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陷害了兔子罗杰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谁陷害了兔子罗杰

谁陷害了兔子罗杰

作者:厍翔鸣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10:30:12

最新章节:失踪的灵心笋
小说简介:白善宝和满宝都有大量移植菌科生物的经验,好吧,虽然那些都是毒蘑菇,但有很大概率可以让它们反复在移植后的地方生长的。 现在满宝家的那两个肥堆,每逢雨后就冒出不少毒蘑菇,就算被踩踏,过后它们依然顽强的再生长,兢兢业业的分解肥堆里的不易腐化的树叶等物。 俩人都觉得,既然茯苓也是菌科,自然也可以如此繁殖。 而且满宝还有一张底牌,等遥远的,未来的科研人员把茯苓研究透了,上传词条,到时候她自然就知道茯苓要怎么种植了。 所以俩孩子都信心满满,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茯苓怎么吃上面了。 东西自然是拿回白家交给厨娘了。 然后两小孩儿也不走,就一左一右的蹲着看厨娘怎么处理。 满宝还提醒她,"皮也能做药" 厨娘也有些抓瞎,他们买的茯苓都是从药铺里买制好的,这样一大块落在手里的还是第一次。 所以她沉思许久,道:"少爷,满宝小姐,你们先去读书做作业吧,这个东西我得好好的琢磨琢磨" 俩人有些失望,但的确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只能先回书房看书写作业去了。 "你说药铺里的茯苓是不是晒过的? 白善宝点头,"一定是的,有些药材不仅要晒,还得烘制,每一种药的手法都不同,或许还有别的炮制方法" "之前我问郑掌柜,他说的不是很清楚,要是有一本专门写炮制药材的书就好啦" 白善宝肯定的道:"我家没有" "我知道,"满宝对他家的正经书早熟得很了,哪怕没看过正文内容,书名却是都看过不止一遍的,自然知道他家的书房里有什么书了,不仅白善宝家的书房里没有,就连县城里的书铺都没有呢。 为了方便收集各种植物,满宝可是去书铺找过这类型的书籍的,可惜没有。 书铺里的书倒是经史子集都有,其中以儒道法三家的书籍为多,还有就是各种诗集,文集,字帖了,像涉及农事、植物、动物这类的杂书很少,尤其是后两者。 满宝感叹道:"要是有机会去一趟州府就好了,上次那个魏叔叔不是说州府人更多,更热闹,东西也更多吗?或许那里的书铺会有" 白善宝就转着眼珠子道:"益州最大,离我们这儿有些远,但绵州不是很远,坐驴车,早上出发,傍晚也就到了" 满宝兴致勃勃的问,"那马车呢? "更快,都不用到傍晚都到了" "你去过吗? 白善宝骄傲的道:"我从陇州来的时候路过,还住了一个晚上呢" 虽然没逛过,但白善宝还是觉着自己去过了的,他道:"看着比陇州差一点儿" 但俩人现在也对绵州期盼不已。 不过一个知道她暂时没本事去绵州,一个知道找不出理由去绵州,俩人相视一眼,都悠长的叹了一口气,低头写作业,不再闲聊。 白家的厨娘可能一时半会研究不出来生的茯苓要怎么处理,因此满宝写完作业,和白善宝预习了一下明天的功课就跑回家了。 她想看看二哥回来了没有。 周二郎并没有回来,他今天一早带去的东西不少,除了昨天周四郎他们找回来的草菇等野菌,还有小钱氏做的豆腐,菜园里的菜蔬,以及两块不小的茯苓。 估计生意不是很好,因此现在还没回来。 小钱氏开始做晚食了,一出厨房门,就见满宝带着三头四头和三丫拿了小凳子排排坐在门口,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们在那儿干什么呢? 最小的四头告状,"哥哥不跟我们玩儿" 三丫比较懂事,道:"哥哥们要干活儿,我们要乖" 三头则道:"小姑说二叔回来会带好吃的,我们在这里等二叔" "你过来帮娘洗菜,一边洗菜一边等" 三头也就比满宝大一个来月,他有点儿懒,不甘不愿的起身。 满宝却已经领着两个小侄子小侄女冲上去了,撸了袖子兴致勃勃的要帮忙。 小钱氏知道她是想玩水,哪里是想帮她洗菜,不过她看了一眼天色,哼道:"洗就洗吧,不过你要是把衣裳弄湿,我立刻就给你洗澡,吃完了饭你就老实在家待着,不准再出去玩儿了" 满宝权衡了一下利弊,就把袖子挽得高高的,决定绝对不把衣裳弄湿。 见小姑他们凑着要洗菜,三头也积极了些,觉得洗菜也挺好玩的,于是挤开四头,也蹲在了木盆边。 小钱氏给他们放了水,又把要洗的菜放在他们身边,就撸了袖子进厨房继续忙活。 满宝和三头是洗菜的主力军,等洗好了菜他们并没有立即起身,而是继续蹲在木盆边上玩水,嘻嘻哈哈的乐得不行。 等周二郎推着板车回来,看到的就是四个孩子正围着木盆嘻嘻哈哈的招水玩儿。 周二郎一看到他们湿漉漉的脸和衣服头就疼,"你们怎么又玩水? 小钱氏在厨房里应了一声,道:"没事,让他们玩儿,热水我都烧好了,一会儿就给他们洗澡" 周二郎一听就不管了,放下板车,从车上把东西拿下来,问道:"大嫂,其他人呢" 小钱氏擦了手出来,道:"周虎的媳妇要生了,娘去看看,爹和老三他们上山去了,弟媳妇她们去小湾那边给菜浇水" 她看了一眼板车,见上面东西都卖光了,忍不住露出笑容,"今天生意还好吧? 周二郎也忍不住笑,"还好,都卖出去了" 周二郎看了一眼脚边巴巴看着他的孩子们,他干脆一手抓了三头,一手抓了四头,"我先去给他们两个洗澡,一会儿等爹他们回来了再说" 小钱氏点头。 那倒是,不然现在说了,一会儿家里人回来了又得说一遍,多烦啊。 除非特殊情况,不然周家吃饭的时间都是固定的,也因此,晚食前,大家总能准时的回来。 除了钱氏。老周头看了一眼时间,对冯氏道:"你去周虎家看看,问问你娘还回不回来吃饭" 冯氏应了一声。 钱氏生了很多孩子,她虽然不是接生婆,但村里谁家生孩子,都喜欢让她到院子里坐一坐,哪怕是什么都不做,陪产妇说说话也是可以的。 冯氏很快就回来了,道:"没那么快,才发动了,入夜能生下来就不错了" 于是大家也不等她了,开始拿碗筷吃饭,吃完了饭,冯氏几个就帮着把碗筷都收到厨房里,今天轮到周喜洗碗筷。 然后大人们就齐齐搬了椅子凳子到院子里坐着对今天的工作进行汇总,孩子们则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玩耍,大一些的则拿了烧过的木棍在院子里写写画画,都是在记满宝教他们的字。 满宝又教了他们一篇《论语》,并不长,只有三句话,她用木棍在地上清晰的将字写出来,教他们念了两遍后就丢下木棍凑上去听二哥说话。 周二郎把这次进城的收入都拿了出来,大家的目光都忍不住凝住,因为里面有四串串好的铜板,还有一大堆没串起来的,目测也有五六十文。 周二郎乐陶陶的道:"爹,豆腐和菜蔬虽然便宜,但积少成多,我们带去的野菌也卖得不错,今年卖野菌的人少,那些有钱的人家很愿意花钱" 老周头不耐烦,这些东西他们家都卖过,是知道价钱的,这不是他最想知道的,于是他直接道:"你直接告诉我茯苓卖了多少钱就行" 周二郎脸上的笑容就怎么也压不住,"你们一定想不到,那茯苓,都还带着泥呢,郑掌柜全收了,连着皮一起称的,八十文一斤,我带去的那两块有三斤半,所以卖了二百八十文" 就那么两块茯苓,卖出去的钱比得上他带去的一篓野菌,两筐菜蔬和两桶豆腐了。 要不是有那一篓野菌,恐怕还得再加一筐菜蔬和一桶豆腐才比得上那两块茯苓。 老周头也很惊讶,问道:"这东西这么贵?竟然比女贞子还贵? "可不是,听郑掌柜说,有些人家的老太太太太和小姐喜欢用茯苓做点心和甜品吃,说是美颜圣品,比燕窝也不差的,所以一盒子茯苓能卖出二两到十两的价格" 周二郎还有些惋惜呢,"我们的茯苓大,而且肉白,据说是上好的,炮制好以后,一盒起码能卖五两,我看过他们装茯苓的盒子,肯定装不下一斤,估摸就七八两的样子" 老周头心里的算盘就开始打起来,"是不是切下来晒干?那我们家自己晒" "爹,您别想了,不是那么简单的,"周二郎道:"得炮制,这茯苓可不是女贞子,热水一烫,拿出来晒干就行,听说还有好几种法子呢,而每一种法子得到的茯苓都不一样,治的病也不一样,有一个叫什么什么朱砂制,可难了,反正我记不住" 老周头就看向满宝。 大家的目光也顺着看过去。 满宝正听得津津有味,见大家都看着她,她便眨眨眼,问道:"怎么了? 老周头期盼的问,"满宝啊,你在庄先生和善宝家有没有看到炮制药材的书籍? 满宝想了想道:"好像庄先生那里有一册薄薄的" 老周头眼睛亮晶晶的,问道:"你能读得明白吗? 满宝就知道老爹打的什么主意了,道:"爹,你别想了,炮制药材很容易失败的,咱家有没有熟手,还得买朱砂,万一火候掌握不好,烘的一下炮制不好,那不仅朱砂白费了,茯苓也白费了,多浪费呀" 这东西这么难找,怎么能随便浪费呢? 满宝这么一说,周二郎也立即醒过神来,道:"爹,这一斤茯苓可是八十文呢,带皮粘泥的" 满宝忍不住道:"二哥,茯苓皮也是药材,当然要带皮的了" "哦哦,连皮都是药材啊" 那周二郎更舍不得了,道:"爹,连皮都要炮制,这个,就是满宝能教,我们估计也学不会呀" 周四郎狠狠地点头,"爹,这东西可不好找" 老周头就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好吧重,老五和老六年纪毕竟小,很少干这样的活儿的,他们上山倒没什么,可是 老周头摇了摇头,道:"这要是咱村的山,也就随便你们跑了,但那片分给大梨村了,那两家又不好说话,你们年纪小,万一碰上人吃亏了咋办? 还得老四,或老三带着才行。 这么一想,老周头眼珠子一转,道:"这样,明儿老四先带着老五去一趟,要是能找到,你们哥俩就跟老三老六轮着来,记住,碰见大梨村的人也不要怕,口分田不是永业田,在山里找东西他们不能拿你们怎么着,这又不是他们家种的" 兄弟几个应下。 满宝很是惋惜,"可惜众山太远了,不然下学了我也能去" 众人呵呵一笑,都暗想:幸亏离得够远,不然他们还得多带一孩子。 科科也有些惋惜,"虽然研究员现在还没看出词条结果,但我已经收录了它的基本数据,如果宿主也去,我能够给你提供扫描,现在我的能量积累了很多,已经能够稳固提供周身百米的扫描了" 这种扫描耗费的积分并不多,而且是因为符合它收集系统的本职工作,因此这部分花销是可以和百科馆报销的,并不用宿主提供。 但一人一系统也只是暗暗惋惜而已,在他们看来,满宝现在最主要的任务还是学习。 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可惜,科科的本职就是收录生物,它一直想给宿主在这里寻找一本介绍动植物的百科全书,可惜,这个时代似乎没有这样的书。 周四郎他们不知道他们失去了什么,乐滋滋的第二天便背着背篓,扛了一把锄头就出门。 满宝还打着哈欠呢,昨天晚上她在科科那里看书看得有点儿晚,精神便有些不好,懒洋洋的挥起爪子和四哥五哥道别,祝愿他们能找到茯苓,心想事成。 虽然不一定灵,但好话就是出门的好兆头不是? 然后等满宝下午下学回来时,周四郎和周五郎便一脸萎靡的回来了,满宝蹬蹬的跑上去问,"四哥,你们找到了吗? 周四郎指了指背篓,满宝就冲上去看,小钱氏在一旁笑道:"茯苓倒是没找到,但找到了一篓的草菇" "这也算不错的了,娘叫我泡豆子,明天一早做了豆腐,让你二哥一并带到县城里去卖"小钱氏道:"爹娘正商量着让你二哥带上一些茯苓,去药铺里问问价钱呢,要是卖得出去,到时候再去找" 今天周四郎他们找了一天也没找到,显然这东西不好找,所以老周头和钱氏商量过后还是决定先问问价钱,看值不值得每天拨出两个劳动力上山找这东西,要是这东西不值钱。 那还是老老实实的回来堆肥侍弄庄稼更好。 满宝就点头,"好吧,不过得告诉二哥,要是给的钱太少,那就不要卖了,拿回来我拿去善宝家做成茯苓霜" 满宝想了想,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高兴的和小钱氏道:"大嫂,茯苓霜可好吃了,茯苓糕也好吃,要是你会做就好了" 小钱氏就乐道:"好吃的点心用的东西都精贵,我们家可吃不起,不过倒是可以给白家送一些去" 钱氏在里面听到,扶着墙壁出来,笑道:"不错,你不说我都忘了,满宝,明儿你拿两块去白家,这东西这么不好找,他们家也不常吃的吧? 满宝点头,是不常吃,她就吃过两次而已。 于是第二天,周二郎带着东西去县城,满宝则用竹篮装了两块去学堂,白善宝很好奇的看了又看。 满宝就把竹篮推到他面前道:"送给你的" 白善宝看着篮子里面的树根,问道:"为什么要送我树根? "这是茯苓" 白善宝不愧是满宝的好朋友,他眼睛一亮,第一时间叫道:"茯苓霜和茯苓糕? 满宝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拿回去让你家的厨娘做,要是不够我家还有,到时候做出来给先生松一点儿" 她道:"还是先生告诉我,这是茯苓呢" 白善宝印象中这东西不常吃,因此问道:"你家哪来的? 要是可以,他们家可以多买一点存着,以后想吃了就拿出来做呀。 "山里找的,可难找了,昨天我四哥和五哥上山找了一天也没找着,这都是前天我上山偶然碰见的" "这么难得,我们能不能自己种? 满宝想了想,觉得他这个主意不错,"我觉得它长得有点像山药,却又是菌科,所以这东西要怎么种? 白善宝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来它到底哪儿跟山药长得像,难道是因为它们里面都是白色的。 科科同样没看出来它们哪里像,因此同样很沉默。 白善宝挠了挠脑袋道:"到时候每种办法都试一试? 他的目光落在篮子里的茯苓上,道:"可以试试看能不能让它发芽,然后埋在土里,也可以去挖它的土回来种,你不是说它是菌科吗?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10:30:1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