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成人电视台直播app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欧美成人电视台直播app

欧美成人电视台直播app

作者:彭文夏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6:20:18

最新章节:阵玉出现
小说简介:还有不少田地呢,怎么可能来京城? 邱老汉略微有些失望,一抬头见他闺女出来了,便笑了笑后起身,端了碗道:"培娘,你来看摊,爹到后头去看看今早刚送来的羊肉" 邱培娘应下,站到了摊前,将锅盖掀开搅动了一下,让香气飘出去一下便合上盖子。 她和往常一样与周六郎说话,"周六哥,你们午食有什么菜色? 周六郎道:"和昨日差不多" 他抬头看向邱培娘,迟疑了一下后问道:"培娘,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要离家? 邱培娘怔了一下,然后脸色微红,她捅了捅大炉子里的木炭,小声道:"没想过,我爹娘在京城呢" 周六郎觉得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于是苦恼的皱紧了眉头思考,"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不是去我家,而是去别的地方" 邱培娘脸色一变,微白道:"别的地方?什么地方? "就是随便什么地方,到处去走,不拘什么地方" 邱培娘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哐当一下的放下木棍子,沉着脸道:"不去,我哪儿也不去,就在京城陪我爹娘? 躲在自家店铺门后的周四郎恨铁不成钢的重重拍了一下周立重的脑袋,小声道:"老六可真够笨的,说个话都不会说" 周立重:六叔不会说话打他干嘛? 可他们这会儿就在那锅炉的不远处,他生怕说话惊动那边的俩人,于是只能憋屈的认了。 周六郎大概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引人误会了,可他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张了张嘴后半响说不出话来,只能干巴巴的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但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说不出来。 急得一旁的周四郎几个都快忍不住跺脚了,周五郎都动手拍了周立重两下,小声道:"老六怎么这么笨啊,好听的话都不会说? 周立重:为什么都打我? 四人挤在门后嘀嘀咕咕,不够露头,竖着耳朵继续听,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四叔,五叔,你们干嘛呢? 眼睛发红的邱培娘闻言扭头看过来,就看到隔壁周记饭馆的门后挤着几个脑袋,此时正趴在门框后头呢。 她脸越发的沉了。 周立君的脸色也不好看,站在街前,掐着腰怒道:"你们早上为什么不等我?我在后面叫你们,你们死活不停车,知不知道我都追你们出了巷子了? 四人: 闻言走出来的周六郎: 他们还真不知道 周立君怒气冲冲的呼出一口气,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对送她过来的大吉道:"大吉叔,你先在店里吃了早食再回去吧,四叔,你说要和小姑去见郑大掌柜,结果自己一个人跑出来,小姑是等你还是不等? 周四郎:全忘了,光想着看这位邱大娘子了。 周立君把胸中的怒气出了,一抬头便看见邱培娘红着眼睛,她便一顿,关切的上前问道:"邱姐姐,你怎么了? 没人问还好,一有人问,邱培娘的眼睛便更红了,不知是不是被热汤给熏的,她眼中还含了泪,直接转身便往后院去。 周立君一看,立马跟上去。 正巧有人来买汤,周六郎迟疑了一下,便默默地上前帮忙看摊去了。 周四郎肝疼,"老六啥时候变成闷葫芦了? 周五郎常和周六郎在一起,闻言道:"这有什么,四哥你不也变得更狡诈了吗? 周四郎牙疼,"你这嘴巴倒是一直没变"满宝站在门前等了好一会儿,没等来周四郎,却等来了吴公公及他身后的禁军。 陪满宝站在大门口发呆的白善看见,冲吴公公挑了挑眉。 吴公公连忙解释说,他们是奉太子的命来接周满进宫给太子妃看病的。 满宝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禁军,问道:"不用换内监的衣服了? 吴公公道:"周小大夫说笑了,您又不是内监,怎么会换衣服呢? 满宝就明白了,她忧伤的看了一眼巷子的尽头,扭头和白善道:"算了,等我四哥回来告诉他一声我进宫去了" 白善点头,然后和满宝一块儿转身回后院。 吴公公愣了一下,连忙追上前去,"周小大夫您这是" "我得回去拿药箱呀" 吴公公要跟着,于是一路上白善和满宝都没说话,到了后院,吴公公便去和庄先生打个招呼,白善则跟在满宝身后进了屋。 满宝收拾药箱,白善则把窗户推开,看着吴公公被庄先生迎进了书房便回头道:"看来,宫里对这事很看重" 满宝抬头笑了笑,"不是坏事不是吗? 白善笑着点了点头,伸手将她没绑上的一缕头发拾起缠到揪揪上,道:"不是喜欢钱吗?这次进宫他们要是提起,你可以表达一下" 满宝抿嘴而笑。 这一次,满宝是光明正大的进了皇宫,不过没去太极殿,而是直接去东宫。 太子妃早早知道满宝要来,等人一到便让人去接她过来了。 俩人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之前太子妃还赏过满宝东西,不过这样坐在一起说话却是第一次。 太子妃轻咳一声,缓过那个尴尬劲儿后便道:"周小大夫用过早食了吗? 满宝点头,"用过了" 她顿了顿后问,"太子殿下呢? "殿下上早朝去了,"太子妃道:"过一会儿就回来了,周小大夫不如坐着用些茶点" 既然人去上朝,干嘛那么早接她进宫? 不过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满宝就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因为才吃过早食,她也不太想吃点心。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太子妃想起上次太子和她提的事儿,便起身笑道:"不如我们去花园里走走?听说周小大夫很喜欢养些花草" 满宝眼睛一亮,立即起身,"是啊,我很喜欢花草" 这样在太子妃面前表达自己喜恶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因此笑容忍不住更大了一些,干脆就带了满宝去了东宫的花园。 此时花园里许多树木都落叶了,但也有不少花木被照料得很好,最主要的是,他们这儿专门有个养花的暖房。 珍贵的花草都是在盆里,被移到了暖房中,等到春暖它们才会被移出来,但满宝现在对它们不是很感兴趣。 她对花园里似乎干枯或只剩光杆的花草更感兴趣。 科科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自进入花园以后就开始丁铃当啷的给满宝指路,告诉她哪些东西的植物数据没被收录。 满宝走了一段路便蹲了下去,指着一株连叶子都没有的小矮树问,"这是什么花? 太子妃想了一下后笑道:"似乎叫黄度梅,怎么周小大夫喜欢? 现在看不到它的花,仅靠扫描枝干科科也不敢肯定它叫什么,但目前扫描到的枝干数据在系统内没有重合就对了,所以它就是未被收录的。 满宝得了科科的肯定回答后就笑着点头,找了一个特别扯的理由,"看它的枝干就像是开花很好看的样子" 太子妃就笑道:"那一会儿我让人挖一株给周小大夫送去" 满宝羞涩的一笑,"那多不好意思呀,我看它枝干粗壮,分枝又多,不如分一枝给我就好" 太子妃:她还以为她不要了呢。 她笑道:"不必如此,这花我们园子里还有好几株呢" 说罢,她让身后的宫人记下,回头要挖了送去常青巷。 满宝见她这么大方,便也豪爽的在园子里逛起来,挑了许多她没见过的植物,一共有九株。 这样数量的收获,满宝和科科已经很久没感受过了,她爽的不行,科科也很高兴。 太子妃却没这么想,她觉得满宝有些奇怪,选的花草都不是特别珍贵的,有的连她都一点儿印象也没有,找了花匠来问,他都说是很小的花卉,不算多珍贵。 可她就是很喜欢,反而对暖房里养的牡丹和菊花看也不看一眼。 满宝心满意足的和太子妃往回走,喝了一杯茶后也放开了许多,她道:"娘娘,要不我先给你把把脉?您也要备孕的吧,到时候也要吃一些药什么的" 太子妃端着茶的手就一顿,"我也要吃药? 满宝点头道:"一般来说,孕前备孕不仅对母体好,对胎儿也是很好的,孩子可能更健康,更聪明,也更容易怀上孩子" 太子妃便微微坐直了身子,矜持的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周小大夫了" 她看向一旁的宫女,她们立即搬了张小凳子放在太子妃的座下,让满宝上前看诊。 满宝去找自己的药箱,从里面拿了脉枕出来。 太子妃的身体其实并不是很好,尤其前段时间她被气病过,现在看着没什么,但她忧思过重,所以身体并不是很好。 看来在备孕前她还得先调理一下身体。 满宝开药方前从来都喜欢跟病人详细说一下病情,让她知道该怎么养还有不少田地呢,怎么可能来京城? 邱老汉略微有些失望,一抬头见他闺女出来了,便笑了笑后起身,端了碗道:"培娘,你来看摊,爹到后头去看看今早刚送来的羊肉" 邱培娘应下,站到了摊前,将锅盖掀开搅动了一下,让香气飘出去一下便合上盖子。 她和往常一样与周六郎说话,"周六哥,你们午食有什么菜色? 周六郎道:"和昨日差不多" 他抬头看向邱培娘,迟疑了一下后问道:"培娘,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要离家? 邱培娘怔了一下,然后脸色微红,她捅了捅大炉子里的木炭,小声道:"没想过,我爹娘在京城呢" 周六郎觉得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于是苦恼的皱紧了眉头思考,"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不是去我家,而是去别的地方" 邱培娘脸色一变,微白道:"别的地方?什么地方? "就是随便什么地方,到处去走,不拘什么地方" 邱培娘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哐当一下的放下木棍子,沉着脸道:"不去,我哪儿也不去,就在京城陪我爹娘? 躲在自家店铺门后的周四郎恨铁不成钢的重重拍了一下周立重的脑袋,小声道:"老六可真够笨的,说个话都不会说" 周立重:六叔不会说话打他干嘛? 可他们这会儿就在那锅炉的不远处,他生怕说话惊动那边的俩人,于是只能憋屈的认了。 周六郎大概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引人误会了,可他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张了张嘴后半响说不出话来,只能干巴巴的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但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说不出来。 急得一旁的周四郎几个都快忍不住跺脚了,周五郎都动手拍了周立重两下,小声道:"老六怎么这么笨啊,好听的话都不会说? 周立重:为什么都打我? 四人挤在门后嘀嘀咕咕,不够露头,竖着耳朵继续听,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四叔,五叔,你们干嘛呢? 眼睛发红的邱培娘闻言扭头看过来,就看到隔壁周记饭馆的门后挤着几个脑袋,此时正趴在门框后头呢。 她脸越发的沉了。 周立君的脸色也不好看,站在街前,掐着腰怒道:"你们早上为什么不等我?我在后面叫你们,你们死活不停车,知不知道我都追你们出了巷子了? 四人: 闻言走出来的周六郎: 他们还真不知道 周立君怒气冲冲的呼出一口气,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对送她过来的大吉道:"大吉叔,你先在店里吃了早食再回去吧,四叔,你说要和小姑去见郑大掌柜,结果自己一个人跑出来,小姑是等你还是不等? 周四郎:全忘了,光想着看这位邱大娘子了。 周立君把胸中的怒气出了,一抬头便看见邱培娘红着眼睛,她便一顿,关切的上前问道:"邱姐姐,你怎么了? 没人问还好,一有人问,邱培娘的眼睛便更红了,不知是不是被热汤给熏的,她眼中还含了泪,直接转身便往后院去。 周立君一看,立马跟上去。 正巧有人来买汤,周六郎迟疑了一下,便默默地上前帮忙看摊去了。 周四郎肝疼,"老六啥时候变成闷葫芦了? 周五郎常和周六郎在一起,闻言道:"这有什么,四哥你不也变得更狡诈了吗? 周四郎牙疼,"你这嘴巴倒是一直没变"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6:20:1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