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在线视频地址直播在线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茄子在线视频地址直播在线

茄子在线视频地址直播在线

作者:卓静罡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4:52:57

最新章节:魔域皇族公主
小说简介:白善让人将大富带走,大富娘只能坐倒在地,哭嚎着看衙役将大富押走。 围观的邻居们嘘唏,小心翼翼的看了站在院子里的白善一眼,见他虽板着脸,但并不呵斥大富娘,便试探性的往前挪了两步。 见他没反应,便小心的上前扶住大富娘,低声安慰她道:"快别哭了,还是活人要紧,大富家的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大富娘哭得更大声了。 满宝找到了被遗忘在角落里,缩成一团害怕不已的两个小孩儿,将她们抱起来交给金婆婆,"麻烦婆婆帮忙照看两日" 金婆婆看了还坐在地上痛哭的大富娘一眼,叹息的接过孩子,应下了。 躲在一旁看了全场热闹的大夫意犹未尽的收回了目光,见周满站在一旁和金婆婆说话。 他便凑了过去,想要和她打听一下她是怎么在这种情况下保住产妇性命的。 说真的,胎位倒悬本就生产艰难,又摔了一跤大出血了,这种情况下基本上一开始生产就血崩,到最后孩子没生下来人先出血死了才是最常见的情况。 所以他很好奇,她是用的什么法子先给人止血,还那么快的让产妇把孩子生下来的。 就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下午才坑了人,不对,他也不算是坑吧,他开的补药可没开错 大夫才凑上来,正要说话,白善也走了上来。 大家虽然不和白善说话,但目光一直悄悄注视着他呢,毕竟是官差,不注视不行。 白善走向周满,问道:"好了吗,要回家吗? 满宝点头,"好了,我们走吧" 大夫一呆,院子里的人也齐齐呆住,等他们俩人走出院子时才反应过来,但也没人敢再叫住周满,只能一起目送周满和白善并肩离开。 人走了邻居们才反应过来,纷纷围住大富娘道:"原来官差是这娘子招来的呀" 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赞她好运气,还是同情她了。 这位娘子虽然保住了大富家的,却也让大富坐牢了。 大富娘只觉得这一天像做梦一样,这会儿脸上呆滞,连哭嚎这样的基本动作都做不出来了。 大夫却不是这些无知妇人,作为一个药铺的坐堂大夫,他虽然没有多大的权势,但消息却绝对比这些妇人灵通的。 他很快就猜到了这位白面官差和这出手就不一般的娘子的身份。 一时心头犹如热油一般,再也呆不住,提着药箱就走。 他一路小跑着回到百草堂,百草堂已经关门了,他也不在乎,直接将门敲开,进去后就直奔后院。 百草堂的后院隔出来两块,一边住着掌柜一家,一边则是百草堂的后院,做库房和给大夫住。 "掌柜的,出事啦" 掌柜的波澜不惊的问:"你医坏了人? "哎呀,什么医坏了我,我是那等庸医吗?我治不好的基本上就不治了,我知道我今天碰见了谁吗? "隔了两家的仁和堂的邵大夫?你们打起来了? "不是,"大夫憋屈的道:"我遇见了周大人,就是青州医署署令周大人,那个京城小神医啊" 掌柜的立即坐直,瞪大了眼睛看他,"你怎么遇见她的?跟她有交情了?她人是不是真像京城来信里说的那样很是和蔼可亲? 大夫郁闷道:"京里说的那话根本就是胡诌,十几二十岁的娘子能用和蔼二字吗?可亲嘛,倒是勉强,可也太狡诈了,她今儿还来过我们药铺了,装作病人,说要求子,我就给她开了一副调经补血的汤方" 掌柜的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和传说中的周大人的缘分竟是从这而起,一时有些沉默。 "但这不是最要紧的呀,我说到哪儿了?哦,对,我今天出了个外诊,其实也不是我出的,我就是去提供了些药材而已,病人是周大人的" 就在大夫吧啦吧啦的讲述时,满宝一行人也回到了县衙,白善亲自看着衙役将三人给下到大牢里,还给他们两家选了隔壁的牢房。 北海县穷,连牢房都体现出来了,两个牢房之间不是白善通常看见的一面墙,而是木头隔成的栅栏。 所以三人一抬头就能看见彼此。 白善对差役道:"晚上惊醒些,不许他们打架,夫妻之间也不行" 差役应下,因是县令特意叮嘱过的,所以差役对这三人尤其关注。 白善回到家时,满宝才洗漱出来,正披着未干的头发在等他吃饭。 白善在她对面坐下,问道:"那产妇情况如何? "不太好,"满宝道:"她身体亏损得厉害,底子不好,这次大出血来势汹汹,也不知道能不能好" 满宝的表情很不好,和白善道:"那大富家的是故意引起争吵的,显然一开始就没打算要这个孩子,只是对方估计也没料到郭家的那么虎,对着她一个孕妇都能下手这么重" 当时满宝转头正好看见了那一推,看得清清楚楚,那孕妇被推倒在地时两条腿都上扬了,可见这一把力气有多大。 白善也说了自己的调查情况,"我问过左邻右舍,两家的矛盾由来已久" 他道:"就住对门,郭家把木柴放在墙根,转头能丢一半,他们怀疑是吴大富家拿的,大富家的挑水回来,水桶颠簸两下洒出水来,郭家能站在门前骂半天,说吴家把地都给浇烂了,滑脚伤人。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不胜枚举" 满宝叹息,"远亲不如近邻啊,近邻关系闹成这样,日子还怎么过得有意思? 白善颔首:"我想这一次冲突的根源就在大富家的怀孕上" 他道:"吴大富和其妻已经生育了两胎,都是女儿,这第三胎刚怀上没多久,巷子里就有了传言,说她怀的还是女儿" 白善说到这里一顿,抿了抿嘴后道:"大富家的为此还糟了吴大富的打,但孩子没打掉。这些日子传言更甚,大家都说她肚子小巧圆润,一看就是个女儿" 满宝气得连饭都吃不下了,"她连饭都吃不饱,穿上宽松衣服连肚子都看不出来,不小巧还能大破天去? 也是因为这个,她才没有看出对方怀孕。 而且她动作间很利落,显然怀孕时也没少干活儿,甚至都不爱惜腹中的胎儿,不然七个月大的孕妇,行走间都会扶一下肚子的。 下午六点见 满宝觉得这个案子不好判,杀死孩子的凶手,有郭家的人,也有吴大富家自己人,甚至一条巷子的人都不无辜,若不是流言甚嚣,何至于有今日的祸事。 "你要怎么判? 白善想了想道:"依法而审,徇情而判" 满宝沉默了一下后道:"我决定了,暂将医署设在北海县,你明儿让人将县衙手里的宅子给我看看,我挑一间" 白善颔首:"好" 然而想的时候倒是挺好的,但实际上北海县手上没有现成的控制的宅院。 宋主簿额头有些冒汗,解释道:"大人,我们北海县小,也穷,多少年没有抄家收宅子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就是有,过不了多久也能卖出去" 县城就这么大,好地方也是有限的。 要是有被抄的宅子出售,有钱的人家花一些钱也就买下了,再不行,将宅子隔成几份,直接出租就是。 好歹也是一个进项不是? 其中以路县令为最,那一位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创收的机会。 宋主簿将县衙拥有的两间宅子的地契找出来,和白善介绍情况,"这两间宅子都在城东,那边比较嘈杂,这宅子砸在手里许多年了,就是卖不出去,后来路县令来了,将房子给隔成了几间租出去,一年也能回来几两银子" 别小看了几两银子,说不定县令的俸禄就是从这几两银子里出来的。 白善看了一下后面的合约,一栋宅子隔成三间,分别租给了三家,最短的一家也租到了后年,让人家搬是不可能的,白善也不愿意折腾人家,于是道:"那就租吧" 正打算等他说建的宋主簿一呆,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租? 白善颔首,"我看了一下,北海县的租金并不高,一套两进的宅子一年是十两银子左右,我们直接租一套吧" 满宝也点头,和宋主簿道:"劳烦宋主簿将县城的牙行都给我找来" 宋主簿迟疑道:"租不太好租吧,您是拿来做医署的,建一个不是更好吗? 满宝道:"太医署没钱,贵县能够出这个钱? 一旁的白善立即道:"我们县也没有" 他抬头看向宋主簿,眼含威胁,"或许宋主簿愿意人,"这么多人进来做什么,产妇才大出血,你们这么多人身上脏兮兮的,万一污染了产妇怎么办? 晚上九点见 满宝可以将其他人赶出去,却不能赶大富母子,她干脆把金婆婆也留了下来,这才看向他们。 大富娘拉着大富冲着周满跪下,磕头道:"娘子,求您救救我这孙子吧" 周满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又看了一眼他们怀里的孩子,此时孩子脸色已经泛青,满宝伸手摸了摸后道:"救不活了" "这不可能,你都没救怎么知道救不活? 满宝道:"他在胎里就没长好,母亲吃不好,吃不饱,营养不良,过到他身上的营养就更少了" "你看他现在四肢健全,但内里却是不全的,"满宝道:"他的心脏肺腑都没有长好,才七个月就出生,比别的正常的孩子少了三个月,更何况他在胎里时也没有足够的营养,你们觉得他能活吗? 大富娘着急,"不是说七活八不活吗? 周满:"谬论罢了" 大富娘见周满就是不肯动手,而孩子已经有些凉了,她便也知道是救不回来,一时有些崩溃的坐倒在地,拍着大腿哭嚎起来,"作孽啊,作孽啊,都说这一胎还是个丫头片子,谁能知道是个孙子" 大富娘是真的伤心,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嚎到这里想起了什么,一把攥住一直抱着孩子哭的大富道:"是郭家的,是郭家的杀了我的孙子,要不是她推了一把儿媳妇" 大富一听,将怀里的孩子往他娘怀里一塞,一脸煞气的起身,转身就出去。 金婆婆看了一惊,连忙道:"你上哪儿去?大富,你可别冲动" 大富已经奔进厨房里,一把抄起菜刀就冲出去,眼睛通红的在院子里一扫,左邻右舍都被他吓了一跳,纷纷往外跑,大叫道:"大富,你可别想不开" 人群里的郭家的也吓了一跳,转身就往外跑。 大富也看到她了,提着刀就奔着她去。 对门郭家的人也都回来了,只是除了当事人郭家的大媳妇刁氏外,其余人都没往对面去,此时听到刁氏的呼救声,郭大郎没忍住,端了碗就跑出来,显然刚才是在吃饭。 才开门,迎面就被刁氏撞了一下,他正要呵斥,一抬头就对上大富通红的眼睛和手中的菜刀。 大富可不管他是谁,只要是郭家人就行,于是抬手就冲他劈下去 郭大郎"啊"的一声,翻了一个身躲过刀,然后连爬带滚的躲到一边 老早就到了巷子口,自然也知道这边情况的白善听到喊叫声立即带着人从一户人家里出来,看到提着刀到处乱砍,却一刀都没砍中人的大富,立即道:"将人拿下" 跟着白善来这里"加班"的两个衙役都惊呆了,自己冲上前去,拿着刀鞘将他手中的菜刀给打下来,这才按住人。 大富怒吼道:"放开我,放开我,他们杀了我儿子,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白善早就从左邻右舍和大吉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还了解到了更多的东西。 他踱步上前,居高临下的看了一会儿大富,然后扭头看向吓得尿裤子的郭大郎,挥手道:"既然有纠纷,那就到衙门里说去" 一个衙役怔了一下,立即道:"大人,现在衙门已经下衙了" "那有什么要紧,先把人抓回去,明日再审就是" 衙役迟疑,"这不好吧?他们也没犯什么事" "刚才他不是说了吗,他认为郭家的杀了他儿子,既如此,那就涉及了人命案子,将他们二人拿回去吧"白善指的是郭大郎和刁氏。 郭家的人顿时大惊,纷纷围上来道:"冤枉啊,冤枉啊,他媳妇小产,干我们家什么事" "大人,我们家可都是好人,不信您问我们里长" 白善见两个衙役不动,便冲身后的护卫招了招手,护卫们立即上前抓人。 郭老头和郭婆子看见儿子和儿媳妇要被抓走,立即就要上前撕咬。 白善便淡淡的道:"凡是抗捕的,一律抓到牢里去" 此话一出,郭家的人就不太敢动了。 没有人愿意与官兵做对,他们要是都进去,这家也就破了。 大牢进去容易,要出来可就难了。 白善见郭大郎夫妻被锁住了,便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被押住的大富,挥手道:"将人拖到对面去,让他见他媳妇最后一面" 大富一听呆了,颤颤巍巍的问道:"啥,啥叫见最后一面? 白善冲他微微一笑道:"今天晚上的最后一面,你拿着刀砍人,以为这就完了?一并下到牢里去" 压着他的两个衙役:他们这位大人好凶啊,这是要原告被告一起吃啊。 大富一脸呆的被拖到了对面,大富娘抱着死婴无措起来,"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金婆婆扶住她道:"你别急,大富没砍到人,好好认个错说不定就完了" 大富娘大哭,"这大牢是那么好进出的?这进去了,再出来只怕就要倾家荡产了,他媳妇还在床上躺着呢" 大富娘悔之晚矣,"早知道我就不在他跟前说郭家的不是了" 大富被允许进去看一下他媳妇,满宝看了看产妇的情况,将她脖子上的针取了,身上的针也拔了出来,摸了摸脉后起身让到一边,见他如丧考妣一般的进来,便指了角落里换下来的血床单道:"正要与你说呢,拿一套干净的进来" 大富看见那些血脸便一懵,"出了这么多血我娘子她,她没事儿吧? 满宝道:"我已经尽人事,能不能活下来不一定" 大富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严重,他已经死了儿子,是怎么也不愿意再死老婆的,连忙道:"求娘子救一救我娘子" 满宝道:"我会给她留一副药,多的等她明日醒来再说吧" 药还是从大夫带来的药箱里捡的,她将药包交给一直抱着死婴不肯放下的大富娘,道:"药熬着,她中间要是醒了就给她服下" 大富跪在床前哭了一阵,外面衙役一直在催促,这才不得不出来。 大富娘哭得不行,只能对着白善跪下求饶,"大人饶命啊,大人饶了他吧,他也是看媳妇成了这样,这才没了理智" 白善道:"所以我给他空间和时间让他清醒清醒" 这样的人留在外面,除非他派人日夜守着郭家,不然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场灭门惨案? 所以还是都换个安全的地方去吧。人,"这么多人进来做什么,产妇才大出血,你们这么多人身上脏兮兮的,万一污染了产妇怎么办? 晚上九点见 满宝可以将其他人赶出去,却不能赶大富母子,她干脆把金婆婆也留了下来,这才看向他们。 大富娘拉着大富冲着周满跪下,磕头道:"娘子,求您救救我这孙子吧" 周满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又看了一眼他们怀里的孩子,此时孩子脸色已经泛青,满宝伸手摸了摸后道:"救不活了" "这不可能,你都没救怎么知道救不活? 满宝道:"他在胎里就没长好,母亲吃不好,吃不饱,营养不良,过到他身上的营养就更少了" "你看他现在四肢健全,但内里却是不全的,"满宝道:"他的心脏肺腑都没有长好,才七个月就出生,比别的正常的孩子少了三个月,更何况他在胎里时也没有足够的营养,你们觉得他能活吗? 大富娘着急,"不是说七活八不活吗? 周满:"谬论罢了" 大富娘见周满就是不肯动手,而孩子已经有些凉了,她便也知道是救不回来,一时有些崩溃的坐倒在地,拍着大腿哭嚎起来,"作孽啊,作孽啊,都说这一胎还是个丫头片子,谁能知道是个孙子" 大富娘是真的伤心,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嚎到这里想起了什么,一把攥住一直抱着孩子哭的大富道:"是郭家的,是郭家的杀了我的孙子,要不是她推了一把儿媳妇" 大富一听,将怀里的孩子往他娘怀里一塞,一脸煞气的起身,转身就出去。 金婆婆看了一惊,连忙道:"你上哪儿去?大富,你可别冲动" 大富已经奔进厨房里,一把抄起菜刀就冲出去,眼睛通红的在院子里一扫,左邻右舍都被他吓了一跳,纷纷往外跑,大叫道:"大富,你可别想不开" 人群里的郭家的也吓了一跳,转身就往外跑。 大富也看到她了,提着刀就奔着她去。 对门郭家的人也都回来了,只是除了当事人郭家的大媳妇刁氏外,其余人都没往对面去,此时听到刁氏的呼救声,郭大郎没忍住,端了碗就跑出来,显然刚才是在吃饭。 才开门,迎面就被刁氏撞了一下,他正要呵斥,一抬头就对上大富通红的眼睛和手中的菜刀。 大富可不管他是谁,只要是郭家人就行,于是抬手就冲他劈下去 郭大郎"啊"的一声,翻了一个身躲过刀,然后连爬带滚的躲到一边 老早就到了巷子口,自然也知道这边情况的白善听到喊叫声立即带着人从一户人家里出来,看到提着刀到处乱砍,却一刀都没砍中人的大富,立即道:"将人拿下" 跟着白善来这里"加班"的两个衙役都惊呆了,自己冲上前去,拿着刀鞘将他手中的菜刀给打下来,这才按住人。 大富怒吼道:"放开我,放开我,他们杀了我儿子,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白善早就从左邻右舍和大吉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还了解到了更多的东西。 他踱步上前,居高临下的看了一会儿大富,然后扭头看向吓得尿裤子的郭大郎,挥手道:"既然有纠纷,那就到衙门里说去" 一个衙役怔了一下,立即道:"大人,现在衙门已经下衙了" "那有什么要紧,先把人抓回去,明日再审就是" 衙役迟疑,"这不好吧?他们也没犯什么事" "刚才他不是说了吗,他认为郭家的杀了他儿子,既如此,那就涉及了人命案子,将他们二人拿回去吧"白善指的是郭大郎和刁氏。 郭家的人顿时大惊,纷纷围上来道:"冤枉啊,冤枉啊,他媳妇小产,干我们家什么事" "大人,我们家可都是好人,不信您问我们里长" 白善见两个衙役不动,便冲身后的护卫招了招手,护卫们立即上前抓人。 郭老头和郭婆子看见儿子和儿媳妇要被抓走,立即就要上前撕咬。 白善便淡淡的道:"凡是抗捕的,一律抓到牢里去" 此话一出,郭家的人就不太敢动了。 没有人愿意与官兵做对,他们要是都进去,这家也就破了。 大牢进去容易,要出来可就难了。 白善见郭大郎夫妻被锁住了,便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被押住的大富,挥手道:"将人拖到对面去,让他见他媳妇最后一面" 大富一听呆了,颤颤巍巍的问道:"啥,啥叫见最后一面? 白善冲他微微一笑道:"今天晚上的最后一面,你拿着刀砍人,以为这就完了?一并下到牢里去" 压着他的两个衙役:他们这位大人好凶啊,这是要原告被告一起吃啊。 大富一脸呆的被拖到了对面,大富娘抱着死婴无措起来,"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金婆婆扶住她道:"你别急,大富没砍到人,好好认个错说不定就完了" 大富娘大哭,"这大牢是那么好进出的?这进去了,再出来只怕就要倾家荡产了,他媳妇还在床上躺着呢" 大富娘悔之晚矣,"早知道我就不在他跟前说郭家的不是了" 大富被允许进去看一下他媳妇,满宝看了看产妇的情况,将她脖子上的针取了,身上的针也拔了出来,摸了摸脉后起身让到一边,见他如丧考妣一般的进来,便指了角落里换下来的血床单道:"正要与你说呢,拿一套干净的进来" 大富看见那些血脸便一懵,"出了这么多血我娘子她,她没事儿吧? 满宝道:"我已经尽人事,能不能活下来不一定" 大富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严重,他已经死了儿子,是怎么也不愿意再死老婆的,连忙道:"求娘子救一救我娘子" 满宝道:"我会给她留一副药,多的等她明日醒来再说吧" 药还是从大夫带来的药箱里捡的,她将药包交给一直抱着死婴不肯放下的大富娘,道:"药熬着,她中间要是醒了就给她服下" 大富跪在床前哭了一阵,外面衙役一直在催促,这才不得不出来。 大富娘哭得不行,只能对着白善跪下求饶,"大人饶命啊,大人饶了他吧,他也是看媳妇成了这样,这才没了理智" 白善道:"所以我给他空间和时间让他清醒清醒" 这样的人留在外面,除非他派人日夜守着郭家,不然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场灭门惨案? 所以还是都换个安全的地方去吧。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4:52: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