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特雷斯′: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保护特雷斯′:

保护特雷斯′:

作者:景怀哲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3:43:51

小说简介:等到天边出现了朝霞,萧院正才伸手拍了拍周满的肩膀,道:"厨房的猛药一直温着,我才让刘太医重新去抓了一副交给厨房熬上,要是及时给他们灌下去吧" 这一次满宝没有反对,点了点头。 已经有一例死亡的前提下,满宝也改变了想法,虽然猛药的后遗症可能会大些,但至少人能保住性命。 满宝垂下眼眸思索,将种痘以来她看过的所有病患表现又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还是没找出问题来。 明明已经快要结痂痊愈,怎么会突然恶化呢? 萧院正也看着天边越来越灿烂的霞光回想这段时间看过的病人和数据,半晌后道:"用过早饭,留下一人守着他们两个,剩下的将所有病人都再过一遍,重现调配他们的住处,相似情况的放在一起,做好他们的记录数据来" 满宝应下。 萧院正就起身,又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孩子,别伤心了,天花,千年的顽疾了,本就不是我们说可以断绝就完全断绝的" 满宝垂着脑袋没说话。 萧院正转身进去病房里看着两个病人,留下满宝自己思考。 满宝想了想,还是起身去了隔壁病房,里面只有一个人,一百二十一号,此时他脸色已经泛青,整个身体都是冰冷的。 他身上的针已经拔了,此时正悄无声息的躺在床上,等确定了他的确是天花病死的,后面会整个人焚烧,化成灰再送回去给他家里。 满宝走上前去,拿起他的手仔细的看了看,最后往外看了一眼,科科贴心的道:"外面没人" 满宝就从空间里取出一套工具来,扎破了他的手取了两滴血,封起来后又拿夹子取用了他身上的两颗痘疹,一并封起来后收进教学室里。 满宝和科科道:"给莫老师发邮件,托他帮忙检测一下这两样东西" 科科应了下来,按照满宝的意思给莫老师发邮件。 满宝往后退了一步,仔细的看了看一百二十一号,最后还是拉起被子将他的脸给盖了起来。 她还给他掖了掖被子。 "你在干什么? 满宝被这道突然而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抬起头看过去,就见一人背着光站在门口,她抬头看过去一时只看得到身形,老半天看不清楚人的脸。 门口的人往里走了两步,看到她把人从头盖到脚,皱了皱眉,道:"厨房给准备了热汤饭,萧院正叫你过去用饭,一会儿还有的忙呢" 满宝才看清是卢太医。 她"哦"了一声,转身与她出去。 今天所有病人都不准外出,都需要在各自的屋里坐着等候,所以偌大的空地上只有他们几个人,还有听吩咐的士兵几个。 满宝走上前,刘太医就示意她去洗手,换掉外衣再过来用饭。 满宝转身去净手,等回来的时候,萧院正他们已经开始坐着吃饭了。 满宝在一个空位上坐下,捧起一碗汤喝了两口,问道:"谁留守? 萧院正道:"卢太医吧" 他道:"现在两个病人都没太大的反应,还算平缓,卢太医正好睡一下,我们三个先忙,等到中午看情况换人" 满宝就点头。 她和卢太医都是连着忙了一天一夜的人,要是病人的病情没有恶化,那下一个就会轮到她,要是 那四个人谁也不能休息。 满宝将汤喝完,胃里暖和了些,身上也有了点儿力气哼哼,伸手一摸就是入手滚烫,我们立即汇报给外头的管事了" 卢太医暗暗算了一下时间,发现中间应该没有耽误,于是对周满点了点头。 于是俩人更愁了,这说明他病发得很急呀。 天花这种病,他们既怕它们发得慢,迟迟不出,但也怕它发得快,太过急切,一下就把人的底子给透光了。 卢太医略一思索就对管事道:"去腾出一间房来,让他们五人搬出去" 满宝则开始写方子,将可能用到的东西都罗列出来,交给管事后道:"让人把这些药和东西都搬到这儿来" 她扭头和卢太医道:"今晚我们住这儿? 卢太医只能点头,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他吩咐管事,"出去吩咐一声,让人把我和周太医的铺盖带进来" 他可不要睡别人睡过的铺盖。 管事连忙躬身应下,快速而去。 俩人就坐在床边,相对着一起盯着床上的病人看。 想了想,满宝还是小心的拿起他的手,撸起袖子看他种痘的那个伤口,那个伤口附近的那五颗痘痘现在又红又鼓,完全没有了之前快要退下去的样子。 满宝伸出手指轻轻地按了按痘疹,蹙眉道:"硬的,像是新生的" 卢太医啪啪啪的翻着册子,心情很不好的道:"这个病人不仅刘太医检查过,我和郑太医也都检查过,这上面还有我们的签字呢,当时分明没问题,他怎么会突然全身起痘,还发得这样急? 满宝问:"给他种的牛痘是几号牛的? 卢太医又往前翻了一页,"三号牛的" 说到这里,卢太医一顿,微微蹙眉,"可是这一个病房里都是和他一样接种三号牛痘的,不仅他,附近这几间病房都是" 满宝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想着药也快要起效了,干脆起身道:"派一个人过来盯着,我们去看看其他人" 卢太医只能和她出去,留了两个人在这里看守他。 贴身看守他们的就是从西域带回来的那些种过痘的士兵,他们已经出过痘,完全不怕再被感染。 他们和周满熟,一进来就先冲她行礼。 卢太医已经快步往旁边去了。 满宝便对他们点点头,小跑的去追卢太医。 俩人将附近病房的人都检查了一遍,摸脉,看舌头,还仔细的看了看他们身上出的痘疹,伸手按了按,全都没有问题,的确是在慢慢成熟之中。有两个甚至已经开始结痂退下,再过两天应该就可痊愈了。 于是满宝和卢太医忧愁了,"这是独一例,还是在这众多病例之中还隐藏着这样的人? 满宝问:"三号牛一共接种了多少人? 卢太医翻了一下记录道:"六十五个" 那不少,他们也才检查了二十三人而已。 满宝微微蹙眉,抬头看着天边的夕阳,"天就要黑了" 卢太医也担忧,他原地转了两圈,还是道:"让人去告诉萧院正吧,晚上要是还有高热的人,我们应付不来,先把种了三号牛痘的人检查一遍,其他人也要检查" 这样详细的检查,他们两个根本不够用。 满宝只能点头。 于是卢太医去叫人。 俩人晚食都是在病房门口吃的,吃的是病人们的营养餐,一个脸那么大的海碗,里面盛了饭,上面堆了不少菜。 卢太医到这会儿脑子困得发抽,所以胃口有点儿不好,条件着吃了半碗后一抬头就见蹲在边上的周满已经把饭菜都吃光了,正在扒拉碗壁上黏着的几粒米。 卢太医: 他叹息一声,放下碗不吃了。 满宝同情的看着他,就倒了一杯水给他,然后拎起茶壶往自己的海碗里倒了一碗水,她就捧着碗蹲在一旁吸水喝。 卢太医就一边小口喝水,一边看她,"周太医,你这胃口,要不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满宝道:"我还想给您检查一下呢" 她一脸同情的扫过地上的那个碗,"卢太医,就是我爹,现在也能吃一大海碗的饭呢" 周家吃喜酒的时候,他作为同僚不得不去赴宴,是见过老周头的,一想到老周头那个年纪,卢太医脸就一黑,直接转身就走,不理她了。 "周太医,吃饱了就干活吧" 俩人只去看了一个房间的病人,还没检查完,盯着一百二十一号病人的士兵就跑来说,"周太医,人好像越来越热,他又有点儿抽了" 满宝和卢太医立即过去,看了看人后卢太医无奈道:"只能再针灸了" 他看了一下沙漏上的时间,皱眉想了想,最后在摸过他的体温后还是咬牙道:"再给他熬一剂药吧" 满宝道:"距离上次灌药才过去一个时辰" 卢太医看他已经抽抽,一边按住他的手脚帮他固定住让周满扎针,一边道:"灌!他现在都烧糊涂了,看身上这痘疹出来的速度,再不灌药,怕是一会儿就没了" 满宝不再说话,卢太医立即让人去端药。 厨房那边一直热着药呢,这边一叫,立即就端了药过来。 卢太医正要灌药,风尘仆仆的萧院正就带着刘太医到了。等到天边出现了朝霞,萧院正才伸手拍了拍周满的肩膀,道:"厨房的猛药一直温着,我才让刘太医重新去抓了一副交给厨房熬上,要是及时给他们灌下去吧" 这一次满宝没有反对,点了点头。 已经有一例死亡的前提下,满宝也改变了想法,虽然猛药的后遗症可能会大些,但至少人能保住性命。 满宝垂下眼眸思索,将种痘以来她看过的所有病患表现又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还是没找出问题来。 明明已经快要结痂痊愈,怎么会突然恶化呢? 萧院正也看着天边越来越灿烂的霞光回想这段时间看过的病人和数据,半晌后道:"用过早饭,留下一人守着他们两个,剩下的将所有病人都再过一遍,重现调配他们的住处,相似情况的放在一起,做好他们的记录数据来" 满宝应下。 萧院正就起身,又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孩子,别伤心了,天花,千年的顽疾了,本就不是我们说可以断绝就完全断绝的" 满宝垂着脑袋没说话。 萧院正转身进去病房里看着两个病人,留下满宝自己思考。 满宝想了想,还是起身去了隔壁病房,里面只有一个人,一百二十一号,此时他脸色已经泛青,整个身体都是冰冷的。 他身上的针已经拔了,此时正悄无声息的躺在床上,等确定了他的确是天花病死的,后面会整个人焚烧,化成灰再送回去给他家里。 满宝走上前去,拿起他的手仔细的看了看,最后往外看了一眼,科科贴心的道:"外面没人" 满宝就从空间里取出一套工具来,扎破了他的手取了两滴血,封起来后又拿夹子取用了他身上的两颗痘疹,一并封起来后收进教学室里。 满宝和科科道:"给莫老师发邮件,托他帮忙检测一下这两样东西" 科科应了下来,按照满宝的意思给莫老师发邮件。 满宝往后退了一步,仔细的看了看一百二十一号,最后还是拉起被子将他的脸给盖了起来。 她还给他掖了掖被子。 "你在干什么? 满宝被这道突然而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抬起头看过去,就见一人背着光站在门口,她抬头看过去一时只看得到身形,老半天看不清楚人的脸。 门口的人往里走了两步,看到她把人从头盖到脚,皱了皱眉,道:"厨房给准备了热汤饭,萧院正叫你过去用饭,一会儿还有的忙呢" 满宝才看清是卢太医。 她"哦"了一声,转身与她出去。 今天所有病人都不准外出,都需要在各自的屋里坐着等候,所以偌大的空地上只有他们几个人,还有听吩咐的士兵几个。 满宝走上前,刘太医就示意她去洗手,换掉外衣再过来用饭。 满宝转身去净手,等回来的时候,萧院正他们已经开始坐着吃饭了。 满宝在一个空位上坐下,捧起一碗汤喝了两口,问道:"谁留守? 萧院正道:"卢太医吧" 他道:"现在两个病人都没太大的反应,还算平缓,卢太医正好睡一下,我们三个先忙,等到中午看情况换人" 满宝就点头。 她和卢太医都是连着忙了一天一夜的人,要是病人的病情没有恶化,那下一个就会轮到她,要是 那四个人谁也不能休息。 满宝将汤喝完,胃里暖和了些,身上也有了点儿力气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3:43:5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