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av片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苍井空av片

苍井空av片

作者:陈震和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2:34:20

最新章节:大将敷哪托
小说简介:涉及皇帝身体大事,起居郎自然要跟着了,此时他就拿着小本本站在一旁呢,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周满,便又扭头去看皇帝。 皇帝的手就捂着肚子道:"朕觉得还是有些作痛,不过这都是小毛病,不打紧,些许小事还是能做的" 满宝就思考些许小事可以是哪些事。 坐着批阅折子算大事还是小事? 和朝臣议事算大事还是小事? 不过肯定是不能骑马出去打猎了,生病了得静养,她可以肯定这是大事。 但 满宝忍不住偷偷看皇帝,陛下他老人家想到这点了没有啊,他到底想不想去打猎呀? 主要是她有点儿想去啊。 满宝纠结起来,干脆重新拉过皇帝的手,摸着他的脉沉思起来,"陛下,您除了腹痛还有没有其他难受的地方? 她觉得皇帝这个借口找的不是很好,想偷懒嘛,人之常情,她时而也想偷懒不去上衙,要不是她身边的人都是太医和大夫,她都不知道以生病的借口请多少次假了。 唉,她可以理解皇帝,但觉得不能涉及皇帝身体大事,起居郎自然要跟着了,此时他就拿着小本本站在一旁呢,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周满,便又扭头去看皇帝。 皇帝的手就捂着肚子道:"朕觉得还是有些作痛,不过这都是小毛病,不打紧,些许小事还是能做的" 满宝就思考些许小事可以是哪些事。 坐着批阅折子算大事还是小事? 和朝臣议事算大事还是小事? 不过肯定是不能骑马出去打猎了,生病了得静养,她可以肯定这是大事。 但 满宝忍不住偷偷看皇帝,陛下他老人家想到这点了没有啊,他到底想不想去打猎呀? 主要是她有点儿想去啊。 满宝纠结起来,干脆重新拉过皇帝的手,摸着他的脉沉思起来,"陛下,您除了腹痛还有没有其他难受的地方? 她觉得皇帝这个借口找的不是很好,想偷懒嘛,人之常情,她时而也想偷懒不去上衙,要不是她身边的人都是太医和大夫,她都不知道以生病的借口请多少次假了。 唉,她可以理解皇帝,但觉得不能俩人分吃了半碗酥酪,在黑暗中看着天幕上冒出一颗又一颗的星星,俩人便依偎在一起,脑袋靠着脑袋的仰头看,"真好看" 随着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的增多,满宝忍不住"哇"的一声,指着天上道:"那是天河吗? 白善也看呆了,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看星星,但这么好看的星河却是第一次见,只见漫天的星星一点一点的,其中有一条银色光芒的彩带最为耀眼,似乎从九天倾泻而下。 他愣愣的道:"还真是天河" 站在山石后面正有些不耐烦的皇帝也抬头看向星空,一时也看住了。 白善和满宝一时都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仰头看着,白善更多的是欣赏这样的美景,满宝内心却多了几分惊叹和好奇,"科科,你们的世界就在那条天河中吗? 科科:"不在" 它停顿了一下后道:"在更遥远的地方" 满宝没有追问在哪里,问了科科也不会说的,说了她也到不了。 倒是科科沉默了一下后又道:"宿主,有人站在你们背后" 满宝瞬间汗毛倒立,她僵硬的扭头去看身后,身后是潺潺流水的冷泉,星光一点一点的映照在冷泉上。 她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你,你别吓我~" 和她靠在一起的白善最先发现她的不对,揽住她的肩膀,见她浑身僵硬便问道:"你怎么了? 满宝一把抓住了白善的手,胆气又回来了,于是眼睛闪闪发亮的在身后的冷泉里一寸一寸的扫过去,"在哪儿,是真人,还是假人? 白善听不见她的心里话,却能看到她的表情,于是也好奇的盯着冷泉看。 科科:"不是在冷泉里,而是在石头山后面" 它干脆道:"是你们的皇帝,还有跟在皇帝身边的那个内侍和两个侍卫" 反正主系统最近很少盯着它了,它不介意友情给宿主提供这个消息。 满宝一听是皇帝,立即拉着白善起身,拍了拍衣袍道:"我们回去吧,我肚子饿了" 白善愣了一下,然后便点头,"好" 他随手将手中的碗和勺子在流出来的冷泉里洗干净,放进篮子里,重新盖好后挂在树上,这才牵着满宝的手往下走。 星光下,路一阶一阶的往下,并不难走,不一会儿,俩人就转过一块大石头弯了下去。 白善忍不住驻足回头看了一眼,刚才满宝那么害怕,那上面有什么? 满宝察觉到他停了下来,连忙扯了扯他。 俩人便继续往下,等走下去很远的一段路,满宝觉得不会有人听到了,便长出一口气道:"是陛下" 白善:"那我们为什么要躲? 满宝:"我今晚不想加班" 白善一想觉得有道理,于是拉着满宝往下走。 俩人小心翼翼的下了山,正碰见殷礼带着禁军在巡逻。 哪里用得了禁军统领亲自巡逻? 还巡逻到这里来? 白善不由停下脚步,和殷礼行礼。 殷礼便停下脚步,眯着眼睛看俩人,"你们这是从哪儿过来的? 白善就指了身后的小路笑道:"这有一条小路上山,山上有一口冷泉,景色极美,我们才从上面下来" 殷礼便顺着看去,不由在脑海里搜了搜这条路,不一会儿就搜出来了,这条小路可绕道上长寿殿,因此他在靠近长寿殿的那个关口还安排了两个侍卫看守。 皇帝 殷礼想到皇帝的秉性,还是转头吩咐侍卫道:"去取灯笼来" 白善和满宝行礼告退。 殷礼看着他们离开,皱了皱眉,这俩人素来聪慧,应该不是在诓他,只是陛下如果在上面,他们两个怎么自己下来了? 侍卫们很快取了灯笼来,而此时,皇帝才指挥着两个侍卫将木桶取了上来,将里面密封的竹筒取出来。 他顺手将树上的篮子也给取了,笑呵呵的道:"天这么热,留待明天就吃不了了,酥酪还得新鲜着吃,走吧,我们回去找皇后" 古忠大松一口气,扶着皇帝就要转身。 皇帝却指着白善他们离开的方向道:"从这儿下去,本来就是要去看爱卿们的" 古忠:要不是您非要躲在石头后面看人家小两口秀恩爱,他们早在山下了。 不过不管他要从哪边走,反正肯走就行。 古忠扶着皇帝下山去。 他们出来时天还亮着,所以没带灯笼,他们不似白善和周满走过这条路,眼神也好,所以往下走时小心翼翼的。 好在才往下走了一段便看到了灯光。 皇帝停下脚步,微微眯起眼睛。 殷礼提着灯笼,领着人转弯走上来,迎面撞见皇帝,大松一口气,立即行礼,"陛下" "是殷爱卿呀,"皇帝笑眯眯的,招手道:"你来得正好,朕请你吃酥酪" 殷礼: 他上前两步,站在皇帝身侧,和古忠一左一右的护住他,请他下山。 下面的侍卫们就侧开身,举着灯笼给皇帝照亮山路。 皇帝扶着他们的手下到山下,前后看了看后哈哈大笑道:"原来这条路通的是此处啊,白善他们住哪个院子? 殷礼伸手指了前面不远处的院子。 皇帝就收声,还嘘了一声道:"走,我们去你的院子,嗯,叫上魏卿和韩卿,朕请你们吃酥酪" 竹筒很大,今天白善只挖了半碗,余下的起码还有两大碗,皇帝直接让古忠分他们半碗半碗,不一会儿,四个大老爷们就坐在院子里都捧了半碗酥酪。 韩尚书先吃了一口,惊喜道:"不错,鲜新美味赛雪肤。恭喜陛下得一佳厨" 皇帝笑道:"这可不是厨子做的,不过这酥酪饮罢不仅解烦解渴,还生齿颊润于酥,的确是上品,哈哈哈哈" 皇帝畅快的笑道:"尤其这其中还有情,那就更是上上之品了" 殷礼已经有所猜测,魏知和韩尚书却是一脸的茫然。 皇帝颇为惋惜,可惜赵国公不在此处,不然他肯定能理解他的意思。 殷或盘腿坐在榻上,因为院子小,他可以听到院子里的人说的话,他微微蹙眉,觉得皇帝的话很奇怪,他看向长寿。 长寿连连摆手,可不敢在这时候出去。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2:34: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