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id422桜树玲奈在线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atid422桜树玲奈在线

atid422桜树玲奈在线

作者:方思文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4:49:23

最新章节:拳破万法
小说简介:京城目前一切都好。 俩人谈完最基本的,便一起扭头去看站在一旁的三人。 三人一起低下了自己的脑袋,庄先生微微皱眉,问道:"若想去接老夫人,怎么不告诉为师? 满宝咽了咽口水,作为大师姐,她不得不解释一下这个误会,"先生,我们不知道老夫人今日进京,我们是路上碰到的" 庄先生眉头皱的更紧了,"那怎么没去上学,也没去上工? 三人相视一眼,低着脑袋把今天被人围堵的事儿说了。 刘老夫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惊喜的问道:"满宝现在已经是名扬京城的神医了? 满宝有些尴尬,小声道:"花钱买的" 白家婆媳愣住,"什么? 白善不好意思的道:"祖母,这是我们花钱买的" 说罢将他们花了二十两让人帮忙扬名的事儿说了。 白家婆媳目瞪口呆。 庄先生轻咳一声,他们这还是跟他学的呢,于是他略过这件事的讨论,转而问道:"只一夜间便传得这么广,这么深了? 三人一起点头。 庄先生蹙眉,"那些人还都信了? "不管是真信还是假信,反正他们就是围着满宝一直喊神医,挤在济世堂那里求她看病"白善道:"可疯狂了,我长这么大,就是过中秋时都没看到人这么疯的,没办法,我们只好跑了" 庄先生眉头紧蹙,扭头和刘老夫人对视一眼,然后道:"你们今天先别出去了,我让人出去打听打听" "别,"满宝更想出去听听人家都是怎么说她的,她道:"先生,他们不认得我的,我只要不去济世堂,走在大街上不会有人认出我来的" 庄先生瞥了她一眼,"你想出去? 一旁的白善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去找大山问一问" 问一问,他到底哪儿来的本事一天一夜就把事儿做成了这样。 庄先生道:"恐怕这不是他能做到的" "问他呗,"满宝道:"他就是做这个的,肯定知道些消息,不然这大街上我们上哪儿打听去? 庄先生一想也是,看了刘老夫人一眼后便挥手让他们去了。 正好,他也要将近来发生的事和刘老夫人说一遍,皇帝想提前让白善他们告御状,他们总得商量商量对策。 三人得了令,高兴的就要退下,庄先生却突然想起来,叫住他们道:"你们两个不去上学,和国子监请假了吗? 白善和白二郎: 庄先生一看就明白了,挥手道:"去吧,我会让人去给你们请假的" 俩人松了一口气,白善道:"先生,记得给我们请病假" 庄先生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等他们出去了就代他们写了请假的条子,让刘贵送去国子监。 白善他们像有老虎撵在屁股后面一样一溜烟的跑了,一上车,发现他们还是衣冠不整,就纷纷背过身去整理一下仪容。 大吉带着他们去找大山,结果没在原来的位置上找到人。 三人站在巷子口左右张望,有些迷茫,"人不见了,上哪儿找去? 白善左右看了看后道:"不急,我们往前走一段,那儿有好多人摆摊卖东西,他们常在这片活动,我们去问问他们" 三人就去讨自己的口袋,翻出一些铜板,便到前面去找吃的买,买了吃的就问,"大叔,你知道常在前面巷子玩儿的大山吗? 大叔看了一下三人,见他们和大山年纪差不多,便点头道:"知道呀,你们找他玩儿的? 白善点头,"但今天他没在,您知道上哪儿找他吗?"那地方可就多了,这小子整天四处跑,有时候在这个坊,有时候在那个坊,偶尔还会跑到外城去,你们要找他就只能在这儿等着了,今天他不在,明天,后天,总有一天会来的" 白二郎忍不住问:"那要是一直不来呢? "那必定是卷着钱跑了,或是被人打断了腿,动弹不了,你们呀,也就没必要等了" 三人: 满宝轻咳一声问道:"大叔,那你听说过小神医吗? "哦,你们是为了听故事来的呀,早说呀,我知道这故事,"他笑道:"那小子有什么新闻都是先跟我们说的,不过呀,我看这些事都是人家给了钱让他传的,多是编的,你们可别信,这要看病啊,还是得找老大夫,老大夫经验丰富呀" 三人: "说是邳国公府的小公爷落马,伤得严重,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治不好了,结果横空掉下一个小神医,把小公爷的肚子剖了,还抽了好几个人的血给小公爷补上,就把快死的小公爷给救回来了"大叔嗤之以鼻,"从没听说过救人要剖肚子的,还抽了别人的血给补上,而且那小神医听说才十来岁,太医院那么多太医呢都没用,指望一个小姑娘? 满宝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大叔你真厉害,不人云亦云" "那是,那小子整天守在这几个园子和酒楼外面,一有诗会文会什么的就冲到最前面,只要有人肯给钱,他就把人写的诗文吹到天上去,我早看透了" 白善问,"他平时都会在哪儿传消息或收消息? "就这块儿,还有附近的几家酒楼,要是都没有,那就是到别的坊去了" 三人谢过,便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四处逛着找那些大酒楼。 满宝很好奇,街上的人是不是都不信这个传言,于是找了不少人问。 "小神医呀,我知道呀,就不知道她看病贵不贵,不贵的话,我还想带我家老婆子去看一看呢" "我信啊,这外头都传遍了,计太医因为治不好小公爷,被太子砍了一刀呢,结果那小神医给治好了" "听说她会输血大法,就是把另一个人的血给抽给病人,我就好奇,那个人不会死吗? "这血是怎么从一个人的身体里到另一人的身体里的? 其他人也很好奇,于是挤开满宝三个,自顾自的热烈讨论起来。 满宝被挤出人群之外,和白善懵懵的对视一眼,耸了耸肩后转身离开。 白二郎又去买了一包糕点,一边吃一边追上他们,问道:"我们到底要去哪儿找呀? 白善用下巴点了点前面道:"喏,前面" 白二郎就往前看去,就见大山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绘声绘色的在说些什么,他身边围了不少的人。 满宝从白二郎的纸袋里捏出一块点心来,一边吃一边道:"果然,循着人多的地方找去总能找到的" 三人也不叫他,好奇的凑上去听他到底是怎么给她传流言的。 "现在街上传的什么小神医剖腹那都是假的,你们别听他们瞎说,那是以讹传讹知道吗? 三人: 满宝和白二郎一起转头去看白善。 白善在俩人的目光下沉默的看着正蹲在椅子上说得正欢的大山。 大山给自己灌了一口水,继续道:"我这儿才是真的,我有个朋友,他是国子监里一位公子的书童,正好和小神医的师弟同班,你们知道这小神医是哪儿的人吗? 大家一起摇头。 "是绵州人,绵州和益州特别近,在进京前,这位小神医就跟济世堂的大夫和太医院出去的范太医学医术了,知道范太医吗? "知道,知道,茶楼里说书,偶尔会提到范太医,听说他就能给人开膛破肚" "没错,这小神医的医术就是跟他们学的,可不是有句话,叫什么青比蓝更好吗?这小神医就比范太医还要强点儿,听说她在益州城时就给季相大人家的小孙子治过病,所以这京城的太医院也是知道她的" 众人纷纷颔首。 大山道:"这小公爷从马上掉下来,计太医说治不好了,郑太医也说没把握,这才没办法请了小神医去,巧了,这小神医进京以后也是在济世堂坐堂" "这小神医真有这么厉害? "神童啊,你想啊,国子学的公子们厉害吧? "当然厉害了,祖宗厉害,哈哈哈哈" "可这小神医的师弟,他爹可不是三品官儿,他就能进国子学,你们说厉害不厉害? 众人一听,以为白善是从几千人里考进去的,怔了一下后连连点头道:"厉害,厉害" "可他是师弟,这小神医才是师姐,那师姐不是比师弟更厉害吗? 众人一想也是,"那她真抽了人的血补给小公爷?那被抽的人" 大山压低了声音道:"你们知道她抽的是谁的血吗? 大家也不由放低了声音,低声问:"谁的? "就是和小公爷打马球把他打落马的杜家国公和小公爷的,还有一个,"大山神秘兮兮的道:"太子殿下的! 满宝他们不知何时也蹲到了人群外面兴致勃勃的听着,白二郎都小声的对白善道:"他说的比你好听多了" 白善都不得不承认。 "外头现在传的,什么把人抽干了血给小公爷补血,那都是假的,小神医的师弟的同窗的书童告诉我,这血啊也分为好几种,每个人的血都有点儿不一样,大致可以分为四种,得找到合适自己的血才能抽血" "这抽血也有讲究,身子太弱的人不能抽,有病的人的血不能抽,每次抽还不能抽太多,真的失血太多,可以换着抽,多抽几个人嘛" 众人打抖,问道:"这血要怎么抽出来了呀? "直接拿刀一抹就成了,我好奇的是这血是怎么灌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的,是不是让他喝下去?那人要是昏迷喝不了怎么办? 大山有点儿傻眼,白善没告诉他这个是怎么灌的呀,他也只愣了一下就挥手道:"这是大夫吃饭的本事,那她能告诉我们吗? "不能,不能" "就是,所以我也不知道""那地方可就多了,这小子整天四处跑,有时候在这个坊,有时候在那个坊,偶尔还会跑到外城去,你们要找他就只能在这儿等着了,今天他不在,明天,后天,总有一天会来的" 白二郎忍不住问:"那要是一直不来呢? "那必定是卷着钱跑了,或是被人打断了腿,动弹不了,你们呀,也就没必要等了" 三人: 满宝轻咳一声问道:"大叔,那你听说过小神医吗? "哦,你们是为了听故事来的呀,早说呀,我知道这故事,"他笑道:"那小子有什么新闻都是先跟我们说的,不过呀,我看这些事都是人家给了钱让他传的,多是编的,你们可别信,这要看病啊,还是得找老大夫,老大夫经验丰富呀" 三人: "说是邳国公府的小公爷落马,伤得严重,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治不好了,结果横空掉下一个小神医,把小公爷的肚子剖了,还抽了好几个人的血给小公爷补上,就把快死的小公爷给救回来了"大叔嗤之以鼻,"从没听说过救人要剖肚子的,还抽了别人的血给补上,而且那小神医听说才十来岁,太医院那么多太医呢都没用,指望一个小姑娘? 满宝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大叔你真厉害,不人云亦云" "那是,那小子整天守在这几个园子和酒楼外面,一有诗会文会什么的就冲到最前面,只要有人肯给钱,他就把人写的诗文吹到天上去,我早看透了" 白善问,"他平时都会在哪儿传消息或收消息? "就这块儿,还有附近的几家酒楼,要是都没有,那就是到别的坊去了" 三人谢过,便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四处逛着找那些大酒楼。 满宝很好奇,街上的人是不是都不信这个传言,于是找了不少人问。 "小神医呀,我知道呀,就不知道她看病贵不贵,不贵的话,我还想带我家老婆子去看一看呢" "我信啊,这外头都传遍了,计太医因为治不好小公爷,被太子砍了一刀呢,结果那小神医给治好了" "听说她会输血大法,就是把另一个人的血给抽给病人,我就好奇,那个人不会死吗? "这血是怎么从一个人的身体里到另一人的身体里的? 其他人也很好奇,于是挤开满宝三个,自顾自的热烈讨论起来。 满宝被挤出人群之外,和白善懵懵的对视一眼,耸了耸肩后转身离开。 白二郎又去买了一包糕点,一边吃一边追上他们,问道:"我们到底要去哪儿找呀? 白善用下巴点了点前面道:"喏,前面" 白二郎就往前看去,就见大山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绘声绘色的在说些什么,他身边围了不少的人。 满宝从白二郎的纸袋里捏出一块点心来,一边吃一边道:"果然,循着人多的地方找去总能找到的" 三人也不叫他,好奇的凑上去听他到底是怎么给她传流言的。 "现在街上传的什么小神医剖腹那都是假的,你们别听他们瞎说,那是以讹传讹知道吗? 三人: 满宝和白二郎一起转头去看白善。 白善在俩人的目光下沉默的看着正蹲在椅子上说得正欢的大山。 大山给自己灌了一口水,继续道:"我这儿才是真的,我有个朋友,他是国子监里一位公子的书童,正好和小神医的师弟同班,你们知道这小神医是哪儿的人吗? 大家一起摇头。 "是绵州人,绵州和益州特别近,在进京前,这位小神医就跟济世堂的大夫和太医院出去的范太医学医术了,知道范太医吗? "知道,知道,茶楼里说书,偶尔会提到范太医,听说他就能给人开膛破肚" "没错,这小神医的医术就是跟他们学的,可不是有句话,叫什么青比蓝更好吗?这小神医就比范太医还要强点儿,听说她在益州城时就给季相大人家的小孙子治过病,所以这京城的太医院也是知道她的" 众人纷纷颔首。 大山道:"这小公爷从马上掉下来,计太医说治不好了,郑太医也说没把握,这才没办法请了小神医去,巧了,这小神医进京以后也是在济世堂坐堂" "这小神医真有这么厉害? "神童啊,你想啊,国子学的公子们厉害吧? "当然厉害了,祖宗厉害,哈哈哈哈" "可这小神医的师弟,他爹可不是三品官儿,他就能进国子学,你们说厉害不厉害? 众人一听,以为白善是从几千人里考进去的,怔了一下后连连点头道:"厉害,厉害" "可他是师弟,这小神医才是师姐,那师姐不是比师弟更厉害吗? 众人一想也是,"那她真抽了人的血补给小公爷?那被抽的人" 大山压低了声音道:"你们知道她抽的是谁的血吗? 大家也不由放低了声音,低声问:"谁的? "就是和小公爷打马球把他打落马的杜家国公和小公爷的,还有一个,"大山神秘兮兮的道:"太子殿下的! 满宝他们不知何时也蹲到了人群外面兴致勃勃的听着,白二郎都小声的对白善道:"他说的比你好听多了" 白善都不得不承认。 "外头现在传的,什么把人抽干了血给小公爷补血,那都是假的,小神医的师弟的同窗的书童告诉我,这血啊也分为好几种,每个人的血都有点儿不一样,大致可以分为四种,得找到合适自己的血才能抽血" "这抽血也有讲究,身子太弱的人不能抽,有病的人的血不能抽,每次抽还不能抽太多,真的失血太多,可以换着抽,多抽几个人嘛" 众人打抖,问道:"这血要怎么抽出来了呀? "直接拿刀一抹就成了,我好奇的是这血是怎么灌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的,是不是让他喝下去?那人要是昏迷喝不了怎么办? 大山有点儿傻眼,白善没告诉他这个是怎么灌的呀,他也只愣了一下就挥手道:"这是大夫吃饭的本事,那她能告诉我们吗? "不能,不能" "就是,所以我也不知道"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4:49:2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