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久久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天天久久

天天久久

作者:赫连诗宇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2:45:24

最新章节:规则和力量
小说简介:完全沉浸在极致的喜悦之中。 因战争获胜而喜悦、 因获得地契而喜悦、 因最理想破种而喜悦、 因感悟死亡而喜悦、 韩东在破种时,因血手还在弹奏着钢琴曲,整个人竟情不自禁地舞蹈起来以体内分泌出来的黑色物质涂抹在嘴角,绘出一张象征着【疯笑】的疯狂大嘴。 "恭喜! 舞蹈结束时,道贺声由台下传来。 韩东挥手间就将托古与陈丽收回体内。 "肿胀博士,长老们辛苦你们了战争已结束,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在猩红庄园的门口等着。 等我与我的朋友们处理完剩余的‘杂事’,大家再一同离开" "是! 剧院内。 仅留下韩东一人。 "亚伯小子呢?卢修斯问着。 韩东立即摆手,示意不用在意亚伯的情况,"他应该也在破种,用不着管他。 事情还没结束,黑白先生交给我与邓普斯的任务,现在才正式开始。 学长学姐也跟着一同来吧,事关重大" "黑白先生的任务?难道是圣城内有人与伯爵勾结? 卢修斯的反应极快,很早以前,他就在怀疑生在圣城里的血瘟事件瘟疫想在城市里传播,前置条件是有携带瘟疫者进城。 圣城戒备森严,怎么可能会让被血酿感染的普通人混入平民区,显然是有人再搞事。 "没错而且事情远远不止红色瘟疫事件,整个圣城都处于此人的阴谋之下。 请学长学姐一同对私人剧院里寻找隐藏机关,应该存在一条通往更深处的密道" 韩东虽接任地契,但对于庄园构造并不清楚。 很快。 由珍学姐借助阴影融合,找到暗格机关。 哐啷啷~齿轮转动,台面降下。 舞台底部开启一道通往更深处的螺旋阶梯。 下端对应着好几处重要区域,包括: 伯爵用于收容地契的秘密房间, 猩红庄园的密藏宝库。 以及他的独有神秘办公室,通过某种手段与庄园完全隔绝开来。 办公室藏有大量的羊皮纸卷宗、信件以及一些特殊的沟通道具,这些东西均象征着伯爵在私下与非血神势力建立的关系网。 "哈哈哈~啊! 只因找到现了伯爵的秘密办公室,韩东情不自禁出狂笑声。 韩东连忙用双手掐住脸颊,止住狂笑,"别在意我目前还有点控制不住【狂笑】。大家一同搜寻线索吧" 随着对于这些文件的阅读,众人的表情或多或少都有所变化。 "这伯爵根本就是借着「移动地契」的便利性,自我牟利各种侵略都是建立在各种高额赏金与其它势力的需求之上。 伯爵本身至少与五位以上的旧王势力存在联系。 在各种侵略行动中,最大程度牟利" "难怪禁卫军里有一些很古怪的存在,所运用的根本就不是血裔的力量而且伯爵通过其它途径培养出来的禁卫军" "这封信有点奇怪" 依旧是被珍学姐现,藏在柜子底部,一封没有任何署名的白色信件。 内部的文字也通过加密手段处理过,甚至还穿插着大量‘缺胳膊少腿’的古怪符号。 韩东接过信件,现也不是城外的文字,自己的小魔眼也没法解析。 "也既然是交给伯爵阅览的信件,说不定是指向性的,只有伯爵能看懂这样试试" 韩东取出一瓶储存于办公室下柜里的血酿美酒,直接泼洒在白纸信件上。 古怪符号因血酿的浸入而补全,一些文字的多余部分也被血酿消去,化为一种韩东能够阅读的城外文字。 一抹笑容洋溢在韩东的脸上。 "任务完成,这东西只要交到黑白先生手中,足以将圣城里的大东西给剔除。 另外,这件事情涉及到人物十分麻烦,学长学姐在返回圣城后,立即前往你们所在的骑士团吧,牵扯进来可能会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再说"卢修斯本身就对背叛者嫉恶如仇。 "接下来,我需要在地契储藏室里进行易主仪式卢修斯队长,邓普斯你们留下来。 珍学姐与伦泽学长在庄园里等我们吧。 待会儿我们将借由山间密道离开,再由鸦人进行转移我们将先到斯图亚特庄园,再转乘秘密马车返回圣城。 期间,如果有任何骑士团试图寻找而接应我们回城,均需要避开" "避开骑士团?难道说这封信涉及到的家伙,会在城外杀人灭口? "有一定可能,我们必须秘密潜回圣城,将这封信交给先生在信件的涉事人遭到审判前,大家不可放松警惕" "到底是什么人,骑士团都能调控?卢修斯的好奇心也被这样勾动了起来。 "一位堪比团长的高位人物" 此言一处,卢修斯面色凝重,点头承认韩东的计划。 在韩东的安排下,三人来到隐蔽性极佳的地契房间。 "哈哈哈" 又是一阵狂笑声出,韩东的情绪似乎因破种而被放大,各种略微刺激一点的事情都能让韩东止不住而疯狂大笑。 "有些高兴过头了,猩红庄园这样一笔财富可完全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已决定,我为地契第一持有者以及管理者。 邓普斯你为第二持有者。 而卢修斯学长,你以通过血神举办的「红宴」,正式被授予子爵爵位我想请你作为第三持有人,享有自由进入庄园与调控部分血裔的权利" 韩东这样的抉择是有考虑的。 虽说地契已由战争规则,所属旧王生变化地契的表面已被烙下黄印,替换掉曾经的血神印记。 但这件事情也难免不会糟糕血神的关注,甚至于记恨。 毕竟,活动地契按照黄袍者的说法,可是相当稀有的。 如若让血神亲自授予爵位的卢修斯学长成为持有者之一,那血神找上门的可能性也会大大减少,甚至可能打通一条特别的关系线。 "如若【大远征】我也参与的话,可将移动庄园一同带上,卢修斯队长你到时候也能借由庄园挥你最大的实力" "行" 就这样。 三人在这张地契表面均留下各自的名字。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在他看来,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等荒唐之事。 以一种近乎绝望的音调失声大喊: "伯爵大人死了" 所有血裔都感受到最主要的那根连线被掐断,与伯爵的感应不再存在。 随着百夫长禁卫军的呼喊。 同样的呼声在战场间传荡开来 就连斯图亚特庄园一方的人员都面露惊色毕竟战争还在进行中,作为成熟体异魔的伯爵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反应比较快的人,迅速意识到问题的根本。 脱离战斗找上伯爵的只有韩东。 很明显了,一场发生在暗处的领主战斗。 最终以韩东获胜而告终,而且,猩红伯爵却被韩东完全斩杀。 群鸦嘶鸣! 食尸鬼狂嚎! 肿胀博士的眼瞳间闪烁着对于领主的绝对敬意。 卢修斯收起手中的血剑,盯着猩红山庄的方向,内心间掀起莫大的波澜,不由感叹: "若这两人本心归于人类,数年之后,圣城将达到有史以来的最强巅峰!我们说不定真能在有生之年里,追寻到真正的自由" 珍学姐也由阴影中现身。 虽沉默不语,但她以无法用常规眼光来评价自己的学弟。 斯图亚特庄园内。 邓普斯大概在五分钟前,在极度虚弱的状态下醒来,轻声感叹: "你竟然还真的将这只狂笑伯爵给杀了真可惜没能见到你们搏杀的场景。真想看看你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手段,杀死整只成熟体异魔。 而且还是通过血酿孕育而成的鲜血生命体。 以这样的血裔来破种,以你的特殊脑袋或许还真能完成" 领主死亡。 地契战争的第三种胜利条件已达成。 战争结束,剩余的血裔将沦为新领主的俘虏猩红庄园的残兵败将不再有任何的抵抗情绪,从现在起,他们都将听命于新的领主。 卢修斯小队、鸦人长老以及肿胀博士集结。 曾对邓普斯有所偏见的伦泽学长,当前通过死灵秘术,制造出一张可飞行的白骨座椅,让虚弱的邓普斯坐在上面漂浮移动。 "走吧一起去看看尼古拉斯的情况,这小子应该正在利用伯爵的异魔核晶进行破种" 战败的血裔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全员踏足猩红庄园时,立即感受到怪异之处。 庄园里曾繁茂盛开的红艳花朵均化为灰白色,处于一种凋零状态猩红庄园曾经那因血酿滋养的浓郁生机感也荡然无存。 众人甚至有一种踏入墓园的错觉。 "死气怎么回事? 作为死灵法师的伦泽,洞察庄园内部弥散着十分稀薄的死气,若长期在这片区域里生活,寿命都会相应减少。 死气散发出来的源头便是坐落于庄园中心的宅邸。 由伦泽引路,寻着死气浓度的变化在大宅里穿行 "这是尼古拉斯让我事先侦查到的特别路线,深处对应着伯爵的私人剧院曾经有多名禁卫军负责看守"珍学姐说着。 "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在计划吗? 卢修斯等人穿行于建筑期间,正巧撞见韩东的两位收容物遇见托古与陈丽。 陈丽的状态还算不错。 托古则浑身都是伤,有一种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感觉,但他却额外享受着这样的状态。 一路上卢修斯等人已经历过太多的离奇情况,对于陈丽与托古的问题也不再惊讶,迅速深入到建筑深处,寻找韩东的踪迹。 如果韩东正在破种,将需要众人的庇护,绝不能受他人打搅。 敞开的剧院大门内,阵阵慷慨激昂的琴声正从剧院内传出。 就好似某出戏剧正在上映。 当然,同时还伴随着如潮水般的死亡气息由内部溢出。 由伦泽通过死灵秘术将所有人隔绝于死气的影响之外,大家一同踏入剧院时,均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弥散着少许瘴气的舞台上。 一位身披黑色风衣的男人,正踩着钢琴曲的旋律,通过强劲的舞蹈来宣泄自己的激荡情绪。 舞蹈者身形瘦弱,甚至于肋骨纹路都能透过衣装而清晰看见。 苍白的面部,通过某种粘稠的黑色染料画出一张狂笑大嘴,用这样的艺术形式来表示自身的喜悦心情。 在其手中正持拿着本次地契战争的战利品-「活动地契(猩红山庄)」 释放死气、在剧院上放肆舞蹈的男人,正是以完成破种的韩东。 情绪完全宣泄的一瞬间。 韩东正好站在舞台的正前端 后移脚步,微微鞠躬,以此谢幕。 当前的韩东已完成独特的破种仪式,脑袋深处的两颗命运种子在血水的滋养下完美融合,长出了一棵独一无二天赋树 阅读网址: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在他看来,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等荒唐之事。 以一种近乎绝望的音调失声大喊: "伯爵大人死了" 所有血裔都感受到最主要的那根连线被掐断,与伯爵的感应不再存在。 随着百夫长禁卫军的呼喊。 同样的呼声在战场间传荡开来 就连斯图亚特庄园一方的人员都面露惊色毕竟战争还在进行中,作为成熟体异魔的伯爵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反应比较快的人,迅速意识到问题的根本。 脱离战斗找上伯爵的只有韩东。 很明显了,一场发生在暗处的领主战斗。 最终以韩东获胜而告终,而且,猩红伯爵却被韩东完全斩杀。 群鸦嘶鸣! 食尸鬼狂嚎! 肿胀博士的眼瞳间闪烁着对于领主的绝对敬意。 卢修斯收起手中的血剑,盯着猩红山庄的方向,内心间掀起莫大的波澜,不由感叹: "若这两人本心归于人类,数年之后,圣城将达到有史以来的最强巅峰!我们说不定真能在有生之年里,追寻到真正的自由" 珍学姐也由阴影中现身。 虽沉默不语,但她以无法用常规眼光来评价自己的学弟。 斯图亚特庄园内。 邓普斯大概在五分钟前,在极度虚弱的状态下醒来,轻声感叹: "你竟然还真的将这只狂笑伯爵给杀了真可惜没能见到你们搏杀的场景。真想看看你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手段,杀死整只成熟体异魔。 而且还是通过血酿孕育而成的鲜血生命体。 以这样的血裔来破种,以你的特殊脑袋或许还真能完成" 领主死亡。 地契战争的第三种胜利条件已达成。 战争结束,剩余的血裔将沦为新领主的俘虏猩红庄园的残兵败将不再有任何的抵抗情绪,从现在起,他们都将听命于新的领主。 卢修斯小队、鸦人长老以及肿胀博士集结。 曾对邓普斯有所偏见的伦泽学长,当前通过死灵秘术,制造出一张可飞行的白骨座椅,让虚弱的邓普斯坐在上面漂浮移动。 "走吧一起去看看尼古拉斯的情况,这小子应该正在利用伯爵的异魔核晶进行破种" 战败的血裔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全员踏足猩红庄园时,立即感受到怪异之处。 庄园里曾繁茂盛开的红艳花朵均化为灰白色,处于一种凋零状态猩红庄园曾经那因血酿滋养的浓郁生机感也荡然无存。 众人甚至有一种踏入墓园的错觉。 "死气怎么回事? 作为死灵法师的伦泽,洞察庄园内部弥散着十分稀薄的死气,若长期在这片区域里生活,寿命都会相应减少。 死气散发出来的源头便是坐落于庄园中心的宅邸。 由伦泽引路,寻着死气浓度的变化在大宅里穿行 "这是尼古拉斯让我事先侦查到的特别路线,深处对应着伯爵的私人剧院曾经有多名禁卫军负责看守"珍学姐说着。 "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在计划吗? 卢修斯等人穿行于建筑期间,正巧撞见韩东的两位收容物遇见托古与陈丽。 陈丽的状态还算不错。 托古则浑身都是伤,有一种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感觉,但他却额外享受着这样的状态。 一路上卢修斯等人已经历过太多的离奇情况,对于陈丽与托古的问题也不再惊讶,迅速深入到建筑深处,寻找韩东的踪迹。 如果韩东正在破种,将需要众人的庇护,绝不能受他人打搅。 敞开的剧院大门内,阵阵慷慨激昂的琴声正从剧院内传出。 就好似某出戏剧正在上映。 当然,同时还伴随着如潮水般的死亡气息由内部溢出。 由伦泽通过死灵秘术将所有人隔绝于死气的影响之外,大家一同踏入剧院时,均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弥散着少许瘴气的舞台上。 一位身披黑色风衣的男人,正踩着钢琴曲的旋律,通过强劲的舞蹈来宣泄自己的激荡情绪。 舞蹈者身形瘦弱,甚至于肋骨纹路都能透过衣装而清晰看见。 苍白的面部,通过某种粘稠的黑色染料画出一张狂笑大嘴,用这样的艺术形式来表示自身的喜悦心情。 在其手中正持拿着本次地契战争的战利品-「活动地契(猩红山庄)」 释放死气、在剧院上放肆舞蹈的男人,正是以完成破种的韩东。 情绪完全宣泄的一瞬间。 韩东正好站在舞台的正前端 后移脚步,微微鞠躬,以此谢幕。 当前的韩东已完成独特的破种仪式,脑袋深处的两颗命运种子在血水的滋养下完美融合,长出了一棵独一无二天赋树 阅读网址: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2:45:2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