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逼视频大全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操逼视频大全

操逼视频大全

作者:乔夏绿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0:05:36

最新章节:潜入印服
小说简介:庄先生在教《论语》了,他给满宝手抄了一本,算上之前的《千字文》,满宝一共有两本"书"了。 满宝喜滋滋的,因为是第一次能坐在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上课,她特别兴奋,读书的时候扯着嗓子喊,回答问题也特别积极。 庄先生感觉得到课堂上的气氛活泼了许多,于是连着夸了满宝好几句,这让某人更生气了。 他决定下课后就和小伙伴们去找虫子,一定要讨厌的堂弟和讨厌的满宝打起来才好。 只是他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呢,满宝就先和他堂弟打起来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其实就是今天下午下晚课的时候。 因为来上学的学生不仅是七里村的,还有附近两个村的,为了能让孩子们平安回去。 庄先生都是申正时分就下课,邻村的孩子赶着回家,本村的孩子却是可以和小伙伴玩一玩再回家用晚食的。 满宝当然也不回家啦,她把自己的书抱好,蹬蹬的往外跑。周家一向疼她,虽然学堂是在本村,但一定会叫人来接她的。 今天被安排了接送任务的就是九岁的大头。 满宝往外一跑,就听到外面哇哇的叫声,立刻忘了要去找大侄子回家,直接抱着书去凑热闹。 她挤进去一看,就见她的二侄子被一个人压在身下揍,对方面生,她没见过。 于是满宝怒了,生人竟敢来他们村欺负人,还欺负的是她亲侄子,叔叔能忍,姑姑也不能忍啊。 于是满宝把书一放,直接扑上去把人按倒,哇哇叫着就替她二侄子还手了。 白善宝刚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还没来得及开心,就猝不及防的被按倒。 白善宝气坏了,他抬头还没来得及看清无耻的偷袭贼长什么样,就被一巴掌拍在脸上。 白善宝大怒,直接抱着身上的人翻了一个身,伸手就打。 满宝用手臂挡住,但对方力气大,她觉得自己打不过,气急之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张嘴就咬上去。 满宝还没用力呢,白善宝察觉到疼,"哇"的一声就哭出声来,声音之尖锐吓得满宝顿了一下,然后松开嘴。 见白善宝闭着眼睛哇哇大哭,她忍不住大声道:"别哭啦,我不咬你啦" 白善宝此时根本听不进旁人说的话,只觉得自己被咬了,一定出血了,一定疼死了。 他哇哇大哭,一旁的白二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点着脸道:"真是羞,男子汉大丈夫竟然打不过一个小女孩" 满宝虽然不喜欢这个被她揍的白白胖胖的小孩儿,但更讨厌白二郎说话的口气,于是冲白二郎挥了挥拳头道:"你敢笑话我们,小心我揍你" 白二郎一愣,然后怒道:"你打得过我吗? "我打不过你,我让我大侄子打你! 两个小孩就在一旁你一言我一语的吵起来,白善宝总算是有感觉了,他睁开了眼睛,泪眼朦胧的看着满宝,一抽一抽的撸起自己的袖子看,没看到血,这才小松一口气。 然后就怒气勃勃的瞪着满宝,似乎也想咬她一口。 满宝这才把注意力放回到他身上,先发制人的问道:"你为什么打我侄子? 二头先告状,"小姑,他抢我的石头" 白善宝怒道:"明明是我先看到的,是你抢我的! "你不是我们村的人,我们村的石头都是我们的,不许你捡我们村的石头" 白善宝涨红了脸,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二头被满宝一巴掌拍在脑袋上,道:"原来你才是坏蛋,我不跟你好了" 二头一呆,然后委屈道:"明明是他欺负我" "你干嘛抢他的石头?满宝道:"没主的东西,谁都可以拿,他拿了就是他的了,因为是在我们村捡的你就抢过来,那你以后去县城,路过别村的路,是不是别人也可以不让你走? 白善宝连连点头,"没有这么没道理的人" 满宝:"就是,就是" 两个刚才还打在一起的人竟然成了统一战线。 二头一脸委屈的看着小姑。 满宝就让他把石头还给白善宝。 二头不甘不愿的把那块特别光滑的石头给他。 白善宝接过,哼哼了一声,虽然满宝是在替他说话,但他依然决定不喜欢她,因为她是坏人。 白善宝瞪着大眼睛看她。 满宝就拍拍屁股起身,招呼二头回家。 白善宝没等来她的道歉,不高兴了,一把扯住她,"你还没跟我说对不起呢" 满宝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跟你说不对不起? "你打我! 满宝:"那是因为你打我侄子" 白善宝:"是你侄子不对的" 满宝蛮横,"那你也的糖果颜色来选,只不过他购买的颜色要更好,更均匀一点罢了。 他知道,这些糖果宿主是很少吃的,多半是要卖出去。 宿主年纪小,考虑不到安全问题,它却不能什么都不考虑。 满宝并不知道这些,看到出现的三袋糖果,每一种都撕开来尝了一颗,她选出了最好吃的一种,按照顺序给它们排好队,于是从她认为最不好吃的那袋里选出一百颗来,打算明天让五哥带着这些去县城。 满宝计划好明天的事,躺回到床上,心满意足的卷着小被子睡觉。 但其他各房却并不平静,父母都在哄着孩子把钱拿出来呢,就连周五郎和周六郎的钱都被老周头强逼着上交了一大半。 本来二十文的钱,最后只结余了五文在身上。 这还是因为兄弟俩提起了老周头的私房钱,老周头这才网开一面,让他们留下的,不然恐怕一文钱都留不下。 老周头把从两个儿子那里搜刮回来的三十文交给妻子,压低了声音道:"孩子们都大了,管不住了,给他们身上留一点钱吧" 钱氏把钱收好,道:"明天你就拿着钱先把村长家的债还了吧" 老周头应了一声,钱氏继续道:"我听说白老爷家要修房子,明儿让老大老二和老三都去看看,要能选上,也有一些进项,入了冬要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满宝这两年穿的都是我的旧衣改成的衣裳,不怎么暖和。她要去学堂和先生念书,那里冬天没炭火,肯定冷,还是给她换套新的,至少不能冷着身子" 老周头闷闷的应了一声。 夫妻俩商量好明天要做的事,老周头就去看了一眼隔间里的满宝,见她没踢被子,就放心的回去睡下了。 一连三天都早起,满宝竟然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外面刚有动静她就醒了,然后骨碌一下从床上爬起来,趴在窗口往外看。 小钱氏在院里看见,哎呦一声,连忙快步上前把她塞进去,然后关上窗户,隔着窗道:"小姑,早上天寒呢,你衣裳也没穿好就往外探,万一凉着怎么办? 已经起来的钱氏就在里间喊满宝,道:"老实在被子里躺着,一会儿娘给你穿衣裳" 满宝吐了吐舌头,钻进被子里躺好。 等穿好衣服洗漱好,满宝就悄咪咪的找到周五郎,用一大张油纸把糖果都包了起来交给他,小声道:"这事不能告诉爹娘" 不然她没法解释这糖哪来的。 周五郎表示没问题,他也不想说,不然赚的钱都要被爹拿走。 周五郎和周六郎没吃早食就出门,大人们只当他们是去和周四郎一起开荒,并不知道他们往县城里去了。 而周四郎早习惯了两个弟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行为,想想以前,他干活儿,只要不被父兄压着,他也是这样的。 所以他自己扛了锄头去荒地。 大头和大丫等懂事的去帮忙。 但也就是帮着割草,捡石头,再把草和石头都抱出去垒好。 满宝也跟着了,非常勤奋的帮着捡石头,就在她搬得起劲时,系统里叮铃铃的声音响起,系统道:"宿主,昨天收录的两种花卉研究出来了,奖励积分已到账,可以查看了" 满宝就去看,发现数字变得好大了。 系统的声音有些雀跃,它道:"两种花,一种叫紫藤,一种叫映山红,都是原始物种,在地球纪元时期就绝种了,但留下的基因图谱中有它们的基因,所以百科馆的科学家们才能很快确认它们的名字。这两种植物的收录意义重大,所以百科馆一次性给予宿主一千积分的奖励,除此外,紫藤的积分奖励为三百五十,映山红为三百八十,请查收" 满宝忍不住问,"为什么它们这么多,之前我挖了那么多花花草草给你,都只有一点两点的" 刺泡最多,但也只有五十。 系统道:"积分是百科馆根据该植物的价值,稀缺程度,影响力等做出的综合评测,宿主运气很好,这两种植物在地球纪元时就已灭绝,而百科馆的科学家们曾想根据留下的基因图谱复原这两种植物,都做不到,所以宿主收录的这两种植物意义很大" "宿主,你已达到开启商城的条件,是否开启商城?庄先生在教《论语》了,他给满宝手抄了一本,算上之前的《千字文》,满宝一共有两本"书"了。 满宝喜滋滋的,因为是第一次能坐在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上课,她特别兴奋,读书的时候扯着嗓子喊,回答问题也特别积极。 庄先生感觉得到课堂上的气氛活泼了许多,于是连着夸了满宝好几句,这让某人更生气了。 他决定下课后就和小伙伴们去找虫子,一定要讨厌的堂弟和讨厌的满宝打起来才好。 只是他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呢,满宝就先和他堂弟打起来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其实就是今天下午下晚课的时候。 因为来上学的学生不仅是七里村的,还有附近两个村的,为了能让孩子们平安回去。 庄先生都是申正时分就下课,邻村的孩子赶着回家,本村的孩子却是可以和小伙伴玩一玩再回家用晚食的。 满宝当然也不回家啦,她把自己的书抱好,蹬蹬的往外跑。周家一向疼她,虽然学堂是在本村,但一定会叫人来接她的。 今天被安排了接送任务的就是九岁的大头。 满宝往外一跑,就听到外面哇哇的叫声,立刻忘了要去找大侄子回家,直接抱着书去凑热闹。 她挤进去一看,就见她的二侄子被一个人压在身下揍,对方面生,她没见过。 于是满宝怒了,生人竟敢来他们村欺负人,还欺负的是她亲侄子,叔叔能忍,姑姑也不能忍啊。 于是满宝把书一放,直接扑上去把人按倒,哇哇叫着就替她二侄子还手了。 白善宝刚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还没来得及开心,就猝不及防的被按倒。 白善宝气坏了,他抬头还没来得及看清无耻的偷袭贼长什么样,就被一巴掌拍在脸上。 白善宝大怒,直接抱着身上的人翻了一个身,伸手就打。 满宝用手臂挡住,但对方力气大,她觉得自己打不过,气急之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张嘴就咬上去。 满宝还没用力呢,白善宝察觉到疼,"哇"的一声就哭出声来,声音之尖锐吓得满宝顿了一下,然后松开嘴。 见白善宝闭着眼睛哇哇大哭,她忍不住大声道:"别哭啦,我不咬你啦" 白善宝此时根本听不进旁人说的话,只觉得自己被咬了,一定出血了,一定疼死了。 他哇哇大哭,一旁的白二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点着脸道:"真是羞,男子汉大丈夫竟然打不过一个小女孩" 满宝虽然不喜欢这个被她揍的白白胖胖的小孩儿,但更讨厌白二郎说话的口气,于是冲白二郎挥了挥拳头道:"你敢笑话我们,小心我揍你" 白二郎一愣,然后怒道:"你打得过我吗? "我打不过你,我让我大侄子打你! 两个小孩就在一旁你一言我一语的吵起来,白善宝总算是有感觉了,他睁开了眼睛,泪眼朦胧的看着满宝,一抽一抽的撸起自己的袖子看,没看到血,这才小松一口气。 然后就怒气勃勃的瞪着满宝,似乎也想咬她一口。 满宝这才把注意力放回到他身上,先发制人的问道:"你为什么打我侄子? 二头先告状,"小姑,他抢我的石头" 白善宝怒道:"明明是我先看到的,是你抢我的! "你不是我们村的人,我们村的石头都是我们的,不许你捡我们村的石头" 白善宝涨红了脸,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二头被满宝一巴掌拍在脑袋上,道:"原来你才是坏蛋,我不跟你好了" 二头一呆,然后委屈道:"明明是他欺负我" "你干嘛抢他的石头?满宝道:"没主的东西,谁都可以拿,他拿了就是他的了,因为是在我们村捡的你就抢过来,那你以后去县城,路过别村的路,是不是别人也可以不让你走? 白善宝连连点头,"没有这么没道理的人" 满宝:"就是,就是" 两个刚才还打在一起的人竟然成了统一战线。 二头一脸委屈的看着小姑。 满宝就让他把石头还给白善宝。 二头不甘不愿的把那块特别光滑的石头给他。 白善宝接过,哼哼了一声,虽然满宝是在替他说话,但他依然决定不喜欢她,因为她是坏人。 白善宝瞪着大眼睛看她。 满宝就拍拍屁股起身,招呼二头回家。 白善宝没等来她的道歉,不高兴了,一把扯住她,"你还没跟我说对不起呢" 满宝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跟你说不对不起? "你打我! 满宝:"那是因为你打我侄子" 白善宝:"是你侄子不对的" 满宝蛮横,"那你也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0:05:3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