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肉体舞会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参加肉体舞会

参加肉体舞会

作者:尉迟夕佑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0:14:05

最新章节:七煞宗彦庆
小说简介:不错,官员们是可以通过户部和他们这些职田的佃农提要求的,比如有的官员喜欢吃白米饭,不喜欢吃麦子,所以会特别要求多种水稻,少种麦子。 但关中就是种麦子最好呀,反正地不是他们种,他们也不指着这职田过活儿,各种要求都有,所以大家才那么讨厌被人指挥着种地的。 知道这一千亩地都是他们种的,满宝就放心了,立即笑道:"那正好,倒方便管了,你们各家要租种多少,上前来说吧" 一里百家,十几年前,莆村被搬过来时就直接照着一里来搬的,这十几年来,甭管家里的老人有没有去世的,反正一个分家的也没有。 日子已经够艰难了,为什么还要分家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哪怕是吵吵闹闹,为了少一户的劳役,他们也死都不分家,所以现在莆村还是整齐的一百户。 满宝想,一百户,一家就是租十亩就分完了,到时候再劝说一些家里人比较多的再多租种一点儿,先生的那一百亩也有了着落,多好。 然后她摊开纸,一边磨墨一边抬头问排在第一位的男子,"你家打算租多少地? 男子迟疑了一下后问,"大人肯定要给我们供新麦种吗? 满宝点头。 男子便咬了咬牙道:"那我租二十亩" 满宝便一愣,看了眼他后面的人,一脸纠结道:"是不是太多了,后头还有这么多人呢" 男子便道:"我家里人多,今年职田都分派给我家十五亩呢,我们还另外租种了方老爷家十亩的地,都忙得过来的" 满宝微微挑眉,看了眼他们背后那一片绿草丛生的田地,暗道:难怪职田荒废成这样。 满宝想了想后问道:"那你租了我的地还租方老爷家的地吗? 男子略有些尴尬的笑道:"既是大人家的佃农了,自是不会再去租别家的地了,大人以后有事尽管吩咐我们就好" 佃农也并不是就需要种地而已,有时候东家有需要,他们也得免费的给东家干活的,这也是世家豪门都更喜欢用佃农的原因。 拥有一个佃农,那你就可能有用一户的佃农、长工和短工,特别的划算。 满宝此时还不太了解这点儿,毕竟她现在只用过长工,她哥哥们则是只做过短工,所以对此了解不多。 她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白善和白二郎了。 不过,三人心里都是有很多打算的,所以需要很多的人力,佃农们能全心全力放在职田这边三人自然很高兴。 于是满宝大手一挥就答应了,然后给他们记上名字。 果然,他是佃租最多的人,后面的人就租不了这么多了,或是十二亩,或是七八亩不等。 满宝和白善白二郎让人分成了三队,一人记录一队,等记录完以后便开始计算。 因为这是他们的意愿而已,能不能租到这么多还看他们的决定。 三人算了一下发现统共是一千一百八十三亩了,比他们手上有的多出去了八十三亩。 满宝和白善对照了一下各户报上来的劳力,然后挑拣着从一些人家里减去一些亩数。 大多是减去一亩,有的人家则是不减。 算下来总共是一千一百亩后便找了里长道:"就按照这样的亩数佃租吧" 里长看了一眼多出来的一百亩有些惊讶,"这是" "这是我先生的职田,里长应该也熟,就在合村边上,和我的职田连在一起的,那一片之前应该也是你们村的人佃租的吧? 里长不好意思的笑,"还真是,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人" 满宝将最后的名单给他,道:"将佃租单子填好,我们过两日就过来盖章然后将地分好" 里长应下,问道:"那麦种" "已经派人去取了,最多四日就送过来了" 里长就大松一口气,收下名单后要送满宝三人离开。 满宝看了眼正热闹的人群,想到今天是中秋,便从荷包里拿出一块银子来给里长,笑道:"今儿是中秋,我也没什么好送大家的,便由里长代去买些肉来分给他们吧" 这一块银子大概有二两左右,足够买一头猪了。 里长微愣。 满宝直接将银子塞在他手里,一头猪分一百户,也不过是一户那么一小块肉而已,满宝起身和白善等人一起告辞。 里长连忙追出门去,看到他们上马要走,便停了下来,拱手冲他们行了一礼。 刚才满宝那话不算小声,又是坐在院子里说的,因此也有农户听到了,大家都是一惊。 讲真,给朝廷种了十多年的职田,职田的大人换了有七八个了,可没有哪一个有在过节时给他们这些佃农送东西,周满算是第一个。 所以等里长拱手行礼时,听到了的农户们才反应过来,也跟着拱手拜下。 满宝有些惊讶,在马上挥了挥手道:"不必客气" 后面的农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迷茫的跟着乱七八糟的行礼。 满宝已经笑了笑,和白善白二郎等人骑马走了,大吉带着护卫跟上。 今天过来的只有他们六个,其他人进雍州去了。 今天中秋呢,说好了要去雍州看花灯的。 刘老夫人他们一早便收拾了东西提前去了,满宝他们处理完这里的事便也跑去。 这里距离雍州城并不远,骑马半个时辰不到就到了。 官道很宽敞,还是挺好跑的。 几人都是第一次来雍州,等跑到雍州城下已经过了午时。 肚子有些饿了,所以几人只抬头看了一眼雍州城,这是他们见过的第三大的城门口。 陪都看着和益州城差不多嘛。 三人只看了一会儿便下马排队进城,因为是中秋,今日进城的人特别多。 三人个子都不太高,所以跟着人走进去差点被淹没了,刘老夫人派了留在城门口等着的人差点看不到他们。 好在大吉高,且三位小主子一看就不一样,所以几人往城里走一段时还是被看到了,下人立即挥手大喊:"少爷,满小姐,堂少爷,这儿呢"身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更别说房子和娶媳妇生子了。 结果这才几年,别说衣服了,人家有房子,有媳妇,还有了孩子,虽然其中有两个孩子不是自己的,但那也是养子不是? 现在衣食不缺,庄子里养的大片鸡鸭鹅也有他们的一份,不敢保证他们时时有肉吃,却可以保证他们常常有蛋吃,就是比一般的富户也不差了的。 "还有周伯一家,以前满宝家里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但现在不也过得挺好的吗?白善道:"所以问题不是出在种地这件事上,而是出在了人身上" "我在想,这个地要怎么种才好呢? 刘老夫人:她就问了一句话。 白善继续和祖母说心事,"以前祖母都是让我继承父亲遗志,所以我想为父亲伸冤,和父亲一样当官儿,但我现在隐约明白了我将来想做什么" 刘老夫人的心一下就安定了下来,她露出笑容,轻声问道:"你将来想做什么? 白善目中生辉,闪闪发光,他道:"就做这让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的事吧" 刘老夫人满意的点头,难得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轻声道:"你去休息吧" 刘老夫人等他走了以后心绪久久不能定,半响才轻轻的和刘嬷嬷道:"这孩子长大了" 刘嬷嬷笑着应了一声"是"。 躲在窗外偷听的满宝和白善汇合,"原来你要这么说服刘老夫人吗? "这明明是我的心迹" 满宝很疑惑,"可你过年的时候就和我说了,说孔子有三志,‘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你人小志短,就立愿‘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就足够了,可见你的志向是早就定下了的,怎么这会儿才和刘祖母说? 白善就点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你管呢,只管等着陇州那边送麦种好来了" 满宝皱了皱鼻子,哼哼道:"可真是奸诈之人" 不过她也没去刘老夫人那里揭穿他,因为夜深了,俩人便各自去洗漱后睡下,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先去另外两里看过他们剩下的一百多亩地。 其实是差不多连在一起的,只是这一百多亩地正好在了另外两里的范围,所以归另外的里长管,满宝将单子给他们看完,算是确定了职田的范围,这才顺着去了莆村。 莆村的人在思考了一晚上后,都答应了满宝的要求,然后开始心怀忐忑的等着佃租。 满宝自己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装作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从大吉那里接过书箱,直接打开,从里面拿出笔墨纸砚,"既如此,我们今日就来登记,今儿正好是中秋,大家也过个好节,明日就要开始整理田地准备种小麦了" 里长连忙代替大家应是,然后让人从家里搬出桌椅来给他们做。 满宝一边磨墨一边道:"我看过文书,我这一千亩的职田,包括最远的那一百多亩之前都是你们村的人租种的? 里长笑着应了一声"是","这也是衙门的要求,不然分开来,不太好收租子" 所以他才烦恼,他也不想管职田,麻烦不说,交不上定租,他这个里长是要被问责的。 不小心遇到一个不好的官员,要求再奇怪和多些,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了。身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更别说房子和娶媳妇生子了。 结果这才几年,别说衣服了,人家有房子,有媳妇,还有了孩子,虽然其中有两个孩子不是自己的,但那也是养子不是? 现在衣食不缺,庄子里养的大片鸡鸭鹅也有他们的一份,不敢保证他们时时有肉吃,却可以保证他们常常有蛋吃,就是比一般的富户也不差了的。 "还有周伯一家,以前满宝家里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但现在不也过得挺好的吗?白善道:"所以问题不是出在种地这件事上,而是出在了人身上" "我在想,这个地要怎么种才好呢? 刘老夫人:她就问了一句话。 白善继续和祖母说心事,"以前祖母都是让我继承父亲遗志,所以我想为父亲伸冤,和父亲一样当官儿,但我现在隐约明白了我将来想做什么" 刘老夫人的心一下就安定了下来,她露出笑容,轻声问道:"你将来想做什么? 白善目中生辉,闪闪发光,他道:"就做这让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的事吧" 刘老夫人满意的点头,难得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轻声道:"你去休息吧" 刘老夫人等他走了以后心绪久久不能定,半响才轻轻的和刘嬷嬷道:"这孩子长大了" 刘嬷嬷笑着应了一声"是"。 躲在窗外偷听的满宝和白善汇合,"原来你要这么说服刘老夫人吗? "这明明是我的心迹" 满宝很疑惑,"可你过年的时候就和我说了,说孔子有三志,‘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你人小志短,就立愿‘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就足够了,可见你的志向是早就定下了的,怎么这会儿才和刘祖母说? 白善就点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你管呢,只管等着陇州那边送麦种好来了" 满宝皱了皱鼻子,哼哼道:"可真是奸诈之人" 不过她也没去刘老夫人那里揭穿他,因为夜深了,俩人便各自去洗漱后睡下,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先去另外两里看过他们剩下的一百多亩地。 其实是差不多连在一起的,只是这一百多亩地正好在了另外两里的范围,所以归另外的里长管,满宝将单子给他们看完,算是确定了职田的范围,这才顺着去了莆村。 莆村的人在思考了一晚上后,都答应了满宝的要求,然后开始心怀忐忑的等着佃租。 满宝自己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装作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从大吉那里接过书箱,直接打开,从里面拿出笔墨纸砚,"既如此,我们今日就来登记,今儿正好是中秋,大家也过个好节,明日就要开始整理田地准备种小麦了" 里长连忙代替大家应是,然后让人从家里搬出桌椅来给他们做。 满宝一边磨墨一边道:"我看过文书,我这一千亩的职田,包括最远的那一百多亩之前都是你们村的人租种的? 里长笑着应了一声"是","这也是衙门的要求,不然分开来,不太好收租子" 所以他才烦恼,他也不想管职田,麻烦不说,交不上定租,他这个里长是要被问责的。 不小心遇到一个不好的官员,要求再奇怪和多些,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0:1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