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直播破解版下载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夜狼直播破解版下载看

夜狼直播破解版下载看

作者:宣心念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4:33:25

最新章节:火山惊
小说简介:有了耕牛,速度就快多了。 周四郎和小钱氏,一个牵牛,一个扶犁,其他人则在后面将犁开的土碎掉,再松一松。 中间因为太阳太辣,他们担心水牛会累到,还特意休息了大半个时辰。 给它喝水消暑后才继续,但就是这样,晚食前,他们也把这块一亩多的田给犁出来了。 钱家没有立即把牛还回去,借来的牛没有这样还的,所以让周六郎牵着牛去吃草,又把地里割出来的新鲜稻禾都捆上,和牛一起送回白家。 稻禾算是给水牛的口粮。 这么奢侈的直接吃稻禾的牛,估计全村也就独这一头了。 周家用过晚食,便全家出动,包括满宝和钱氏,一起来到小湾。 此时太阳还没彻底下山,但阳光已经不毒辣了。 全家十二一个人,都差点把地里给站满了,他们从村里邻居手里借了一些农具,分成左中右三行,从田的两边田埂和中部开始分垄。 一垄又再分为上下两组。 满宝和几个小的则负责捡里田里的大块石子和一些草扔掉,天还没黑,大家就做出来了,甚至还开了行。 看着归成一垄垄的田,钱氏和几个儿媳妇商量着哪块种哪些菜,等分派好便道"天气热,明天早上先别下种,你们明天早上先把肥撒下去,明儿傍晚用过晚食再来" 小钱氏应下。 再来,自然也是全家都来。 小钱氏和三个妯娌及周喜负责下种,周大郎他们则挑了水来淋水,也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就种出来了,速度快得很。 这让一旁围观的村民们羡慕得不得了。 周家的动静这么大,村民们想不知道都难。 所以今天跑到小湾这儿来看热闹的人不少,大家站在田埂上看热闹,边和田里的周家人说些闲话。 知道这些菜是种了拿到县城去卖的,就有人心动的问周二郎,"城里的菜真的好卖? "还行吧,就是竹编卖不出去了,这才想着卖菜的,就算是城里人他总也得吃菜不是? "谁家里没一两块闲地啊,自家种多好,竟然有人去买菜? "周二,你家的菜要是不够卖,从我家这儿拿一些呗,我便宜卖你" 周二郎"这菜不值钱,我再从你这进,要是卖不出去,我不得亏死" 他道"我卖自家的是没本的买卖,卖不出去拿回家里吃,家里吃不完可以给鸡吃。和你家买,我卖不出去你给退呀? "就是,就是要是不给退,周二把菜给鸡吃了,那不相当于他们家花钱买菜喂鸡吗?金叔家的鸡这也太金贵了吧?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这事揭过。 但还是有人嫉妒,眼热不已,私下议论着也到城里试试看,说不定也能赚钱呢? 但主意才提出来,便有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道"你去卖家,那地里的活儿怎么办?虫子还没抓完呢,草还没除尽呢,我可看到了,今天金叔一家都去补肥了,显然是都做完了" "就是,就是,这什么活儿都没地里的活儿重要,那可是活命的口粮" 于是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但第二天还是有人跟周二郎一起挑了家里的菜一块儿去县城。 看见周二郎,他们有些不好意思。 周二郎却很高兴的招呼他们,要大家一起走。 笑话,他巴不得每天都有人跟着一块儿进城卖东西呢,那样他就不用等其他村的人一起上路了。 现在罗江县内外都有流民,治安比不上以前了,他还是很怕走在路上被打劫的,所以人越多越好。 并不是挑着菜去县城就能卖得出去的,同样的菜,同样的价钱,大家肯定更喜欢在熟悉的人那里买,而且招呼啥的也很重要。 至少当天和周二郎一块儿出去的,最后只有周二郎是空着板车回来的,有一个最可怜,他带出去的菜只卖出了一份,那一份还是周二郎帮他卖的,勉强够了保护费,还亏了进城费呢。 第二天,周二郎再出村时就又只是他一个人了,显然,昨天过后没人去了。 晚上回来他把这事当笑话一样告诉家人,满宝就道"他们也太不能坚持了,第一天不行,就试一下第二天呗,等坚持十天半个月,若是还没有起色,再放弃不迟" 周二郎就笑道"不错,当年我第一次去摆摊卖竹编时也是一样都没卖出去,后来我就蹲在一旁看人家是怎么招呼客人的,虽然很脸红,但也不得不厚着脸皮招呼人,也不是谁都天生就会的" 说到这里,周二郎一顿,道"除了老四" 周大郎笑道"老四那个没办法,天生脸皮厚" 周四郎不高兴了,"你们教孩子就教孩子,干嘛还得扯上我呀? 小钱氏道"这事也就说着容易,现在又不像以前,以前你卖竹编,不去县城,去大集上也有人卖,可现在他们卖菜,能去大集上吗? 大梨村的大集是农民们的集市,谁家还没菜呀。 "可是去县城,现在不仅进城要进城费,摆摊还得交保护费,进城里就算是一天不吃不喝,那也得花好几文钱,一次也就算了,亏了就亏了,去上十天半个月那就没了七八十文,还是这么稀里糊涂没的,这谁家受得了啊? 这倒也是。 满宝就眉头紧蹙,"怎么傅县令也不管呢? 能管才怪呢,周二郎道"县令不在城里了,不知道干嘛去了,他想管也管不着吧" "那他去哪儿了? "这我哪儿知道?还是去给你送信的时候听衙役说的,这才知道傅县令早两天前就离开县城了" 满宝就决定晚上写信问一问傅文芸,不是说要想办法救灾吗? 她还想着看一看周大亮家会有什么补助呢。 周大亮是四哥的好朋友,家里现在困难得很,为了他,周四郎近来愁得很。 结果她的信刚给周二郎送出去,还没来得及等回傅文芸的信呢,白善宝就告诉她,"我伯父说,县令去巴西了,我们州可能也要减免赋税了,我伯父一早就带着人去巴西"一亩多的田都种菜,全靠锄头得锄到什么时候?这两天太阳都好,地里也晒得差不多了,你先去看看是泞还是硬,要是刚好合适,就让老四把地给犁出来,回头再碎土就容易多了" 小钱氏应下。 周四郎也听到了,就觉得肩膀火辣辣的疼,他纠结道"娘,我去地里和爹一起捉虫除草好不好,让大哥回来犁地" 他家可没牛,从里长那里估计也借不来,所以犁地只能靠人去拉犁,周四郎最讨厌拉犁了。 当着自己的面把重活儿推给丈夫,小钱氏想也不想就给了他脑袋一下,虎着脸道"废话什么,赶紧跟我去田里看一看,一会儿我还得去学堂做饭呢" 周四郎就苦着脸道"大嫂,你不能只心疼大哥,你也心疼心疼我嘛" 小钱氏还没说话,钱氏先横了他一眼道"都是有媳妇的人了,再这么油嘴滑舌的,小心我抽你" 小钱氏嫁进来时,周四郎才七岁,最关键的是,在没嫁进来时,他们还是表姐弟,周四郎很小很小的时候跟娘去舅舅家,可是被这个表姐按在地上摩擦过的。 老娘一发话,周四郎就缩着脖子往外走了。 方氏看得眼睛笑眯眯的,背着人就悄声与他道"该! 小湾,就是河道转弯,在弯口对岸的那一大片田地,当地的人叫它小湾,周家在那一片分有五亩多的地,都是老周头名下的。 当年分地的时候,七里村人还很少,所以这份好田才能分在他名下,不过现在可称不上好了。 晴了好几天,他们又努力放水,现在田里的水已经干了,小钱氏锄了一锄头,毕竟是田,泥土并不松,不好锄。 小钱氏将锄上来的泥块踩散,捏了捏它的湿度后道"可以犁了,你回去把犁拿来,让老五跟你一块儿拉,你二嫂给你扶着犁,我得去做饭了,下响我就来替你" 周四郎吓了一跳,连忙道"大嫂你可别害我,怎么能教你拉犁呢,不说大哥,爹和娘就能把我捶死" 他们家男丁多,媳妇可是从来不拉犁的。 小钱氏却觉得没什么,道"娘年轻的时候可没少拉,你赶紧的吧,最好今天把地开出来,我让你大姐和你媳妇拿着锄头来,在后面松土,如果速度快,明天就能下种了" 这时候种子很容易发芽,只要水够,太阳又好,基本上个晚上就能冒芽。 小钱氏交代完地里的活儿,赶紧去河里洗手,然后过桥去学堂里煮饭。 满宝一下学就往厨房里跑,小钱氏将将做好菜,看着出锅的菜,她松了一口气,幸亏没耽误。 满宝冲进去,发现自己的碗还没盛好饭菜,就连忙跑过去帮忙,"嫂子,你去干嘛了? 以往,她跑过来时,不仅她的碗里装好了饭菜,白善宝的也装好了,饭菜等都摆到了案上等着学生排队过来打饭打菜。 农家小福女有了耕牛,速度就快多了。 周四郎和小钱氏,一个牵牛,一个扶犁,其他人则在后面将犁开的土碎掉,再松一松。 中间因为太阳太辣,他们担心水牛会累到,还特意休息了大半个时辰。 给它喝水消暑后才继续,但就是这样,晚食前,他们也把这块一亩多的田给犁出来了。 钱家没有立即把牛还回去,借来的牛没有这样还的,所以让周六郎牵着牛去吃草,又把地里割出来的新鲜稻禾都捆上,和牛一起送回白家。 稻禾算是给水牛的口粮。 这么奢侈的直接吃稻禾的牛,估计全村也就独这一头了。 周家用过晚食,便全家出动,包括满宝和钱氏,一起来到小湾。 此时太阳还没彻底下山,但阳光已经不毒辣了。 全家十二一个人,都差点把地里给站满了,他们从村里邻居手里借了一些农具,分成左中右三行,从田的两边田埂和中部开始分垄。 一垄又再分为上下两组。 满宝和几个小的则负责捡里田里的大块石子和一些草扔掉,天还没黑,大家就做出来了,甚至还开了行。 看着归成一垄垄的田,钱氏和几个儿媳妇商量着哪块种哪些菜,等分派好便道"天气热,明天早上先别下种,你们明天早上先把肥撒下去,明儿傍晚用过晚食再来" 小钱氏应下。 再来,自然也是全家都来。 小钱氏和三个妯娌及周喜负责下种,周大郎他们则挑了水来淋水,也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就种出来了,速度快得很。 这让一旁围观的村民们羡慕得不得了。 周家的动静这么大,村民们想不知道都难。 所以今天跑到小湾这儿来看热闹的人不少,大家站在田埂上看热闹,边和田里的周家人说些闲话。 知道这些菜是种了拿到县城去卖的,就有人心动的问周二郎,"城里的菜真的好卖? "还行吧,就是竹编卖不出去了,这才想着卖菜的,就算是城里人他总也得吃菜不是? "谁家里没一两块闲地啊,自家种多好,竟然有人去买菜? "周二,你家的菜要是不够卖,从我家这儿拿一些呗,我便宜卖你" 周二郎"这菜不值钱,我再从你这进,要是卖不出去,我不得亏死" 他道"我卖自家的是没本的买卖,卖不出去拿回家里吃,家里吃不完可以给鸡吃。和你家买,我卖不出去你给退呀? "就是,就是要是不给退,周二把菜给鸡吃了,那不相当于他们家花钱买菜喂鸡吗?金叔家的鸡这也太金贵了吧?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这事揭过。 但还是有人嫉妒,眼热不已,私下议论着也到城里试试看,说不定也能赚钱呢? 但主意才提出来,便有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道"你去卖家,那地里的活儿怎么办?虫子还没抓完呢,草还没除尽呢,我可看到了,今天金叔一家都去补肥了,显然是都做完了" "就是,就是,这什么活儿都没地里的活儿重要,那可是活命的口粮" 于是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但第二天还是有人跟周二郎一起挑了家里的菜一块儿去县城。 看见周二郎,他们有些不好意思。 周二郎却很高兴的招呼他们,要大家一起走。 笑话,他巴不得每天都有人跟着一块儿进城卖东西呢,那样他就不用等其他村的人一起上路了。 现在罗江县内外都有流民,治安比不上以前了,他还是很怕走在路上被打劫的,所以人越多越好。 并不是挑着菜去县城就能卖得出去的,同样的菜,同样的价钱,大家肯定更喜欢在熟悉的人那里买,而且招呼啥的也很重要。 至少当天和周二郎一块儿出去的,最后只有周二郎是空着板车回来的,有一个最可怜,他带出去的菜只卖出了一份,那一份还是周二郎帮他卖的,勉强够了保护费,还亏了进城费呢。 第二天,周二郎再出村时就又只是他一个人了,显然,昨天过后没人去了。 晚上回来他把这事当笑话一样告诉家人,满宝就道"他们也太不能坚持了,第一天不行,就试一下第二天呗,等坚持十天半个月,若是还没有起色,再放弃不迟" 周二郎就笑道"不错,当年我第一次去摆摊卖竹编时也是一样都没卖出去,后来我就蹲在一旁看人家是怎么招呼客人的,虽然很脸红,但也不得不厚着脸皮招呼人,也不是谁都天生就会的" 说到这里,周二郎一顿,道"除了老四" 周大郎笑道"老四那个没办法,天生脸皮厚" 周四郎不高兴了,"你们教孩子就教孩子,干嘛还得扯上我呀? 小钱氏道"这事也就说着容易,现在又不像以前,以前你卖竹编,不去县城,去大集上也有人卖,可现在他们卖菜,能去大集上吗? 大梨村的大集是农民们的集市,谁家还没菜呀。 "可是去县城,现在不仅进城要进城费,摆摊还得交保护费,进城里就算是一天不吃不喝,那也得花好几文钱,一次也就算了,亏了就亏了,去上十天半个月那就没了七八十文,还是这么稀里糊涂没的,这谁家受得了啊? 这倒也是。 满宝就眉头紧蹙,"怎么傅县令也不管呢? 能管才怪呢,周二郎道"县令不在城里了,不知道干嘛去了,他想管也管不着吧" "那他去哪儿了? "这我哪儿知道?还是去给你送信的时候听衙役说的,这才知道傅县令早两天前就离开县城了" 满宝就决定晚上写信问一问傅文芸,不是说要想办法救灾吗? 她还想着看一看周大亮家会有什么补助呢。 周大亮是四哥的好朋友,家里现在困难得很,为了他,周四郎近来愁得很。 结果她的信刚给周二郎送出去,还没来得及等回傅文芸的信呢,白善宝就告诉她,"我伯父说,县令去巴西了,我们州可能也要减免赋税了,我伯父一早就带着人去巴西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4:33:2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