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提示无法验证直播在线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黄瓜视频提示无法验证直播在线

黄瓜视频提示无法验证直播在线

作者:华惜志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3:35:32

最新章节:我把妖兽的元婴
小说简介:满宝躺靠在枕头上翘着腿,脚趾一动一动的,她还在思考着教课室里那不断死去活来的拟人模特,闻言不在意的道:"郑二郎的伤情好多了,我今天摸了摸他的脑袋,发现骨头已经在长,虽然他还不肯在人前说话,但我检查过他对右手的控制,现在一笔字已经写得很好了,不像之前,重一笔轻一划的把握不住,所以我觉得假以时日他的失语症也能好" "岐州土地案是你们中书省和各部的事儿,跟我们太医院干系不大"满宝将双手往后脑勺一枕,优哉游哉的道:"我今天仔细的想了想,这种事儿太伤脑筋和精力,我就看看当故事听好了,还是不要太好奇了" 白善将被子摊开铺了一半,拍了拍她的脚示意她躺进去,闻言问道:"怎么突然有此感悟? 满宝往里挪了挪,给他让出被子铺床,看着蚊帐顶叹气道:"我发现了,表现得太好奇,就会有人利用你的好奇心坑你,比如郭县令" 她哼哼道:"今日郭县令可是大大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就是不太安好心,所以我决定以后还是竖起耳朵听故事就行,不再主动开口问这些与我们太医院不相干的事了" 白善笑问:"你能忍住? 满宝就努力的憋了一口气道:"我会很努力的" 控制自己的好奇心的确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白善将被子复叠一部分,将蚊子赶出蚊帐,又在香炉里添了一块香料点燃,这才上床躺好。 他并排和满宝躺在一起,颔首道:"不错,是该控制自己的好奇心" 满宝就好奇的问他,"那你有没有主动问他们事情? "没有,"白善道:"事情刚出的时候我有些担心你,所以往户部去了一趟,主动打听了一些事情,后来知道此事涉及世家,还有土地圈占,我就不再人前谈论此事了" 除非皇帝问。 不过这样的大事,皇帝暂时还不会问政他们几个小舍人。 满宝脚一晃一晃的,叹气道:"我爹娘他们现在应该要回到家了吧? 白善算了一下日子后道:"路上要是不下雨,那明天下午应该能到,要是碰上下雨,估计还得再等两天" 这边春种结束以后,下了几天雨,老周头和钱氏就收拾东西和白老爷夫妻一起回七里村去了。 当时满宝还在宫里抢救郑二郎呢,都不能出宫送他们。 "也不知道大姐这一胎怀的怎么样,"满宝忧伤道:"当官果然不自由,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回七里村一趟" 白善道:"那估计得等我们外放吧,还得是一个不急着上任的位置才行" 满宝眼睛微亮,开始盘算起来,"我们请什么假回去?婚假已经休了,总不能等我生孩子才能回去吧? 白善连忙道:"不至于,还有省亲假呢" 白善算了算道:"绵州在千里之外,官员三年可以休假二十五天,不过" 白善扭头看着满宝道:"岳父岳母这几年都是在京城与你同住的,这假吏部可能不批" 只有父母远在老家,吏部才会根据官员离家的距离来计算省亲假的,而且周满有假期,白善可没有,他当官还没三年呢。 白善摸着下巴思索起来,"或许可以试着走后门" 满宝立即侧身看向他,眼睛闪闪发亮,"走谁的后门? "当然是陛下的,还能是谁的?白善道:"假期这样的事也就是陛下一句话的事儿,你等着,我以后找准时机就和陛下进言" 满宝:"得找他心情好的时候" 白善点头,"我知道,他最近心情都不太好,这件案子估计还有的闹,我觉得这上半年他心情都不会好了" 白善说的不错,虽然别人家的瓜好吃,但吃着吃着发现吃亏的一直是自己,皇帝的心情能好到哪里去? 派去岐州的御史台和刑部大理寺越查,送回来的信息越多,皇帝的心情就越不好。 到了皇后的宫中,他就把所有的宫人内侍都赶了出去,然后和皇后发火道:"简直是国之禄蠹,岐州凡是有一块好地都被他们给收了,前两年户部捉襟见肘,想要购买职田,钱财不够时都得忍着,结果他们却以给户部三分之一不到的报价卖给那些人,这不是禄蠹是什么? 皇后给他倒茶,让他喝了消消气,问道:"魏大人他们是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皇帝道:"自然是往下查了,查得出证据还好,可以收回一部分的田地,若是查不出来证据,朕就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他深吸一口气道:"朕实在是不解,像这五姓七望,他们早已经与国与民没有贡献,为何朝中官员,天下文人却还是以他们为尊" 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做事束手束脚。 皇后便道:"陛下和先帝不也声称自己出自陇西李氏吗? 皇帝: 皇后道:"天下人都是一样的,向往祖宗显赫,向往自己出身显赫,亦向往结交这样显赫之人" 皇帝紧皱着眉头,半晌后叹息道:"朕知道,这些世家大族有几百上千年的积累,便是我们皇族也多有不及,世人向往的其实是他们背后代表的实力。除非毁去他们的力量,否则这种尊卑,这种服从就不会消失" 皇后便轻声问道:"那陛下要毁去他们的力量吗? 皇帝沉默片刻后摇头,"不,朕不愿与他们相斗,斗起来只会两败俱伤,而且天下才安定没多久,朕身上的旧伤都还在呢,怎可让天下百姓再卷入战乱之中? 皇后就悄悄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 皇帝道:"还是交给太子,甚至是往下的皇孙吧" 他道:"等国家强盛起来,为帝者有更多的话语权再说。梓童啊,朕是不可能见到这一切了,只能你来看,你可得好好的看着啊" 他得死了才能传位给太子啊,但太后可以存在啊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见郑斐情绪不太对,最要紧的是她很担心他的脑子里的肿块出问题,于是开口问道:"孙志是谁? 俩人之间的气氛微松了一些。 郑斐是不会开口的,还是郭县令道:"是二郎的大表兄" 郑斐一下攥紧了拳头。 满宝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孙志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但毕竟是亲戚,亲戚被土匪给抓走了,担心是必然的,于是满宝问道:"报官了吗? 郭县令:"报了" 满宝就安慰郑斐,"郑公子你就别担心了,你现在受伤,且他是被土匪劫掠,就算你康健也帮不了他,报官了就走一下关系,该出钱出钱,该出人出人,总能把人找回来的" 郑斐就气笑了,不过到底是笑了,他对周满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 满宝和郭县令离开后就忍不住抱怨他,"您明知道他身上有伤,这样的事儿为什么要告诉他? 郭县令,"你也没说不能告诉他呀" "你也没提前告诉我呀,"满宝道:"都说了,他情绪起伏不能太大,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回头我要写折子弹劾你的" 郭县令:任他怎么想也没想到这一点儿。 "周大人,您这个威胁可真够清奇的" 满宝哼了一声,这才好奇的问:"他是在哪条路上被劫的?国泰民安之时,怎么还会有土匪? "土匪什么时候没有啊,就算天下安定,总也有好逸恶劳之人,"郭县令不在意的道:"才出了荥阳不久就被劫了,如今生死不知" "荥阳不是郑家的地盘吗?看来他们家对荥阳的控制也不怎么样嘛,怎么陛下对他们还这么软?满宝问:"他们表兄弟间的关系很好吗? 郭县令就对她微微一笑道:"不,他们表兄弟间的关系很不好" 满宝表情凝滞。 郭县令道:"郑二郎和郑大郎政见不一样,而孙家几兄弟都和郑大郎一样的意见,因此和郑二郎相争,彼此间的关系就不是很好,连带着郑二郎和其母亲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他道:"这一次他在京城受伤,而在他受伤前孙志来过京城一趟,就在他受伤的前两天他回荥阳去了,这一次出荥阳来京城是为了探望郑二郎。谁知道一出荥阳他就出事了" 满宝好一会儿才消化了这番话,她盯着郭县令问,"你总不会怀疑是郑二郎干的吧?他现在还有脑子想这事儿吗? "不,"郭县令冲她笑道:"我们怀疑的是郑族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见郑斐情绪不太对,最要紧的是她很担心他的脑子里的肿块出问题,于是开口问道:"孙志是谁? 俩人之间的气氛微松了一些。 郑斐是不会开口的,还是郭县令道:"是二郎的大表兄" 郑斐一下攥紧了拳头。 满宝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孙志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但毕竟是亲戚,亲戚被土匪给抓走了,担心是必然的,于是满宝问道:"报官了吗? 郭县令:"报了" 满宝就安慰郑斐,"郑公子你就别担心了,你现在受伤,且他是被土匪劫掠,就算你康健也帮不了他,报官了就走一下关系,该出钱出钱,该出人出人,总能把人找回来的" 郑斐就气笑了,不过到底是笑了,他对周满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 满宝和郭县令离开后就忍不住抱怨他,"您明知道他身上有伤,这样的事儿为什么要告诉他? 郭县令,"你也没说不能告诉他呀" "你也没提前告诉我呀,"满宝道:"都说了,他情绪起伏不能太大,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回头我要写折子弹劾你的" 郭县令:任他怎么想也没想到这一点儿。 "周大人,您这个威胁可真够清奇的" 满宝哼了一声,这才好奇的问:"他是在哪条路上被劫的?国泰民安之时,怎么还会有土匪? "土匪什么时候没有啊,就算天下安定,总也有好逸恶劳之人,"郭县令不在意的道:"才出了荥阳不久就被劫了,如今生死不知" "荥阳不是郑家的地盘吗?看来他们家对荥阳的控制也不怎么样嘛,怎么陛下对他们还这么软?满宝问:"他们表兄弟间的关系很好吗? 郭县令就对她微微一笑道:"不,他们表兄弟间的关系很不好" 满宝表情凝滞。 郭县令道:"郑二郎和郑大郎政见不一样,而孙家几兄弟都和郑大郎一样的意见,因此和郑二郎相争,彼此间的关系就不是很好,连带着郑二郎和其母亲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他道:"这一次他在京城受伤,而在他受伤前孙志来过京城一趟,就在他受伤的前两天他回荥阳去了,这一次出荥阳来京城是为了探望郑二郎。谁知道一出荥阳他就出事了" 满宝好一会儿才消化了这番话,她盯着郭县令问,"你总不会怀疑是郑二郎干的吧?他现在还有脑子想这事儿吗? "不,"郭县令冲她笑道:"我们怀疑的是郑族长"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3:35: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