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片神器丝瓜视频安卓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看片神器丝瓜视频安卓

看片神器丝瓜视频安卓

作者:魏诗洪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5:16:13

最新章节:九神月
小说简介:能吃,他只能看着刘焕他们吃。 满宝提着药箱到的时候,三人正吃得津津有味,殷或就默默地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吃汤羹。 满宝一到,白善他们三个都腾不出手来,殷或便抬头对满宝一笑,问道:"你要不要坐下吃一些东西? 满宝还真有些饿了,将药箱放到一旁,去旁边洗了手,便坐到白二郎身边,看看他们吃的东西,又看看殷或吃的东西,她的天平正在不断的倾斜时,白善将手中一个打开的螃蟹递给她,里面的黄和蟹肉都被剔了放在蟹壳里。 满宝就不用纠结了,直接接过。 白二郎看看左手边的满宝,再看看右手边的白善,不乐意了,直接起身和白善道:"换位置" 白善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当即起身和他换了位置。 白善将姜汁递给她,满宝便往上浇了一勺姜汁,然后就拌匀了吃,一口的黄 满宝欣喜的眯起了眼睛,白善看得也笑眯了眼,干脆又提过一只螃蟹来拆开给她吃。 坐在对面的刘焕一边低头吃,一边撑着眼皮看着俩人,他扭头看向坐在旁边的殷或,问道:"他们两个怎么回事? 殷或瞥了他一眼,见他手上脸上都是黄汁,不由有些嫌弃的移开眼,"吃你的吧,管这么多干什么? 一旁的白二郎早见怪不怪了,大家吃饱喝足,满宝便惋惜的和殷或道:"你才吃饱,暂且不针灸了,休息一会儿再说" 殷或点头。 白善庆幸道:"幸亏今天没作业" 不然他们这么晚回去,写作业肯定来不及了。 外面太阳已经没那么厉害了,五人干脆便叫人搬来躺椅,一块儿在院子里躺着晒太阳。 刘焕很新奇的摇着躺椅,问殷或,"这是谁做的,躺着还真舒服" 殷或道:"照着他们家的躺椅做的,你要,便和我家的木匠要图纸" "好,我也要做一个放在家里躺着玩儿" 满宝一边吃一边问道:"你爹娘严格吗? 刘焕眨眨眼道:"我爹娘不在家" "那你祖父严格吗? 刘焕思考了一下后道:"我大哥比较严格,怎么了? "那我估计你做了也躺不下去,"满宝道:"我们先生说了,你们年纪还小,这椅子是给年老者躺的,你们正是少年时,就应该挺直了脊背,哪有这样坐没坐相,躺没躺样的? 白善点头,"所以我也很少能躺在椅子上的,尤其是来京城以后" 以前在益州和家里,他们的椅子都是放家里,大人们都不怎么管,想怎么躺就怎么躺。 在益州城的时候先生还会主动招手叫他们休息一下,但到了京城就完全不一样了,先生虽然也会叮嘱他们要好好休息,但却不许他们太过偷懒了。 唉,还是家乡好呀。尚姑姑将满宝送出宫,回到立政殿时,皇后也才让人把两个女儿送走。 她重新拿了一本氏族志,靠在榻上阅读。 尚姑姑轻手轻脚的去给她添水。 皇后目光从书上移开,问道:"周小大夫送出去了? "是"尚姑姑躬身应了一声,细细禀报给她听。 皇后微微点头,沉吟片刻道:"长豫年纪也不小了,陛下正打算给她说亲呢,可我总觉得这孩子的脾气很跟个孩子一样,哪里就能嫁人了? 尚姑姑笑道:"女孩子嫁了人就长大了,娘娘不也是十三岁便嫁给陛下了吗? 皇后微微摇头,笑道:"不一样了,我们那会儿天下动荡不安,现在国泰民安的,也不用孩子为这个天下做什么,不如等她们再长长" 她道:"现在外面的人家不也是等孩子及笄后才说亲准备嫁人吗? 她掩嘴咳嗽两声,接过睡喝了一口,咽下咳嗽后才道:"以前我总担心我走了以后她们的亲事不好定,所以想早早的给他们都定好,可现在看周满,突然间觉得晚一点嫁人也好,她们是公主,是皇子,便是受再大的委屈亲事上也不会被亏待的" 尚姑姑低着头不敢说话。 "让孩子们再长长,自己有本事,倒比我给他们安排得妥妥帖帖的要好" 尚姑姑柔声道:"娘娘也是一片慈母心" 皇后笑了笑,低头喝水。 尚姑姑笑着换了一个安全一点儿的话题,"娘娘似乎很喜欢周小大夫" 皇后点了点头,叹息道:"那也是个可怜孩子,从小没了父母,年纪小小便承受了这么多,可看着还是那么开朗高兴" 也正是因为看见了她,皇后才突然觉得,孩子其实没了母亲,自己也是可以过得很好的。 尚姑姑是宫中除了古忠外第四个知道白善和周满事的人,闻言低下头去。 "对了,你去找一趟古忠,让他去查一查周满的先生,我隐约在陛下那里看到过,似乎是姓庄,"皇后笑道:"能教出白善周满这样弟子的先生必定差不到哪里去,就算运气差点儿,只要想出仕,不至于一直出不了,让他去查一查是怎么回事" 尚姑姑低头应下。 而此时,隔了两天的虞县公终于叫人打听到了一些东西,他的长随就坐在虞县公身边的一个小凳子上回道:"绵州人,来了京城后很少出门,出去过几次后就和姜先生等人交上了朋友,和户部郎中陈福林是同乡和同窗" 虞县公一边剥菱角,一边道:"让你查他的当年啊,你怎么尽查的是现在的事? 他的长随没好气的道:"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他又不是长住在京城的人,这一时半会儿的让小人上哪儿查去? 虞县公被怼了一句,便低头默默地剥菱角吃。 长随继续道:"不过,还是查到了一点儿东西的,中秋那天庄洵和陈福林在莫会园碰面,场面就不是很好看,大家私底下说他们可能有些恩怨" "重阳那天,他们又在青华山遇上了,庄先生的两个弟子很护师,虽然彼此言语间还算客气,但在场的人都觉得他们说话绵中带刀,还是有矛盾" "那你有没有查出他们有什么矛盾啊? 长随一拍大腿道:"本来没查出来的,但小人去打听陈福林时听到了一件稀奇事" 长随摇头晃脑的念了一首诗,笑道:"老太爷,您那天回来的时候念的诗,您还记得吗? 虞县公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废话,我念的诗我能记不住吗?你是不是要说这首诗是陈福林作的呀" 长随一愣,"老太爷怎么知道? 虞县公就幽幽一叹道:"人呐,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太好了,我只隐约记得当年写这首诗的人闹了一出丑闻,似乎是因为诗抄了别人的,却怎么也记不住那个别人是谁了" 长随:"那您让小人去查的时候怎么没告诉小人? 虞县公:"忘了! 长随气得白胡子都飞起来了。 虞县公问,"你刚才说那陈福林是什么官职来着? 长随本不想理他的,但还是忍不住道:"户部郎中" "户部郎中怎么了?虞侍郎从门外进来,先给父亲行了一礼,然后冲着长随行了半礼,叫道:"全叔" 长随立即从小凳子起身和虞侍郎行礼,"拜见三老爷" 虞侍郎连忙伸手扶住他,这才问道:"户部郎中怎么了? 虞县公就掀起眼皮来看他,幽幽地道:"户部郎中陈福林呀" 虞侍郎等了一会儿见父亲只说这么一句话,便道:"他怎么了?父亲知道他要调到工部来了? "嗯?虞县公微微有了点儿兴趣,"他要调到工部去了?去做什么?右侍郎吗? 虞侍郎笑道:"不是,是左侍郎,儿子要调为右侍郎" 虽然左右侍郎都是侍郎,官阶一样,但右为尊,将来晋升尚书时,还是右侍郎更有优势。 虞县公便问,"怎么,他是唯一人选? "这倒不是,只是他资历最深而已,"虞侍郎道:"他在郎中上面干了有九年了,是六部目前资历最深的,我们工部事情素来繁杂,他又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所以尚书大人考察一番后便选定了他" 虞县公就冷哼一声,"如今选官看的不是才能,而是不是老好人了? 虞侍郎低着头不说话。 虞县公便指了他道:"那你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虞侍郎笑道:"倒真是个老好人,不过他才华也有,我打听过他,他在户部的时候也做了好几件实事的,就是可惜,其中他提的好几个田亩计算的办法都不错,就是一有人反对,他就放弃了" 虞县公喷了一口气道:"你们尚书就是看重他这一点了?难怪要把你右迁,这样的人放在右侍郎的位置上,难道还指望他将来做一部尚书" "这是各人的脾性,父亲今儿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虞县公脑海中便闪过庄先生的谦逊有礼,没有证据,他是不会武断的相信某一个人的,可白善和周满两个孩子性格还不错,才能也不赖,加之庄先生又处于劣势,虞县公便忍不住多想了点儿。 这一多想,便有了侧重。能吃,他只能看着刘焕他们吃。 满宝提着药箱到的时候,三人正吃得津津有味,殷或就默默地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吃汤羹。 满宝一到,白善他们三个都腾不出手来,殷或便抬头对满宝一笑,问道:"你要不要坐下吃一些东西? 满宝还真有些饿了,将药箱放到一旁,去旁边洗了手,便坐到白二郎身边,看看他们吃的东西,又看看殷或吃的东西,她的天平正在不断的倾斜时,白善将手中一个打开的螃蟹递给她,里面的黄和蟹肉都被剔了放在蟹壳里。 满宝就不用纠结了,直接接过。 白二郎看看左手边的满宝,再看看右手边的白善,不乐意了,直接起身和白善道:"换位置" 白善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当即起身和他换了位置。 白善将姜汁递给她,满宝便往上浇了一勺姜汁,然后就拌匀了吃,一口的黄 满宝欣喜的眯起了眼睛,白善看得也笑眯了眼,干脆又提过一只螃蟹来拆开给她吃。 坐在对面的刘焕一边低头吃,一边撑着眼皮看着俩人,他扭头看向坐在旁边的殷或,问道:"他们两个怎么回事? 殷或瞥了他一眼,见他手上脸上都是黄汁,不由有些嫌弃的移开眼,"吃你的吧,管这么多干什么? 一旁的白二郎早见怪不怪了,大家吃饱喝足,满宝便惋惜的和殷或道:"你才吃饱,暂且不针灸了,休息一会儿再说" 殷或点头。 白善庆幸道:"幸亏今天没作业" 不然他们这么晚回去,写作业肯定来不及了。 外面太阳已经没那么厉害了,五人干脆便叫人搬来躺椅,一块儿在院子里躺着晒太阳。 刘焕很新奇的摇着躺椅,问殷或,"这是谁做的,躺着还真舒服" 殷或道:"照着他们家的躺椅做的,你要,便和我家的木匠要图纸" "好,我也要做一个放在家里躺着玩儿" 满宝一边吃一边问道:"你爹娘严格吗? 刘焕眨眨眼道:"我爹娘不在家" "那你祖父严格吗? 刘焕思考了一下后道:"我大哥比较严格,怎么了? "那我估计你做了也躺不下去,"满宝道:"我们先生说了,你们年纪还小,这椅子是给年老者躺的,你们正是少年时,就应该挺直了脊背,哪有这样坐没坐相,躺没躺样的? 白善点头,"所以我也很少能躺在椅子上的,尤其是来京城以后" 以前在益州和家里,他们的椅子都是放家里,大人们都不怎么管,想怎么躺就怎么躺。 在益州城的时候先生还会主动招手叫他们休息一下,但到了京城就完全不一样了,先生虽然也会叮嘱他们要好好休息,但却不许他们太过偷懒了。 唉,还是家乡好呀。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5:16: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