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关系3在线观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床上关系3在线观看

床上关系3在线观看

作者:楚涵松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7 00:04:49

最新章节:百世轮回张百忍
小说简介:老妇人迟疑的起身与满宝进去,满宝掀开她的衣服看,就见她的腹部突出,她伸手按了按,老妇人便疼得呻吟起来。 满宝看着她的脸色问:"很疼吗? "是啊,就是这儿疼,小大夫,您看我这是得了什么病? 满宝问:"你多久没如厕了? 老妇人:"没多久啊,我尿多,半个多时辰就要去一次的" "我说的是大厕" 老妇人想了想后便摇头道:"记不起来了,我们都没吃什么东西,怎么拉得出来? 满宝却皱紧了眉头,按了按她硬邦邦的腹部,听见她又呼痛起来,问道:"除了腹痛,还有什么别的不舒服的地方吗? 老妇人想了想后试探的道:"我觉得我浑身都痛,小大夫,您能不能多给我开一些药? 满宝点头道:"我大概明白了" 有的人一处感觉不舒服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也是可能的,既然腹痛比较紧急,那就先治腹痛吧。 满宝道:"你先在此等着,我给你开个方子,先吃一剂药看看,然后再扎个针看看情况" 老妇人一呆,问道:"我还没看完吗? "我给你扎针,大约需要两刻钟的时间,你稍等一下" 老妇人连忙点头。 满宝便出去写方子,将方子交给周立君,道:"立君,你去拿一副药回来现煎,药炉和木柴都在旁边" 周立君看了医棚旁边的空地一眼,点头接过方子去了。 满宝对下一个正站着的妇人笑了笑,道:"你再稍等等,我去扎个针" 满宝的扎针是很熟练的,很快就在老妇人身上扎了十几枚的针,然后看了一眼屋角放的刻漏,让她躺在木床上休息,自己出去看下一个病人。 下一个病人的病就是很常见的风寒了,满宝见她烧得不轻,还不时的打抖,便道:"你也进去吧,我给你扎个针,回去以后注意保暖,不能再吹风受寒" 妇人愣愣的跟着满宝进棚子,在一张凳子上坐下,然后满宝撩起她的衣服,在她的后背及前胸上都扎了针,她只能坐着不能动。 她觉得针扎的地方鼓鼓胀胀的,然后她便觉得昏昏欲睡起来。 满宝看了她一眼,让她斜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等满宝出去的时候,其他大夫也陆续到了,纪大夫先走过来看了看她,问道:"看了几个病人? 满宝伸出两根手指,将俩人的脉案和方子叙述了一遍。 纪大夫微微颔首道:"不错,若有难解的病症就过来问我" "是" 纪大夫这才回到自己的医棚。 满宝开始招呼第三个病人上前,她在济世堂里积累了不少的经验,知道有些病人需要等候吃药看效果,所以要合理的运用中间相差的时间,以免让后面的病人等待太久。 周立君很快拿了一包药回来,此时药材那边还没人抓药,所以拿着满宝开的药方,她可以很快拿到药材。 周立君去熬药,满宝看了两个病人,开了方后便有女仆提醒她时间到了,满宝这才进去将老妇人身上的针给拔了。 身上的针拔了,老妇人这才惊醒,发现自己刚才竟然睡过去了,而且一直隐隐作痛的肚子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了。 她惊喜的看向满宝,问道:"小大夫,我这是不是就好了? "没有,你休息一会儿,吃了药看看效果,我再把脉后给你开几天的药带回去" 老妇人迟疑的点头。 满宝便出去看别的病人,周立君将熬好的药给她端进去,老妇人等凉了凉便一口喝光,不一会儿她就捂着肚子跑出来,问道:"茅厕,茅厕在哪儿? 满宝手一指,她便捂着肚子快步奔去,一点儿也看不出老态。 满宝继续看下一个病人,虽然排队的女病人们在看到满宝后都很质疑她的年纪。 但在侧头看到其他医棚前排起的长队后就没有更换地方的勇气,她们想,反正除了这一次,还有一次机会,大不了在这里看过了抓一次药,转身再去另一个医棚排队看一次便是。 而后面的人,他们赶来排队时,可没有时间再跑到前面来看一眼大夫,都是顺着人们流动的方向,看哪边人少便去哪边排队的。 而满宝这儿人本来挺少的,但跑过来的男子见前面排的都是女子,略一犹豫便会去其他地方。 而女子正好相反,看到前面排队的都是女子,她们便会下意识的选择这个医棚。 而且唐县令派的下人还在各个队伍中游走,说那边有位女大夫,专门看的女病人的病。 于是已经排了其他医棚的女病人也排到了这边来。 满宝摸脉开方的速度还是挺快的,除非特别的,需要掀起衣服检查和扎针的,不然在医棚外便能解决掉。 偶尔满宝也会撸起她们袖子给她们扎针,然后让她们坐在凳子上等候,纪大夫偶尔往这边看一眼,见她做得井井有条,满意的微微点头。 满宝进屋将那风寒妇人的针也给拔了,然后叮嘱道:"风寒是会死人的,所以你最好上心些,莫要再受寒,我给你开了三天的药,三天后你若是没好转,再来找我" 妇人接过药方,应了一声后退下。 老妇人一直三刻钟后才颤颤巍巍的回来,满宝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你拉肚子了? 老十一下的时候城门便开始关闭,等到第十二下落下时,城门便差不多完全关闭起来了。 钟声和钟声之间会间隔一段时间,给人们反应的时间。 城外沿路等待的人,一个都没进来。 一扇城门,隔开了两个世界的人,只是,以前是被动隔开,今日却是城外的人主动不入城。 三人到底年纪小,虽然心情沉重,但也只一会儿,很快便被街道上的热闹吸引去了注意力。 庄先生却一直看着窗外的热闹沉默不已。 满宝察觉到先生的心情不好,忍不住问道:"先生,您怎么了? 庄先生收回了目光,看着三个关切看着他的学生道:"为师想起了年轻时候,那会儿益州城的城门彻夜开着,除非遇到战事,不然绝不关闭的" 三人惊讶,"城门还有不关闭的? 庄先生笑道:"当然,像益州,太原,洛阳这样的大城,一般城门都是十二个时辰开着的,只关闭坊市,禁止坊民流动而已。只有中城和小城会关闭城门,以防盗贼" 满宝:"那益州城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成门的? "大约是十年前吧,如今益州城内的百姓,还有往来的客商也都习惯了"庄先生看着窗外,目光复杂,轻轻地道:"以前倒没觉得关闭城门有什么不好,可刚才,为师突然觉得,这城门一关,城内城外便成了两个世界。但奇怪,不论城内城外,不都是我大晋的江山吗? 满宝和白善没说话,白二郎也不知道说什么,车内便安静了下来。 师徒四个正沉默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大吉跳下马车,将帘子掀开道:"先生,少爷,到家了" 庄先生便一笑,挥手道:"下车吧" 坐在外面的白二郎最先跳下马车,然后就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肉香味,白善和满宝接着跳下去,然后转身将先生扶下来。 师徒四个都闻到了这股肉香味。 听到动静的周四郎从厨房里跑出来,看到他们便笑道:"你们总算是回来了,我还想着是不是要去找你们呢" "四哥,什么东西这么香? "哦,是羊肉,"周四郎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得意道:"我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从西域来的商人,他们赶了一批羊过来,有几只脚走坏了,当下就杀了买肉,我看那肉不错,就买了好些,就着大料煮起来,现在天气正好凉了,吃羊肉最好了" 满宝跑进厨房里看,容姨正掌勺,而周立君蹲在地上烧火,一旁的案板上还有砍到一半的羊腿,显然这活儿是周四郎的。 容姨看到三个小主子跑进厨房,立即赶他们,"你们快出去吧,厨房里要站不下了" 见三人盯着咕咕响的锅,便笑道:"热水都烧好了,少爷和小姐们先洗漱,洗漱好了,饭菜也好了" 她道:"其实饭菜都热过一遍了,你们总也不回来,周四爷拎了两条大羊腿回来,我就想着干脆给你们加一道大菜才好,正好你们这几日要忙,可以补一补" 满宝连连点头,"天气要冷了,是要贴秋膘了" 白善忍不住看她,"你当你是牛呀,秋燥,还是少吃羊肉的好" 白二郎道:"那你少吃一点儿,你的那份我替你吃了" 满宝:"我也替你吃" 白善哼了一声道:"不必,谢谢!十一下的时候城门便开始关闭,等到第十二下落下时,城门便差不多完全关闭起来了。 钟声和钟声之间会间隔一段时间,给人们反应的时间。 城外沿路等待的人,一个都没进来。 一扇城门,隔开了两个世界的人,只是,以前是被动隔开,今日却是城外的人主动不入城。 三人到底年纪小,虽然心情沉重,但也只一会儿,很快便被街道上的热闹吸引去了注意力。 庄先生却一直看着窗外的热闹沉默不已。 满宝察觉到先生的心情不好,忍不住问道:"先生,您怎么了? 庄先生收回了目光,看着三个关切看着他的学生道:"为师想起了年轻时候,那会儿益州城的城门彻夜开着,除非遇到战事,不然绝不关闭的" 三人惊讶,"城门还有不关闭的? 庄先生笑道:"当然,像益州,太原,洛阳这样的大城,一般城门都是十二个时辰开着的,只关闭坊市,禁止坊民流动而已。只有中城和小城会关闭城门,以防盗贼" 满宝:"那益州城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成门的? "大约是十年前吧,如今益州城内的百姓,还有往来的客商也都习惯了"庄先生看着窗外,目光复杂,轻轻地道:"以前倒没觉得关闭城门有什么不好,可刚才,为师突然觉得,这城门一关,城内城外便成了两个世界。但奇怪,不论城内城外,不都是我大晋的江山吗? 满宝和白善没说话,白二郎也不知道说什么,车内便安静了下来。 师徒四个正沉默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大吉跳下马车,将帘子掀开道:"先生,少爷,到家了" 庄先生便一笑,挥手道:"下车吧" 坐在外面的白二郎最先跳下马车,然后就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肉香味,白善和满宝接着跳下去,然后转身将先生扶下来。 师徒四个都闻到了这股肉香味。 听到动静的周四郎从厨房里跑出来,看到他们便笑道:"你们总算是回来了,我还想着是不是要去找你们呢" "四哥,什么东西这么香? "哦,是羊肉,"周四郎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得意道:"我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从西域来的商人,他们赶了一批羊过来,有几只脚走坏了,当下就杀了买肉,我看那肉不错,就买了好些,就着大料煮起来,现在天气正好凉了,吃羊肉最好了" 满宝跑进厨房里看,容姨正掌勺,而周立君蹲在地上烧火,一旁的案板上还有砍到一半的羊腿,显然这活儿是周四郎的。 容姨看到三个小主子跑进厨房,立即赶他们,"你们快出去吧,厨房里要站不下了" 见三人盯着咕咕响的锅,便笑道:"热水都烧好了,少爷和小姐们先洗漱,洗漱好了,饭菜也好了" 她道:"其实饭菜都热过一遍了,你们总也不回来,周四爷拎了两条大羊腿回来,我就想着干脆给你们加一道大菜才好,正好你们这几日要忙,可以补一补" 满宝连连点头,"天气要冷了,是要贴秋膘了" 白善忍不住看她,"你当你是牛呀,秋燥,还是少吃羊肉的好" 白二郎道:"那你少吃一点儿,你的那份我替你吃了" 满宝:"我也替你吃" 白善哼了一声道:"不必,谢谢!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7 00:04:4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