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美女直播间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老虎美女直播间

老虎美女直播间

作者:公孙思绿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3:42:46

最新章节:居大不易
小说简介:目送满宝端着木盆走远,小钱氏想了想,转身走到正房门口,正好老周头和钱氏也起来了。 应该说,他们是一个晚上没睡,听到院子里有动静便准备着起床了。 小钱氏敲了敲门,老周头便披了衣服出门去,把空间让给她们。 小钱氏进门去低声将满宝刚才的话说了,问道:"娘,满宝知道了? 钱氏点了点头,"她想去就让她去吧,你先别往外露了口风,衙门正在查这事,满宝说她可以求县太爷们给老二伸冤,可这事吧总之先别往外露口风" 小钱氏连忙点头,心中也有些忧虑起来。 这事并不单只是他们家的事,全村都参与进来了,若是不能伸冤,还是定的周银有罪,那整个村子的人都要跟着受罪。 天边才出现些亮光,满宝便提着装了香烛纸钱的篮子去白家找白善。 守门的下人听到敲门声时愣了一下,然后开门,一脸懵的看着满宝,"满小姐,这天才亮呢" "我知道呀,白善起床了吗? 下人苦恼道:"小的就是守门的,少爷在二院里头呢,要不您亲自去看看吧" 说罢就让开身子让满宝进去了。 满宝便提着篮子进门。 白家的下人,除了厨房的人外,其他人也都是才起床没多久,出门打扫的打扫,倒夜香的倒夜香,路上碰见满宝都有些愣,但还是站到旁边弯腰行礼问安。 满宝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白善的院子,一早便有机灵的下人先跑去禀报了。 白善也起了,不过还没来得及洗漱,听到院子的动静,他便从门口里探出脑袋来,看到满宝便招手道:"我还要洗漱呢,你先在厅里等我" 满宝应了一声,却把篮子交给一旁的下人拿去放好,进了他的房间,边看他洗脸边道:"你去跟我扫墓吗?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还有事需要你帮我参考参考" 白善一听便知道她昨天晚上肯定去问她爹娘了,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他连连点头道:"好,你等一下我,待吃了早食我便跟你一块儿去" 白善一边洗脸,一边对一旁候着的下人道:"你去厨房里拿两份早食,随便什么都可以,不必等都做好" 满宝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道:"我吃过面,不想吃了" 白善则对下人点头道:"去吧" 下人应声而去。 白善净了面和手,便去梳好头发,等他把自己收拾好,下人才把早食端来。 满宝看了眼进进出出的下人,疑惑的道:"好多我没见过的人" 白善点了点头道:"前不久祖母才让人从陇州带来的,虽然没见过,却是家生子" 他将桌上的碗筷给了满宝一副,问她,"真的不再吃一些? 满宝摇头,"没胃口" 白善便加快了吃饭的速度,看来她受的打击不小,不然不会没胃口的。 白善一吃完便放下了筷子,起身道:"走吧" "不去给刘祖母请安吗? 白善摇头,"让下人去和祖母说一声就行了,等我们回来再去请安,这会儿祖母也才起没多久呢" 满宝便找下人要回了自己的篮子,提着和他一块儿往外走。 大吉也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在他们出大门前跟在了他们身后。 满宝看了他一眼,领着他们一块儿去了村尾他们家的墓地里, 才上山,满宝就一脸严肃的和大吉道:"大吉,我们要说悄悄话,你可不可以离远点儿不要听? 大吉默默地点头,停住了脚步。 俩人便走到满宝小叔的墓前,大吉站的位置可以看到他们,却不会听到他们说的话。 满宝将篮子里的香烛都拿出来,白善帮着从附近揪了一把干草来,俩人打了火石点燃干草,便点了香烛插好。 满宝拿了一把香在手上,毕恭毕敬的跪下上香,白善站在一旁等她。 满宝将香插下去,这才和找了块草地和白善说话。 她没有犹豫的将昨天我是问道的事情都和他说了,然后道:"你说,我要怎么说服唐县令来帮我亲爹洗刷冤屈呢? 白善道:"这个很难呀,唐县令虽然问了一句,但他现在人在益州城,又是华阳县的县令,怎么可能管到罗江县来? "杨县令破案能力比不上唐县令,这又是陈年旧案,杨县令若是查不出来,那我们整个村子的人岂不是都要被问罪?满宝道:"所以还是得求唐县令" 白善就想了想道:"就算要求,也得先求杨县令,事发在罗江县内,唐县令要查,也得经过杨县令的同意,若能说服杨县令去请唐县令,那就容易多了" "那得等他成亲回来呀" "是呀,"白善掰了掰手指头算道:"就算他成了亲就回来,那也得小一个月呢,不急" 满宝便叹气,"好吧,那我们还是得当什么事儿都没有样子" 白善点头,安慰她道:"你是你小叔的女儿,那就还是周家的孩子,跟是你爹娘的孩子也没差了,你别伤心了" 满宝道:"我不伤心了,就是觉得心里酸酸的,还有点儿苦,我总觉得替他们委屈" 她道:"十二年了,我都不知道有他们,他们不仅被人害死,还要背负罪名,连家里人扫墓都不能光明正大的扫,我好难受" 白善想了想,左右看了看,发现附近只有大吉一个人,便伸手抱住满宝,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道:"要不你哭一场? 满宝被他按在怀里,小脸儿微红,推开他道:"你别是趁机占我便宜吧? "你才多大,我才多大?我能占你什么便宜?虽然这么说,白善还是耳朵通红,大声的申诉道:"我这是作为朋友安慰你好不好?色者见色,是你自己想歪了" 满宝没想到自己都那么难受了他还跟自己吵架,气得就冲他飞出一脚,白善往后一蹦,转身便跑了。 满宝顺手抄起地上的篮子就去追,一路跑到山脚下都没追上白善,只能气喘吁吁的停下。 白善也喘着气的停下,回身看着她笑问,"怎么样,心里不难受了吧? 满宝仔细一感受,还真是,她一点儿也不难受了。老周头道:"满宝这么有本事,脾气又这么大,这外头谁家的小子配得上她?嫁到外面去,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还不如选个长得好的招了做上门女婿,到时候就在左近建一栋房子,有她六个哥哥看着,谁敢欺负她? "你还想把她留在村里?满宝读了这么多的书,庄先生都说她以后前程大着呢,你怎么能想着把孩子拘在村里" 夫妻俩当即就吵了起来。 满宝看看爹,又看看娘,便悄咪咪的溜下床跑了,留下他们自己吵架。 满宝跑回自己的房间,爬回床上的时候还很平静,但这一静下来心脏便开始砰砰的跳起来,她到现在都还有些茫然,所以她的确不是她爹娘的孩子? 满宝挠了挠脑袋,想找个人说话,于是她找科科,"科科,我爹竟然不是我爹,我娘竟然也不是我娘" 科科"嗯"了一声,见宿主半天不说话,就问道:"然后呢? 满宝:"你不觉得很奇妙吗? 科科:"不觉得" 满宝:"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和白善说" 她扭头看着窗外,期盼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亮,我还想去拜一拜他们呢,我以前都不知道小叔就是我爹,更不知道我娘也跟着埋在那里" 科科算了算后道:"还有九个小时三十八分钟天亮" 满宝默默地躺下,将被子拉起来盖住自己,将双手放在肚子上道:"那八个小时后你把我叫醒吧" 科科记下了,于是天没亮就把满宝叫醒了。 满宝爬起来穿好衣服,看了眼外面的雾气,听到大院那边传来动静,便知道大嫂肯定起了,她便缩着脖子爬过去。 小钱氏和冯氏已经起来弄早食和烧水了,看到满宝溜过来,小钱氏连忙拉住她的小手,见还算温暖便松了一口气,问道:"怎么起这么早?这天还没亮呢" "一会儿我要出门去找善宝" "那也不必这么早,善少爷说不定都没醒呢" 冯氏在一旁笑问:"小姑,要不要热水洗脸? 满宝点头。 冯氏便用木盆给她盛了热水,"快去洗漱吧,多穿些衣服,现在才二月呢,天还冷得很" 满宝抱着木盆却没走,问道:"大嫂,二嫂,今天家里要去逛庙会吗? 冯氏:"去呀,家里人都去的" 小钱氏想了想道:"今年爹和娘可能不去了,昨天娘让我把香收了,应该是让我们去烧香" 满宝道:"我也不去了" 冯氏奇怪的看她,"你回来不就是要去逛庙会吗?怎么不去了? 满宝挠了挠脑袋道:"去是去,但我不去这么早,我得去找善宝说说话儿,看他去不去" 冯氏不知道他们读书人的事,便点头道:"行吧,不过一会儿娘起了,你得跟娘说一声" 满宝点头,转身却把小钱氏给拉了出去。 小钱氏问道:"怎么了? "大嫂,你给我收拾一些香烛值钱呗" "你要香烛纸钱干什么? 满宝就压低了声音道:"去给我亲爹娘上香" 小钱氏惊疑不定的看着她,不确定她是真的知道了,还是诓她的。 满宝没抬头看她,只一味的叹气道:"我爹还罢了,每年都给他磕头上香,也都给请他过来和祖父祖母们吃吃喝喝了,但我娘却从没请过,所以我要去看一看" 小钱氏张了张嘴,半响才点头道:"好"老周头道:"满宝这么有本事,脾气又这么大,这外头谁家的小子配得上她?嫁到外面去,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还不如选个长得好的招了做上门女婿,到时候就在左近建一栋房子,有她六个哥哥看着,谁敢欺负她? "你还想把她留在村里?满宝读了这么多的书,庄先生都说她以后前程大着呢,你怎么能想着把孩子拘在村里" 夫妻俩当即就吵了起来。 满宝看看爹,又看看娘,便悄咪咪的溜下床跑了,留下他们自己吵架。 满宝跑回自己的房间,爬回床上的时候还很平静,但这一静下来心脏便开始砰砰的跳起来,她到现在都还有些茫然,所以她的确不是她爹娘的孩子? 满宝挠了挠脑袋,想找个人说话,于是她找科科,"科科,我爹竟然不是我爹,我娘竟然也不是我娘" 科科"嗯"了一声,见宿主半天不说话,就问道:"然后呢? 满宝:"你不觉得很奇妙吗? 科科:"不觉得" 满宝:"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和白善说" 她扭头看着窗外,期盼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亮,我还想去拜一拜他们呢,我以前都不知道小叔就是我爹,更不知道我娘也跟着埋在那里" 科科算了算后道:"还有九个小时三十八分钟天亮" 满宝默默地躺下,将被子拉起来盖住自己,将双手放在肚子上道:"那八个小时后你把我叫醒吧" 科科记下了,于是天没亮就把满宝叫醒了。 满宝爬起来穿好衣服,看了眼外面的雾气,听到大院那边传来动静,便知道大嫂肯定起了,她便缩着脖子爬过去。 小钱氏和冯氏已经起来弄早食和烧水了,看到满宝溜过来,小钱氏连忙拉住她的小手,见还算温暖便松了一口气,问道:"怎么起这么早?这天还没亮呢" "一会儿我要出门去找善宝" "那也不必这么早,善少爷说不定都没醒呢" 冯氏在一旁笑问:"小姑,要不要热水洗脸? 满宝点头。 冯氏便用木盆给她盛了热水,"快去洗漱吧,多穿些衣服,现在才二月呢,天还冷得很" 满宝抱着木盆却没走,问道:"大嫂,二嫂,今天家里要去逛庙会吗? 冯氏:"去呀,家里人都去的" 小钱氏想了想道:"今年爹和娘可能不去了,昨天娘让我把香收了,应该是让我们去烧香" 满宝道:"我也不去了" 冯氏奇怪的看她,"你回来不就是要去逛庙会吗?怎么不去了? 满宝挠了挠脑袋道:"去是去,但我不去这么早,我得去找善宝说说话儿,看他去不去" 冯氏不知道他们读书人的事,便点头道:"行吧,不过一会儿娘起了,你得跟娘说一声" 满宝点头,转身却把小钱氏给拉了出去。 小钱氏问道:"怎么了? "大嫂,你给我收拾一些香烛值钱呗" "你要香烛纸钱干什么? 满宝就压低了声音道:"去给我亲爹娘上香" 小钱氏惊疑不定的看着她,不确定她是真的知道了,还是诓她的。 满宝没抬头看她,只一味的叹气道:"我爹还罢了,每年都给他磕头上香,也都给请他过来和祖父祖母们吃吃喝喝了,但我娘却从没请过,所以我要去看一看" 小钱氏张了张嘴,半响才点头道:"好"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3:42:4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