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相关直播app下载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秋葵视频相关直播app下载

秋葵视频相关直播app下载

作者:董雪文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6 23:23:58

最新章节:场闹戏
小说简介:"这个得问那些冤死的冤魂,还有他们的家人"满宝也朝着窗户看了一眼,道:"我觉得这不应该是果,而应该是因。是太后接济这些贫苦百姓的因,将来能得什么样的果谁也不知道" 白善道:"可她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满宝就摇头道:"她寿命不长,何苦去与她论这个长短呢?把人气死了,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而不论是算谁的,他们都没好结果,所以不如避而不谈。 满宝不接受,便只当不知道太后赎罪的心思,只当她是在为自己做好事,还能引着她做更多的好事。 "不知道太后考不考虑支持一下天尊老爷,"满宝道:"也真是奇怪了,怎么太后,皇帝和皇后都信佛祖,而不拜天尊老爷呢? 白善道:"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还两者都不拜呢,只跪天地君父,所以没必要强求。不过其他人还罢,皇帝却不应该有偏向的" 满宝惋惜道:"可惜魏大人没有就这一点发表看法" 此话一出,连白二郎都抬起头来,三人相视一眼后嘿嘿一乐,说起来,今年过年好平静呀,他们都没听到魏大人骂人的声音了。 元宵收假,白善三人又再次进宫去了,其他人也该上学的上学,该工作的工作,老周头则又和周大郎往庄子里去了。 这一次小钱氏留在了京城,在吃过她做的饭菜后,周六郎觉得他们饭馆还可以更进一步,所以把她拉到饭馆里帮忙去了。 周立君则是把算盘打得啪啪响,她现在润脂膏的生意做得很好,已经都卖到雍州去了,每月的需求都在稳步的往上增长,不是很多,几罐子几罐子的长,但这恰好在她们的接受范围内。 毕竟这东西做好了也不好留太长,做出来后就要用,最好一年内用完。 现在方氏和陆氏还专门在西一院里收拾出一间药房,专门放着她们熬药膏的器材和药材。 里面光架子就摆满了三面墙。 满宝过年的时候看过周立君做的账册,发现光这一项的收入就比饭馆的还要多了。 于是她也开始在百科馆里翻找起来,希望能再找到一些古方,嗯,对于科科他们来说是古方,对她来说有可能是后方的方子。 找出来的方子还要研究一下,做出来后自己得先用用,确认没问题了再往外卖。 长豫听她说起这事儿时还道:"本来这该是我们一起做的,没想到最后却让你专美了" 明达就在一旁和满宝解释,"姐姐她羡慕你呢,听说你一罐药能卖一二两,一年能有不少收入吧? 满宝道:"钱的事儿都是我二侄女管的" 她想起了立君说的,润脂膏卖到雍州城时一开始根本卖不开,周四郎为此还吃了好几次排头。 还是李家的三娘子出面说和才免去了许多的麻烦,可他们在雍州的生意依旧受限制颇多。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抢了别人的路,因为润脂膏,好些人家已经在减少或断了胭脂和油脂这些东西。 可这世上谁又嫌钱少呢? 满宝和长豫道:"你想做这门生意? 长豫就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的看她,"可以吗? 满宝点头道:"我倒是没意见,不过生意上的事儿是我侄女在管的,你得跟她谈" 满宝笑了笑,直言道:"不过我想她会答应的,你是公主,有你的名号在,我们能省去许多麻烦" 明达微微蹙眉,她只是玩笑一样的点开长豫的心思,本意是想让满宝安慰一下长豫,不让她心中多想。 却没想到她们直接达成了合作,她思虑片刻,还是没忍住和长豫道:"姐姐,我们是皇家,不好与民争利的" 长豫却不这么认为,"我哪有与民争利?我既没有仗势欺人,也没有强买强卖,货物的买卖本来就是各凭本事嘛" 明达却摇了摇头,干脆道:"姐姐,你现在还在宫中呢,宫外的生意你可不能插手" "等我出嫁再谈,"她扭头和满宝道:"你让你侄女等我" 明达: 满宝点头,兴奋的问道:"你和魏玉的亲事定了? 长豫道:"过年的时候父皇召见了他,元宵那天,魏大人也把他带到宫里来了,听说他二月要参加国子监的入学考,我听父皇的意思,他要是能考中,这门亲事当即就要定下了" 满宝就好奇的问:"那要是考不中呢? "考不中就拖上两三个月再定" 满宝:那有什么区别吗? 明达忍不住笑道:"父皇和母后都很喜欢魏公子,觉得他很有君子之风" 她想到了什么,扭头和长豫道:"姐姐,你若嫁到魏家,这商贾之风怕是也不行,魏大人于这些事上严格着呢" 满宝就问明达:"你呢,你可会想做生意? 明达摇头,"我还是算了,我既不缺吃穿,也不少钱花,何必与民争这些利益呢? 她道:"我三姐御下甚严,对百姓也算宽和,可就是这样,因为参与了木材的生意,手下的管事便做了些强买强卖的事儿,因为这事儿,她在母后殿外跪了半天,也哭了半天" 满宝问:"那她改过了吗? "听说赔了钱的,那管事也被处置了,但三姐夫身上的实职被消了,连三姐都被母后下旨申饬,"她看向长豫,道:"所以我才说得不偿失" 长豫就道:"我们已经是公主了,为何还这样束手束脚的?我又没有要去害人,不过是赚些脂粉钱罢了? "你这话一听就假,难道你堂堂一国公主还缺脂粉钱吗?明达道:"要我说,你们生活也太奢靡了,你上次要吃什么酿茄子,御膳房为了给你配菜,差点都误了母后那边的菜" 长豫不说话了。 明达幽幽叹息了一声。 长豫就指了周满道:"你问她,的,但他就是得时不时的跑一趟衙门,或是身披官服出去调解。 "昨晚上元宵,看到我这儿没有,是不是又黑又大了?唐鹤指着自己的眼袋问周满。 满宝看了一下后道:"唐学兄,我早上见你的时候就想说了,昨晚上逛灯市的时候我还看见你了呢,怎么才半个晚上不见你就好像老了三岁似的? 唐夫人瞥了唐大人一眼道:"因为他一晚上没睡" 唐鹤忧愁的叹息,"当长安县的县令比当华阳县县令难太多了,昨天晚上我光处理人喝酒打架的事儿去了,对了,现在崔家的四公子和邹家的小儿子还在县衙里醒酒呢" 他道:"现在元宵也过了,该走的人也该动身了,不想走的人我总得做一下统计,看有多少人留下来,平日里住在哪儿,打算在京城做什么营生。都打探清楚了,我以后好做工作" 不说满宝和白二郎,连白善都咋舌,然后同情的看着唐县令,"可真辛苦呀" 唐大人深以为然的点头。 "所以呢,孙郡马是要留在京城吗?唐鹤道:"你住在宫里,消息肯定比我灵通" 主要是她是太医,能够更方便的接触到宫中的消息。 满宝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发现她还真知道。 她清了清嗓子,然后左右看了看,见左右两边都是两家的护卫和丫鬟婆子,这才微微倾身,压低了声音道:"听说太后娘娘和陛下求了一个恩典,让孙郡马进国子学读书" 不仅唐大人倾身去听,连唐夫人和白善白二郎都倾身竖起耳朵听。 白善问:"你怎么没和我们说过? 满宝不在意的道:"我也是去给太后复查时偶尔听谁提起的,又不与我们相干的事儿,我为什么要说? 白善一想也是,低头喝了一口汤后想起了什么,抬头道:"还是有些关系的,不知孙郡马为人如何,但云凤郡主脾气可不太好,她要是留在京城,我们得小心一点儿" 满宝就挥手道:"她不会有空找我们麻烦的" 她道:"她小产了,得做小两个月的月子,然后还要调理身体,忙着呢" 唐夫人惊诧不已,"怎么会小产了? 唐大人也惊讶,一瞬间已经想到各种宫中斗争,但又不觉得不太可能,宫中是皇后的地盘,皇后管理后宫一向有序,何况还有太后在,谁会那么想不开去害云凤郡主? 满宝不能说云凤郡主的病,那毕竟是她的隐私,她猜测她的病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呢。 所以她只能含糊的道:"舟车劳顿,本来胎像就不是很好的,初十那天就小产了" 当时还是刘太医领着刘医女去处理的,后来连萧院正都去了。 萧院正和刘太医都有意隔开了周满和云凤郡主,所以不在云凤郡主面前推荐周满,甚至不主动提及刘医女的师从; 同时也不在周满面前谈论云凤郡主的病情,以免她参与过多。 可是,刘医女是她的徒弟呀。 对于云凤郡主,满宝还是很好奇的,所以她忍了不到半天就悄咪咪的把徒弟给叫去私自指导了,然后她就什么都知道了,连云凤郡主情绪不好,和孙郡马大吵了一架的事儿都知道了。的,但他就是得时不时的跑一趟衙门,或是身披官服出去调解。 "昨晚上元宵,看到我这儿没有,是不是又黑又大了?唐鹤指着自己的眼袋问周满。 满宝看了一下后道:"唐学兄,我早上见你的时候就想说了,昨晚上逛灯市的时候我还看见你了呢,怎么才半个晚上不见你就好像老了三岁似的? 唐夫人瞥了唐大人一眼道:"因为他一晚上没睡" 唐鹤忧愁的叹息,"当长安县的县令比当华阳县县令难太多了,昨天晚上我光处理人喝酒打架的事儿去了,对了,现在崔家的四公子和邹家的小儿子还在县衙里醒酒呢" 他道:"现在元宵也过了,该走的人也该动身了,不想走的人我总得做一下统计,看有多少人留下来,平日里住在哪儿,打算在京城做什么营生。都打探清楚了,我以后好做工作" 不说满宝和白二郎,连白善都咋舌,然后同情的看着唐县令,"可真辛苦呀" 唐大人深以为然的点头。 "所以呢,孙郡马是要留在京城吗?唐鹤道:"你住在宫里,消息肯定比我灵通" 主要是她是太医,能够更方便的接触到宫中的消息。 满宝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发现她还真知道。 她清了清嗓子,然后左右看了看,见左右两边都是两家的护卫和丫鬟婆子,这才微微倾身,压低了声音道:"听说太后娘娘和陛下求了一个恩典,让孙郡马进国子学读书" 不仅唐大人倾身去听,连唐夫人和白善白二郎都倾身竖起耳朵听。 白善问:"你怎么没和我们说过? 满宝不在意的道:"我也是去给太后复查时偶尔听谁提起的,又不与我们相干的事儿,我为什么要说? 白善一想也是,低头喝了一口汤后想起了什么,抬头道:"还是有些关系的,不知孙郡马为人如何,但云凤郡主脾气可不太好,她要是留在京城,我们得小心一点儿" 满宝就挥手道:"她不会有空找我们麻烦的" 她道:"她小产了,得做小两个月的月子,然后还要调理身体,忙着呢" 唐夫人惊诧不已,"怎么会小产了? 唐大人也惊讶,一瞬间已经想到各种宫中斗争,但又不觉得不太可能,宫中是皇后的地盘,皇后管理后宫一向有序,何况还有太后在,谁会那么想不开去害云凤郡主? 满宝不能说云凤郡主的病,那毕竟是她的隐私,她猜测她的病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呢。 所以她只能含糊的道:"舟车劳顿,本来胎像就不是很好的,初十那天就小产了" 当时还是刘太医领着刘医女去处理的,后来连萧院正都去了。 萧院正和刘太医都有意隔开了周满和云凤郡主,所以不在云凤郡主面前推荐周满,甚至不主动提及刘医女的师从; 同时也不在周满面前谈论云凤郡主的病情,以免她参与过多。 可是,刘医女是她的徒弟呀。 对于云凤郡主,满宝还是很好奇的,所以她忍了不到半天就悄咪咪的把徒弟给叫去私自指导了,然后她就什么都知道了,连云凤郡主情绪不好,和孙郡马大吵了一架的事儿都知道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6 23:23:5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