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门惨案之孽杀字幕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灭门惨案之孽杀字幕

灭门惨案之孽杀字幕

作者:沈良哲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4:54:51

最新章节:你隐退江湖吧
小说简介:唐县令笑了笑,没接他的茬儿,继续问:"这两种麦种之间有多大差别? 周四郎想了想道:"我也没种过呀,不过第一年我家收了新麦后,是把新麦筛了一遍后和村里人换了麦种的,只有我家种的是精选出来的麦种,第二年收获,我家的普遍比人家的多那么两筐麦,就一亩地" 满宝也皱着自己的眉头帮忙想了想后道:"不过这些年村里种的都是前一年精选出来的种子,亩产是越来越高了的,而现在就算麦种只筛选过两遍,也比第一次我们家换给村子里的人好" 唐县令点了点头,这才问价格。 周四郎想了想后道:"我现在往外卖的麦种都是一百四十文一斗,唐大人要,那我就一斗便宜五文钱,如何? 现在益州城粮铺里的种子,旧麦是一百五十文一斗,新麦则是上两百文,基本上,普通百姓家里都买不起新麦种。 唐县令听了微微挑眉,很好奇的问周四郎,"你怎么卖这么便宜? 周四郎并不觉得便宜,因为他回乡去买这些麦种也并不这么贵,就算一些乡亲拿只筛选过一次的麦子糊弄他,回家以后,他们兄弟再筛选一遍,那也是不亏的。 一斗能赚不少钱呢。 而且,"唐大人,我没有店面,直接去乡下卖,我要是不便宜些,谁跟我买呀" 唐大人就笑,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像粮种这种东西,若没有店面是不能出售的,而出售以后也要给县衙缴纳一笔税的" 周四郎一呆,道:"唐大人,入城的税我交了的" "这做买卖可不止有入城的税而已的,不信你让你妹妹去翻一下《大晋律法》" 周四郎立即扭头去看满宝。 白善不知何时站到了满宝身后,见状便道:"周四哥,你卖的明明是家里多余的麦子,怎么变成麦种了? 周四郎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立即点头道:"对对对,我卖的是麦子,可不是麦种,至于他们买了麦子是拿去吃还是拿去种,那我就不知道了" 满宝也连连点头,特无辜的看着唐县令,"唐大人,听说益州城还有很多流民呢,这儿的粮价又高,我们家是种地的,他们跟我们买些麦子回去吃是正常的吧? 唐县令就敲了一下白善的额头,与三人笑道:"滑头,你们一百四十文一斗的麦子还不贵呢?比粮铺里的还要贵,哪个流民会从你们那儿买麦子吃? 白善揉着额头,见他不像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就问道:"那您想怎么样说罢" "我不想怎么样,"唐县令笑道:"我听说水灾前益州一带的好麦种价格在一百一十文到一百二十文间波动" 满宝道:"那我们一百二十文卖你怎么样? 唐县令看着她不说话。 满宝忍不住叫道:"唐大人,乡亲们都知道我们这麦子是要拿去当麦种的,因此收的价格就比粮商去我们那儿贵许多,我四哥还得从家里运到这儿来,一百二十文可一点儿也不贵了,您想想粮铺里的新麦种都卖到什么价去了? 唐县令一想也是,便点头应道:"行吧,一百二十文就一百二十文" "我们签合约,"满宝道:"唐大人,我们事先可得说好,卖给你的麦种你不能转卖出去,只能自个用,不然你从我们这儿拿了麦种,转身又加了一些钱卖出去,那我们就没生意了,多亏呀" 唐县令想了想后笑道:"也行,不过我还是第一次与人签这样的合约,我便也与你们说明白,这些麦种不是我用的" 周家兄妹一起虎着眼睛看他,唐县令便哈哈大笑道:我们班的同学都是租的马,我便随大流了" 白善点了点头,到了门口,找到大吉后便与魏亭告辞,"我走了" 魏亭惋惜的和他挥手作别,季浩还不能上学,伤筋动骨一百天,估计今年是不能见着他来上学了,而到了明年,他是和他们一起升级,还是留级还不一定呢。 白善好像又不爱玩儿,好忧伤呀。 大吉等少爷坐稳了便挥鞭,低声汇报道:"周四回来了,老夫人让他带了书信和过冬的衣物,还有,今日季家给家里送了帖子,还有好多贵重的礼物" 大吉顿了顿后继续道:"唐县令来了,正在家里和庄先生下棋呢" 白善惊讶,"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啊? 大吉应了一声"是"。 马车很快回到小院,白善跳下马车,推开门进去,便看见院子里摆了不少的礼盒,正分做两堆。 满宝和白二郎正坐在一堆礼物中边拆边哇哇叫,但叫得最大声的是周四郎,脸上的神采几乎飞了起来。 看到白善回来,满宝立即兴奋的招手,"你回来了,快来看季家给你送的礼,好多呀" 白善好奇的上前,打开一个礼盒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放的是一块玉雕,他忍不住道:"不是送过了吗,怎么又送? 满宝想了想,摇头,"不知道啊,先生让收下,我就收下了" 白善往书房看了一眼,见先生和唐县令正在下棋,便悄声问满宝,"唐县令怎么来了,难道我们又惹事了? 满宝摇头,"不知道,他一来就去和先生下棋了,并没有拷问我。你先看看你的礼盒里都有些什么东西,可有金子吗? 周四郎也立即凑上来,兴奋的道:"季家给满宝送了一盒子的金子,上下两抽,一共十二个呢" 白善也好奇起来,挽了袖子就去拆他的礼盒。 大吉栓了马后上来帮忙,很快就找出了一个很重的大盒子,打开一看,一排两锭金子,一共三排,抽掉上面一层,下面还有一排,同样是十二个。 众人"哇"的一声,都羡慕不已。 白二郎看看白善,又看看满宝,可惜的不得了,"怎么那天我就没去栖霞山呢?这么多钱,可比我们庄子一年的出息还多呢" 周四郎伸手也摸了摸白善的金子,吸了吸口水道:"你去了也没用,你看我和立君那天也去了,我们就没礼物" 白二郎:"那是因为你们没发挥作用" "你去了也没什么用啊,"周四郎打量白二郎道:"你是能像善少爷一样飞马救人,还是能像我家满宝一样飞针救人? 白二郎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对了,大吉你也有礼物,你的礼物呢?周四郎看向大吉问。 大吉回屋将一个小盒子拿了出来,打开给白善看,里面是两个圆圆胖胖的金锭,一个足有二十两重的那种。 满宝他们又是"哇"的一声,纷纷拿在怀里摸了又摸。 周四郎爱不释手,满眼星星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胖的金锭呢,可真好看呀" 白善也接过去摸了又摸,然后看向自己盒子里的金锭,道:"我也要打成这样的" 大吉:"少爷要是喜欢,不如我们换一换吧,不然拿到银楼去重新打要工钱不说,还有损耗" 白善立即抱了金锭道:"行,换,这次在栖霞山你立了功,我本也要赏你的,那我再多赏你一个金锭好了" 然后白善就要摸出五个金锭给他,满宝一把按住他的手道:"有两个胖金锭呢,我也要换一个" 大吉看了一眼自家少爷,特别大方的将另一个金锭给满宝。 满宝一把抱住,笑得见牙不见眼,从她盒子里挑了两个金锭还给大吉。 周立君眼馋道:"小姑,你是不是抱累了,我帮你抱一下好了" 白二郎也和白善道:"善宝,你累不累,我也帮你抱" 一群人就这么玩着两个大胖金锭嘻嘻哈哈乐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去翻其他的礼盒。 这一次季家给他们的礼物规格特别的高,满宝的,还有两套她见都没见过的首饰,看着就特别的漂亮和贵重。 贵重到以她现在的小脑袋根本戴不起。 周四郎一边拆礼盒一边道:"收着,回头拿回去给娘帮你收起来,等你出嫁了当嫁妆" 满宝不愿意,"我不要,我要自己收着" 虽然她现在戴不了,但每天看着也很高兴呀。 周四郎很疑惑,"满宝,你这么多的钱和贵重东西到底藏在哪儿了?你那小隔间能藏下那么多东西吗?还是拿回去家里放着吧,万一这儿遭贼了怎么办? 白善点头,点了好几个盒子道:"这些,这些,还有这些,周四哥,下次你回家,便帮我带上吧,交给祖母保管" 周四郎点头,然后看向满宝。 满宝坚持,"我要自己收着" "行吧,要是被偷了,你可别哭鼻子" 满宝特别自信,"不会丢的,不过这些布料还是拿回去给娘吧,让娘和大嫂他们做衣裳穿" "可别,上次你让我带回去的衣裳,最后全换成钱了,"周四郎道:"娘说了,那些料子一看就特别好,家里都是下地干活儿的,穿这样的衣裳不是糟践东西吗?我看你还是留着自己做衣裳吧"我们班的同学都是租的马,我便随大流了" 白善点了点头,到了门口,找到大吉后便与魏亭告辞,"我走了" 魏亭惋惜的和他挥手作别,季浩还不能上学,伤筋动骨一百天,估计今年是不能见着他来上学了,而到了明年,他是和他们一起升级,还是留级还不一定呢。 白善好像又不爱玩儿,好忧伤呀。 大吉等少爷坐稳了便挥鞭,低声汇报道:"周四回来了,老夫人让他带了书信和过冬的衣物,还有,今日季家给家里送了帖子,还有好多贵重的礼物" 大吉顿了顿后继续道:"唐县令来了,正在家里和庄先生下棋呢" 白善惊讶,"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啊? 大吉应了一声"是"。 马车很快回到小院,白善跳下马车,推开门进去,便看见院子里摆了不少的礼盒,正分做两堆。 满宝和白二郎正坐在一堆礼物中边拆边哇哇叫,但叫得最大声的是周四郎,脸上的神采几乎飞了起来。 看到白善回来,满宝立即兴奋的招手,"你回来了,快来看季家给你送的礼,好多呀" 白善好奇的上前,打开一个礼盒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放的是一块玉雕,他忍不住道:"不是送过了吗,怎么又送? 满宝想了想,摇头,"不知道啊,先生让收下,我就收下了" 白善往书房看了一眼,见先生和唐县令正在下棋,便悄声问满宝,"唐县令怎么来了,难道我们又惹事了? 满宝摇头,"不知道,他一来就去和先生下棋了,并没有拷问我。你先看看你的礼盒里都有些什么东西,可有金子吗? 周四郎也立即凑上来,兴奋的道:"季家给满宝送了一盒子的金子,上下两抽,一共十二个呢" 白善也好奇起来,挽了袖子就去拆他的礼盒。 大吉栓了马后上来帮忙,很快就找出了一个很重的大盒子,打开一看,一排两锭金子,一共三排,抽掉上面一层,下面还有一排,同样是十二个。 众人"哇"的一声,都羡慕不已。 白二郎看看白善,又看看满宝,可惜的不得了,"怎么那天我就没去栖霞山呢?这么多钱,可比我们庄子一年的出息还多呢" 周四郎伸手也摸了摸白善的金子,吸了吸口水道:"你去了也没用,你看我和立君那天也去了,我们就没礼物" 白二郎:"那是因为你们没发挥作用" "你去了也没什么用啊,"周四郎打量白二郎道:"你是能像善少爷一样飞马救人,还是能像我家满宝一样飞针救人? 白二郎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对了,大吉你也有礼物,你的礼物呢?周四郎看向大吉问。 大吉回屋将一个小盒子拿了出来,打开给白善看,里面是两个圆圆胖胖的金锭,一个足有二十两重的那种。 满宝他们又是"哇"的一声,纷纷拿在怀里摸了又摸。 周四郎爱不释手,满眼星星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胖的金锭呢,可真好看呀" 白善也接过去摸了又摸,然后看向自己盒子里的金锭,道:"我也要打成这样的" 大吉:"少爷要是喜欢,不如我们换一换吧,不然拿到银楼去重新打要工钱不说,还有损耗" 白善立即抱了金锭道:"行,换,这次在栖霞山你立了功,我本也要赏你的,那我再多赏你一个金锭好了" 然后白善就要摸出五个金锭给他,满宝一把按住他的手道:"有两个胖金锭呢,我也要换一个" 大吉看了一眼自家少爷,特别大方的将另一个金锭给满宝。 满宝一把抱住,笑得见牙不见眼,从她盒子里挑了两个金锭还给大吉。 周立君眼馋道:"小姑,你是不是抱累了,我帮你抱一下好了" 白二郎也和白善道:"善宝,你累不累,我也帮你抱" 一群人就这么玩着两个大胖金锭嘻嘻哈哈乐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去翻其他的礼盒。 这一次季家给他们的礼物规格特别的高,满宝的,还有两套她见都没见过的首饰,看着就特别的漂亮和贵重。 贵重到以她现在的小脑袋根本戴不起。 周四郎一边拆礼盒一边道:"收着,回头拿回去给娘帮你收起来,等你出嫁了当嫁妆" 满宝不愿意,"我不要,我要自己收着" 虽然她现在戴不了,但每天看着也很高兴呀。 周四郎很疑惑,"满宝,你这么多的钱和贵重东西到底藏在哪儿了?你那小隔间能藏下那么多东西吗?还是拿回去家里放着吧,万一这儿遭贼了怎么办? 白善点头,点了好几个盒子道:"这些,这些,还有这些,周四哥,下次你回家,便帮我带上吧,交给祖母保管" 周四郎点头,然后看向满宝。 满宝坚持,"我要自己收着" "行吧,要是被偷了,你可别哭鼻子" 满宝特别自信,"不会丢的,不过这些布料还是拿回去给娘吧,让娘和大嫂他们做衣裳穿" "可别,上次你让我带回去的衣裳,最后全换成钱了,"周四郎道:"娘说了,那些料子一看就特别好,家里都是下地干活儿的,穿这样的衣裳不是糟践东西吗?我看你还是留着自己做衣裳吧"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4:54:5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