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女神柳茜沉沦堕落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腿女神柳茜沉沦堕落

腿女神柳茜沉沦堕落

作者:宇文晓蕊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7:25:11

最新章节:这得是欠了多少钱
小说简介:萧院正一直等着周满上折回击一下赵家或那三个弹劾满宝的官员,结果满宝一直没动静。 不过他很快也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第四批中的最后一个试验者痘痂也落了。 于是他们实验他对天花是否免疫,等了七天,确定所有的试验者目前都对天花免疫以后,他就连夜带着周满和卢太医整理数据写成折子。 当天晚上萧院正就跟卢太医挤在了一张床上,都没来得及回家。 第二天早上他就神清气爽的起床,拿了昨天晚上写好的折子和各种数据,叮嘱俩人:"你们二人统计好他们这批人的去处,下午我带刘太医他们来接你们" 他笑道:"此四次试验,卢太医和周太医是首功,我在状元楼定了位置,下午我们庆祝一番" 陆陆续续被关在这里近三个月,便是卢太医都忍不住高兴起来,更不要说猴儿一样的满宝了。 她立即问,"院正,这一次我们放假几天? 萧院正就笑道:"我们是太医院,病人不断,要说有多的假期给你们是不可能的,但五六天总还是可以的" 满宝就掰着手指头算日子,"今天是十八?那后天是不是吏部考试了?萧院正,您多放两天呗,春季正好踏青,可一整个春季我们都在皇庄里过了,还没来得及去春游呢" 萧院正转身就走,"皇庄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青,想要踏青,看完病例就到地里随便踩" 多放假是不可能的。 这三个月来,不仅她和卢太医忙,太医院里其他人也很忙好不好? 本来春天前后两次换季就是多病季节,太医院里少了两个人,太医署里也少了两个老师,确切的说是少了一个,因为周满已经缺席一年,一直是刘三娘接替她的位置,学生们已经熟悉倒没事。 但卢太医的课程却是太医院里的其他太医接手过去的,又偶尔要来皇庄这边一起种痘。 可以说这三个月大家的工作量都是成倍的增加,大家都很忙的。 满宝惋惜的看着萧院正走远。 卢太医想早点儿回家,因此对周满道:"赶紧的吧,将庄子里的管事都叫来,让他们去统计,我去整理药房,病区那边" "我去吧" 其实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在做收尾工作,但事情太多,一时还没做完,药房那边的药和各种器具要收拢好送回各处,病区那边的东西则是要清洗的清洗,焚烧的焚烧,有些可以容许人带走,有些却要继续留在这里,以备将来使用。 满宝要盯着。 病人身上穿的衣裳鞋袜可以带走,但全部都要清洗一遍,记录在册后暴晒,确认没问题后才可以带走。 因为是厚衣服,为了不给夹带出一些脏东西,每一件衣服他们都要检查过。 而被子则不能带走,清洗过后晒干就收在病房里,可能过不了多久,等下一批病人到来,他们又得用上。 庄子的管事们也知道他们就要解脱,因此不敢在这时候出岔子,拿着本子很详细的记录下每一个病例的去处。 庄子里的两位太医,卢太医脾气大又较真,周太医倒是脾气不错的样子,却很细致,要求比卢太医还多,只是更换病人的时候少了一两床被子没清洗过她都能知道,然后她就背着手站在他们身后亲自看着他们洗被子。 清洗东西这种事一直是皇庄里那些个出过痘的粗使婆子干的,他们都多少年没干过这种粗活了。 加上他们背后有萧院正做靠山,上一次,因为采买的事,不仅皇庄,连宫里都犹如地动一般换了一批人,他们哪敢糊弄这几位太医? 所以他们做事也很细致。 满宝在庄子里巡视,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跑回去找西饼和九兰,告诉她们,"我们今天就可以回家了,赶紧将东西收拾收拾" 九兰:"不是说,不准我们带衣裳出去吗?要烧掉的" 满宝道:"我们不带出去,也不烧,洗干净晾好就放在柜子里锁好,我们之后还回来呢" "但首饰那些都带上,别落下了"满宝也不满意太医院制定的这条规矩,嘟囔道:"他们都可以带着衣服走,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当然是因为他们衣服少了,而且,病人贴身的衣服也是不能带走的,一会儿清点过后要全部焚烧。 因为是贴身的,上面有些沾染上的痘浆是洗不掉的,而且萧院正总怕便是洗过天花也会残留在上,让以后接触到的人生病,所以严令所有天花病人穿过的里衣都不许带出去,只能带走外衣和棉衣。 不仅里衣,还有他们用的布巾,布条等东西也都不许带出去,全部都要焚烧干净。 于是满宝中午去做监工,一个一个试验者排队拿着自己的东西过来,两套里衣里裤,还有布巾,因为领用东西时都记录在册的,所以交上来时只要对照账册就可以。 满宝站在管事的身后,病人们按照病号一个一个上前,报了名字和病号以后就将怀里的东西交出来,一个仆妇就检查,喊道:"里衣两件,里裤两条,布巾一条——" 仆妇正要将清点过的东西丢进火堆里,管事突然道:"等一下,你四月初二的时候领过一条新的布巾,东西呢? 满宝就看过去。 二十来岁的青年一下在众人的目光下涨红了脸,不过却强制镇定的道:"我,我搞丢了" 管事就道:"找出来" "都丢了还怎么找? 管事就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道:"若是找不到,那你就留在病区呢,不能发回原处,也不准离开这一片区域" 小伙子一愣,"我在这儿干什么? 管事指着被圈下来的这一片土地道:"种地,要做的事可太多了,你还怕没事做? 青年张大了嘴巴。 管事就扬声和众人道:"凡是东西交不齐的,一律不准离开,你们以为这赵六郎对这些全然不知,这事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他母亲的病都治好了,心底的愧疚和心虚也都散了,于是一收到白善的信,他就去书房里把那几本家中的幕僚已经抄好的医书往怀里一塞就要往外走。 走到一半觉得这样拿着去不好,于是招来小厮,将书拍他怀里,道:"去,找个好看点儿,看着贵重点儿的盒子装上" 小厮看了看手中的书,觉得稀奇,怎么他们家六郎君改喜欢给人送书了? "看什么看,这是给周小神医的赔礼,赶紧找盒子去" "哎!小厮欢快的应了一声,跑去找六夫人,找了一个很不错的盒子装上。 赵六郎就带着盒子快快乐乐的去找周宅赴宴了。 可白善的酒岂是那么好喝的?尤其是他还不怎么爱喝酒,他愿意陪你喝酒,可见是多大的面子。 最后盒子留下了,赵六郎是一脸羞愧恍惚的回家找他爹,"父亲,因为周满来家里看诊的事,您和周满都被弹劾了? 赵国公稀奇的看他,"你什么时候也对朝政感兴趣了? 赵六郎:"白善和我说的" "他消息倒是灵通,"赵国公不在意的挥手道:"不是什么大事,已经过去了" 陛下都不在意,已经准备好了爵位等人家,所以这种流言何必还去在意? 可赵六郎不知道啊,赵国公也没打算将未曾公开的事告诉儿子,于是赵六郎一脸愧疚的道:"爹,这件事本就是我们家的错,现在被弹劾还是因为您要争兵部尚书" 赵国公就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要争兵部尚书? 赵六郎:"白善说的呀,难道不是吗? 赵国公:是倒是是,可白善又不在朝中,他怎么知道? 就算是朝中,这事儿也只是少部分人知道而已。 李尚书的病并没有大肆宣扬,只不过过完年以后他就很少上朝但是以前他也总是请假不上朝会就是了。 赵国公盯着儿子看,半晌后道:"哦,白善是怎么说的? 赵六郎就挠了挠脑袋,"倒是没怎么多说,只是说周满年纪小,第一次这样被人骂还不好回嘴,毕竟她那边回嘴,就不免伤到我们家,这到了老鼠伤到玉瓶就不好了,所以" 赵六郎小小声的道:"儿子觉得,这事儿到底因为我们而起,人家都忍了这么恶心的老鼠了,我们总不能一点儿表示也没有" 赵国公这下听明白了,他皱起眉头思索,觉得儿子说的有点儿道理。 虽然他不觉得朝中几句闲言碎语有什么可在意的,但周满毕竟是个小姑娘,不像他,皮糙肉厚,于是点了点头道:"行,回头等她从皇庄里出来了,让你大嫂给人备上一份厚礼送去,就当是赔罪了" 赵国公越想越对,正好,修补一下双方关系,以免以后和太医院关系不好,请太医都不好请。 赵六郎松了一口气,立即笑道:"父亲,那这事儿您和大哥或母亲提吧" 他一个小叔子,总不好去找大嫂要东西,而且他和周满关系还好,上次因为这事儿,家里几个嫂子都被罚了,他们关系差了好多。 赵国公也知道,点了点头后挥手让他离开,见他喜滋滋的转身,他突然想起一事,叫住他道:"正要与你说呢,你年纪也不小了,今年让你参加明经考你又死活不参加,那就去禁军里吧,回头我和陛下求个恩典,你先去当个小旗" 赵六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爹,"我,我去当禁军? "不然呢?赵国公瞪他,"你是打算明年去考明经,还是直接送你去边关?你总不能给我考个进士出来吧? 赵六郎肩膀都垮下来了,道:"爹,我就不能在家吗?而且我还在崇馆读书呢" "闭嘴吧,丢不丢人,再过两年你儿子都能启蒙了,你还在崇馆读书,这三四年你读出什么来了?人白善比你小那么多,读出了个进士,本来和你一个去路的刘焕不仅靠着自己封了男爵,还考过了明经,你读出什么了? 赵国公觉得太丢人了,尤其是在面对刘会时,他都不想看到刘尚书那张老脸,但依旧天天得看一次。 看一次他心塞一次,只要想到他儿子先是和人家的大孙子做同窗,结果人大孙子考中了进士,一路高歌,现在益州城都当了四年县令,再过几年就可以回来了。 后是跟人家的小孙子做同窗,结果人家小孙子也考过了明经,就他儿子,先是混国子监,然后混崇馆,都这把岁数了还不确定前程在哪里,简直气死个人。 赵六郎就嘀咕道:"我这是晚熟" 赵国公暴跳如雷,"你怎么不再晚熟二十几年,直接晚回你娘肚子里算了,你们兄弟几个就属你最没出息,你哥哥们像你这个年纪时哪个不是进军中了?禁军和边关,不然你就去考明经,三条路给你选,你选一个! 那还用选吗? 只能是禁军了。 虽然每天都摸书,可书上的字从来只过口不过脑,别说放下书,捧着书摇头晃脑的读时他都不知道自己读的是什么,怎么可能考得中? 去边关 这世上就没有不苦的边关,他还是留在京城吧,虽然每天都需要当值,但好歹一旬能轮休上两天不是? 节假日还能出去玩一玩,好歹还和兄弟朋友们在一处。 赵六郎流着泪的做好了选择,但他依旧抱有一丝希望道:"爹,我们今天进宫去了,崇馆那边拒绝了好几个人的结业申请,白二郎都没结业呢" 赵国公道:"你放心,你申请,崇馆一定会答应的,他们要是不答应,我去和孔祭酒说" 根本用不着,过几天赵六郎收假回去读书,才和崇馆提了一声,人家就答应了,还容许他立即收拾了行李出宫去,惹得带了课业来上交的白二郎羡慕不已。 赵六郎却有些心塞,和白二郎前后脚出门,就忍不住和他嘀咕,"看到没,他们一副恨不得我立刻离开的模样,哼,少了我,以后他们课堂上睡觉的人更多了" 白二郎就叹气道:"不会的,现在课堂上就没几个人了" 也就没考试的他们几个还在,殷或也进来读书了,白二郎暗下决心,今年秋天,他一定要去考进士,而且要考中! 他也不要进宫上学了!萧院正一直等着周满上折回击一下赵家或那三个弹劾满宝的官员,结果满宝一直没动静。 不过他很快也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第四批中的最后一个试验者痘痂也落了。 于是他们实验他对天花是否免疫,等了七天,确定所有的试验者目前都对天花免疫以后,他就连夜带着周满和卢太医整理数据写成折子。 当天晚上萧院正就跟卢太医挤在了一张床上,都没来得及回家。 第二天早上他就神清气爽的起床,拿了昨天晚上写好的折子和各种数据,叮嘱俩人:"你们二人统计好他们这批人的去处,下午我带刘太医他们来接你们" 他笑道:"此四次试验,卢太医和周太医是首功,我在状元楼定了位置,下午我们庆祝一番" 陆陆续续被关在这里近三个月,便是卢太医都忍不住高兴起来,更不要说猴儿一样的满宝了。 她立即问,"院正,这一次我们放假几天? 萧院正就笑道:"我们是太医院,病人不断,要说有多的假期给你们是不可能的,但五六天总还是可以的" 满宝就掰着手指头算日子,"今天是十八?那后天是不是吏部考试了?萧院正,您多放两天呗,春季正好踏青,可一整个春季我们都在皇庄里过了,还没来得及去春游呢" 萧院正转身就走,"皇庄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青,想要踏青,看完病例就到地里随便踩" 多放假是不可能的。 这三个月来,不仅她和卢太医忙,太医院里其他人也很忙好不好? 本来春天前后两次换季就是多病季节,太医院里少了两个人,太医署里也少了两个老师,确切的说是少了一个,因为周满已经缺席一年,一直是刘三娘接替她的位置,学生们已经熟悉倒没事。 但卢太医的课程却是太医院里的其他太医接手过去的,又偶尔要来皇庄这边一起种痘。 可以说这三个月大家的工作量都是成倍的增加,大家都很忙的。 满宝惋惜的看着萧院正走远。 卢太医想早点儿回家,因此对周满道:"赶紧的吧,将庄子里的管事都叫来,让他们去统计,我去整理药房,病区那边" "我去吧" 其实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在做收尾工作,但事情太多,一时还没做完,药房那边的药和各种器具要收拢好送回各处,病区那边的东西则是要清洗的清洗,焚烧的焚烧,有些可以容许人带走,有些却要继续留在这里,以备将来使用。 满宝要盯着。 病人身上穿的衣裳鞋袜可以带走,但全部都要清洗一遍,记录在册后暴晒,确认没问题后才可以带走。 因为是厚衣服,为了不给夹带出一些脏东西,每一件衣服他们都要检查过。 而被子则不能带走,清洗过后晒干就收在病房里,可能过不了多久,等下一批病人到来,他们又得用上。 庄子的管事们也知道他们就要解脱,因此不敢在这时候出岔子,拿着本子很详细的记录下每一个病例的去处。 庄子里的两位太医,卢太医脾气大又较真,周太医倒是脾气不错的样子,却很细致,要求比卢太医还多,只是更换病人的时候少了一两床被子没清洗过她都能知道,然后她就背着手站在他们身后亲自看着他们洗被子。 清洗东西这种事一直是皇庄里那些个出过痘的粗使婆子干的,他们都多少年没干过这种粗活了。 加上他们背后有萧院正做靠山,上一次,因为采买的事,不仅皇庄,连宫里都犹如地动一般换了一批人,他们哪敢糊弄这几位太医? 所以他们做事也很细致。 满宝在庄子里巡视,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跑回去找西饼和九兰,告诉她们,"我们今天就可以回家了,赶紧将东西收拾收拾" 九兰:"不是说,不准我们带衣裳出去吗?要烧掉的" 满宝道:"我们不带出去,也不烧,洗干净晾好就放在柜子里锁好,我们之后还回来呢" "但首饰那些都带上,别落下了"满宝也不满意太医院制定的这条规矩,嘟囔道:"他们都可以带着衣服走,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当然是因为他们衣服少了,而且,病人贴身的衣服也是不能带走的,一会儿清点过后要全部焚烧。 因为是贴身的,上面有些沾染上的痘浆是洗不掉的,而且萧院正总怕便是洗过天花也会残留在上,让以后接触到的人生病,所以严令所有天花病人穿过的里衣都不许带出去,只能带走外衣和棉衣。 不仅里衣,还有他们用的布巾,布条等东西也都不许带出去,全部都要焚烧干净。 于是满宝中午去做监工,一个一个试验者排队拿着自己的东西过来,两套里衣里裤,还有布巾,因为领用东西时都记录在册的,所以交上来时只要对照账册就可以。 满宝站在管事的身后,病人们按照病号一个一个上前,报了名字和病号以后就将怀里的东西交出来,一个仆妇就检查,喊道:"里衣两件,里裤两条,布巾一条——" 仆妇正要将清点过的东西丢进火堆里,管事突然道:"等一下,你四月初二的时候领过一条新的布巾,东西呢? 满宝就看过去。 二十来岁的青年一下在众人的目光下涨红了脸,不过却强制镇定的道:"我,我搞丢了" 管事就道:"找出来" "都丢了还怎么找? 管事就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道:"若是找不到,那你就留在病区呢,不能发回原处,也不准离开这一片区域" 小伙子一愣,"我在这儿干什么? 管事指着被圈下来的这一片土地道:"种地,要做的事可太多了,你还怕没事做? 青年张大了嘴巴。 管事就扬声和众人道:"凡是东西交不齐的,一律不准离开,你们以为这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7:25:1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