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播放器下载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猫咪app播放器下载

猫咪app播放器下载

作者:赵冲和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7:45:34

最新章节:昆仑中的天尊殿
小说简介: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连忙劝架,"韩五娘子,李郎君也是在关心你,李郎君,这其实不怪韩五娘子的,她这是病,忍不住饿的" 房间里的几人一听,齐齐的看向满宝,"吃多也是病? 满宝道:"对呀,这不是正常的吗?吃得少你们会觉得是胃口不好,是病,自然,这吃得多自然也是病了" 韩五娘子愣愣的问道:"什么病? 满宝:"这是消渴症" 韩五娘子就看向一旁的韩嬷嬷。 韩嬷嬷眯着老眼昏花的眼睛想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周小大夫,我们五娘子以前并没有这样的病,我听说消渴症会多饮、多食、多尿而身体消瘦,以前我们五娘子可没有这样,饮食很得当" 李嬷嬷也从外面钻了进来,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三太太多食是在有孕之后,但怀孕本来就会嗜食,这不是常态吗? 韩五娘子怀孕后就一直是李嬷嬷照顾着,所以她对韩五娘子的变化最清楚。 满宝道:"当然不是常态,别的孕妇多食,自己也会胖的,但你看你家太太,除了肚子,她的脸和手脚都没变化吧?只是正巧在孕中,所以你们没发现这个病而已" 屏风外的老谭太医和刘太医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去回忆起韩五娘子的脉案,的确,她的多食增长是有些奇怪了。 李家也不是什么都没做的。 在发现韩五娘子不听劝,总是多食以后,她婆婆就开始让厨房控制她入口的补品,从怀孕五月后,贵族怀孕常会吃的几种补品她都吃得很少。 当时和李嬷嬷问询时他们没太注意这个,但现在看,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要不是控制了一下,恐怕 满宝安抚下病人,在保证这个病不会危害到孩子的生命安全后,她将她身上的针给拔了,这才出门去。 满宝和老谭太医和刘太医道:"明天剖吧" 毕竟是第一次在孕妇完好的情况下开腹取子,老谭太医和刘太医还有些紧张,俩人对视一眼后问,"是不是太快了? 老谭太医道:"我看她的脉象,努力一下或许还能保住孩子" 满宝道:"我刚才看过了,虽然少,但还在见红,要是不剖,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她都要在床上躺着养胎,怕是连动一下都不能,这也是很危险的" 刘太医没说话,老谭太医叹息一声问道:"孩子长熟了吗? 满宝顿了一下后道:"我刚才听过,胎心比之前看的偏快,但还在正常的范围内,可我还是担心" 刘太医算了一下时间道:"还有八天才满九个月,时间短了,孩子取出来存活率也不会太高" 老谭太医却道:"当务之急是保住韩五娘子,孩子,取出来的是活的就好,到时自然有处理的办法" 他道:"总要有所取舍" 显然,他更倾向于听韩尚书的要求。 这个时代,就算是自然分娩的孩子存活率也不高,便是老谭太医和刘太医家也有夭折的孩子。 在孩子八岁之前都有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夭折,老谭太医也不提倡为了一个孩子而放弃韩五娘子的生命。 除非她存活的可能性比孩子的还低。 所以他扭头问满宝,"周小大夫有多大的把握? "母体吗?满宝道:"此时开腹的可能性的确要比较大,再拖下去不仅对母体,对孩子的也不好" 满宝想了想,还是暗暗戳了戳科科,"扫描一下她吧,看看孩子怎么样" 科科便毫不客气的扣了一笔积分,然后将数据反馈回到系统里的拟人模特上,让满宝可以直观的看到。 满宝坐在椅子上闭目,意识沉进系统里观看,她让科科操作拟人模特,让她呈现5d状态,她可以很直观的看到腹中的孩子状态 满宝睁开了眼睛,老谭太医和刘太医只当她是在闭目养神。 满宝道:"还是明天剖吧,拖下去对孩子不好" 老谭太医和刘太医讨论了一下,便一起点头,然后便出去外面找韩尚书商量。 白善正和韩尚书他们坐在一起喝茶,见满宝他们三人一起进来,便起身和老谭太医和刘太医行礼,退到一边听他们说话。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连忙劝架,"韩五娘子,李郎君也是在关心你,李郎君,这其实不怪韩五娘子的,她这是病,忍不住饿的" 房间里的几人一听,齐齐的看向满宝,"吃多也是病? 满宝道:"对呀,这不是正常的吗?吃得少你们会觉得是胃口不好,是病,自然,这吃得多自然也是病了" 韩五娘子愣愣的问道:"什么病? 满宝:"这是消渴症" 韩五娘子就看向一旁的韩嬷嬷。 韩嬷嬷眯着老眼昏花的眼睛想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周小大夫,我们五娘子以前并没有这样的病,我听说消渴症会多饮、多食、多尿而身体消瘦,以前我们五娘子可没有这样,饮食很得当" 李嬷嬷也从外面钻了进来,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三太太多食是在有孕之后,但怀孕本来就会嗜食,这不是常态吗? 韩五娘子怀孕后就一直是李嬷嬷照顾着,所以她对韩五娘子的变化最清楚。 满宝道:"当然不是常态,别的孕妇多食,自己也会胖的,但你看你家太太,除了肚子,她的脸和手脚都没变化吧?只是正巧在孕中,所以你们没发现这个病而已" 屏风外的老谭太医和刘太医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去回忆起韩五娘子的脉案,的确,她的多食增长是有些奇怪了。 李家也不是什么都没做的。 在发现韩五娘子不听劝,总是多食以后,她婆婆就开始让厨房控制她入口的补品,从怀孕五月后,贵族怀孕常会吃的几种补品她都吃得很少。 当时和李嬷嬷问询时他们没太注意这个,但现在看,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要不是控制了一下,恐怕 满宝安抚下病人,在保证这个病不会危害到孩子的生命安全后,她将她身上的针给拔了,这才出门去。 满宝和老谭太医和刘太医道:"明天剖吧" 毕竟是第一次在孕妇完好的情况下开腹取子,老谭太医和刘太医还有些紧张,俩人对视一眼后问,"是不是太快了? 老谭太医道:"我看她的脉象,努力一下或许还能保住孩子" 满宝道:"我刚才看过了,虽然少,但还在见红,要是不剖,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她都要在床上躺着养胎,怕是连动一下都不能,这也是很危险的" 刘太医没说话,老谭太医叹息一声问道:"孩子长熟了吗? 满宝顿了一下后道:"我刚才听过,胎心比之前看的偏快,但还在正常的范围内,可我还是担心" 刘太医算了一下时间道:"还有八天才满九个月,时间短了,孩子取出来存活率也不会太高" 老谭太医却道:"当务之急是保住韩五娘子,孩子,取出来的是活的就好,到时自然有处理的办法" 他道:"总要有所取舍" 显然,他更倾向于听韩尚书的要求。 这个时代,就算是自然分娩的孩子存活率也不高,便是老谭太医和刘太医家也有夭折的孩子。 在孩子八岁之前都有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夭折,老谭太医也不提倡为了一个孩子而放弃韩五娘子的生命。 除非她存活的可能性比孩子的还低。 所以他扭头问满宝,"周小大夫有多大的把握? "母体吗?满宝道:"此时开腹的可能性的确要比较大,再拖下去不仅对母体,对孩子的也不好" 满宝想了想,还是暗暗戳了戳科科,"扫描一下她吧,看看孩子怎么样" 科科便毫不客气的扣了一笔积分,然后将数据反馈回到系统里的拟人模特上,让满宝可以直观的看到。 满宝坐在椅子上闭目,意识沉进系统里观看,她让科科操作拟人模特,让她呈现5d状态,她可以很直观的看到腹中的孩子状态 满宝睁开了眼睛,老谭太医和刘太医只当她是在闭目养神。 满宝道:"还是明天剖吧,拖下去对孩子不好" 老谭太医和刘太医讨论了一下,便一起点头,然后便出去外面找韩尚书商量。 白善正和韩尚书他们坐在一起喝茶,见满宝他们三人一起进来,便起身和老谭太医和刘太医行礼,退到一边听他们说话。满宝放下刀,轻轻地将手探进去,小心的将孩子的脚拿出来,然后提着脚把孩子往外提了提,另一只手熟练的从下滑进去扶住孩子的脖子和脑袋,不一会儿便把他取了出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会这么快,刘医女和萧医女一时呆住,满宝看了她们一眼后道:"愣着干什么,快剪脐带呀" 她们还没动作,一旁手脚发软的稳婆和李嬷嬷最先反应过来,立即拿了剪刀上前,手脚麻利的将脐带剪了。 李嬷嬷则是拿了一块轻软的棉布过来包住孩子,俩人立即把孩子抱下去清洗,把他口鼻上的秽物除掉,然后抱着孩子有些无措起来。 这会儿她们应该拍一下孩子,然后高声报喜,可一转头见周小大夫还围着五娘子在忙活,她们就没敢叫。 但孩子显然是感受到了环境的改变,忍不住动了一下,然后发出轻微的哭声。 屏风外的李三郎听见孩子的哭声都惊呆了,他僵硬着扭头看向刘太医和老谭太医,不太确定的问道:"你们听到孩子的哭声了吗? 韩大娘子总算是把目光从木榻上移开,看向稳婆和李嬷嬷,"是男孩还是女孩? 稳婆这才找回自己的情绪,高兴的道:"恭喜大娘子,是个男孩儿" 然后和李嬷嬷对视一眼,立即兑了温水清洗了一下孩子,抱在襁褓里带出去给李三郎看。 李三郎惊呆了,"这,这么快?这才多少会儿,五娘子呢,她怎么样了? "这"李嬷嬷为难道:"三爷,我们也看不懂呀,不过看周小大夫的神情,似乎没事? 韩大娘子也把视线重新移回到木榻上,满宝把孩子取出来以后,立即清理胎盘,刘医女和萧医女也是未成婚的姑娘,俩人脸色发白的看着,手有些发抖的帮忙止血、清理血迹 萧医女脸色越来越白,最后实在没忍住,后退一步,放下东西便跑出去,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她呕吐的声音。 满宝便抬头看了一眼刘医女,见她虽然也脸色苍白,但还能顶得住,便继续低头去处理手上的事。 将胎盘清理掉,确认没其他问题后,满宝便点了点头道:"去拿针线来" 刘医女立即转身去取缝合的针线,她用的羊肠线极细,至少刘医女没见过这么细的线,她交给满宝。 满宝一边穿线,一边问道:"老谭太医? 老谭太医道:"无事,脉象还算好" 满宝便点了点头,得先缝合子宫,她停下手观察了一下,确定子宫没有活动性出血,这才开始动手缝合。 刘医女在一旁拿纱布给她止住腹腔的出血,俩人慢慢配合得顺畅起来,萧医女很快换了新衣服进来。 满宝对她道:"你去看着孩子" 萧医女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不用上前就好,她转身去看孩子的情况。 孩子在刘太医的手中,他已经把孩子检查了一遍,确认他因为早产有些体弱外就没别的太大毛病了,此时正看着稳婆和李嬷嬷用襁褓把人包得严严实实的。 屏风外的李三郎急得团团转,怎么孩子取出来这么长时间了,里面还没好? 而等在屋外的韩尚书更急,他也知道孩子取出来了,隔着门他都听到孩子的哭声了,可里面的人还是没动静。 只有韩大娘子还稳得住,因为她看得清楚,周满正在拿针线缝合 她觉得很奇怪,原来肚子也能跟衣服一样缝起来吗?更别说里面的东西了 她忍不住稍稍上前了两步,可还是看得不是很清楚,只看到她好像在缝合一层膜一样的东西。 满宝动了动脖子,让酸涩的脖子稍微舒服了点儿便继续低头干活儿。 大概过了两刻钟,她这才将子宫的肌层和浆膜层给缝合,她这才去缝合腹腔。 她很仔细的将肌肉、筋膜等分开缝合,又过了近两刻钟,她这才把腹部给缝合好了。 韩大娘子站得脚都累了。 刘医女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取了药来和满宝一起给她上药包扎好,这才开始清理病人身上的血迹。 李嬷嬷手脚发软的上前,帮忙将衣服给韩五娘子穿好,盖上了被子后见她还是没醒,便忍不住伸出手去探她的鼻息。 满宝一脸无言的看着她,见她试过鼻息后大松一口气,就忍不住问,"怎么样,是活的吗? 李嬷嬷这才回过神来,一脸尴尬的冲满宝笑。 满宝笑了笑,并不太在意,她解开了她手上的丝线,亲自伸手摸了摸她的脉后道:"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7:45: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