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二维码安卓版苹果版los版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丝瓜视频二维码安卓版苹果版los版

丝瓜视频二维码安卓版苹果版los版

作者:霍华民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2:49:00

最新章节:挑万
小说简介: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连忙劝架,"韩五娘子,李郎君也是在关心你,李郎君,这其实不怪韩五娘子的,她这是病,忍不住饿的" 房间里的几人一听,齐齐的看向满宝,"吃多也是病? 满宝道:"对呀,这不是正常的吗?吃得少你们会觉得是胃口不好,是病,自然,这吃得多自然也是病了" 韩五娘子愣愣的问道:"什么病? 满宝:"这是消渴症" 韩五娘子就看向一旁的韩嬷嬷。 韩嬷嬷眯着老眼昏花的眼睛想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周小大夫,我们五娘子以前并没有这样的病,我听说消渴症会多饮、多食、多尿而身体消瘦,以前我们五娘子可没有这样,饮食很得当" 李嬷嬷也从外面钻了进来,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三太太多食是在有孕之后,但怀孕本来就会嗜食,这不是常态吗? 韩五娘子怀孕后就一直是李嬷嬷照顾着,所以她对韩五娘子的变化最清楚。 满宝道:"当然不是常态,别的孕妇多食,自己也会胖的,但你看你家太太,除了肚子,她的脸和手脚都没变化吧?只是正巧在孕中,所以你们没发现这个病而已" 屏风外的老谭太医和刘太医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去回忆起韩五娘子的脉案,的确,她的多食增长是有些奇怪了。 李家也不是什么都没做的。 在发现韩五娘子不听劝,总是多食以后,她婆婆就开始让厨房控制她入口的补品,从怀孕五月后,贵族怀孕常会吃的几种补品她都吃得很少。 当时和李嬷嬷问询时他们没太注意这个,但现在看,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要不是控制了一下,恐怕 满宝安抚下病人,在保证这个病不会危害到孩子的生命安全后,她将她身上的针给拔了,这才出门去。 满宝和老谭太医和刘太医道:"明天剖吧" 毕竟是第一次在孕妇完好的情况下开腹取子,老谭太医和刘太医还有些紧张,俩人对视一眼后问,"是不是太快了? 老谭太医道:"我看她的脉象,努力一下或许还能保住孩子" 满宝道:"我刚才看过了,虽然少,但还在见红,要是不剖,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她都要在床上躺着养胎,怕是连动一下都不能,这也是很危险的" 刘太医没说话,老谭太医叹息一声问道:"孩子长熟了吗? 满宝顿了一下后道:"我刚才听过,胎心比之前看的偏快,但还在正常的范围内,可我还是担心" 刘太医算了一下时间道:"还有八天才满九个月,时间短了,孩子取出来存活率也不会太高" 老谭太医却道:"当务之急是保住韩五娘子,孩子,取出来的是活的就好,到时自然有处理的办法" 他道:"总要有所取舍" 显然,他更倾向于听韩尚书的要求。 这个时代,就算是自然分娩的孩子存活率也不高,便是老谭太医和刘太医家也有夭折的孩子。 在孩子八岁之前都有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夭折,老谭太医也不提倡为了一个孩子而放弃韩五娘子的生命。 除非她存活的可能性比孩子的还低。 所以他扭头问满宝,"周小大夫有多大的把握? "母体吗?满宝道:"此时开腹的可能性的确要比较大,再拖下去不仅对母体,对孩子的也不好" 满宝想了想,还是暗暗戳了戳科科,"扫描一下她吧,看看孩子怎么样" 科科便毫不客气的扣了一笔积分,然后将数据反馈回到系统里的拟人模特上,让满宝可以直观的看到。 满宝坐在椅子上闭目,意识沉进系统里观看,她让科科操作拟人模特,让她呈现5d状态,她可以很直观的看到腹中的孩子状态 满宝睁开了眼睛,老谭太医和刘太医只当她是在闭目养神。 满宝道:"还是明天剖吧,拖下去对孩子不好" 老谭太医和刘太医讨论了一下,便一起点头,然后便出去外面找韩尚书商量。 白善正和韩尚书他们坐在一起喝茶,见满宝他们三人一起进来,便起身和老谭太医和刘太医行礼,退到一边听他们说话。哪怕早有准备,事到临头,韩尚书还是有些退缩,那可是开腹取子呢,对象还是他闺女。 李尚书坐在一旁并不打搅他,这种事可不能劝,因为生死不知,他能做的也就是说一句,"周小大夫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让下人立即去置办" 满宝对他点了点头,依旧看向韩尚书。 韩尚书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有劳周小大夫了" 满宝便起身道:"那我先回去了,明日一早再来府上" 韩尚书一怔,连忙问道:"周小大夫不留在府上吗? 满宝道:"病人也需要休息,吃了药就让她睡下吧,记得不要让她吃东西了,可以喝一点儿水,只要不再受刺激,她不会有事的" 韩尚书便看向老谭太医和刘太医。 两位太医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后点头道:"那今晚我们二人便叨扰府上了" 李尚书连忙道:"客房已经给两位太医准备好了" 两位尚书看了一眼满宝,又看了一眼等在一旁的白善,也知道周满留在这里不太合适,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 于是韩尚书也不勉强了,问道:"不知道我们家里需要准备什么? 满宝想了想后叫人取了笔墨来列举,"我给你们写一些药,都是明天要用到的,你们先准备吧,还得再另外准备一间光线好且空的房间,里面不用准备太多的东西,就放一张床或木榻就行" 老谭太医和刘太医上前看她列的药物,见苍术要的尤其多,便问道:"你是想用苍术熏屋子? 满宝点头,"腹部的伤口可能会有点儿大,虽说现在是冬天,但还是保险一点儿好" 老谭太医继续点评,"这麻醉的量偏少呀,会不会麻不住? 刘太医道:"周小大夫还有一手针灸麻醉佐之,不然药量大了对孩子影响很大" 老谭太医便点了点头,见她后面还列了救急的药,便自觉没什么可补充的了。 满宝将写好的单子交给韩尚书,叮嘱了几句后便告辞离去了。 韩尚书连忙让人护送他们回去。 坐在车上,白善从车窗那里看了眼跟在后面的护卫,关上车窗后问道:"明天有把握吗? 满宝道:"我觉得应该有九成的可能" 毕竟以韩五娘子为数据的拟人模特她剖了有二十台了,期间还模拟过其他突发情况,只要不是碰上特定的几种突发状况,她信心还是很足的。 虽然已经有经验,但满宝还是好好的准备了一番,比如晚上回去就和莫老师说了一声,然后就什么都不做,躺到床上睡觉养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便拎着药箱先去了一趟济世堂,等大吉把白善他们都送去国子监后便去和郑大掌柜报备一声,托他和郑太医带了口信,然后带着小芍去了李府。 李家缺少的药物最后也是从济世堂里补足的。 他们家腾出了一件光线很好的厢房,依照满宝的吩咐,用苍术熏了一下屋子,里面只放了一张木榻和一些架子。 没多久,刘医女和萧医女也来了,她们今天一早收到满宝托郑太医带的口信便请假出宫来的。 因为满宝早和她们说过,也教过她们一些,且还得到了皇后的同意,所以她们出宫并不难。 韩五娘子有些紧张,应该说,所有人都有点儿紧张,包括两位太医和满宝,只是他们脸上不显出来而已。 显然,他们颇有大夫的职业道德,谁慌,他们也不能让人看出他们慌。 韩五娘子这一紧张,竟然也忘了要东西吃,从早上便被她在耳边叫饿的李三郎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满宝说是要午时才动手,但实际上没到午时他们就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满宝还把抽血的装置拿出来,在韩尚书找来的几个丫头手指上验了血,确定她们和韩五娘子的血型后抽了一罐子备用。 韩尚书见她连血都准备了,提着的心微微放下。 他今天没去上朝,也没去衙门,而是专程在这里守着。 来院子里看热闹的人还真不少,李家几位郎君和太太都悄咪咪的过来了,不过在李尚书的目光下,他们没敢去打搅两位太医和周满,只是老实的站在一旁看着。 女眷们则围着韩五娘子,也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反正就是劝慰的话跟不要钱似的往外说。 本来韩五娘子就紧张,这样一来就更紧张了,她觉得肚子在隐隐作痛。 韩大娘子见了,立即扯过话题,三两下把人打发到一边。 满宝把事情都安排好,血由老谭太医管着,满宝则和刘太医上前摸了摸韩五娘子的脉,点了点头后道:"可以了,五娘子,你要不要去更衣? 韩五娘子迟疑了一下后点头,等她从室内出来,满宝便让她进产房了。 产房里竖起了两块巨大的屏风,木榻在屏风里,外面则放了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老谭太医和刘太医便坐在这边等着。 韩尚书没进来,但李三郎却也陪着在外面站着,韩大娘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进入屏风里。 熬好的药端了上来,韩五娘子喝下,满宝便开始用针。 一刻多钟后确定她睡着了,满宝便用线系在韩五娘子的手上拉出去给老谭太医和刘太医。 悬丝诊脉,满宝只听说过,自己没见过,更不会,不会来前老谭太医说过他可以。 三人确定人是真的睡过去了,满宝便看向刘医女和萧医女,微微颔首道:"开始吧" 手术用具早已经消过毒,满宝净手过后甩了甩,等手上的水自然干了以后便取出手术刀,在她的肚子上摸了摸后沉下心来,找准了位置轻轻地划下去 血流出来,韩大娘子伸手捂住嘴巴才没叫出来,她就瞪大了眼睛看周满把她妹妹的肚子划开,然后又划开了一层什么东西,就停下手来打量着什么 刘医女和萧医女也有点儿紧张,拿着纱布将流出来的血沾掉,不让它阻挡周小大夫的视线。 结果在两刀过后她们也愣住了,她们看到了一个圆圆的大包,隐约可以看到孩子的形状 她们瞪大了眼睛,然后就看到满宝拿刀轻轻划开了一层东西,她们就隐约看到了孩子的脚。 俩人一时把眼睛瞪得更大了。哪怕早有准备,事到临头,韩尚书还是有些退缩,那可是开腹取子呢,对象还是他闺女。 李尚书坐在一旁并不打搅他,这种事可不能劝,因为生死不知,他能做的也就是说一句,"周小大夫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让下人立即去置办" 满宝对他点了点头,依旧看向韩尚书。 韩尚书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有劳周小大夫了" 满宝便起身道:"那我先回去了,明日一早再来府上" 韩尚书一怔,连忙问道:"周小大夫不留在府上吗? 满宝道:"病人也需要休息,吃了药就让她睡下吧,记得不要让她吃东西了,可以喝一点儿水,只要不再受刺激,她不会有事的" 韩尚书便看向老谭太医和刘太医。 两位太医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后点头道:"那今晚我们二人便叨扰府上了" 李尚书连忙道:"客房已经给两位太医准备好了" 两位尚书看了一眼满宝,又看了一眼等在一旁的白善,也知道周满留在这里不太合适,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 于是韩尚书也不勉强了,问道:"不知道我们家里需要准备什么? 满宝想了想后叫人取了笔墨来列举,"我给你们写一些药,都是明天要用到的,你们先准备吧,还得再另外准备一间光线好且空的房间,里面不用准备太多的东西,就放一张床或木榻就行" 老谭太医和刘太医上前看她列的药物,见苍术要的尤其多,便问道:"你是想用苍术熏屋子? 满宝点头,"腹部的伤口可能会有点儿大,虽说现在是冬天,但还是保险一点儿好" 老谭太医继续点评,"这麻醉的量偏少呀,会不会麻不住? 刘太医道:"周小大夫还有一手针灸麻醉佐之,不然药量大了对孩子影响很大" 老谭太医便点了点头,见她后面还列了救急的药,便自觉没什么可补充的了。 满宝将写好的单子交给韩尚书,叮嘱了几句后便告辞离去了。 韩尚书连忙让人护送他们回去。 坐在车上,白善从车窗那里看了眼跟在后面的护卫,关上车窗后问道:"明天有把握吗? 满宝道:"我觉得应该有九成的可能" 毕竟以韩五娘子为数据的拟人模特她剖了有二十台了,期间还模拟过其他突发情况,只要不是碰上特定的几种突发状况,她信心还是很足的。 虽然已经有经验,但满宝还是好好的准备了一番,比如晚上回去就和莫老师说了一声,然后就什么都不做,躺到床上睡觉养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便拎着药箱先去了一趟济世堂,等大吉把白善他们都送去国子监后便去和郑大掌柜报备一声,托他和郑太医带了口信,然后带着小芍去了李府。 李家缺少的药物最后也是从济世堂里补足的。 他们家腾出了一件光线很好的厢房,依照满宝的吩咐,用苍术熏了一下屋子,里面只放了一张木榻和一些架子。 没多久,刘医女和萧医女也来了,她们今天一早收到满宝托郑太医带的口信便请假出宫来的。 因为满宝早和她们说过,也教过她们一些,且还得到了皇后的同意,所以她们出宫并不难。 韩五娘子有些紧张,应该说,所有人都有点儿紧张,包括两位太医和满宝,只是他们脸上不显出来而已。 显然,他们颇有大夫的职业道德,谁慌,他们也不能让人看出他们慌。 韩五娘子这一紧张,竟然也忘了要东西吃,从早上便被她在耳边叫饿的李三郎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满宝说是要午时才动手,但实际上没到午时他们就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满宝还把抽血的装置拿出来,在韩尚书找来的几个丫头手指上验了血,确定她们和韩五娘子的血型后抽了一罐子备用。 韩尚书见她连血都准备了,提着的心微微放下。 他今天没去上朝,也没去衙门,而是专程在这里守着。 来院子里看热闹的人还真不少,李家几位郎君和太太都悄咪咪的过来了,不过在李尚书的目光下,他们没敢去打搅两位太医和周满,只是老实的站在一旁看着。 女眷们则围着韩五娘子,也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反正就是劝慰的话跟不要钱似的往外说。 本来韩五娘子就紧张,这样一来就更紧张了,她觉得肚子在隐隐作痛。 韩大娘子见了,立即扯过话题,三两下把人打发到一边。 满宝把事情都安排好,血由老谭太医管着,满宝则和刘太医上前摸了摸韩五娘子的脉,点了点头后道:"可以了,五娘子,你要不要去更衣? 韩五娘子迟疑了一下后点头,等她从室内出来,满宝便让她进产房了。 产房里竖起了两块巨大的屏风,木榻在屏风里,外面则放了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老谭太医和刘太医便坐在这边等着。 韩尚书没进来,但李三郎却也陪着在外面站着,韩大娘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进入屏风里。 熬好的药端了上来,韩五娘子喝下,满宝便开始用针。 一刻多钟后确定她睡着了,满宝便用线系在韩五娘子的手上拉出去给老谭太医和刘太医。 悬丝诊脉,满宝只听说过,自己没见过,更不会,不会来前老谭太医说过他可以。 三人确定人是真的睡过去了,满宝便看向刘医女和萧医女,微微颔首道:"开始吧" 手术用具早已经消过毒,满宝净手过后甩了甩,等手上的水自然干了以后便取出手术刀,在她的肚子上摸了摸后沉下心来,找准了位置轻轻地划下去 血流出来,韩大娘子伸手捂住嘴巴才没叫出来,她就瞪大了眼睛看周满把她妹妹的肚子划开,然后又划开了一层什么东西,就停下手来打量着什么 刘医女和萧医女也有点儿紧张,拿着纱布将流出来的血沾掉,不让它阻挡周小大夫的视线。 结果在两刀过后她们也愣住了,她们看到了一个圆圆的大包,隐约可以看到孩子的形状 她们瞪大了眼睛,然后就看到满宝拿刀轻轻划开了一层东西,她们就隐约看到了孩子的脚。 俩人一时把眼睛瞪得更大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2:49: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