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奥林匹克原版视频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疼痛奥林匹克原版视频

疼痛奥林匹克原版视频

作者:袁笑河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3:10:57

最新章节:猫耳娘
小说简介:到这个消息,立即收拾了东西也要出宫。 她跟在他们七个人的屁股后面,竟然也混出宫去了,因为他们常在一起进出,看守宫门的禁军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实在是第二天就是休沐了。 满宝边说话边牵着马和白善他们出宫,一走出宫门,她便忍不住要回头看一眼,白善就扯了她一下道:"快走吧" 满宝这才赶忙跳上马,跟着白善白二郎跑了。 殷或依旧坐的马车,三人跑到殷或的车旁还和他打招呼,"你要是在家里无聊就来找我们玩呀" 殷或觉得他这两日可能不太想出门,而是会想在家里躺着休息。 白善三人越过他快马出了皇城,然后往崇远坊去了。 一回到家,发现大吉他们已经在等着了,方氏没想到满宝也跟着回来了,立即高兴的迎出来,"小姑,你快来,家里来信了" 满宝立即丢下马跑上前去,"信呢? 一旁的白大郎默默的道:"在我这儿呢" 大家这才看到站在一旁的白大郎,立即问道:"先生呢? 白大郎:"姜先生得了一个小孙子,一时高兴,就拉着先生喝酒去了,刚让人传了话回来,先生晚上怕是要歇在姜家" 满宝的注意力这才回到信上,忙问道:"我家的信上说什么了? 白大郎就指了一旁的护卫道:"看到没,刚到的,信还热乎着呢,没来得及拆" 于是他把手里的两封信分了一封给满宝,自己拆了自家的。 白善却没有,他家里人都在京城呢。 满宝和白大郎同步拆信,不一会儿就惊叫起来,"天啊,我爹娘要来京城了! 白善和白二郎都吓了一跳,一个跑到满宝身边去看信,一个凑到白大郎的身前看信。 俩人一目十行的扫过,同时白大郎和满宝也紧张的瞪大眼睛再次从头看起,确认过后觉得身心都被震住了。 震惊过后,满宝是欢悦,恨不得跳起来欢呼一声,"我爹娘要来啦!大哥大嫂也要跟着来! 白大郎却忍不住和白二郎对视一眼,兄弟俩都有些心颤颤,不太敢往深处想。 白二郎也很快缓过神来,咽了咽口水后同情的看着他大哥,"大哥,爹的信上说,这次上来主要是为了你的婚事,这一次他们把新娘子也接来了" 白大郎给白二郎分担了一点儿压力,道:"也不全是吧,爹还说了,知道你进了崇文馆,特别高兴,因此也要上京来看你,怕是还要督促你呢" 白善却是和满宝一样高兴,他也挺喜欢老周头的,当然了,他最喜欢周大嫂。 方氏等人也惊了一下,然后立即凑上前去,不过她们认识的字不多,这才想着让白大郎帮忙读一读的。 "小姑,信上可有说他们几时到京城,一共有几个人? 满宝道:"我们家就大哥大嫂带着爹娘出来了,信上说,他们是上京来看我和给六哥娶媳妇的" 满宝美滋滋的道:"爹一定是知道我当官了,所以特意来看我的" 方氏觉得也是,想了一下道:"那得把后头那两个院子都收拾出来才行,这样我们家住一个,白老爷家也能单独住一个" 陆氏道:"草席、被子、柜子这些都得准备起来了" 方氏道:"对了,还得去告诉立君他们一声,这会儿他们还在饭馆里什么都不知道呢" 满身疲倦从济世堂回来的立如听到立即道:"我去告诉五叔和二姐他们,小姑,只有大伯和大伯母来了,我爹娘没来吧? "没有,二哥二嫂和三哥三嫂留家里呢" 周立如就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娘不来也不错。 周立如欢快的跑了出去,找了个家丁驾车就往饭馆去了。 她一走,满宝这才有空研究她爹的信,看着看着发觉不对,"这信是什么时候写的? 白大郎也发现了不对,一起扭头看向送信的护卫。 护卫终于找到空说话了,他弱弱的道:"大少爷,我到商州的时候病了,所以在商州停留了五天,这信送出来时,老爷说他们第二天就出门的" 众人: 单马单骑和车队的速度自然是不一样的,但相差再多,从罗江县到京城马车也就九天,就算老周头他们年纪大了再慢一点儿,那十一二天也该到了。 几人算了一下时间,惊讶的发现,今儿都是第十一天了。 白善道:"那堂伯他们应该也就这一二天到吧?这么一想,全家都开始忙碌起来,刘老夫人和郑氏也听到动静到前面来了。 她见几个孩子或高兴或忧愁的团团转,就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便笑着拦住他们道:"这些事情不用你们管,都连着忙了半月,先休息去吧" 白二郎一听,立即跑了,白善便也拉着满宝走了,白大郎也想走,结果才转了一个身就被刘老夫人叫住,笑道:"我看信上说,这一次成家的人也上京来了,看来两家是已经议定婚期了,他们人住哪儿,客院怎么布置还得你参详" 白大郎红着脸应下。 刘氏一边教他怎么安排一边取笑道:"你年纪也不小,合该成亲了的,羞什么呢? 年龄是到了的,但他回京前计划的是过年时回去成亲的,这突然提前,他心里有点儿紧张。 毕竟是第一次。 刘氏好笑着的看着他,指点他给成家布置客院,顺便还要操心一下隔壁院子的布置。 这一时半会的,方氏和陆氏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布置,刘老夫人就打开了库房,从里面挑了不少东西出来,教她们哪里的窗挂怎样的窗帘,这时节该挂什么帐子 方氏和陆氏没料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讲究,忐忑不已的听着,折腾了半天她们也没能有自己的想法,只刘老夫人让她们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 满宝很关心她爹娘的房间,于是沐浴洗漱,换了一身衣服后就跑来看。正巧周立君也回来了,俩人转了一圈,便接手了。 满宝虽没有特意学过这些,但房屋布置嘛,照着怎么舒服怎么来就对了,于是帐子选的是轻薄,颜色鲜亮的,窗口挂着竹帘子,这样白天可以拉起来,夜里可以放下 周立君则去布置大伯和大伯母的房间去了,她在乔迁过来时,曾和刘氏郑氏学习过这些,虽然只是粗通,但也足够用了。 方氏和陆氏跟在她们身后做帮手,立学和立如几个也都撸了袖子擦洗,加上有下人帮忙,在天黑前总算把房间大致收拾出来了。 方氏松了一口气道:"虽然现在天气热,但还是备着一床薄被放着吧,免得晚上受凉" 陆氏点头,"今天晚了,明儿再准备吧" 但谁也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老周头他们就进城来了。 白家的下人没在城门口看到接他们的人,白老爷便干脆直接带着大家往崇远坊去了。 白老爷只在年轻时候来过京城,只隐约记得崇远坊在京城的东北方向。 反正肯定是在内城的,所以先往内城走是不会有错的。 白老爷一路问着到了崇远坊,然后就让下人往前去打听。 老周头自从进了京城后眼睛就很少在眨动了,他趴在窗口那里往外看,一路从繁华的外城坊市到宽敞人多的内城,再转到道路宽阔,有些肃静的崇远坊来,半响都没回过神来。 坐在老周头边上的周大郎也看得目不转睛,半响后道:"爹,京城人可真多呀" 老周头点头,"东西也多,才一路走过来,好些东西都没见过呢" 父子两个慨叹不已,老周头带着三分自豪道:"我们家满宝越发厉害了,都当了五品官了呢,不仅是我们村,也是我们镇,甚至是我们县的头一份呢" 周大郎就左右看了看后小声道:"爹,这话您都说了百八十遍了,娘说了,这京城和我们村不一样,不让您在外头说这些话" "我这是在外头说的吗?我明明是跟你说的"要让老周头不说话,那是浑身不舒服,但他又胆小,惧怕外面的人,哪怕是对着白老爷,他最多也是点一下,他家闺女现在当官了,他家未来女婿现在还陪太子读书呢。 当然了,白老爷也有一个儿子在陪太子读书,所以老周头总能和白老爷找到共同话题。 但白老爷在吹嘘的同时还是忍不住会担心,他不像老周头。 老周头是单纯的高兴,以为太子就是未来的皇帝,根本不知道,太子也有可能做不成皇帝。 到时候牵连的人可就多了。 所以白老爷是一边高兴一边忧心,老周一家四口却是一路高兴的上京来的。 老周头正目光炯炯的盯着车外的那高墙看,白家派出去的下人跑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串的人。 "娘——" 满宝隔着老远就叫了,车里的老周头听到满宝的声音,立即探出脑袋往前看,正好看到远远跑来的满宝等人,他立即高兴的应了一声,"哎,满宝,爹在这儿呢! 钱氏落后了一步,但也趴在窗口那里笑着应了一声。 跑到车前的满宝看到她爹也高兴的挥手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冲着后面她娘坐的马车就去了。 老周头: 不过后面立学几个也立即跑了过来,纷纷叫道:"爷爷,您一路上累了吧? "爷爷,您看,这就是我们的家" 马车到了侧门,老周头被扶下来时一脸的惊讶,他仰着脑袋去看这高高的围墙,再侧头去看那沿着巷道往下看不到尽头的围墙,手指有点儿抖,"这,这一路下去" "都是我们家的,"立学扶着爷爷的胳膊,笑眯眯的道:"爷爷,里头还更大呢,走,我们带您进去看" 老周头就被他们扶着进门,刘氏和郑氏带着一群人等在门内,一见到老周头便笑着打了声招呼,"亲家一路劳顿了" 满宝也扶着钱氏的手进门了,刘氏目光和钱氏对上,俩人都是一笑,然后手就搭在了一起,小钱氏则和郑氏打了招呼后走在一块儿。 一群人堵在门口,钱氏问满宝,"我听你二哥念信,说你们这宅子很大,还有很多空余的院子? 满宝点头。 "白老爷的亲家也来了,这次是打着结亲的主意来的,你是主人家,快去把新娘子请进来,别让他们不好意思" 一旁的白善给老周头和钱氏行过礼后道:"我和你一块儿去" 成长史当然不会亲自来的,他还得办公呢,所以来给成二小姐送嫁的是成大郎和成大嫂,以及他们的母亲成太太。 白善和满宝迎出去,和白老爷白大郎等人一起将他们送到了客院,安排好后才离开。到这个消息,立即收拾了东西也要出宫。 她跟在他们七个人的屁股后面,竟然也混出宫去了,因为他们常在一起进出,看守宫门的禁军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实在是第二天就是休沐了。 满宝边说话边牵着马和白善他们出宫,一走出宫门,她便忍不住要回头看一眼,白善就扯了她一下道:"快走吧" 满宝这才赶忙跳上马,跟着白善白二郎跑了。 殷或依旧坐的马车,三人跑到殷或的车旁还和他打招呼,"你要是在家里无聊就来找我们玩呀" 殷或觉得他这两日可能不太想出门,而是会想在家里躺着休息。 白善三人越过他快马出了皇城,然后往崇远坊去了。 一回到家,发现大吉他们已经在等着了,方氏没想到满宝也跟着回来了,立即高兴的迎出来,"小姑,你快来,家里来信了" 满宝立即丢下马跑上前去,"信呢? 一旁的白大郎默默的道:"在我这儿呢" 大家这才看到站在一旁的白大郎,立即问道:"先生呢? 白大郎:"姜先生得了一个小孙子,一时高兴,就拉着先生喝酒去了,刚让人传了话回来,先生晚上怕是要歇在姜家" 满宝的注意力这才回到信上,忙问道:"我家的信上说什么了? 白大郎就指了一旁的护卫道:"看到没,刚到的,信还热乎着呢,没来得及拆" 于是他把手里的两封信分了一封给满宝,自己拆了自家的。 白善却没有,他家里人都在京城呢。 满宝和白大郎同步拆信,不一会儿就惊叫起来,"天啊,我爹娘要来京城了! 白善和白二郎都吓了一跳,一个跑到满宝身边去看信,一个凑到白大郎的身前看信。 俩人一目十行的扫过,同时白大郎和满宝也紧张的瞪大眼睛再次从头看起,确认过后觉得身心都被震住了。 震惊过后,满宝是欢悦,恨不得跳起来欢呼一声,"我爹娘要来啦!大哥大嫂也要跟着来! 白大郎却忍不住和白二郎对视一眼,兄弟俩都有些心颤颤,不太敢往深处想。 白二郎也很快缓过神来,咽了咽口水后同情的看着他大哥,"大哥,爹的信上说,这次上来主要是为了你的婚事,这一次他们把新娘子也接来了" 白大郎给白二郎分担了一点儿压力,道:"也不全是吧,爹还说了,知道你进了崇文馆,特别高兴,因此也要上京来看你,怕是还要督促你呢" 白善却是和满宝一样高兴,他也挺喜欢老周头的,当然了,他最喜欢周大嫂。 方氏等人也惊了一下,然后立即凑上前去,不过她们认识的字不多,这才想着让白大郎帮忙读一读的。 "小姑,信上可有说他们几时到京城,一共有几个人? 满宝道:"我们家就大哥大嫂带着爹娘出来了,信上说,他们是上京来看我和给六哥娶媳妇的" 满宝美滋滋的道:"爹一定是知道我当官了,所以特意来看我的" 方氏觉得也是,想了一下道:"那得把后头那两个院子都收拾出来才行,这样我们家住一个,白老爷家也能单独住一个" 陆氏道:"草席、被子、柜子这些都得准备起来了" 方氏道:"对了,还得去告诉立君他们一声,这会儿他们还在饭馆里什么都不知道呢" 满身疲倦从济世堂回来的立如听到立即道:"我去告诉五叔和二姐他们,小姑,只有大伯和大伯母来了,我爹娘没来吧? "没有,二哥二嫂和三哥三嫂留家里呢" 周立如就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娘不来也不错。 周立如欢快的跑了出去,找了个家丁驾车就往饭馆去了。 她一走,满宝这才有空研究她爹的信,看着看着发觉不对,"这信是什么时候写的? 白大郎也发现了不对,一起扭头看向送信的护卫。 护卫终于找到空说话了,他弱弱的道:"大少爷,我到商州的时候病了,所以在商州停留了五天,这信送出来时,老爷说他们第二天就出门的" 众人: 单马单骑和车队的速度自然是不一样的,但相差再多,从罗江县到京城马车也就九天,就算老周头他们年纪大了再慢一点儿,那十一二天也该到了。 几人算了一下时间,惊讶的发现,今儿都是第十一天了。 白善道:"那堂伯他们应该也就这一二天到吧?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3:10: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