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手机怎么下载小宝贝直播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苹果手机怎么下载小宝贝直播

苹果手机怎么下载小宝贝直播

作者:孛艳菲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7:57:05

最新章节:刘碧玉气哭了!
小说简介:笑,突然脸色一正,契苾何力也坐直了身体,回头看向正前方。 一直没动静的国内城城门缓缓打开了一扇门,一个身着黑色披风的将军带头而出 他手握长枪,打马便冲着契苾何力而来,在距离他有百米的距离停下,与他们遥遥相望。 契苾何力挑眉,将手中的水壶扔到白善怀中,冲着那小将裂开嘴笑,"小子,好胆气,就凭你敢出城来应战,我敬你是个英雄,来报个名字我听听" 契苾何力是真夸他,但对方却气红了脸,长枪指着他道:"等你打赢了我再问我性命吧" 契苾何力哈哈大笑道:"打赢了你,你怕是没有机会自报家门了" 一旁的白善沉声道:"契苾将军,骄兵必败,他敢在这时候出来挑战你,显然是有所依仗,将军还须小心" 白善微微抬头看了眼远远的城门楼上站着的一群人,眯着眼睛道:"高句丽王一直龟缩不出,此时会让他出来,显然是此人有过人之处" 契苾何力郑重了一些,将自己的大刀握在手中微微翻了个翻,冷笑道:"那今儿就试试,是他们重振士气,还是我们一鼓作气" 说罢踢了一下马腿出列,往前跑了十多米,远远的和对方对望。 俩人先用目光厮杀,然后刀尖一转,枪微微一压便互相朝着对方冲去 对方长枪刺来,契苾何力用刀挡住,本想刀身一翻就削过去,他经常这么干,基本三招可斩对方于马下。 可这次长枪刺在刀身上让他手微微发麻,然后对方收枪急速,瞬间收回后又冲着他的脖子刺来,契苾何力立即往后一仰躲过,脚下急踢马肚便飞速与他错身而过,让他回马一枪落空。 此一回合,契苾何力略落下风。 不仅白善看出来了,满宝和白二郎也看出来了,三人在马上坐直,脸色发沉。 白善来回打量了一下又重新交战在一起的俩人,评论道:"此人有神力" 满宝:"契苾将军不也是猛士吗?他的力气也很大的" 白善道:"契苾将军的力比不上对方,而且契苾将军年岁比他长很多" 白二郎:"那我们这边就没有胜算了? "不,"白善道:"契苾将军有丰富的经验,而且" 他看了眼再次分开的俩人,这一次契苾将军胸前被划了一枪,看着不是很严重,但足够让两军看清他落于下风了,而对方几乎是没有停顿的,回身再次朝契苾何力冲去,显然是想速战速决。 白善嘴角微微一挑道:"对方急躁了" 城门上观战的高耨萨也一惊,蹙眉道:"契苾何力已落下风,申鸣年轻力壮,何必急于一时? 但申鸣却更想快些将契苾何力斩于马下,好让人看到他的本事,于是在再次刺伤契苾何力以后,觉得对方已力竭,避无可避,他几乎是立刻回马攻击 但契苾何力却是抬手一刀挡住他刺来的长枪,然后在对方收回前翻刀压住枪身,他放开了缰绳,让他亲爱的马儿飞速的向前,而他的刀压着枪身快速上前,直逼申鸣拿枪的手。 申鸣脸色微变,不由松开长枪,而就在这一松之间,契苾何力的双手握刀顺着往上狠狠地一削,申鸣立即头身分离,一股鲜血喷射而出,他伸手一把抓住申鸣的脑袋,停也不停,直接回到大军面前。 而申鸣的尸身还稳稳的坐在马上,还跟着马跑了好一会儿,他的身体似乎才反应过来丢失了脑袋,缓缓的从马上落下,发出嘭的一声。 契苾何力打转马头,回身直逼城楼上的高句丽众臣和众将,将手中死不瞑目的脑袋举起来,冲他们喝道:"告诉高昊,不论你们想做什么,在我大晋面前,一切皆是枉然" 他面目狰狞的大声吼道:"大晋的儿郎们,冲入城中将他们一举拿下,拿下——"契苾何力将手中的脑袋挂在马背上,挥舞着大刀立即朝着已经乱了阵脚的高句丽队列冲去 身后的薛备立即带着大军跟上。 满宝只来得及喊一声,"您得回来包扎" 但没人听到她的话,先是骑兵跟着薛备冲上前,和契苾何力一起杀入敌军队列中,然后是后面的步兵一队又一队的从她身边冲过去 白善看到对方的城楼似乎在关闭,因为城门厚重,不论打开还是关闭都要慢慢的来。 他眉头微皱,看了一眼已经和高句丽兵战成一团的众将士,扭头对白二郎道:"你快带着满宝回大营,营中阿史那将军说不定还在,不论是谁在,立即让他们带着弓弩和投石机前来支援,医帐准备医药等物,箭伤应该最多,快——" 说罢也抽了自己的长剑,带着大吉杀入敌军了。 满宝和白二郎的马没怎么上过战场,因此有些受惊的原地踏步,俩人惊讶的回头看向冲进去的白善,满宝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用力扯着赤骥,安抚它道:"别怕,别怕,我们快回去" 赤骥勉强稳下来,转身便跑,白二郎也摸着绿耳的脑袋,微微安抚后便追上去。 而城楼上的高耨萨在申鸣死后便下令道:"立即紧闭城门" "可是下面还有两千兵马" 高耨萨面无表情的道:"不要了,让弓箭手们准备" 对于这个结果,他自然也是假设过的,要是一旦发生,那他之前准备的大量弓箭就派上了用场。 众人面色一变。 城楼下,契苾何力带着人冲杀过去,想要带着人冲进城中,结果对方的城门很快关闭。 等他冲过去时,门正好关上。 他无奈,只能又反身杀出去。 薛备看见对方紧闭城门,心中一紧,大叫道:"将军,这些是弃子! 冲入战场的白善带着大吉和身后几个来保护他的禁军侍卫努力的朝着契苾何力靠拢,大声叫道:"将军,后撤,快后撤,城楼上要放弓箭了" 契苾何力听见,心中一沉,转身吩咐一直紧跟着他的亲兵,"鸣金收兵" 一语落,城楼上有几百支箭一起落下,不分敌我的插入正在拼杀的士兵们胸口,手臂,大腿,甚至是脖子间。 契苾何力挥刀将飞射而来的箭砍落,见士兵们不少都被箭射中,怒气翻涌,打转马头就要往里冲 白善挥剑斩落飞剑,拦住契苾何力道:"将军,快收兵——" 亲兵已经掏出铜锣狠狠的一敲,晋军们听到金声,开始边战边后退。 契苾何力喝道:"骑兵断后,让步兵先撤! 于是薛备带着骑兵们拦住高句丽军,让步兵们先后撤。 城楼上,高耨萨看到被亲兵围在中间的契苾何力,指着他的位置下令道:"射,拿弓弩来! 契苾何力挥刀扫落冲着白善而去的飞箭,指挥着盾牌上前抵挡 满宝和白二郎快马加鞭的往大营跑,远远的看到薛贵等人在大营门口,立即大喊道:"前方交战,高句丽以两千将士做引,快去支援" 薛贵瞪大了眼睛,只来得及抽空和同袍说一句,"我说我听到了鼓声和喊杀声吧,你们非不信" 白二郎道:"带上攻城用的投石机,还有弓弩等,快! 今日不仅薛贵在此,牛刺史也在,俩人立时转身回去点兵。 通知完消息,满宝和白二郎则立即去找值守在此的医帐。 因为他们这段时间都是围而不攻,医帐的人大多数是留在小城中照顾之前的伤兵,以及为生病的士兵看病。 这边只有三个学生,是为应急派遣过来的,好在药材是一直跟着粮草补给走的。 虽然围城的军队一天一换,但后勤未曾换过,所以这边的药材准备的好充分。 满宝一到,立即将医帐中的士兵都叫来,把任务分派下去,该带药材的带药材,该带锅的带锅,还有木柴这些也都要带着。 等他们准备好,大营那边已经出发。 他们这一小队就落在了后面。 等薛贵和牛刺史带人赶到,契苾何力的军队已经退出大半。 战场上,余下的高句丽兵已经想不起来要杀晋军了,因为他们被城楼上的箭矢射杀得更多。 一时心理崩溃,四处溃逃,根本想不起要拉住晋军共沉沦之类的。 白善护着契苾何力将军在大吉和亲兵们的保护下冲出射程,迎面和薛贵牛刺史撞上。 牛刺史看到契苾何力面如金纸,不由脸色一变,打马上前,"将军" 契苾何力还清醒着,他道:"不能如此溃败,用投石机和弩机,尽量保存士兵" 牛刺史应下,立即侧身让他们去医帐。 白善一踢马肚子,带着契苾何力去找满宝。 牛刺史本已经回头看向城楼,但白善过去后他立刻扭头看向他们,只可惜被他们的亲兵挡住了视线,但他依旧有些惊疑不定。 薛贵已经吩咐下去,士兵们正在架设投石机和机弩,见他一脸惊疑,不由跟着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牛刺史心脏砰砰跳,"我刚才好像看到白大人后背插着两支箭" 白善背后的确插着两支箭,大吉一直青白着脸跟在身后,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他盯着白善后背的两支箭许久,最后在赶到医帐,大家紧张的抬着契苾何力去找周满的时候,他还是抬手折断了他身后的箭,然后不动声色的伸手扶住白善,提醒道:"少爷,你中箭了" 白善微愣,然后面色一白,他说呢,混乱中后背一阵钝痛,原来是中箭了。 白善与他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去找满宝。 满宝他们才到,只来得及撑起两个医帐,看见被送来的契苾何力将军,她眉头微蹙,"怎么还中箭了? 再见到白善,发现他也脸色苍白,不由问道:"你受伤了? 大吉立即道:"少爷中了两支箭" 满宝脸色一白,差点儿站立不稳。 白善就上前一步扶住她,低声道:"我没事儿"说罢暗示性的拍了拍她的手掌。满宝这才想起来,他身上穿有刀枪不入的衣服。 她的脸色缓过来,但依旧不放心,扭头吩咐学生们道:"去将护心丸找来,先给契苾将军用一丸,准备热水和手术用的器具,你们先清理一下,将他的伤口清理出来,我一会儿就过来" 学生们也担忧的看了一眼白善,低声应是。 满宝就扶着白善去了隔壁的医帐,不让其他人入内,她和大吉一起将他的衣服脱了,背后一直插着的两支断箭也给带了下来。 满宝和大吉这才看见他背后贴身的衣服一点痕迹也不留,自然也没有破。 满宝看了一眼箭头,松了一口气,不愧是她花费了好多积分买的衣服。 让他脱掉衣服,满宝看了一眼他的背后,上面有两个青黑的印子,看着就是被箭射中后受力所致。 满宝伸手按了按,他"嘶"的一声,缩了缩脊背。 "疼呀? 白善点头。 满宝就道:"我回头给你做个药膏,再吃点儿活血化瘀的药,休息两天就好了" 白善点头,压低了声音道:"此事不好外传,所以我必须得受伤" 一旦外传,皇帝问起这样的衣服哪儿来的,还有没有,他们怎么说? 总不能和皇帝说,这是他小岳父从阴间给他买来的吧? 满宝想了想后道:"你别担心,先在这儿趴着,我一会儿让你过去再过去" 这一点儿在她这里并不难。 满宝转身去了隔壁,契苾何力将军已经趴着叫人剥干净了,正有学生在处理他的伤口。 满宝看了一眼他的脸色,伸手摸了摸他的脉象后对学生道:"外面过来的伤兵很多,你出去与他们一起处理了,其余医帐还在搭建,隔壁你们拿去用,将白大人挪过来,他们俩人都受伤不轻,我来拔箭" "是"学生应声而去。 士兵们很快就将白善抬了过来,用木板,然后将人放在契苾何力边上的木床上。 没人能看出他没受伤,他将衣服穿了回去,那两支断箭依旧插在衣服上,看着就跟插在他身上一样。 而他本来就加入混战,他杀的人的血,契苾何力杀的人迸射出来的血,有不少溅在他身上,尤其是他当时还不穿盔甲。 素淡的衣服上全是血,一片一片的,不仔细看,根本没人能分出这是别人的血。 也就大吉,因为忧心一直盯着他的后背看,这才能发现他中箭的地方血迹似乎在慢慢干枯,颜色在慢慢变深,似乎没有新血出来。 满宝让白善在一旁趴着,然后专心给契苾何力治疗,大吉给她打下手。 白二郎一脸苍白的跑进来,一叠声的问道:"白善受伤了? 他正在前面分流伤兵呢,结果就听太医署的一个学生说白善身中两箭,人要不行了。 白善本来正趴着,被他突然冲进来吓了一跳,没好气的道:"喊什么,我还没死呢" 白二郎立即跑上前去看他,见他背后插着两支箭,浑身都是血,不由焦急,"怎么中箭了?不会,不会有事吧? 白善含糊的道:"不会有事的,满宝说箭伤的不深" 白二郎连忙去看满宝,见契苾何力将军身上流的血更多,而且脸上一点儿血色也没有,不由焦心,"契苾将军怎么也伤得这么重?你抽不开手来,要不要把其他人叫进来帮忙?难道一直留在白善在这儿,万一血流光了怎么办? 满宝正在专心的分开契苾何力的肉,想要将箭头挖出来,闻言没好气的道:"闭嘴吧你,他的箭不深,没有伤到骨头和大的经络,只要不拔就不会大出血,你出去安排伤兵,没事儿不要进来打搅我" 又道:"此一战我们受损不轻,虽说拿下了对方两千人,但这一次的确是失策,小心陛下问罪,还不快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亡羊补牢? 白二郎就迷迷糊糊的出去,出了医帐好一段儿才想起来,"不对啊,我们是医帐,前头打仗的事儿关我们什么事儿?这不是契苾将军的锅吗? 头上和背上都背着锅的契苾何力此时正面如金纸的趴在床上,满宝挖到一半感觉到不好,一摸他的脉搏,立即用针护住他的心脉,咬咬牙,干脆不再止痛,只扎了两针止血针,然后继续挖箭头。 契苾何力或许是感受到了疼痛,挣扎着想要醒来,但一直未能清醒。 满宝一边挖一边和大吉道:"拿纸笔来记药方,立即拿出去让人熬药,再打两盆热水来" 林清婉虽然不让其他人进医帐,但外面还是有听吩咐的人,而且契苾何力的亲兵也在外面,因此大吉只将药方记下,把命令传递出去就行。 一盆又一盆的血水被送出去。 满宝终于将箭头挖了出来,契苾何力将军一疼,终于醒了过来。 满宝一看立即道:"契苾将军,您一定要保持清醒,不能再睡着了" 契苾何力迷糊的应了一声,昏昏沉沉间又想睡过去。 满宝将伤口清理干净,这才开始止血缝合,见他眼皮耷拉,她便不时的和他说话,间或扎一下他,让他疼醒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7:57: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