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币直播间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番茄币直播间

番茄币直播间

作者:呼延成儿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11:12:06

最新章节:昔日的种子
小说简介:五哥他们还没从县城里回来,满宝放下书就跟着大头去地里找四哥了。 今天的满宝特别乖巧,一点儿也不捣乱,抱着周四郎挖出来的小石头之类的就往外走,跟着大头他们把东西垒好在地头。 周四郎有些不适应,抽空问她,"你今天怎么这么乖了? 满宝道:"我每天都很乖" 其实她也是有些目的的啦,本来是想先帮一下忙再说的,不过既然四哥提起了,满宝就说了,她拉着四哥去看地上的积雪草。 不错,这东西无处不在。 "四哥,你知道这是啥不? 周四郎鄙视的看着妹妹,道:"雷公根呗" "你知道它是药吗? "咦,原来它是药呀,我就知道要是摔跤出血了就嚼咕嚼咕给糊上去止血"周四郎拨了拨地上那丛草,抬头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们拔了晒干送到药铺呗,你不是说要我想着你吗?我这不就想着你了吗? 周四郎表示怀疑,"就这到处都有的东西,药店能要? "竹子也随处可见,二哥做的簸箕和竹筐不也很多人买吗? 周四郎就若有所思,他还没决定呢,围在一旁的大头他们却已经兴奋起来了,"小姑,我们也拔积雪草,你能帮我们拿去药店吗? "我不行,但我可以叫五哥帮你们"满宝早计划好了,道:"人多力量大,我也拔,你们也多找找哪儿有那种叶子很大,很多的积雪草,那种比较重,说不定扯一扯就有一斤了" 连周四郎听着心里都有些火热起来,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地上的积雪草,想着,这说不定就是大富大贵的开始! 满宝打破他的美梦,"我们先开荒吧,四哥,等你休息的时候再去拔草,反正又不累" 周四郎脸上梦幻般的笑容就落了下来,起身去拿锄头。 但大头他们不愿意辛勤的免费为他工作了,他们都跑去找积雪草,然后拔了堆在一起,打算一会儿就拿回去晾晒。 周四郎看着只剩下自己一个的地里,惆怅得不得了,他就说嘛,满宝怎么可能不给他找麻烦呢? 等他们回家要吃晚食时,周二郎也领着五郎他们回来了,他正在激动的和家里人道:"我问过药铺了,药铺说那女贞子他们收,要是品相好,那就六十文一斤,品相不佳的,最低也有四十文。不过须得是晒干的" 周大郎他们也激动起来,这个价格听着比米面还贵啊,不愧是药,就是值钱。 钱氏问,"你问了这东西要怎么晒吗? "问过了,药铺的掌柜说,可以先熏蒸或是过一遍热水,再晾晒,一直晒干为止,他们药铺就收了。至于怎么熏蒸和过热水,掌柜却不肯多说了,他说,他们药铺有专门的采药人合作,这些算是那些采药人的手艺,若是他什么都说了,恐怕采药人们不满" 钱氏若有所思,扭头和小钱氏道:"明天应该是个晴天,你别下地了,把炉灶空出来,我们试一试,既熏蒸,也烫水,看哪一样的品相更好" 小钱氏应下。 钱氏又对周大郎道:"这两日你们没事就到山里再找找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女贞子。就在外面走一走,别进去太深" 周大郎他们已经不是小孩,知道轻重,山里猛兽蛇虫多,他们也没这个胆子进去呀。 周五郎一群小的也在自己的房间里密谋,他告诉满宝,"我当时跟着二哥去了,当时那儿就有一个采药人,见二哥拿着女贞子去问,脸色很不好看呢" 他哼道:"这生意又不独是他们一家的,凭什么他们能做,我们不能做? 周六郎也道:"就是,我们做的花篮,这两天也有人学我们拿去卖,不过他们的花篮里没糖,生意没我们好。我们一直换地方,所以才每天都能卖出去" 周六郎是有些骄傲的,但周五郎却有些忧虑,觉得再这样下去,花篮生意肯定做不下去了,他们只能卖糖。 但糖的生意是他们自己的,可没有过明路,如果花篮没生意了,家里肯定不会许他们再去县城的。 满宝也觉得花篮生意应该做不下去了,按照科科说的,市场已经有模仿品,后面供大于求,价格肯定会被压低,那就不划算了。 满宝道:"那我们得准备点儿别的借口去县城了" 周五郎等人也深以为然,不过这不是立时能想出来的,于是他们还是来数钱吧。 数完了钱,满宝不仅把第二天要用的一包糖给周五郎,还给了他一把钱,让他去集市上买鸡。 她道:"村里的鸡不好买,人家都不卖啦" 周五郎问,"满宝,你想吃鸡肉了?一只鸡很贵的" "没关系,我有钱"满宝特别豪气,挥手道:"买回来给娘补身子" 周五郎他们集体咽了一下口水,没有多犹豫就答应了。 他把钱收好,再次鼓动满宝,"满宝,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多卖一点糖吗? 满宝坚定的摇头,"不行,糖吃多了坏牙" 而且女贞子的积分还没下来,她每天都在花积分,却没有赚,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攒够给娘买药的积分呢。 在满宝看来,钱的作用是没有积分重要的,而且她现在钱够用了呀。 满宝对自己现在的资产很满意,而且她并不觉得挣钱很难。她把自己又找到了一味药材的事告诉五哥,表示他们的花篮就是卖不出去了,也能卖药材。 今天晚食周家吃的是鱼,满宝喝了一碗鱼汤,心满意足的躺在了床上,一时睡不着,它就去翻曾经录入系统的东西,将它们的词条看了看,然后又去逛了一下商城,着重看了一下她娘的药剂。 然后心满意足的睡过去,第二天精神满满的醒过来上学去了。 她早就忘记昨天和白善宝吵架的事啦。 但白善宝却记得,因为他难受了一个晚上,他没有在书房里找到黄金,反而还被祖母笑了一顿。 娘亲没给他钱,祖母也说满宝说的是对的;他也没找着黄金,祖母还笑话他! 所以满宝一来,他就把自己一早去厨房里顺来的糕点往她面前一推,请她吃。不干什么,我就要钱" 见丫头就抓了一把铜钱来,白善宝不高兴了,"娘,我要的是所有的钱" 郑氏一惊,"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这下郑氏笑不出来了,难道儿子被人骗了? 谁知道白善宝坚持,"不干什么,我就是要,娘,你赶紧都拿来给我" 刘氏微微蹙眉,郑氏也忧心不已,抱着他问,"善宝啊,你是不是被人骗了? 白善宝一头雾水,谁骗他了? 他想了想,发现他今天光顾着和满宝吵架了,根本没来得及和别的同学说话,那就是没人骗他,于是白善宝摇头,继续讨要钱,坚持要所有的钱。 郑氏差点落下泪来,她抹着眼睛道:"我的儿,你要钱去干什么呀,你不告诉娘就要家里所有的钱,这不是被骗是什么? 白善宝道:"我是真的不干什么呀,就是要钱而已" 他怎么知道他要拿钱去干什么? 他就是问问他娘,看他娘给不给所有的钱给他而已,要是给,哼,明天他就去嘲笑满宝,明明是她笨,却来笑我蠢,到底谁笨? 这下郑氏是真的哭了。 刘氏瞥了一眼儿媳,把孙子拉到身前来问道:"善宝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钱了? 白善宝就气愤的将今天他和满宝吵架的事这样那样的说了一遍,从他们说要看炮制药材的书开始,白善宝说完以后觉得口干舌燥的,还喝了一口水,这才继续道:"祖母,你快叫娘把家里所有的钱都给我,明天我要拿去给她看,让她看看到底是她错了,还是我错了" 郑氏这下哭不出来了,而是哭笑不得。 刘氏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摸着孙子的脑袋道:"傻孩子,你同学说的没错,你就是个傻的,因为家里的钱怎么可能全都给你呢? 白善宝一呆,转头看向他娘。 郑氏也笑道:"是啊,善宝,家里的钱有很多用处呢,怎么能因为小儿赌气就全都拿出来? 眼泪快速的在白善宝的眼睛里聚集,他委屈得心都酸了,哇的一声就大哭出来,气愤对他娘吼道:"你骗我,你骗我,你明明说了家里的钱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刘氏没想到儿媳私底下是这么教孙子的,脸紧绷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又放松了,用目光震住儿媳,任由白善宝哭喊出来,等他发泄了一会儿才拉着他的手道:"孩子,你娘说的也不算错" 虽然儿媳教错了,但显然她不能这么和孩子说,不然将来儿媳说什么,孙子恐怕都会持怀疑态度。 所以刘氏压下心中的不满,笑着和白善宝柔声解释,"善宝,你吃的点心,茶水,饭菜,上学,穿的新衣裳都要花钱对不对? 白善宝点头。 "这些钱从哪儿来的? 善宝:"家里! "是啊,家里,以后你要去更远的地方读书,还要娶妻生孩子,这些都要花钱,钱也都从家里来,包括以后我和你娘没了,也是你继承家业,那你说,家里的钱是不是都是你的? 白善宝点头。 "可你看,祖母和你娘也都要吃穿,同样需要花销,这些钱从哪儿来? 白善宝也没犹豫,"家里" "是啊,也是从家里,那你说你现在把所有的钱都取走了,那我和你娘怎么办呢?刘氏抱着他道:"以后啊,你要用钱,只要是正经的用途,比如是买书,买礼物之类的,都可以和家里要钱,但像要把家里的钱都取出来拿到学堂里给同学看这样的荒唐事却是不可有的" 刘氏见白善宝听得认真,就知道他是听得懂的。 刘氏很欣慰,觉得孙子跟儿子一样聪明。 她揽着他的肩膀道:"孩子,其实满宝说的也没有错,你要想用钱完全自由,最好这钱得由你自己挣来" 白善宝苦恼,"那我要去拔积雪草换钱吗? 郑氏想说话,刘氏就瞥了她一眼,和孙子笑道:"你要有这毅力再好不过了,但积雪草这样挣的是小钱,读书,读好书才能挣大钱,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刘氏道:"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里面是有黄金的,得你自己去找" 白善宝眼睛大亮,问道:"找到了就是我自己挣的了吗? 刘氏点头:"对! 白善宝转身就跑,"祖母,娘,那我去找黄金屋了" 婆媳俩看着他蹬蹬蹬的朝书房跑去,这才欣慰的一笑。 刘氏扭头看向郑氏,笑容微浅,"以后像那样的话不要再说了,多少子弟都是被这样的话给养坏的,我们家是有千金粟,还是有万两银?这样的微薄家业,也不过是够养活善宝一世而已,他要出人头地还是得靠自己,明白吗? 郑氏起身,心虚的低头应下。 刘氏这才挥手让她下去。 满宝也是气鼓鼓的跑回了家,不过一看到他们家院子里正满地转悠的大公鸡,她就忘了白善宝了,立刻伸手就要去抓公鸡的尾巴。 大头怕得不行,挡住她道:"小姑,小心母鸡啄你" 没错,是母鸡! 他们家的母鸡特别维护这只公鸡,这两天为了它经常打架,连人都不怕了,他们要是敢赶供给,它们就敢追着他们啄,实在是太霸道,太可恨了。 满宝看着肥肥的公鸡流了一下口水,然后蹬蹬蹬的跑进屋里,和她娘道:"娘,明天我们吃" 钱氏正坐在窗前给他们纳鞋底,闻言笑问,"哪有鸡呢? 满宝:"我再去买! 钱氏问,"你的钱够吗? 满宝狠狠地点头,"够! "那就去吧"孩子身上留那么多钱干什么?最好全花光去。 钱氏想了想道:"别买公鸡了,买只会下蛋或者快要下蛋的鸡" 买回来继续养着。 满宝乐呵呵的一笑,当然不可能听娘的,她又不傻,知道要是买了下蛋鸡回来,娘肯定又不舍得吃了。满宝已经忘了昨天的吵架,看到糕点她又想起来啦,不过她觉得自己大人有大量,科科都说了,聪明厉害的人都要有一颗宽大的心,要知道包容人家的错误。 所以她大方的接受了善宝的示好,把纸袋打开,拿了一块点心吃,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 她还和他讨论,"比上次白二郎家的管家送来的好吃" "这是我最喜欢的点心了,是昨天晚上厨娘做的,你要喜欢吃,下学后我带你回我家吃吧"白善宝带点讨好的道:"你还去我家看书吗? 满宝想了想,还是想去看一下很多很多的书是什么样子的,于是点头,大方的道:"好吧,我原谅你了,我们还是朋友" 见满宝提起这个话题,白善宝虽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诚恳的和满宝道歉,并表示她昨天说的是对的。 虽然他们是小孩子,但还是得有自己的钱。 只有挣来的钱才能完全自主,虽然娘亲还是会说家里的钱都是他的,但他知道,并不是他想要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 但自己挣的钱就不一样了。 不过白善宝并不是就认下了所有的错误,他表示满宝也不好,因为吵架不是他一个人的错,哪怕他错比较多,她也是有错的。 满宝虽不觉得自己有错,但见他道歉了,还是勉为其难的和他说了一声对不起。 系统看见了,便在她的脑子里对她道:"宿主,白善说的没错,吵架的事你也是有错的" 满宝这些是真的不开心了,问道:"我怎么有错了? 系统问她,"昨天大头和二头抢着要晾晒积雪草,然后拌嘴吵起来了,你觉得是谁的错? "两个人都有错" "明明是大头抢二头手里的积雪草,你为什么会认为二头也有错? "大头也没恶意呀,他就是觉得二头晾得太慢了,所以才帮忙的" "白善也没有恶意,他只是和你有不同的意见而已,你们都可以发表不同的意见,别说现在这个世界,就是在未来,人类因为性格,教育,认知等的不同,对于同一件事总会有不同的看法,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对同一件事有完全一致的看法的"系统道:"所以异是合理存在的,你们应该求的是同。最主要的是,可以辩论,但不应该吵架" 系统道:"既然吵起来了,那就是两个人都有错,他是真心认错的,但宿主你不是真心的" 满宝知道,科科有时候说的话她不是很能理解,但都是很有道理的,所以她都会把她的话记下来反复思考,总能被说服。 但这一次她都不用思考就听懂了,然后是真的羞愧了,她就伸手握住白善宝的手,再一次诚恳的道歉,"昨天也有我的错,对不起" 本来就羞愧和心虚的白善宝听见,更不好意思了,也握住她的小手,"满宝,你真是太好了,我不该说你的,其实大部分的错还是我的,应该我说对不起" 庄先生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11:12:0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