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龙婿叶辰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上门龙婿叶辰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上门龙婿叶辰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岳觅败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11:37:27

最新章节:林晋养伤
小说简介:周五郎问:"什么意思? 周立君摇头,"小姑说,她看见这诗的时候胸中既有豪情,又有些悲伤,但更多的是笑看风云事的释怀,所以她也想酿葡萄酒" 周六郎迷茫:"不应该是想喝吗? 周立君道:"小姑说这天下的酒就没有不苦的,虽然她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但也绝对不喜欢吃苦的,所以酒嘛,酿酿就好,闻一闻香气,喝还是让别人去喝吧" 众人: 周六郎迟疑道:"她能酿出来吗? "不可能,"周五郎道:"我都问过庄先生了,这酿造的法子只有世家和少许酒坊知道,而且我们大晋人酿造的葡萄酒是远远比不上西域人酿造的,更别说那葡萄有多难得了,你知道一斤葡萄多少钱吗?你知道这么小一瓶的葡萄酒多少钱一瓶吗? 周五郎说到这儿突然顿了一下,一下就想通了,高兴的挥手道:"算了,反正她也找不着酿造的法子,找着了也不可能有葡萄种子,随她去吧" 免得时间多了还来折腾他们。 几人没想到五哥(五叔)这么坏,不过他们想了想,竟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默默地没说话。 满宝对此一无所知,她让科科帮她搜索了一下,已经找到了些酿造的资料,但技艺之多,之精细,根本不是她这个时代能够做到的,所以她还得在她这个世界找,或是找到别的搜索词条,让科科帮忙搜索一下。 同时,她也想到了种子的事,不过科科很惋惜的告诉她,未来世界里没有葡萄,甚至连变种的都没有。 满宝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在当下寻找了。 这种事急不来,满宝也不会着急,她依旧每天一大早便去药铺里坐堂看病学习医术积累经验,下午回来与庄先生上课。 今天一大早,她才放好自己的东西没多久,窦老太太便拉着一对青年男女进来了。 满宝抬头看向他们,窦老太太笑道:"麻烦小周大夫了,这就是我与您说过的病人,您还记得吧? 满宝看了眼脸色臭臭的男青年,点了点头道:"记得,请坐下吧" 小媳妇揪着手站在一旁,怯生生的没动。 男青年皱了皱眉,对她道:"愣着干啥,坐下呀" 满宝抬头看他,窦老太太看到了,便伸手拍了他一下道:"你吼你媳妇做啥?好好说话" 男青年便闭嘴不说话了。 满宝便看向窦老太太道,"您先出去吧,我给他们看看" 窦老太太警告的看了眼男青年,这才转身出去。 屋里是有两张凳子的,满宝示意他们夫妻俩都坐下,翻开本子问道:"都叫什么名字? 男青年看了眼她的本子,皱眉道:"这个还得报姓名呀? "就是个称呼,你也可以报个假的,"满宝扬了扬下巴,问道:"你想叫什么? 反正他们要买的又不是违禁药,并不需要记真名,衙门也不会查。 男青年憋红了脸,不安的动了一下后道:"那就叫我窦大郎好了" 满宝便在上面写下窦大郎的名字,还特意在后面标注了假名二字,这才看向那个小媳妇,小媳妇小声道:"我叫柳娘" 满宝点点头,写下柳娘的名字,问道:"你们成亲多久了? 柳娘声音低落,小声道:"三年了" 满宝示意她把手放到脉枕上,问了她一些私密的问题,比如月事是否准时,每次来几日等 满宝把完脉,又看了一下她的脸色和舌苔,扭头便看向窦大郎,"你把手拿出来我看看" 窦大郎皱眉,将手伸出来。 满宝一边把脉,也一边问他问题,这下子,窦大郎的脸色又青又红,脸上好似烧了一样,一样都回答不上来。 还是柳娘在一旁小声谨慎的回答了些,主要是满宝问的问题都太羞人了,这问题听着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女孩子问出来的,就是以前年纪很大的男大夫都不会问呀。 这些问题都是满宝老早便准备好的,是莫老师想要问的。 他们觉得这都是靠谱的问题,没办法,未来世界是没有这方面的烦恼的,自己的精子存活率不高,那就不要孩子嘛,或是到精子库里申请一个精子就是,很少有人会为生育而烦恼。 多少人还不想生呢,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 满宝一一记下,记录得特别详细,然后又伸手摸着窦大郎的脉思考起来。 窦大郎看着心惊胆跳的,满宝抬眼看了他一下,道:"别这么害怕,问题也并不是很大" 柳娘惊讶的抬起头来,窦大郎哆嗦着话问,"我,我的问题? 满宝思考了一下,觉得两个人都有问题,柳娘有些宫寒体弱,不过不是很严重,这样的病情很多娘子都有,倒是窦大郎的问题更严重些。 满宝收回手,点了点本子道:"你们俩都调理调理吧,尤其是你,放松心情,你们还年轻,孩子这种事急不来的,要随缘" 这话窦大郎三年来没少听,但都是听长辈邻里和柳娘说的,和他说的这还是第一次。 他心情有些微妙。 满宝埋头写方子,抬头见他们心惶惶的,便思考了一下放下笔与他们交流起来,"你们的病我看着都不是很严重,柳娘只是有些体弱,要想以后孩子好,还是得好好的调理一下,你嘛" 窦大郎提起心。 满宝道:"怎么说呢,你肾虚精弱,我这么说你懂吗? 窦大郎点头,然后又立即摇头。 "只是精弱,不是死精,所以还是有的治的,我先给你们开药,吃上半个月看看"满宝提笔,才写了两个药方又抬起头来,"你们治吗? 窦大郎还没说话,一旁的柳娘已经连连点头道:"治治治,大夫说怎么治我们就怎么治" 满宝点点头,这才继续写药方,"你吃上一个来月的药就差不多了,剩下的注意一下饮食就好,窦大满宝很高兴,请他们上二楼。 庄先生还没见过郑大掌柜,这次正好见一见。 郑大掌柜早从纪大夫那里知道满宝有一个老师,她很听他的话,所以早想见一见了,这也的确是他这次过来暖铺的目的之一。 俩人笑盈盈的互相拱手做礼,认识,然后一起坐下说话。 满宝才和他们打过招呼,楼下又来了新的客人,她探头往下一看,就见白二郎领着他的同窗们进来了。 依然是被请到了二楼 白善只请了封宗平三个和彭志儒及卢晓佛,他们来得稍晚些,但也是在吉时前来的。 贵客都请到了二楼就坐,郑大掌柜没想到他们还请来了国子监的学生,客气的打过招呼后就看楼下的周五郎不断的往大堂内接引客人。 有他这几天结识的菜农,也有专门杀猪卖肉的屠夫,还有同一条街上铺面的东家 吉时一到,鞭炮声便响起,一行人站在门下看热闹,满宝高兴的把巴掌都拍红了,还跟着围观的人一起哦哦的叫着。 周五郎正要找她,扭头找不见她,听见声音才把人找出来,往前头一拽道:"满宝,你运气好,快要扯红布" 满宝伸手拽住红布便狠狠地往下一扯,匾额露出,众人跟着欢呼一声,周五郎拱手上前,与围观的人道:"今日我们周记饭馆开张,凡进店吃饭的都送一盘大肉包子" 围观的人纷纷拱手回礼,有想吃的便进店去,不想吃的则转身离开。 很多人都喜欢去新开的铺子吃饭,就是因为新开的铺子当天会有送的食物,便宜又实惠。 但也有很多人对新开的铺子不是那么有信心。 周五郎引进一部分愿意进门吃饭的客人,引导他们坐到座位上,周立威便跑去招待,报菜名,拿了笔去记菜单。 没办法,他记性还没那么好,只能拿笔记下序号。 满宝跑到后厨帮忙,周六郎做好了饭菜便放在案上,周立重一样一样的端出去,上菜速度还行。 周六郎毕竟在知味馆里干过,对后厨的事很熟,对这种忙碌很快就上手了,周立重他们慢一点儿,但他们一直记得周六郎说的,宁稳勿急,所以一路也没出什么岔子。 二楼也送了饭菜,庄先生代满宝招呼郑大掌柜等人,白善招呼自己的朋友,白二郎也招呼自己的同窗。 只是大家都是国子监的学生,又分了两桌,这会儿干脆就凑在一起说话。 封宗平他们三个是学长,话题很快就围绕着他们进行了。 封宗平本来就是个自来熟,这会儿有人搭话,他的话就更多了,不一会儿就把两桌子上的人都混熟了。 彭志儒和卢晓佛都有些内向,他们自己都没想到白善会邀请他们,主要是白善看着比他们还要内向,在班里更不喜与人说话。 但他们三个毕竟是一起的,进入国子学有着相同的境遇,所以哪怕和白善不熟,他一请,他们也就来了。 只是来了才发现,除了封宗平三个学长外,他们两个竟然是白善唯一请的同窗,俩人面上不显,心里却是有些许高兴的。 对白善也多亲近了两分。周五郎问:"什么意思? 周立君摇头,"小姑说,她看见这诗的时候胸中既有豪情,又有些悲伤,但更多的是笑看风云事的释怀,所以她也想酿葡萄酒" 周六郎迷茫:"不应该是想喝吗? 周立君道:"小姑说这天下的酒就没有不苦的,虽然她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但也绝对不喜欢吃苦的,所以酒嘛,酿酿就好,闻一闻香气,喝还是让别人去喝吧" 众人: 周六郎迟疑道:"她能酿出来吗? "不可能,"周五郎道:"我都问过庄先生了,这酿造的法子只有世家和少许酒坊知道,而且我们大晋人酿造的葡萄酒是远远比不上西域人酿造的,更别说那葡萄有多难得了,你知道一斤葡萄多少钱吗?你知道这么小一瓶的葡萄酒多少钱一瓶吗? 周五郎说到这儿突然顿了一下,一下就想通了,高兴的挥手道:"算了,反正她也找不着酿造的法子,找着了也不可能有葡萄种子,随她去吧" 免得时间多了还来折腾他们。 几人没想到五哥(五叔)这么坏,不过他们想了想,竟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默默地没说话。 满宝对此一无所知,她让科科帮她搜索了一下,已经找到了些酿造的资料,但技艺之多,之精细,根本不是她这个时代能够做到的,所以她还得在她这个世界找,或是找到别的搜索词条,让科科帮忙搜索一下。 同时,她也想到了种子的事,不过科科很惋惜的告诉她,未来世界里没有葡萄,甚至连变种的都没有。 满宝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在当下寻找了。 这种事急不来,满宝也不会着急,她依旧每天一大早便去药铺里坐堂看病学习医术积累经验,下午回来与庄先生上课。 今天一大早,她才放好自己的东西没多久,窦老太太便拉着一对青年男女进来了。 满宝抬头看向他们,窦老太太笑道:"麻烦小周大夫了,这就是我与您说过的病人,您还记得吧? 满宝看了眼脸色臭臭的男青年,点了点头道:"记得,请坐下吧" 小媳妇揪着手站在一旁,怯生生的没动。 男青年皱了皱眉,对她道:"愣着干啥,坐下呀" 满宝抬头看他,窦老太太看到了,便伸手拍了他一下道:"你吼你媳妇做啥?好好说话" 男青年便闭嘴不说话了。 满宝便看向窦老太太道,"您先出去吧,我给他们看看" 窦老太太警告的看了眼男青年,这才转身出去。 屋里是有两张凳子的,满宝示意他们夫妻俩都坐下,翻开本子问道:"都叫什么名字? 男青年看了眼她的本子,皱眉道:"这个还得报姓名呀? "就是个称呼,你也可以报个假的,"满宝扬了扬下巴,问道:"你想叫什么? 反正他们要买的又不是违禁药,并不需要记真名,衙门也不会查。 男青年憋红了脸,不安的动了一下后道:"那就叫我窦大郎好了" 满宝便在上面写下窦大郎的名字,还特意在后面标注了假名二字,这才看向那个小媳妇,小媳妇小声道:"我叫柳娘" 满宝点点头,写下柳娘的名字,问道:"你们成亲多久了? 柳娘声音低落,小声道:"三年了" 满宝示意她把手放到脉枕上,问了她一些私密的问题,比如月事是否准时,每次来几日等 满宝把完脉,又看了一下她的脸色和舌苔,扭头便看向窦大郎,"你把手拿出来我看看" 窦大郎皱眉,将手伸出来。 满宝一边把脉,也一边问他问题,这下子,窦大郎的脸色又青又红,脸上好似烧了一样,一样都回答不上来。 还是柳娘在一旁小声谨慎的回答了些,主要是满宝问的问题都太羞人了,这问题听着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女孩子问出来的,就是以前年纪很大的男大夫都不会问呀。 这些问题都是满宝老早便准备好的,是莫老师想要问的。 他们觉得这都是靠谱的问题,没办法,未来世界是没有这方面的烦恼的,自己的精子存活率不高,那就不要孩子嘛,或是到精子库里申请一个精子就是,很少有人会为生育而烦恼。 多少人还不想生呢,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 满宝一一记下,记录得特别详细,然后又伸手摸着窦大郎的脉思考起来。 窦大郎看着心惊胆跳的,满宝抬眼看了他一下,道:"别这么害怕,问题也并不是很大" 柳娘惊讶的抬起头来,窦大郎哆嗦着话问,"我,我的问题? 满宝思考了一下,觉得两个人都有问题,柳娘有些宫寒体弱,不过不是很严重,这样的病情很多娘子都有,倒是窦大郎的问题更严重些。 满宝收回手,点了点本子道:"你们俩都调理调理吧,尤其是你,放松心情,你们还年轻,孩子这种事急不来的,要随缘" 这话窦大郎三年来没少听,但都是听长辈邻里和柳娘说的,和他说的这还是第一次。 他心情有些微妙。 满宝埋头写方子,抬头见他们心惶惶的,便思考了一下放下笔与他们交流起来,"你们的病我看着都不是很严重,柳娘只是有些体弱,要想以后孩子好,还是得好好的调理一下,你嘛" 窦大郎提起心。 满宝道:"怎么说呢,你肾虚精弱,我这么说你懂吗? 窦大郎点头,然后又立即摇头。 "只是精弱,不是死精,所以还是有的治的,我先给你们开药,吃上半个月看看"满宝提笔,才写了两个药方又抬起头来,"你们治吗? 窦大郎还没说话,一旁的柳娘已经连连点头道:"治治治,大夫说怎么治我们就怎么治" 满宝点点头,这才继续写药方,"你吃上一个来月的药就差不多了,剩下的注意一下饮食就好,窦大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11:37:2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