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欧美精品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国产精品√欧美精品

国产精品√欧美精品

作者:方念败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0:28:05

最新章节:有狂傲的资本
小说简介:是虫子?也忒可怕了吧? "我就想知道那只老虎剪成那样,为什么还能飞起来? "它旁边那个大风筝也很怪,谁会在风筝上画一座那么奇怪的山啊? "天啊,看,快看,那三个丑风筝越飞越高了" "这可惜了,要是做的好看些,这样的风筝可就是商品了" "这风筝御风还挺好,不知那风筝架子卖不卖" 庄先生一手撑在草地上,半卧着看向天空,对这些议论充耳不闻,好似这说的不是他的三个弟子一样。 满宝他们全身心都在天上的风筝上,更没有听到这些话。 而且空中的风筝线淡到几乎看不见,除了自己和友人,谁也不知道哪个风筝是谁的。 而放风筝,除了斗图,就是斗谁的风筝飞得更高了。 满宝慢慢的将线放掉一点儿,稍稍扯一扯,等它飞得紧以后又略放一放线,不一会儿,她的风筝便飞到了最高,直接以俯视之势傲视群雄。 她得意的不行。 白善宝和白二郎倒是想赶上她,但不知道是他们的骨架做得不好,还是放风筝的技巧略逊一筹,反正他们的风筝超不过她的。 白二郎忍不住扯着线跑动起来,扯了又扯,想要它飞得更高些。 结果他的线在半空中跟别人的绞在了一起,白二郎发出惊呼,远远的,他似乎也听到了一声惊呼。 白二郎舍不得他的大虫风筝,叫道:"谁的风筝啊?快拉走啊! 远处也传来一声叫,"谁的风筝这么丑啊——" 满宝和白善宝见白二郎都快要哭了,立即把手里的风筝交给周四郎和大吉,纷纷跑上去帮忙。 但线是咱半空中缠在一起的,想要解开很困难,倒是可以慢慢的往回收,只是须得俩人同时往回收才行。 白善宝转头就要去找那个风筝的主人,循着声音看去,就见一群人正围着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正拿了一把剪刀,白善宝看见就要阻止,就见他特别利落的手起刀落,将手中的线给剪掉了。 "真是晦气,要是缠着一个好看的风筝也就算了,竟然缠了一个这么难看的风筝" 声音远远的传来,白善宝已经没空去搭理他了,立即也找出他们的剪刀来,和白二郎道:"他的风筝剪了,你也赶紧剪了吧" 白二郎用力的拽着手中缠着线的木条,不愿意放手。 对方被剪掉的风筝没了线的束缚,立即冲天飞起,但因为缠绕在一起的风筝线,它往上乱飞了一会儿后就被拖住了,差点和白二郎的大虫撞在一起。 但两个风筝的着力点都在白二郎的线上了,加上受力不均等原因,大虫也在摇摇欲坠。 亏得白二郎有满宝帮忙,他人也大了,不然非得被风筝拉飞起来不可。 满宝也跟着劝他,"剪了吧,你要是舍不得,我们跟你一起去找" "这得上哪儿找去啊? "反正就这一片呗,一会儿我们看准了方向找过去,我们又没事做,时间多的是,肯定能找到" 白二郎被这么安慰,这才勉强同意,拿过剪刀将自己的风筝也给捡了。 大家就看着天上的那两个风筝被风吹着翻滚了一下,然后一起朝着东南方向落下去了。 三人一起掂着脚尖看,确定了方向后就要去找。 那边的少年也在盯着那两个风筝看,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大虫的主人,便气呼呼的找上门来,"喂,我说,那丑风筝原来是你们的啊,你们做的也太丑了吧? 满宝道:"风筝交缠本是有缘,你怎么一开口就如此冒犯? "什么有缘?你们的风筝那么丑,我才不跟你们有缘呢" 白二郎见他这样贬低他的大虫,也很不高兴,拉开满宝道:"你以为我想跟你有缘呀,你的风筝才丑呢" "我的风筝丑?我那可是美人风筝! "那就叫美人风筝啊,我都快要吐了,"白二郎道:"我的是大虫风筝,你的美人看了我的大虫还不是吓得惊慌失措? "屁的惊慌失措,是恶心,恶心! "才怪呢,要不是惊慌失措,你干嘛剪掉风筝线? 少年:"我被恶心的" "我的大虫才被恶心了呢,你是没见过美人吗,竟然画了这么丑的美人! 满宝和白善宝已经退到了一边,见少年身后的人没有帮腔,他们便也老实站着,没有帮白二郎。 白二郎很有吵架的天分,没办法,这些年他没少跟满宝和白善宝吵,嘴皮子都练出来了。 那个少年一开始还跟他旗鼓相当,到最后落了下风,被白二郎气得不轻,干脆就撸了袖子推了白二郎一把。 白二郎毫不客气的推了回去。 "你干什么?少年身后的人纷纷围上来。 满宝和白善宝便也迎上去,撸了袖子问,"你们干什么?三人都生气了,这风筝可是他们做了一天才做出来的,而且不论是满宝的花风筝,还是白二的虫风筝,或是白善宝的虎风筝,他们都是有互相帮忙的。 可以说三个风筝都凝聚了他们的心血,明明做得这么好,这群人凭什么说丑? 要不是他们实在人多,满宝真的很想和他们打一场,反正先生在半山腰上,他们在山底下,打了又不知道。 对方也有些火大,正气势汹汹的瞪着他们,想等他们出手后还手。 最后还是白善宝理智占了上风,一边拉住满宝,一边拉住白二郎道:"我们先去找风筝" 只要先找到风筝,哼哼 对面的少年郎们也燃起了熊熊的斗志,撸了袖子也积极的去找他们的风筝,想要抢在他们之前找到。 本来想自己找的满宝忍不住拉出科科这个作弊器,问道:"科科,我们的风筝掉在哪儿了? 科科沉默了一下后道:"我现在也只能扫描方圆一百五十米而已" "哇,你又变厉害了? 废话,上次满宝往百科馆里收录了这么多好东西,它分到了这么多积分,能不优化一下自己吗? "那风筝在哪儿? "不在一百五十米内" 满宝就看向白善宝,悄声问,"我们快走,刚才风筝掉的是那边吗? 白善宝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就用两根手指捏住她那根手指移动了一下,然后让她指着遥远的那棵树道:"是那个方向" 满宝抬腿就往那个方向走。 白善宝和白二郎连忙跟上。 那群少年看了,也连忙跟在他们屁股后面。 满宝一看他们靠得这么近,干脆撒丫子就跑起来。 白善宝: 他沉默了一下,只能拽着白二郎去追。 白二郎气得哇哇的,叫道:"我们是找风筝,找风筝啊,不是赛跑,跑什么呀? 白善宝当然知道,而且他知道满宝肯定也知道,她敢跑自然是有原因的。 本来跟在后面的少年们见他们跑了,也下意识的追了两步,然后发觉不对又停了下来。 为首的少年骂了他们一声"蠢货",然后道:"我们别管他们,我们自己仔细的找,那风筝看着就是往这个方向落的,大家注意看一下树上和草丛里" 其余六人应了一声,便分散开来向前找去。 满宝则是一溜烟跑出老远,然后停住脚步等白善宝他们跑上来后才继续往前走。 白二郎抱怨道:"找风筝哪是这样找的? "这里距离还近呢,风筝肯定不在这儿,我们再往前找一找" 白善宝问:"万一半空中风一吹,把它们吹回来这里呢? "不是你指了那棵树说它们是落在那边的吗? 白善宝有些心累,但也不想往回走,便率先走到了前面,"行吧,我们走吧" 三人边翻动,边往那边找去,一路上他们的风筝没找着,倒是顺手捡了三个落下来的风筝,有两个看着还很新,看着是这一两天,甚至是今天落下来的,有一个就比较陈旧了,应该有好几天了。 三人好不嫌弃的都捡了,想着回去的路上可以问一问是谁掉的,好还给人家。 三人拖着风筝往前去,然后一直默不作声的科科突然道:"我看到它们了,请宿主往左前方直行" 满宝本来是直直的往前走的,闻言就往左边偏了一下,白善宝和白二郎一边翻找着树丛,一边跟着她往左边去。 满宝走了好一会儿,还是什么都没看到,忍不住问,"在哪儿呢? 科科本来是要直接告诉她的,突然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下后便道:"你猜? 满宝挠了挠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后道:"不在地上,我们的风筝这么大,是不是掉树上了? 满宝抬着脑袋望着头上的树,一边仰头四处张望,一边往前走,差点给撞树上。 白善宝也下意识的抬头往上找,本来正待收回目光,却突然看到了什么,指着一丛茂密的树冠问道:"你们看,上面是不是风筝? 满宝和白二立即凑过去看,看了好一会儿道:"还真三人都生气了,这风筝可是他们做了一天才做出来的,而且不论是满宝的花风筝,还是白二的虫风筝,或是白善宝的虎风筝,他们都是有互相帮忙的。 可以说三个风筝都凝聚了他们的心血,明明做得这么好,这群人凭什么说丑? 要不是他们实在人多,满宝真的很想和他们打一场,反正先生在半山腰上,他们在山底下,打了又不知道。 对方也有些火大,正气势汹汹的瞪着他们,想等他们出手后还手。 最后还是白善宝理智占了上风,一边拉住满宝,一边拉住白二郎道:"我们先去找风筝" 只要先找到风筝,哼哼 对面的少年郎们也燃起了熊熊的斗志,撸了袖子也积极的去找他们的风筝,想要抢在他们之前找到。 本来想自己找的满宝忍不住拉出科科这个作弊器,问道:"科科,我们的风筝掉在哪儿了? 科科沉默了一下后道:"我现在也只能扫描方圆一百五十米而已" "哇,你又变厉害了? 废话,上次满宝往百科馆里收录了这么多好东西,它分到了这么多积分,能不优化一下自己吗? "那风筝在哪儿? "不在一百五十米内" 满宝就看向白善宝,悄声问,"我们快走,刚才风筝掉的是那边吗? 白善宝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就用两根手指捏住她那根手指移动了一下,然后让她指着遥远的那棵树道:"是那个方向" 满宝抬腿就往那个方向走。 白善宝和白二郎连忙跟上。 那群少年看了,也连忙跟在他们屁股后面。 满宝一看他们靠得这么近,干脆撒丫子就跑起来。 白善宝: 他沉默了一下,只能拽着白二郎去追。 白二郎气得哇哇的,叫道:"我们是找风筝,找风筝啊,不是赛跑,跑什么呀? 白善宝当然知道,而且他知道满宝肯定也知道,她敢跑自然是有原因的。 本来跟在后面的少年们见他们跑了,也下意识的追了两步,然后发觉不对又停了下来。 为首的少年骂了他们一声"蠢货",然后道:"我们别管他们,我们自己仔细的找,那风筝看着就是往这个方向落的,大家注意看一下树上和草丛里" 其余六人应了一声,便分散开来向前找去。 满宝则是一溜烟跑出老远,然后停住脚步等白善宝他们跑上来后才继续往前走。 白二郎抱怨道:"找风筝哪是这样找的? "这里距离还近呢,风筝肯定不在这儿,我们再往前找一找" 白善宝问:"万一半空中风一吹,把它们吹回来这里呢? "不是你指了那棵树说它们是落在那边的吗? 白善宝有些心累,但也不想往回走,便率先走到了前面,"行吧,我们走吧" 三人边翻动,边往那边找去,一路上他们的风筝没找着,倒是顺手捡了三个落下来的风筝,有两个看着还很新,看着是这一两天,甚至是今天落下来的,有一个就比较陈旧了,应该有好几天了。 三人好不嫌弃的都捡了,想着回去的路上可以问一问是谁掉的,好还给人家。 三人拖着风筝往前去,然后一直默不作声的科科突然道:"我看到它们了,请宿主往左前方直行" 满宝本来是直直的往前走的,闻言就往左边偏了一下,白善宝和白二郎一边翻找着树丛,一边跟着她往左边去。 满宝走了好一会儿,还是什么都没看到,忍不住问,"在哪儿呢? 科科本来是要直接告诉她的,突然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下后便道:"你猜? 满宝挠了挠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后道:"不在地上,我们的风筝这么大,是不是掉树上了? 满宝抬着脑袋望着头上的树,一边仰头四处张望,一边往前走,差点给撞树上。 白善宝也下意识的抬头往上找,本来正待收回目光,却突然看到了什么,指着一丛茂密的树冠问道:"你们看,上面是不是风筝? 满宝和白二立即凑过去看,看了好一会儿道:"还真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0:28: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