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校园激情偷拍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最新校园激情偷拍

最新校园激情偷拍

作者:张晓和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7 00:33:36

最新章节:事后诸葛
小说简介:片地方挺开阔的,只有零星几棵树,其中最大的一棵就是科科指定的那棵。 这附近的土或许是落叶不断积累腐化,加上阳光也足够好,所以这一片的土比起其他地方来颜色要深得多,也更加松软,人踩在上面,树枝和树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满宝跑过去一把抱住那棵树,因为太大,她都环不住,努力仰着脑袋往上看都看不到树尖。 满宝觉得,她就是有本事挖出来,也没本事完成科科要求的"不动声色收入系统"的条件。 所以她很干脆的放弃了,然后左右看,想要找一找附近有没有和它一样的,且比较小的树。 但很遗憾,因为科科的调教,她现在对生物,尤其是植物的甄别很有一手,只是扫了一眼她就知道,这附近和这棵长得一样,甚至是相似的树一棵也没有。 科科已经从震惊中回神,它道:"不用挖" 这可是活化石级别的植物,何况它还长得这么庞大,显然年份不少了。它要是鼓动宿主挖掘收录是可以获得一笔庞大的积分,但它也一定会因为违反规定而被惩罚,其中罚积分都是轻的,要是因此造成物种死亡,它说不定还会被判监禁,甚至是格式化。 科科道:"宿主只要全方面拍照扫描,便将它生存的环境收录就可以了,如果可以收集它的树叶,树枝和果实那就更好了" 听出它声音中的激动,满宝很好奇的看着这棵树问,"这是什么树呀,很厉害吗? 科科道:"虽然不是很确定,但它应该属于杉科,经过扫描,我推测,就算是当下,它也属于水杉科的孑遗物种" 满宝理解了一下,也就是说,这棵树,就算是当下也属于珍稀物种系列,很稀少! 她便仰着头看它,道:"真可怜,只有它一棵了" 亲族都没有,或是很少了。 周四郎就站在她身后,也仰着头看这棵树,颔首道:"不错,不错,这棵树又粗又直,以后可以给你打一张好床" 周五郎和周六郎也看到了,纷纷围上来拍一拍,踢一踢,觉得的确很结识,然后再把树皮一剥,看到里面的颜色,更满意了,"这个不错,剩下的还能打个箱子什么的。满宝,等五哥成年分了山,到时候也去我那里给你选一选有没有好看的树,给你多做几个箱子" 从小就被灌输了要保护珍惜物种的满宝抱住树干道:"不行,这是稀有物种,我们要保护它" "是啊,是得保护,"周四郎道:"回头我就和爹说一声,我们回来在树上刻个记号,可不能被人偷砍去,等你要说亲了再砍" 满宝:"我说的保护是保护它不被砍,要一直让它活下去" "那我可不能保证,"周四郎道:"我又不是树娘,我怎么保证它一直活下去?万一它被雷劈了怎么办,万一它旱死了怎么办,万一它被虫子咬死了怎么办?而且树种来就是做房梁和家具的,等砍了它再种一棵就是了,干嘛要保护它一直活下去? 因为它是稀有物种啊? 但显然,周四郎是不能理解这一点的,不过见满宝一脸的着急,且又说不清楚。他也不争辩,一脸无奈的应下,心里却决定回去就和他爹说一声,以后满宝陪嫁的床有着落了。 满宝把刚刚周五郎剥的树皮给收了,又从地上捡了不少落下来的树叶和小树枝,以及抓了一捧土,这些东西全都给了科科收录。 周四郎他们全然没发现,因为他们在这棵树的不远处发现了几丛竹子,然后刚才他们看到了一只笨重的竹鼠呲溜一下钻到了竹丛里。 竹鼠呀~~ 竹鼠看着和松鼠差不多,胖起来时很好看的,最主要的是好吃。 所以周家三兄弟对视一眼,便丢下正蹲在地上努力挖土的妹妹,蹑手蹑脚的往竹丛围过去。 等满宝终于把科科要的所有东西收起,一抬头就发现三个哥哥全都不见了,树底下就只有她一个人。满宝眨眨眼,转动着小脑袋四处望了望,发现三个哥哥一点影子都不见了。 她搓了搓脏乎乎的小手,问科科:"我哥哥他们呢? "去抓竹鼠了"科科当时也看到了的,它补充了一句道:"竹鼠也是一句灭绝的动物,希望宿主能够收录" 满宝没见过竹鼠,闻言吓了一跳,蹦到大树旁边,紧紧地依靠着它,问道:"竹鼠是老鼠吗? "不是,竹鼠是属于竹鼠科,外形粗壮,宿主可以往竹丛里走一走,我扫描到那里面有许多竹鼠的" 满宝就在地上找了一根棍子上前。 满宝挥着棍子在地上敲敲打打,偶尔高声叫两声周四郎他们,但周四郎他们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林子里只有她的回声和偶尔的虫鸣鸟叫声,除此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科科指点着满宝走到竹丛里,让她去翻找在竹根旁的大洞。 它将扫描到的景象呈现在满宝的脑海中,满宝可以看到地下竹子根部不远处躺着两只竹鼠,其中一只体型非常的大,正懒洋洋的用爪子挠自己的脸。 满宝本来有些害怕的,但见它胖乎乎的,竟然觉得对方有点可爱了。 满宝蹲在洞前,不知道要怎么办,她总不能伸手进洞里抓吧? 科科道:"宿主,你可以用烟把它们逼出来,到时候我可以协助你抓捕,不过,抓到的竹鼠,你至少得收录一只" 满宝表示没问题。 然后也不去找失踪的三个哥哥了,自己撅着屁股就在林子里摸干枯的野草。 收集了不少干树叶和干野草后,满宝就从商城里买了一根打火机,这不是满宝第一次知道这东西,却是第一次使用。 在科科的指点下,她勉为其难的点燃了火,然后把燃烧着的火放在洞口,轻轻地一吹,烟就幽幽的往洞里飘去。 满宝看得眼睛发亮,觉得烧火也挺好玩的,于是不断的往洞里添木柴和枯草。 科科并不阻拦,因为它也只会理论知识,又没烧过火,哪儿知道怎么烧合适? 于是在满宝的贪多下,才生起来没多久的火就被她折腾灭了,然后烟雾冲天而起,满宝再一扇,烟就四散开来,呛得满宝眼睛都红了。 当然,这么大的烟会往外冲,自然也会往里冲了。 没有实体,全靠扫描来"看"的科科丝毫不受影响,它看到火烟从洞口喷涌而下,洞里的两只动物躁动起来,当先那只小的便往洞口钻。 科科立即在满宝脑海中示警,叫道:"出来了! 满宝就下意识的拿手中的木棍去遮挡洞口,结果她的棍子才放下,被塞满枯草的洞口砰的一下被撞开,直接把她的棍子也撞开了。 满宝想也不想,伸手就扑上去。 她直接扑到了地上,而手指在接触到竹鼠的那一刹那,科科将它收录到了系统里。 这一系列的动作才完成,洞口便又窜出一只更大的胖竹鼠,满宝都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跟竹鼠面对面了。 对面的满宝显然气得不轻,竹鼠的智商也不低,先直接冲着满宝龇牙,然后弓着背想要发起攻击。 科科指点她,"扑上去就抓,只要你能碰到它的身体,我就能把它拉到空间里" 满宝表示没问题,这时候她兴奋地不行,早就不害怕了。 满宝半蹲着,因为知道她可能抓不住,所以是整个人往前一蹦,想要用身躯完成这一任务。 竹鼠早等着这一下了,她一动,它立即吱的一声窜过,直接从满宝的身下飞纵而出。 但是,满宝的衣服有那么一瞬间碰到了竹鼠,科科在那一瞬间将它收入空间。 满宝看着竹鼠凭空消失,连忙去看科科空间里的东西,见那只胖竹鼠一脸懵的待在里面,高兴了。 她知道科科的存在是不可能告诉别人的,所以她找了一根还算结识的藤蔓把竹鼠给绑了,然后拖着就往前走。 她决定去找她四哥他们了,"科科,他们到底往哪儿跑了? 科科道:"一开始他们是往东南方向跑的,但不知道他们中途换方向了没有,建议宿主原地停留,等待他们归来" 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但满宝是能坐得住的人吗? 当然不是了,于是满宝原地玩了一下,见周四郎他们还是没回来,满宝就只能拖着竹鼠去找他们。 一边找一边嘀咕,:"他们不会是被狼叼走了吧? 这是家里从小吓唬她时说的话,因为从小听到大,所以满宝是坚信山里有狼的。 满宝让被托的吱吱响的竹鼠安静点儿,道:"等找到四哥我们就可以回家做饭吃了,你别急呀" 满宝越走越往里,还偶尔高叫两声,但都没有回应,她心里有些发虚,又往前走了一段,还是没发现人。 她便停下了脚步,瘪了瘪嘴,几乎要哭出声来,"科科,我四哥他们不见了" 科科也在扫描,但它能扫描的范围就那么大,它只能安慰宿主:"宿主,不然我们掉头回去吧,原地等着更好" 满宝吸了吸鼻子,摇头道:"不要,我要去找他们,不然我把他们弄丢了,晚上回去怎么和爹娘交代啊? 科科暗道:谁弄丢谁还不一定呢。 满宝继续拖着竹鼠往前走,而此时,追着竹鼠一路跑远的周四郎三个正趴在地上的洞口前琢磨生火烘竹鼠。 周五郎已经找到了另一个出口,叫道:"我把它堵上了,快生火! 周六郎正在奋力的钻木,他们没带打火石,只能通过这样的方法取火了,好在他们几个常玩,虽然速度慢点儿,还是慢慢把火生起来了。 三兄弟欢呼一声,立即趴在地上将烟往洞里扇 等三人终于把躲进去的竹鼠烘出来,又按住后才喜笑颜开的抬起头来。 然后周四郎笑脸微僵,左右看了看,问道:"这是哪儿? 周五郎:"山里呗,四哥你糊涂了,我们今天不就是来看你的山的? 周四郎声音有点发虚,"我知道啊,我还知道是陪着满宝来的" 周五郎和周六郎也忍不住身体一僵,抬头看向四周。 周四郎都快哭了,"所以满宝呢?片地方挺开阔的,只有零星几棵树,其中最大的一棵就是科科指定的那棵。 这附近的土或许是落叶不断积累腐化,加上阳光也足够好,所以这一片的土比起其他地方来颜色要深得多,也更加松软,人踩在上面,树枝和树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满宝跑过去一把抱住那棵树,因为太大,她都环不住,努力仰着脑袋往上看都看不到树尖。 满宝觉得,她就是有本事挖出来,也没本事完成科科要求的"不动声色收入系统"的条件。 所以她很干脆的放弃了,然后左右看,想要找一找附近有没有和它一样的,且比较小的树。 但很遗憾,因为科科的调教,她现在对生物,尤其是植物的甄别很有一手,只是扫了一眼她就知道,这附近和这棵长得一样,甚至是相似的树一棵也没有。 科科已经从震惊中回神,它道:"不用挖" 这可是活化石级别的植物,何况它还长得这么庞大,显然年份不少了。它要是鼓动宿主挖掘收录是可以获得一笔庞大的积分,但它也一定会因为违反规定而被惩罚,其中罚积分都是轻的,要是因此造成物种死亡,它说不定还会被判监禁,甚至是格式化。 科科道:"宿主只要全方面拍照扫描,便将它生存的环境收录就可以了,如果可以收集它的树叶,树枝和果实那就更好了" 听出它声音中的激动,满宝很好奇的看着这棵树问,"这是什么树呀,很厉害吗? 科科道:"虽然不是很确定,但它应该属于杉科,经过扫描,我推测,就算是当下,它也属于水杉科的孑遗物种" 满宝理解了一下,也就是说,这棵树,就算是当下也属于珍稀物种系列,很稀少! 她便仰着头看它,道:"真可怜,只有它一棵了" 亲族都没有,或是很少了。 周四郎就站在她身后,也仰着头看这棵树,颔首道:"不错,不错,这棵树又粗又直,以后可以给你打一张好床" 周五郎和周六郎也看到了,纷纷围上来拍一拍,踢一踢,觉得的确很结识,然后再把树皮一剥,看到里面的颜色,更满意了,"这个不错,剩下的还能打个箱子什么的。满宝,等五哥成年分了山,到时候也去我那里给你选一选有没有好看的树,给你多做几个箱子" 从小就被灌输了要保护珍惜物种的满宝抱住树干道:"不行,这是稀有物种,我们要保护它" "是啊,是得保护,"周四郎道:"回头我就和爹说一声,我们回来在树上刻个记号,可不能被人偷砍去,等你要说亲了再砍" 满宝:"我说的保护是保护它不被砍,要一直让它活下去" "那我可不能保证,"周四郎道:"我又不是树娘,我怎么保证它一直活下去?万一它被雷劈了怎么办,万一它旱死了怎么办,万一它被虫子咬死了怎么办?而且树种来就是做房梁和家具的,等砍了它再种一棵就是了,干嘛要保护它一直活下去? 因为它是稀有物种啊? 但显然,周四郎是不能理解这一点的,不过见满宝一脸的着急,且又说不清楚。他也不争辩,一脸无奈的应下,心里却决定回去就和他爹说一声,以后满宝陪嫁的床有着落了。 满宝把刚刚周五郎剥的树皮给收了,又从地上捡了不少落下来的树叶和小树枝,以及抓了一捧土,这些东西全都给了科科收录。 周四郎他们全然没发现,因为他们在这棵树的不远处发现了几丛竹子,然后刚才他们看到了一只笨重的竹鼠呲溜一下钻到了竹丛里。 竹鼠呀~~ 竹鼠看着和松鼠差不多,胖起来时很好看的,最主要的是好吃。 所以周家三兄弟对视一眼,便丢下正蹲在地上努力挖土的妹妹,蹑手蹑脚的往竹丛围过去。 等满宝终于把科科要的所有东西收起,一抬头就发现三个哥哥全都不见了,树底下就只有她一个人。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7 00:33:3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