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官网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天龙八部官网

天龙八部官网

作者:曾芷冠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2:08:33

最新章节:舅舅
小说简介:满宝闭嘴了,却打算动笔,她撸了袖子道:"萧院正,您上辩折,我也上折子弹他们,哼,谁还不会骂人不成? 正在组织语言想要安抚众下属的萧院正听说顿了一下,问道:"你怎能上折? 太医院里的太医们一般是没有权利上折的,整个太医院,除了院正外就只有两个副院使可以就太医院的事儿上折了。 但目前太医院两个副院使空缺,所以只有萧院正一人有权。 只是萧院正素来不参与太医院之外的事儿,很少上折子,每次上折子还是因为户部克扣给他们的药钱,日常催促付钱的折子,一般都到不了皇帝跟前。 满宝道:"我还是崇文馆编撰呢,为何不能上? 对哦,周满还是五品编撰呢,等一等,萧院正这会儿才隐隐觉得不对起来。 编书他和刘太医等人也没少出力,甚至做的也不比周满少,为什么他们是单职,只拿一份俸禄,周满却又任了六品太医,又授了五品编撰? 在周满当了快半年的官儿后,萧院正总算是觉察出不对来了。 满宝见萧院正的眼神有些怪,便往后倒了倒,疑惑的眨眼问:"萧院正,您怎么了,是不是气呆了? 萧院正瞥了她一眼,暗道:他这何止是气呆了? 不过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扭头看向其他人,叹息一声道:"大家干活儿去吧,门下省还未将折子给我送来,那此事就还没有定论,且不急" "而且说是弹劾我的,主要还是在弹劾太子殿下,你们不必忧心" 满宝目瞪口呆,不满道:"院正,您怎么能这么怂呢? 萧院正忍不住了,抬手拍了她脑袋一下,道:"你可闭嘴吧,这是大人的事儿,你少掺和" 满宝摸着被拍的脑袋道:"我已经决定了,今天就把弹劾折子写出来递上去,哼! 萧院正正想劝她,想了想,她是以崇文馆编撰的身份上折子,那她的上司是杨和书与孔祭酒啊,跟他有什么关系? 于是又闭嘴了。 满宝拿起了桌子上的名单抄了一份,将干到一般的活儿交给其他太医就要走。 "站住,"萧院正叫住她,还是没忍住叮嘱了一声,"御史台的人嘴巴都厉害,你上折的时候少拱火" "我才不怕呢,"满宝道:"御史台的长官是老唐大人,老唐大人还是很讲理的" 说罢就跑了。 刘太医看了都不由担心,"院正,不再拦一拦吗?周太医到底年纪小,说话没个轻重" 萧院正冷淡的道:"你也说了她年纪小,陛下和其他朝臣都看着呢,不会太往心里去的" 他顿了顿后拿起那份被满宝画过圈圈的名单,道:"对了,这画了圈的这几人落了吧,再看看一共还剩下几个人再选" 刘太医:说好的不公报私仇呢? 不过刘太医还是接了过去,将那几人去除,再将重合的几家圈出来,誊抄在另一张纸上,这样就好选了。 比如王氏,共有三家报上名额,王绩只是其中一家,另外两家并排列在了一起。 这样罗列下来就方便多了,之后他们再挑选便可一目了然。 满宝兴冲冲的跑回崇文馆,还特特给自己拎来了一壶刚烧开不久的开水,她倒出一杯来便开始磨墨。 等将墨水磨得差不多了,水也放温了,她一口气喝光,便又倒了一杯放在一旁,然后就坐下,摊开一张白纸,深吸一口气后从笔架上选了一支笔来,呼出一口气,沾了墨就开始眼睛发亮,兴致勃勃的写起来。 跟她间隔了半个房间的其他编撰注意到,忍不住踱步上前,笑问:"周小大人这是得了什么这么高兴? 满宝头也不抬的道:"没得什么" 想了想觉得不对,她抬了一下头,一脸严肃的否认道:"我没有高兴,我现在是气愤加伤心" 编撰很怀疑的看着她即便是努力板着脸也遮掩不了的闪亮眼眸,暗道:这是气愤和伤心的表现吗? 满宝已经又低下头去了。 对于御史台里的有些人,她早就想骂了,只是上次她被弹劾的确是她之过,她就是回嘴也理不直气不壮。 她私心里觉得,他们抓他们迟到并没有错,但无辜牵连到太子和其他人就很过分了。 尤其他们这样到处牵连人并不是为了杜绝此类事情再发生,而是为了私利。所以便是她后来认罚了,其实心里也是很不服气的。 有些话,她一直憋在心里不说,白善也说,时机不对,说了不过是自负高傲,推脱责任,何必与他们争执给人留下那样的印象呢? 先生也让她心胸放宽,静待将来。 她以为这个将来要等很久呢,没想到才几个月就让她等来了。她觉得再过两月她就要忘记这个仇了。 果然,天尊老爷对她就是好,哈哈哈哈 满宝越写越兴奋,什么时候到吃饭的时间了都不知道,还是白满宝闭嘴了,却打算动笔,她撸了袖子道:"萧院正,您上辩折,我也上折子弹他们,哼,谁还不会骂人不成? 正在组织语言想要安抚众下属的萧院正听说顿了一下,问道:"你怎能上折? 太医院里的太医们一般是没有权利上折的,整个太医院,除了院正外就只有两个副院使可以就太医院的事儿上折了。 但目前太医院两个副院使空缺,所以只有萧院正一人有权。 只是萧院正素来不参与太医院之外的事儿,很少上折子,每次上折子还是因为户部克扣给他们的药钱,日常催促付钱的折子,一般都到不了皇帝跟前。 满宝道:"我还是崇文馆编撰呢,为何不能上? 对哦,周满还是五品编撰呢,等一等,萧院正这会儿才隐隐觉得不对起来。 编书他和刘太医等人也没少出力,甚至做的也不比周满少,为什么他们是单职,只拿一份俸禄,周满却又任了六品太医,又授了五品编撰? 在周满当了快半年的官儿后,萧院正总算是觉察出不对来了。 满宝见萧院正的眼神有些怪,便往后倒了倒,疑惑的眨眼问:"萧院正,您怎么了,是不是气呆了? 萧院正瞥了她一眼,暗道:他这何止是气呆了? 不过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扭头看向其他人,叹息一声道:"大家干活儿去吧,门下省还未将折子给我送来,那此事就还没有定论,且不急" "而且说是弹劾我的,主要还是在弹劾太子殿下,你们不必忧心" 满宝目瞪口呆,不满道:"院正,您怎么能这么怂呢? 萧院正忍不住了,抬手拍了她脑袋一下,道:"你可闭嘴吧,这是大人的事儿,你少掺和" 满宝摸着被拍的脑袋道:"我已经决定了,今天就把弹劾折子写出来递上去,哼! 萧院正正想劝她,想了想,她是以崇文馆编撰的身份上折子,那她的上司是杨和书与孔祭酒啊,跟他有什么关系? 于是又闭嘴了。 满宝拿起了桌子上的名单抄了一份,将干到一般的活儿交给其他太医就要走。 "站住,"萧院正叫住她,还是没忍住叮嘱了一声,"御史台的人嘴巴都厉害,你上折的时候少拱火" "我才不怕呢,"满宝道:"御史台的长官是老唐大人,老唐大人还是很讲理的" 说罢就跑了。 刘太医看了都不由担心,"院正,不再拦一拦吗?周太医到底年纪小,说话没个轻重" 萧院正冷淡的道:"你也说了她年纪小,陛下和其他朝臣都看着呢,不会太往心里去的" 他顿了顿后拿起那份被满宝画过圈圈的名单,道:"对了,这画了圈的这几人落了吧,再看看一共还剩下几个人再选" 刘太医:说好的不公报私仇呢? 不过刘太医还是接了过去,将那几人去除,再将重合的几家圈出来,誊抄在另一张纸上,这样就好选了。 比如王氏,共有三家报上名额,王绩只是其中一家,另外两家并排列在了一起。 这样罗列下来就方便多了,之后他们再挑选便可一目了然。 满宝兴冲冲的跑回崇文馆,还特特给自己拎来了一壶刚烧开不久的开水,她倒出一杯来便开始磨墨。 等将墨水磨得差不多了,水也放温了,她一口气喝光,便又倒了一杯放在一旁,然后就坐下,摊开一张白纸,深吸一口气后从笔架上选了一支笔来,呼出一口气,沾了墨就开始眼睛发亮,兴致勃勃的写起来。 跟她间隔了半个房间的其他编撰注意到,忍不住踱步上前,笑问:"周小大人这是得了什么这么高兴? 满宝头也不抬的道:"没得什么" 想了想觉得不对,她抬了一下头,一脸严肃的否认道:"我没有高兴,我现在是气愤加伤心" 编撰很怀疑的看着她即便是努力板着脸也遮掩不了的闪亮眼眸,暗道:这是气愤和伤心的表现吗? 满宝已经又低下头去了。 对于御史台里的有些人,她早就想骂了,只是上次她被弹劾的确是她之过,她就是回嘴也理不直气不壮。 她私心里觉得,他们抓他们迟到并没有错,但无辜牵连到太子和其他人就很过分了。 尤其他们这样到处牵连人并不是为了杜绝此类事情再发生,而是为了私利。所以便是她后来认罚了,其实心里也是很不服气的。 有些话,她一直憋在心里不说,白善也说,时机不对,说了不过是自负高傲,推脱责任,何必与他们争执给人留下那样的印象呢? 先生也让她心胸放宽,静待将来。 她以为这个将来要等很久呢,没想到才几个月就让她等来了。她觉得再过两月她就要忘记这个仇了。 果然,天尊老爷对她就是好,哈哈哈哈 满宝越写越兴奋,什么时候到吃饭的时间了都不知道,还是白满宝闭嘴了,却打算动笔,她撸了袖子道:"萧院正,您上辩折,我也上折子弹他们,哼,谁还不会骂人不成? 正在组织语言想要安抚众下属的萧院正听说顿了一下,问道:"你怎能上折? 太医院里的太医们一般是没有权利上折的,整个太医院,除了院正外就只有两个副院使可以就太医院的事儿上折了。 但目前太医院两个副院使空缺,所以只有萧院正一人有权。 只是萧院正素来不参与太医院之外的事儿,很少上折子,每次上折子还是因为户部克扣给他们的药钱,日常催促付钱的折子,一般都到不了皇帝跟前。 满宝道:"我还是崇文馆编撰呢,为何不能上? 对哦,周满还是五品编撰呢,等一等,萧院正这会儿才隐隐觉得不对起来。 编书他和刘太医等人也没少出力,甚至做的也不比周满少,为什么他们是单职,只拿一份俸禄,周满却又任了六品太医,又授了五品编撰? 在周满当了快半年的官儿后,萧院正总算是觉察出不对来了。 满宝见萧院正的眼神有些怪,便往后倒了倒,疑惑的眨眼问:"萧院正,您怎么了,是不是气呆了? 萧院正瞥了她一眼,暗道:他这何止是气呆了? 不过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扭头看向其他人,叹息一声道:"大家干活儿去吧,门下省还未将折子给我送来,那此事就还没有定论,且不急" "而且说是弹劾我的,主要还是在弹劾太子殿下,你们不必忧心" 满宝目瞪口呆,不满道:"院正,您怎么能这么怂呢? 萧院正忍不住了,抬手拍了她脑袋一下,道:"你可闭嘴吧,这是大人的事儿,你少掺和" 满宝摸着被拍的脑袋道:"我已经决定了,今天就把弹劾折子写出来递上去,哼! 萧院正正想劝她,想了想,她是以崇文馆编撰的身份上折子,那她的上司是杨和书与孔祭酒啊,跟他有什么关系? 于是又闭嘴了。 满宝拿起了桌子上的名单抄了一份,将干到一般的活儿交给其他太医就要走。 "站住,"萧院正叫住她,还是没忍住叮嘱了一声,"御史台的人嘴巴都厉害,你上折的时候少拱火" "我才不怕呢,"满宝道:"御史台的长官是老唐大人,老唐大人还是很讲理的" 说罢就跑了。 刘太医看了都不由担心,"院正,不再拦一拦吗?周太医到底年纪小,说话没个轻重" 萧院正冷淡的道:"你也说了她年纪小,陛下和其他朝臣都看着呢,不会太往心里去的" 他顿了顿后拿起那份被满宝画过圈圈的名单,道:"对了,这画了圈的这几人落了吧,再看看一共还剩下几个人再选" 刘太医:说好的不公报私仇呢? 不过刘太医还是接了过去,将那几人去除,再将重合的几家圈出来,誊抄在另一张纸上,这样就好选了。 比如王氏,共有三家报上名额,王绩只是其中一家,另外两家并排列在了一起。 这样罗列下来就方便多了,之后他们再挑选便可一目了然。 满宝兴冲冲的跑回崇文馆,还特特给自己拎来了一壶刚烧开不久的开水,她倒出一杯来便开始磨墨。 等将墨水磨得差不多了,水也放温了,她一口气喝光,便又倒了一杯放在一旁,然后就坐下,摊开一张白纸,深吸一口气后从笔架上选了一支笔来,呼出一口气,沾了墨就开始眼睛发亮,兴致勃勃的写起来。 跟她间隔了半个房间的其他编撰注意到,忍不住踱步上前,笑问:"周小大人这是得了什么这么高兴? 满宝头也不抬的道:"没得什么" 想了想觉得不对,她抬了一下头,一脸严肃的否认道:"我没有高兴,我现在是气愤加伤心" 编撰很怀疑的看着她即便是努力板着脸也遮掩不了的闪亮眼眸,暗道:这是气愤和伤心的表现吗? 满宝已经又低下头去了。 对于御史台里的有些人,她早就想骂了,只是上次她被弹劾的确是她之过,她就是回嘴也理不直气不壮。 她私心里觉得,他们抓他们迟到并没有错,但无辜牵连到太子和其他人就很过分了。 尤其他们这样到处牵连人并不是为了杜绝此类事情再发生,而是为了私利。所以便是她后来认罚了,其实心里也是很不服气的。 有些话,她一直憋在心里不说,白善也说,时机不对,说了不过是自负高傲,推脱责任,何必与他们争执给人留下那样的印象呢? 先生也让她心胸放宽,静待将来。 她以为这个将来要等很久呢,没想到才几个月就让她等来了。她觉得再过两月她就要忘记这个仇了。 果然,天尊老爷对她就是好,哈哈哈哈 满宝越写越兴奋,什么时候到吃饭的时间了都不知道,还是白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2:08:3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