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摸夜夜操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天天摸夜夜操

天天摸夜夜操

作者:长孙芷巧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7:59:54

最新章节:玫瑰温泉
小说简介:周立如一刀下去,很轻巧的在衣领上砍开了一个口子。她将刀尖挤进去,直接划开,然后大家就看到了里面一片薄如蝉翼,贴着衣领结扣的金片。 众人惊叹,大家都会藏东西了。 满宝下意识的垂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袖子,她袖子里也藏了一片金片,那还是周四郎托人融的,听说缝在袖子里一点儿感觉也没有,这种东西只应急的时候用。 周立如和刘焕都有了收获,大家也找到了些灵感,跑到其他房间里翻找那些人质的破烂衣服。 亲兵小心的看了一眼段刺史,也很想去凑一下热闹,但六个房间很快被他们瓜分完了,他便叹了一口气,继续老实的跟在刺史身后。 殷或还坐在第一间房的椅子上,在桌子边缓缓的喘气,这座山不高,但从下面爬上来还是累人得很。 殷或见他们都跑了,便呼出一口气,用手撑着桌子打量起这间房来。 护卫生怕少爷累到却又不说,忙上前道:"少爷,您要不要喝些茶水? 殷或回神,看了他一眼后点头。 护卫便出去,不一会儿就拎了一壶茶和一个茶杯上来给殷或倒茶,已经退出门外,却没有到别处去的段刺史看得愣了好一会儿。 搜查马贼的窝还要带着茶水? 不过一想到殷或的身体状况他又释然了,然后担心起来,"殷公子感觉如何?若是身体不适,不如叫周太医过来看看" 殷或拒绝了,笑着解释道:"只是有些口干而已,我上次还爬了长城,什么事也没有的" 段刺史这才笑道:"殷公子的身体比之从前大好了" 殷或并不认识段刺史,但段刺史认识他他却不稀奇。 很多人都认识他或者听说过他,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段刺史也想和殷或联络一下感情,主要殷礼得宠,他很久以前还在殷礼手底下干过呢,后来是走了太子的路子才开始外放当官的。 殷或垂着头似乎在认真的听段刺史说话,偶尔还会回一两句,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开了。 段刺史说完话发现捧场的人不出声了,便好奇的看去,见殷或怔怔的盯着桌子的一角看,便问道:"殷公子,你怎么了? 问完心一提,他不会真的不舒服吧? 殷或却是伸手摸了摸自己左手边的那个桌角,稀奇的道:"段大人,你不觉得这边的桌角有点儿问题吗? 段刺史定睛去看,看了半晌后虚心问道:"这个桌角有什么问题? "我觉得它比旁边的两个角要凸出一些" 段刺史认真的看了看后道:"是吗?好像是有一点儿" 看着差不多啊,而且就是凸出又怎么样?桌子用久了有所损耗不是正常的吗? 磕了碰了,或者潮湿发胀不都是正常的吗? 但殷或不觉得呀,这是哪儿呀,是贼窝呀,是小伙伴们都找到宝藏的贼窝呀,于是殷或道:"会不会有人把东西藏在桌角里? 段刺史尴尬的笑了笑道:"应该不会吧,谁会往桌角里藏东西? 殷或却坚持,"砍一砍就知道了" 段刺史: 殷或却已经起身,还让段刺史起身,然后让护卫将那腿不打抖了。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白二郎,"你们真找到宝藏了? 白二郎点头,和他勾肩搭背的炫耀起他们今天的收获来。 满宝更是直接,直接把怀里抱的盒子打开,让庄先生他们看盒子里的珠宝,"我的" 周立如眼都看直了。 所有的东西都被放到了营地正中间的空地上,段刺史叫人来清点记账,回头好分。 把金银都给白善他们是不可能的,他还全都想要金银,把其他的东西给他们呢。 他缺的是布匹和珠宝吗? 当然不是,这些东西士兵们都用不着,只有钱,可以直接得到药材,粮食和抚恤金。 所以他们清点的时候段刺史便找了白善商量,将他们该分到的那三成钱换成货物。 白善拒绝了,表示这些布匹和珠宝他们并不是很缺,而且他们去西域是出公差,又不是经商,带这么多东西不方便,钱是最方便的。 俩人你来我往的说了有两刻钟,段刺史就叹气起来,"今年因为天花,许多商人没往西域去,西域来的商人也绕开了这里,这么多东西凉州吃不下,过路的客商恐怕也买不了多少,还会压价" 白善没说话,段刺史看了他一眼后继续道:"唉,我这些兵啊吃苦惯了,四肢健全的还好,有口饼吃就行,但医帐里那些缺胳膊断腿的怎么办呢? 白善道:"段大人,就算金银少去三成,您分到的珠宝却价值不少,就说那颗猫眼石就价值千金,有这笔钱,别说今年,就是明后年养兵也都不会有问题,您此时何必这么忧心呢? "猫眼石是贵重,但能买得起的有几个?段刺史笑道:"至少我认得的商人,没有谁可以自己吃下这一颗猫眼石,对了,听白公子的意思,周大人的兄长也喜欢往来草原和京城,他认识的富商和贵人必定不少,不知他" 白善就笑道:"您知道的,因为周满是太医的缘故,他们家目前做的是药材的生意,这一颗宝石就抵得过他来回十趟的货钱了,以我对周四哥的了解,他应该不会过手"才怪。 但段刺史不知道呀,他皱着眉头,来回十趟的本钱,那就是十年的本钱了,看来这位周四公子生意也不是很大。 那 段刺史本来还挺高兴的,毕竟这一颗猫眼石是真的很贵重,但这回儿他就忧心起销路来了。 不过他也没太担心,和白善告辞后就去找留在后方的师爷,他打算和他商量一下怎么销赃。 白善也把小伙伴们集中在一起,还叫上了庄先生坐镇,共同商量销赃的事儿。 "这三成里人人有份" 刘焕和殷或没想到他们都有,不由愣了一下,便道:"这多不好意思啊" 白善瞥了俩人一眼后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俩人一个出力,一个出人了,自然要给你们的,不仅你们,聂参军他们那里也该得的" 刘焕疑惑的眨眼,殷或出人了他知道,毕竟殷家除了几个留下来保护殷或的家将和护卫外,其他人都跟着聂参军去剿匪了。 但他 刘焕忍不住小小声的问白二郎:"我出了什么力?他怎么不知道? 白二郎瞥了他一眼道:"你昨儿和今儿在医帐里忙了两天不是吗? 刘焕愣住,"这也算? 白二郎道:"当然算了,不过这件事是白善谈下来的,他肯定分得最多,满宝次之,然后才是我们,聂参军应该也能分不少,毕竟他出力也不少" 这个是后面算的,白善素来公正,他肯定能分好的,这个不用他们担心,不过 "我不想要布匹,那些绸缎锦绫虽然摸着还算好,颜色看着也还可以,但上面的花纹太老了" 白善瞥了他一眼后道:"行,我记下了" 殷或想了想后道:"我要些珠宝首饰吧,其他的用不着" 刘焕好奇,"你要珠宝首饰干什么? 殷或瞥了他一眼后道:"我有六个姐姐" 刘焕恍然大悟,也开始思索起来,"我也有祖母呀,但那些珠宝都太过鲜亮,不适合我祖母,布匹也是,你们不是说还有香料吗,我祖父和祖母都喜欢这个,你们给我点儿香料? "别想了,"白善指了白二郎道:"香料是他个人的" 听说进山找到的个人的赃物也属于个人的,刘焕眼都亮了,立即拉了殷或道:"明天我们也上山" 周立如也意动,"小姑,我要是找到了东西也是我的? "不是土匪们共同藏匿的东西就行" 周立如眼睛微亮,"好,我也要去" 庄先生就提醒道:"不要分太多的货物,尽量换成金银,行李太多了不好带" 白善应下。 白二郎就扭头,"我听见你和段刺史说要派人回夏州的" 白善嘘了一声道:"那是诓他的,你小声点儿" 还没出玉门关呢就遇到了马贼,后面的路还不知道会怎么危险,他怎么可能分拨人手回夏州去? 众人: 白善道:"这事儿且这么定下,我会尽量给大家换成金银或别的东西带着的" 刘焕好奇,"别的什么东西? 白善瞥了他一眼后道:"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他们上山寻宝的队伍又壮大了,连聂参军都跟着一起进山。 刘焕他们很想体会一下在贼窝里找宝藏的感觉,尤其在里面找到的个别贼寇藏起来的东西是属于他们个人的。 所以他们兴冲冲的朝贼窝去。 结果一进去就惊呆了,连白善和满宝都惊呆了,只见前面出现的房屋垮塌了大半,好几个院子的墙都被推了一半。 段刺史也惊讶,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瞥了亲兵一眼。 亲兵就压低了声音解释道:"兄弟们觉得他们都喜欢往墙里藏私房钱,所以" 声音不大,但离得近的白善几人都听到了,一时无言以对。周立如一刀下去,很轻巧的在衣领上砍开了一个口子。她将刀尖挤进去,直接划开,然后大家就看到了里面一片薄如蝉翼,贴着衣领结扣的金片。 众人惊叹,大家都会藏东西了。 满宝下意识的垂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袖子,她袖子里也藏了一片金片,那还是周四郎托人融的,听说缝在袖子里一点儿感觉也没有,这种东西只应急的时候用。 周立如和刘焕都有了收获,大家也找到了些灵感,跑到其他房间里翻找那些人质的破烂衣服。 亲兵小心的看了一眼段刺史,也很想去凑一下热闹,但六个房间很快被他们瓜分完了,他便叹了一口气,继续老实的跟在刺史身后。 殷或还坐在第一间房的椅子上,在桌子边缓缓的喘气,这座山不高,但从下面爬上来还是累人得很。 殷或见他们都跑了,便呼出一口气,用手撑着桌子打量起这间房来。 护卫生怕少爷累到却又不说,忙上前道:"少爷,您要不要喝些茶水? 殷或回神,看了他一眼后点头。 护卫便出去,不一会儿就拎了一壶茶和一个茶杯上来给殷或倒茶,已经退出门外,却没有到别处去的段刺史看得愣了好一会儿。 搜查马贼的窝还要带着茶水? 不过一想到殷或的身体状况他又释然了,然后担心起来,"殷公子感觉如何?若是身体不适,不如叫周太医过来看看" 殷或拒绝了,笑着解释道:"只是有些口干而已,我上次还爬了长城,什么事也没有的" 段刺史这才笑道:"殷公子的身体比之从前大好了" 殷或并不认识段刺史,但段刺史认识他他却不稀奇。 很多人都认识他或者听说过他,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段刺史也想和殷或联络一下感情,主要殷礼得宠,他很久以前还在殷礼手底下干过呢,后来是走了太子的路子才开始外放当官的。 殷或垂着头似乎在认真的听段刺史说话,偶尔还会回一两句,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开了。 段刺史说完话发现捧场的人不出声了,便好奇的看去,见殷或怔怔的盯着桌子的一角看,便问道:"殷公子,你怎么了? 问完心一提,他不会真的不舒服吧? 殷或却是伸手摸了摸自己左手边的那个桌角,稀奇的道:"段大人,你不觉得这边的桌角有点儿问题吗? 段刺史定睛去看,看了半晌后虚心问道:"这个桌角有什么问题? "我觉得它比旁边的两个角要凸出一些" 段刺史认真的看了看后道:"是吗?好像是有一点儿" 看着差不多啊,而且就是凸出又怎么样?桌子用久了有所损耗不是正常的吗? 磕了碰了,或者潮湿发胀不都是正常的吗? 但殷或不觉得呀,这是哪儿呀,是贼窝呀,是小伙伴们都找到宝藏的贼窝呀,于是殷或道:"会不会有人把东西藏在桌角里? 段刺史尴尬的笑了笑道:"应该不会吧,谁会往桌角里藏东西? 殷或却坚持,"砍一砍就知道了" 段刺史: 殷或却已经起身,还让段刺史起身,然后让护卫将那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7:59:5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