出了水流的攻击后才抬头看去,就见上面时不时的飞泄而下一股水流,其中夹着一两条鱼 众人大笑起来,便是候在一旁的宫女内侍也忍不住低头掩嘴而乐。 白二郎踩着溪石小心的往下,一把抓住白善稳定自己的身体,一脸的莫名其妙,"上面干什么呢? 白善轻松的网住滑下来的一条鱼,笑道:"估摸着是陛下不想钓鱼了,要换地方" 皇帝的确不想钓鱼了,坐了老半天,一条鱼没钓上,被人取笑也就算了,还为人做了嫁衣,他能高兴才怪。 不过在看到明达和长豫提了两条鱼上来后,他又高兴了,问道:"这是你们抓的? 明达笑道:"不是我们抓的,是驸马抓到" 皇帝也高兴,扫了一圈后问道:"白二呢? 明达笑道:"他头发湿了,仪容不整,怕唐突了父皇,所以女儿让他回去换了" 皇帝笑了笑,颔首道:"也好" 看向魏玉等人,见他们裤腿衣服都有点儿湿,挥手道:"你们也都回去换衣裳吧,今日朕在寿菊苑里请魏卿等人用饭,你们一并来" 并笑道:"你们抓的这些鱼便充公吧" 大家自然是没意见的,只怕这些鱼也是从厨房里拿来的吧? 的确是从厨房里拿来的,殷礼亲自去拿的,转了一圈,丢失了两条,又给厨房送回去了。 御膳房听说是皇帝在钓鱼,虽然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钓鱼会需要厨房里的鱼,但也不敢表示反对,更不敢问缺少的两条鱼哪里去了,对于送回来多少就接受了多少。 只是有点儿头疼,少了两条鱼,那要给哪两位少提供呢? 送鱼回来的内侍道:"陛下要在寿菊苑款待各位大人,几位娘娘和大人家的公子也都要去,菜品也都是日常用的,但你们要准备好了,一桌子可不能少了什么" 他们一听说,大喜,这个好弄呀,大家一起吃,一桌一两条鱼就行,可比一个贵人处送一条鱼好多了。 内侍继续道:"明达公主那边要吃鱼丸,你们单独做出两盘子来" 这个也简单,用上一两条鱼,每桌都能保证有一碗。 御厨们笑着应下,扫了一下名单,计算了一下人数后便心中有数了。 满宝他们进行宫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到随行而来的家眷贵公子们。 比如韩尚书家的公子。 嗯,满宝不与他们坐在一处,作为四品官员,她本是要坐在萧院正之下,和魏大人他们同桌的,但古忠直接把她安排到了公主那一桌。 白善也就跟着过去了。 殷或也坐在了他们边上。 一行人都换了衣服,有教坊司的人在侧边的台子上来回行走。 满宝不由看过去,长豫就道:"那是教坊司在布置乐器呢,父皇这筵席开得突然,教坊司住在山下,他们这才上来呢,因此比我们来得还晚" 因为来晚了,管着教坊司的官员正在低声斥骂他们,不过他也没敢骂太久,不多会儿净鞭声响起,皇帝携着皇后一起来了。 众人纷纷起身站好和帝后行礼,得到允诺后方才落座,皇帝笑道:"朕早有意开一场筵席,劳累众卿拖家带口的随朕来避暑,只是朕这身子不争气,才来就病了,今日病情好了许多,便起意让大家坐在一起吃吃饭,来,这一杯算朕敬诸卿的,国事劳重,有劳众卿家了" 众人纷纷举杯,李尚书代表大家回道:"陛下厚爱,臣等万死无以能报" 论严肃,谁也比不上李尚书;论守礼,同样比不上李尚书;论拍马屁,那也是差不多的。 皇帝很高兴的喝了这杯酒,众人纷纷饮尽。 满宝皱了皱脸,坐下以后白善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点心,这才感觉好点儿,宫廷的酒好似更有滋味,也更辣呢,不好喝。这也是不少人第一次在行宫中见到皇帝,不由小声议论,"昨天听闻陛下身体已经康健,没想到今日就能开宴了" "看来问题也不大嘛,怎么还特地请老谭太医过来? "对了,昨天周太医回京城去了,今日方回,不知道是有什么事? "行了,我们还是别乱猜了,如今太医院不同往昔,上面是太医署,谁知道是不是太医署中有什么事? 满宝夹了一颗鱼丸,略一品尝,微微颔首,新鲜的鱼丸的确不错。 长豫他们下午运动量不少,也都饿了,一边吃一边道:"水我们玩过了,等过几日我们去骑马打猎吧" 满宝问:"不知天气如何,可会下雨? 白善道:"魏兄或许知道" 魏玉道:"说是过两日会有雨,但钦天监说并不作准,还得再看" 虽然钦天监可以夜观天象推测大概的天气变化,但还是有意外之时。 长豫嘟了嘟嘴,"想这么多做什么,第二天不下雨就去呗" 明达也想出去打猎,问白二郎:"你去不去? 白二郎:"去! 满宝道:"我没时间,或许不能陪你们了,你们叫上殷或吧" 白善也道:"我也没时间" 他比满宝还忙呢,她在行宫里好歹是主官,时间比较弹性,想什么时候去看皇帝就什么时候去,魏知那里更是方便,晚上过去也没事儿,所以剩下的时间她自由安排。 白善却不行,虽然送到行宫里的折子减少了,但干活儿的人减的更多,因此白善比之皇宫时更忙了。 只不过因为皇帝生病加避暑,因此工作时间也比较弹性,基本上皇帝叫时他们才过去,剩下的时间则是在办公房里处理折子。 所以他比周满还忙呢。 魏玉身上也有差事,因此也不得闲。 于是白二郎拍着胸脯道:"我带你们去" 皇帝还在吃药,因此不能多喝酒,大臣们也不敢多敬,因此喝过一杯后大家就看向魏知。 有人目光一闪,便端了酒壶和酒杯去敬魏知,"魏大人,早前听说您身体不适,现在已经大好了吧? 魏知看着他们手中的酒壶,笑着颔首道:"好了不少" 魏玉一直留意着那边,见父亲被敬酒便有些焦躁起来,想了想,他还是端了酒杯离桌朝着那边去。 长豫一开始没留意,还是满宝示意了一下她才看到。 就见魏玉在给她公公挡酒,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脸都红了。 长豫抿了抿嘴,有些不高兴起来,转头吩咐宫女道:"去,将我屋里收着的那两瓶葡萄酒取来,连琉璃杯一起" "是"宫女应声而去。 长豫和满宝明达道:"你们可得叫你们的驸马和白大人帮我" 满宝大方的道:"你只管使唤他,一两杯葡萄酒他还是能喝的" 满宝回味了一下葡萄酒的滋味,立即道:"我也能喝" 于是宫女取来葡萄酒后,满宝便兴冲冲的端了一杯,然后几人一起围过去,叫住给魏玉灌酒的几位大人,大家一起喝酒呀。 长豫公主让人给帝后送一瓶上去,然后笑道:"父皇,这是儿臣去年从西域来的商人手中购得的葡萄酒,我看几位大人似乎都很喜欢喝酒,不如尝一尝儿臣的葡萄酒如何? 满宝和白善几个给他们手中塞酒杯,笑道:"几位大人尝尝看" 长豫公主出面,皇帝又顺势应下,还与他们道:"知道你们爱酒,今夜不论国事,但也不要贪杯为好,你们就不要围着魏大人和朕的驸马了" 皇帝笑哈哈的道:"没看见朕的公主都心疼了吗? 几位大臣便笑着应下,举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退回自己的座位上。 还是没试探出来,他们觉得魏知就是生病了,但这几日他一直如常上衙,除了最开始休息了两天外,这几日要做的事并没有少多少,身上也不见病态,似乎又没生病。 所以那天周满那番惊人之言果然是误诊吗? 众人心中起疑,但皇帝和魏知联合了太医院,要是有意隐瞒,他们也没办法。 满宝端着琉璃杯,和魏知笑着颔首示意,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小心仔细的抿了一口酒,眼睛大亮。 长豫凑过去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比上次我们喝的还要好? 满宝点头,"少了一股涩,比之前的更醇,也更甜了,好喝" 长豫道:"我可花了不少钱呢,也只得了三瓶,我和驸马也只喝了半瓶,如今两瓶都拿出来了" 她有点儿不甘愿,于是将杯中的酒慢慢饮尽,便又让人倒了一杯,她决定多喝点儿,这样才不亏。 殷或也倒了半杯,小口小口的喝着,很是欣喜。 周满说他可以喝果子酒,既如此,不如下次他也让人去买些葡萄酒好了。 满宝就想起家里的葡萄,"我家里的葡萄今年应该也结果了吧,回头给二哥他们写一封信问问,要是结果了,我们今年也试着酿葡萄酒" 白善道:"只怕我们的葡萄远比不上西域的" "那有什么要紧?满宝道:"大不了是酸的,那也总比苦的好喝吧? 殷或忍不住道:"只怕他们宁愿喝苦的酒,也不会喝酸的酒" 他们在这里说得热闹,皇帝也想起来了,扭头问古忠,"朕记得雍州的庄子里种有葡萄? 古忠略一思索便笑道:"是,就在不远处的皇庄里,不过陛下,那一处皇庄现下是明达公主的了" 皇帝就哈哈大笑道:"那明儿就和明达讨一串葡萄吃" 明达没有管这一个皇庄,并不记得此事,还是皇帝提起才想起来,往年宫里吃的葡萄,一半是从京郊的皇庄出的,一半则是从雍州那个大皇庄出的,她立即笑道:"回头我让他们摘了给哥哥们送一些去,至于父皇要吃的,女儿亲自去给您摘" 皇帝就点了她的鼻子道:"朕知道,你必定是调皮了,想出去玩呢,却说是给我摘葡萄去的" 明达就摇着他的手笑道:"那父皇是应还是不应?’ 皇帝就笑着颔首,"应,应,应,你去吧,多叫上几个人,嗯,要不朕陪你一起去? 皇帝悄悄往外看了一眼,小声和她道:"你去和你母后说,就说你想让父皇陪你一起去"下了。 他也不脱鞋子袜子,直接将袍子一撩塞在裤腰带里,起身一跃就稳稳的落在了水窝边上的一块石头上。 上面落下来的水几乎要淹没石头,但并没有淹没,还剩一个落脚之地,烈日照着,上面这一点是干燥的,很容易就能站稳。 他抽出刀来,瞄准了以后直接一拍一扬,水花四溅,一大泼水夹着两条鱼就飞了下去 然后他继续。 白二郎抓了三条鱼,甚是得意,见上游不再来鱼,于是掐着腰站在水中哈哈大笑道:"明达,一会儿把鱼拎回去,让御膳房给我们做鱼丸子吃" 话音才落,岸上的几人惊呼起来,他才要问怎么了,兜头就是一脑袋的水,还有什么东西啪叽一声擦着他的肩膀啪的一下落在了水里。 白二郎有些懵。 被砸下来的鱼更懵,无力的顺着水流往下,被白善和魏玉抓在手里以后一点挣扎都没有,直到被丢到岸上接触不到水,这才重新蹦跶起来。 白二郎正抱着脑袋小心翼翼的往下面挪,出了水流的攻击后才抬头看去,就见上面时不时的飞泄而下一股水流,其中夹着一两条鱼 众人大笑起来,便是候在一旁的宫女内侍也忍不住低头掩嘴而乐。 白二郎踩着溪石小心的往下,一把抓住白善稳定自己的身体,一脸的莫名其妙,"上面干什么呢? 白善轻松的网住滑下来的一条鱼,笑道:"估摸着是陛下不想钓鱼了,要换地方" 皇帝的确不想钓鱼了,坐了老半天,一条鱼没钓上,被人取笑也就算了,还为人做了嫁衣,他能高兴才怪。 不过在看到明达和长豫提了两条鱼上来后,他又高兴了,问道:"这是你们抓的? 明达笑道:"不是我们抓的,是驸马抓到" 皇帝也高兴,扫了一圈后问道:"白二呢? 明达笑道:"他头发湿了,仪容不整,怕唐突了父皇,所以女儿让他回去换了" 皇帝笑了笑,颔首道:"也好" 看向魏玉等人,见他们裤腿衣服都有点儿湿,挥手道:"你们也都回去换衣裳吧,今日朕在寿菊苑里请魏卿等人用饭,你们一并来" 并笑道:"你们抓的这些鱼便充公吧" 大家自然是没意见的,只怕这些鱼也是从厨房里拿来的吧? 的确是从厨房里拿来的,殷礼亲自去拿的,转了一圈,丢失了两条,又给厨房送回去了。 御膳房听说是皇帝在钓鱼,虽然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钓鱼会需要厨房里的鱼,但也不敢表示反对,更不敢问缺少的两条鱼哪里去了,对于送回来多少就接受了多少。 只是有点儿头疼,少了两条鱼,那要给哪两位少提供呢? 送鱼回来的内侍道:"陛下要在寿菊苑款待各位大人,几位娘娘和大人家的公子也都要去,菜品也都是日常用的,但你们要准备好了,一桌子可不能少了什么" 他们一听说,大喜,这个好弄呀,大家一起吃,一桌一两条鱼就行,可比一个贵人处送一条鱼好多了。 内侍继续道:"明达公主那边要吃鱼丸,你们单独做出两盘子来" 这个也简单,用上一两条鱼,每桌都能保证有一碗。 御厨们笑着应下,扫了一下名单,计算了一下人数后便心中有数了。 满宝他们进行宫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到随行而来的家眷贵公子们。 比如韩尚书家的公子。 嗯,满宝不与他们坐在一处,作为四品官员,她本是要坐在萧院正之下,和魏大人他们同桌的,但古忠直接把她安排到了公主那一桌。 白善也就跟着过去了。 殷或也坐在了他们边上。 一行人都换了衣服,有教坊司的人在侧边的台子上来回行走。 满宝不由看过去,长豫就道:"那是教坊司在布置乐器呢,父皇这筵席开得突然,教坊司住在山下,他们这才上来呢,因此比我们来得还晚" 因为来晚了,管着教坊司的官员正在低声斥骂他们,不过他也没敢骂太久,不多会儿净鞭声响起,皇帝携着皇后一起来了。 众人纷纷起身站好和帝后行礼,得到允诺后方才落座,皇帝笑道:"朕早有意开一场筵席,劳累众卿拖家带口的随朕来避暑,只是朕这身子不争气,才来就病了,今日病情好了许多,便起意让大家坐在一起吃吃饭,来,这一杯算朕敬诸卿的,国事劳重,有劳众卿家了" 众人纷纷举杯,李尚书代表大家回道:"陛下厚爱,臣等万死无以能报" 论严肃,谁也比不上李尚书;论守礼,同样比不上李尚书;论拍马屁,那也是差不多的。 皇帝很高兴的喝了这杯酒,众人纷纷饮尽。 满宝皱了皱脸,坐下以后白善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点心,这才感觉好点儿,宫廷的酒好似更有滋味,也更辣呢,不好喝。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5:15:0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