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klabo芳彦在线观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silklabo芳彦在线观看

silklabo芳彦在线观看

作者:梅九彤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09:32:09

最新章节:魔鬼禁地
小说简介:霜的看着这一切。 太监吓得立即跪倒在地。 帮满宝处理伤口的那小官也吓了一跳,手都打抖起来,整个人都趴服在了地上。 白善连忙按压住他松开的伤口,这才抽空抬头看了那提剑青年一眼,发现不认识,且他身上也没穿官服,便移开了目光,看了眼满宝手上的动作,一边按住伤口止血,一边将针线递给她。 满宝接过,快速的穿针,然后开始缝合 提剑青年看了一会儿她的动作,用剑尖指了指那跪在地上的小官儿道:"你去治,让他们两个入内" 小官儿大松一口气,立即去抢满宝手里的针,小声恳求道:"这位小大夫,这儿还是我来吧" 满宝看了他一眼,又抬头看了一眼提剑青年,看到了他眼中的煞气,秉持着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原则,她松开了手,将针线给那小官。 然后从背篓里找出两包止血的药粉给他,"这是止血的,缝合以后给他撒上" 药粉却被一旁的太监抢过,"小大夫,这里头的病人失血更严重呢,这药还是留给里面的人吧" "这是我们调配好的三七止血粉,济世堂就有,你们没有吗? 太监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向提剑青年,青年微微抬了抬下巴,太监便笑着把药粉还回去给那小官儿,笑着侧身,"小大夫,我们先进去看里面的病人吧" 满宝也不耽误,拎着她的背篓便进去,看也不看那青年一眼,她看出来了,他手上的剑就是劈地上的人的。 白善跟在她身后进去,路过青年时与他点了点头。 一进入内室,血腥味儿更重,有三个大夫围在床前,身侧有丫头跪在地上捧着灯烛照亮,中间的桌子上摆着不少写满了字的纸,满宝扫了一眼,发现是药方。 领他们进来的太监还没说话,跟在身后的青年已叫道:"郑太医,你要的人孤给你找来了" 正围在床前的一个青年回头,看到满宝便咽了一下口水,额头铺着薄汗。 青年提着剑指他,冷冷地道:"要是救不活小公爷,孤要你们都陪葬" 满宝:果然和纪大夫说的一样,当太医好危险。 郑太医弯腰应了一声"是",看向满宝,"你就是益州来的周小大夫? 满宝愣愣的点头。 "郑家的小公子坠马是你帮着止血的? 满宝点头。 郑太医便松了一口气,将满宝拉到床前,让她看床前的人,"你看他,能止住血吗? 满宝看床上昏迷的青年,枕头上都是血,他在吐血,床前还站着的两个太医一直在扎针或止血,但病人的脸色还是越来越苍白,气息也越来越微弱,满宝一看就知道他们没找到出血口。 满宝放下背篓,转身道:"热水" 立即有丫头捧了热水上来。 满宝一边净手一边问,"出血口没找到? 郑太医冒着汗道:"所有的出血点我们都找了,大多都缝合了,我们也给他吃了止血药" 在这之前,出血量比这可大多了,不然也不会把床染成这样。 满宝就看了一下他的肚子,扣了扣腹后听音,然后看向三位太医。 都是学医的,能被拉来这里的,自然都有这方面的经验,一对上满宝的目光便明白她也找到了,然后一个太医道:"我们也怀疑是在腹内,但不止具体是何处" 满宝道:"开腹吧" "不行,"郑太医想也不想道:"开腹太危险了,小周大夫,你不是会针灸止血吗? 另一个太医也点头,他们当然也知道要找到止血点开腹是最好的,但开腹之后呢? 怎么止血? 而且伤口太大,一个不小心炎症下来就死人了,这个后果他们承担不起。 满宝一边去摸他的肚子,一边摸脉,然后去拿针灸行针止血,一边还道:"我只能暂且看看效果,不过你们看他的腹部,恐怕不开腹不行"满宝这边扎着针,那边一个太医则是微微闭着眼睛在听脉,半响,他冲郑太医和另一个同僚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郑太医焦急,"你这什么意思,是止住了还是没止住? "效果比我们之前的好,至少脉象下陷没那么大了,可依然没止住" 满宝也去摸了摸脉,然后再次看向病人的肚子,提议道:"开腹吧" 三位太医脸色变了又变,谁也不敢轻易下决定。 满宝则已经从背篓里找她惯用的手术刀了,满宝在系统内学习时是有一套手术用品的,那是莫老师送给她的,商城上卖的也不值钱。 但那东西的材料和他们这个世界的相差太大,科科不建议她在现实中使用,莫老师说过会帮她托人打造一副材料相和,样式也和他们这个世界的刀差不多的手术用具。 但在那之前,范太医就送了一套。 满宝用着觉着还不错,她在拟人模特身上做研究时,有半数时候用的是这一套。 但这包东西很少能在现实生活中用上,用得最多的就是那几枚缝合针。 现在满宝把那套东西拿出来打开,直接取出一把刀子看向三个太医,问道:"到底剖不剖? 执剑青年这会儿也听明白了,走过来问:"为何一定要剖? 满宝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家属吗? 执剑青年低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是" 满宝就给他解释道:"你看他腹部鼓胀,应该是内腑出血,我刚才看过太医们开的药方,都是上好的止血药方,但服用下去有多久了? 郑太医沉声道:"快一个时辰了" "那药不仅急,还是猛药,一个时辰还没大效果,显然药止不住,再给他灌药,人恐怕还没失血死,先被药死了,他们又佐以针灸止血,依旧用处不大,我的针灸止血法算是当下最好的了,但效果也不大,再这样下去,用不着两个时辰他就能出血死了" 满宝道:"所以只能开腹,寻找出血点,缝合,再关腹" "能确保一定能活吗? "不能,我只有五成的把握" 执剑青年怒,"只有五成你就敢剖他的肚子? 满宝道:"去年季浩连五成的希望都没有,我只知道,不剖腹,他百分百死,剖腹,还有五成的希望" 执剑青年看向郑太医三个。 三位太医都低下了头,认同了满宝的话。 执剑青年握紧了手中的剑,残笑道:"好,好,你们剖吧,要是救不活他,孤要你们都陪葬! 满宝总算是留意到他的自称了,眨眨眼,扭头看向白善,"他是太子? 白善早在他第一次说这个自称时就留意到了,沉重的点头,提议道:"所以我们走? 满宝迟疑,"不治了吗? 俩人说话的声音不低,大家都听见了,众人纷纷扭头看俩人,皆有些无语。 太子都气乐了,"来了你们还想走? 满宝道:"我不是官儿,也不是太医,我治不好自然可以走" "天下百姓无不是孤的臣民" 满宝眨眨眼,问道:"那天下的百姓都治不好床上的人,你要把天下人都杀了吗? 白善也抬起头看着他。 太子被噎住,紧抿着嘴盯着他们看。 郑太医焦急的跺脚道:"小周大夫,病人要紧,我们还是开始吧" 见满宝没动,他又焦急的去叫太子,"殿下" 满宝有一点没说错,她不是官儿,也不是太医,没有义务听从太子吩咐,天下人,有学识有能力的,连皇帝的诏书都可以不从,更何况他一个太子呢? 他可以杀太医,因为他们吃皇家饭,享受皇家带来的荣耀和利益,差事没办好,杀也就杀了,事后最多被说御下过严。 但满宝是平民百姓,杀她,那就是残暴不仁了。 连皇帝都忌讳这个名声,更别说他一个被人虎视眈眈的太子了。 太子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后道:"你去治吧,治好了算你的,治死了算他们的" 三位太医倒吸一口凉气,这会儿才认真的打量起满宝来,然后连脊背都发寒了,这,这年纪也太小了吧。 大家有些不太甘愿,其他两个太医纷纷看向郑太医,小声道:"郑太医,不如你来主刀吧" 郑太医苦笑,他倒是想,可他没把握啊。 满宝听太子这么说,已经一挽袖子道:"好,来人,把这桌子搬开,把那塌搬过来,这儿光线比较好,我们在这里开腹" 三位太医还没反应过来,屋里的下人已经动起来,快速的把内室中间的桌子一清理,再把仅容一人躺着的软榻抬过来放好,然后连病人身下的席子被子一起小心翼翼的抬起,一并搬到了软榻上。 手执灯烛的下人也纷纷搬了灯架过来放上,又点亮了更多的灯烛。 满宝嫌弃的挥手道:"别靠太近,稍稍远一点儿" 她执笔写了两张药方给郑太医他们看,"这是两副应急的药方,你们觉得如何? 郑太医他们立即打起精神来,拿着药方斟酌了一下后改了改,满宝一看,的确比她开的要好,便点头同意了。 立即有人取了药方下去配药熬药。 满宝这便摸了摸他的腹部道:"事不宜迟,那我们就开始吧" 郑太医咽了咽口水,问道:"你给人开过腹吗? "人吗?真人没开过"只开过拟人的腹部,还有胸部,头也开过,还都不下百次呢。 满宝已经将用具放在开水里煮沸消毒,她熟练的消毒,弄干,然后在病人的腹部摸了摸,手在腹部的上空虚虚的画了一道线,然后就沉刀划开了他的皮肤 三位太医都没想到她动作这么快,说开就开,都不等他们再做一下心理建设。 下刀的时候满宝还有些生疏,但他的肉和拟人模特的肉感竟然差不多,她慢慢找回来了感觉,以一种熟悉的力道继续往下划,一道血"噗"的一声溅出,满宝长得矮,整张脸都被血扑到了。 她微微闭了一下眼,手中的刀没动,白善眼疾手快的拿出帕子给她擦干净脸上的血。霜的看着这一切。 太监吓得立即跪倒在地。 帮满宝处理伤口的那小官也吓了一跳,手都打抖起来,整个人都趴服在了地上。 白善连忙按压住他松开的伤口,这才抽空抬头看了那提剑青年一眼,发现不认识,且他身上也没穿官服,便移开了目光,看了眼满宝手上的动作,一边按住伤口止血,一边将针线递给她。 满宝接过,快速的穿针,然后开始缝合 提剑青年看了一会儿她的动作,用剑尖指了指那跪在地上的小官儿道:"你去治,让他们两个入内" 小官儿大松一口气,立即去抢满宝手里的针,小声恳求道:"这位小大夫,这儿还是我来吧" 满宝看了他一眼,又抬头看了一眼提剑青年,看到了他眼中的煞气,秉持着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原则,她松开了手,将针线给那小官。 然后从背篓里找出两包止血的药粉给他,"这是止血的,缝合以后给他撒上" 药粉却被一旁的太监抢过,"小大夫,这里头的病人失血更严重呢,这药还是留给里面的人吧" "这是我们调配好的三七止血粉,济世堂就有,你们没有吗? 太监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向提剑青年,青年微微抬了抬下巴,太监便笑着把药粉还回去给那小官儿,笑着侧身,"小大夫,我们先进去看里面的病人吧" 满宝也不耽误,拎着她的背篓便进去,看也不看那青年一眼,她看出来了,他手上的剑就是劈地上的人的。 白善跟在她身后进去,路过青年时与他点了点头。 一进入内室,血腥味儿更重,有三个大夫围在床前,身侧有丫头跪在地上捧着灯烛照亮,中间的桌子上摆着不少写满了字的纸,满宝扫了一眼,发现是药方。 领他们进来的太监还没说话,跟在身后的青年已叫道:"郑太医,你要的人孤给你找来了" 正围在床前的一个青年回头,看到满宝便咽了一下口水,额头铺着薄汗。 青年提着剑指他,冷冷地道:"要是救不活小公爷,孤要你们都陪葬" 满宝:果然和纪大夫说的一样,当太医好危险。 郑太医弯腰应了一声"是",看向满宝,"你就是益州来的周小大夫? 满宝愣愣的点头。 "郑家的小公子坠马是你帮着止血的? 满宝点头。 郑太医便松了一口气,将满宝拉到床前,让她看床前的人,"你看他,能止住血吗? 满宝看床上昏迷的青年,枕头上都是血,他在吐血,床前还站着的两个太医一直在扎针或止血,但病人的脸色还是越来越苍白,气息也越来越微弱,满宝一看就知道他们没找到出血口。 满宝放下背篓,转身道:"热水" 立即有丫头捧了热水上来。 满宝一边净手一边问,"出血口没找到? 郑太医冒着汗道:"所有的出血点我们都找了,大多都缝合了,我们也给他吃了止血药" 在这之前,出血量比这可大多了,不然也不会把床染成这样。 满宝就看了一下他的肚子,扣了扣腹后听音,然后看向三位太医。 都是学医的,能被拉来这里的,自然都有这方面的经验,一对上满宝的目光便明白她也找到了,然后一个太医道:"我们也怀疑是在腹内,但不止具体是何处" 满宝道:"开腹吧" "不行,"郑太医想也不想道:"开腹太危险了,小周大夫,你不是会针灸止血吗? 另一个太医也点头,他们当然也知道要找到止血点开腹是最好的,但开腹之后呢? 怎么止血? 而且伤口太大,一个不小心炎症下来就死人了,这个后果他们承担不起。 满宝一边去摸他的肚子,一边摸脉,然后去拿针灸行针止血,一边还道:"我只能暂且看看效果,不过你们看他的腹部,恐怕不开腹不行"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09:32:0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