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视频app爱就作出来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菠萝视频app爱就作出来

菠萝视频app爱就作出来

作者:蓝冷霜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5:29:45

最新章节:吓退强敌
小说简介::"没了" 哦,那房租比京城还贵一些。 几人提出看房子。 阿勒便笑眯眯的领着他们去看,他看了他们一圈后笑道:"公子小姐们两个院子就够了,他们可以来我们客栈住下房" 说的是大吉这些护卫。 然而出门在外,他们怎么可能单独住宿,让护卫去另外住?谁知道晚上会不会被抢了? 院子在客栈的背后,有一条长长的巷子,一溜下去都是他们家的院子。 院子并不大,比满宝自个家里住的院子还要小一半,当中就是两间房,一件是堂屋,延伸出一间小房间来,另一边则是主卧,底下两排房子,一排两间,左边的都是客房,房间不大,而右边则是厨房和澡堂,这边天冷的时候很冷,澡堂都是特别建造的。 院子的两边则有空地放置马车和马棚的地方。 很小,但五脏俱全。 可也太小了。 满宝看过房间后问掌柜的,"就没有更大的了? 阿勒愣了一下后道:"有是有,只是比较贵" 白善道:"给我们看看" 大的院子位置要更好,和客栈在同一排上,面湖而建,这一排的院子就比较大了,正房三间,中间是堂屋,底下两排房间,一边三间房,可以住人的有四间,最妙的是,这里有二楼。 正房上面的二楼除阁楼外还有四间房,都可以住人。 阿勒打量他们的神色,笑眯眯的道:"这一排的院子非常的贵重,要租得五两银子一个月,短住的话也要四百一个晚上" 白善就冲后面的大吉挥手,"上,和他讲价" 大吉: 护卫们心也有点儿塞,砍人也就罢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做管事的活儿? 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白善他们才把位置让开护卫们就团团围上去和掌柜的讲价。 掌柜的:趁着掌柜被围住,满宝他们重新走上二楼,推开窗看着对面的湖泊,神清气爽的道:"这样的好地方,要不是赶路,住上十天半个月的也挺不错的" 白善若有所思:"我们赶路吗? 满宝也沉思起来,"好像是不赶路的" 俩人目光对视,一旁的白二郎已经兴奋的点头,"不错,不错,我们不赶路,我们是来游学的呀! 殷或矜持的点头,道:"这里风景不错,可以多停留一段时间" 刘焕则摸着腰道:"这几日坐车骨头都快要断了,庄先生肯定比我们还累" 满宝和白善就看向下面围着掌柜讲价的人,立即转身冲下去,将护卫们挤出去自己上。 满宝道:"本来只想住两天的,但见这里风景还过得去,住上一二十天也没什么" 白善:"可我们人多,房租如此高昂就不划算了" 阿勒挤出笑容道:"公子小姐们要是满意这个院子,那我便宜一些也行,这大院子房间多,护卫们俩人一间住着绰绰有余" 白善打断他道:"我们外头还有一百多号人呢" 阿勒听了一怔,反应过来后惊喜,越发热情的道:"都是要租住院子吗?公子们要是定下我们客栈,我这里月租的钱能够给你们再便宜一成" 白善略一思索后摇头道:"不行,两成,而且我们不一定住足月,但二十天肯定有的,听说大漠时不时的有大风沙,所以我们会看天气,要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风和日丽,我们大概二十天后启程,房租您按照月租的八成算我们二十天的费用" 阿勒一听牙疼不已,正想要说话,满宝就道:"水也就罢了,你们还得免费提供我们木柴" 白善颔首:"不错" 沙漠上的树不是好砍的,他们不是本地人,根本不知道木柴上哪儿得,与其到时候费心,不如一并让客栈包了。 阿勒算了一笔账,不同意。 跟在后面跑下来的周立如就用胡语和他道:"掌柜的,这个镇上现在没什么客人,空的院子那么多,您不想租,我们也可以去别家的。这院子空着您还需要人打扫,还不如租给我们,这个房租可不便宜了" 刘焕还在心算这个不便宜是多少,算了半天没算出来,于是扭头问白二郎,"你知道是多少吗? 白二郎瞥了他一眼道:"我们要是住满月那就是四两一个月,只住二十天那就是二两七钱银子" "没错,"满宝虽然听不太懂本地人的胡语,但能听懂周立如说的,因为她说的慢不说,带的还是他们自家的口音,她用汉话接着道:"我们至少要租六个这样的大院子,对了,你们家有这么多大院子吗? 阿勒:"好巧,正好六个" 满宝就感叹,"所以这就是缘分啊" 白善继续:"跟着我们一起的还有一个商队,他们人不是很多,但也有好几个,就算不租院子也会住客栈的,这些也都是我们带来的客人,掌柜的,听说小镇上已经很久没来过像样的商队了" 说真的,阿勒心动不已,但是,这个价是真的被压得很低了。 白二郎就掰着手指道:"我们随行没带厨娘,护卫们还罢,我们却是吃不惯他们的手艺的,所以还要吃饭各种花销" 阿勒咬咬牙,点头道:"行,不过提前说好,你们要是不住够二十天,那房租也按照二十天的算" 满宝几人立即高兴的点头应下,"没问题" 他们一定会住够二十天的,绝对不浪费房租! 于是白善招来一个护卫,让他去前面把聂参军他们接来,"就说我们已经定好了客栈,让他们快点过来" 被排挤在外面的青年忍不住目瞪口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那,那街口新来的车队和你们是一伙的? 满宝点头,"那是当然,你没看见我们没带行李吗?出这么远的门怎么可能不带行李呢? 青年:你不说他都没注意。 阿勒做下了一单大生意,这才想起来问:"公子小姐们看着不像是出门做生意的,不知道是? 白善便矜持的道:"我们是跟着先生出门游学的" 阿勒松了一口气,就笑道:"难怪公子如此豪气" 一定就定下六个大院子,来往的客商可舍不得这么花钱,最多自己带着心腹住院子,其他人则去客栈住通铺。 白善应下了这声赞,主要是他们现在的行李中太多珠宝和值钱的东西了,上次住在客栈中一个晚上就需要二十多人守着,到了这里总不能也这样。 住在客栈那边人多手杂,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丢了什么东西? 还是独门独院好,这院子不算小,一个院子停放四辆马车都没问题。 大吉见他们谈好,这才上前交钱、。 白善几人讲了一通价,出了半身汗,也神清气爽起来,于是跟着掌柜的回客栈,不仅可以吹一下湖风,还能看一看客栈里都有些什么好吃的。 满宝将那角碎银子给青年,然后笑眯眯的道:"对了,我还想问一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好的厨娘呢" 总不能真让护卫和那群士兵自己下厨做吃的吧? 所以能请两个厨娘还是请两个吧。 青年精神一振,立即道:"我娘和我大嫂就会做饭呀" 满宝六人:还真是时时都不忘推销自家呀。 终于摆脱了街口的一众人过来的聂参军看到他们定下的院子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待得知他们定下的还是二十天后,大家更是说不出话来了。 一个士兵忍不住凑到聂参军身边,"大人,如此不算玩忽职守吗? 聂参军回神,淡淡的道:"或许是这里有名医呢?打探名医和方子总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众士兵:您说是就是吧。 两位行人也从震撼中回神,对视一眼后心性又放平了一些,算了,这一趟就当是出来游玩吧。 就不知道明年的这个时候他们能不能回到京城。除了卖各种小物件的,还有不少人抱了布料出来,地上摊着一张油布,上面就放着一匹匹颜色特别鲜艳的布料。 上面还有各种奇怪的图案,满宝忍不住看了又看,白善干脆牵着她的手上前看。 摊贩兴奋的将一匹布打开给他们看图案,"您看这匹布的颜色是不是特别正?这图案也是我们细心描摹的,是上好的料子" 满宝就伸手摸了摸,颜色是好看,图案也很绚烂,可这料子有些粗了,连细绵的手感都比不上,更不要说和绸缎相比了。 这样热的天穿这样布料其实是有些不透气的。 白善也觉得这料子一般,但穿个高兴还是可以的,于是问价钱。 摊贩刚才目睹了他们问价石头的经过,因此心思转了转后报价道:"一两银子" 白善:他们看着就这么像人傻钱多的人吗? 他看了对方一眼,想了一下次等细绵的价钱,便道:"三百一匹,卖不卖? 摊贩张了张嘴,见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5:29:4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