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appios怎么下载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粉色appios怎么下载

粉色appios怎么下载

作者:胡一翔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4:28:02

小说简介:满宝和白二郎一起扭头看他,他脸色淡淡的道:"不说城外大片的田地,城里也是有田地的,比如护国寺后面就有好几块田地,还有玄都观周围也会有野菜" "不过城里人多,便是大家不缺菜吃,那些野菜怕是也轮不到我们来挖,所以出城去吧"这就跟周满家一样,他们家人多,但种的菜也不少。 以前吃野菜有可能是因为春天缺菜吃,但后来他们家种菜卖,又在县城里开铺子后根本就不缺菜了。 他们家是全村种菜种得最多的人家,可每年春天野菜最好吃的时候,周满还是会和她侄子侄女们拎着篮子就挖野菜。 他想,京城中肯定也有不少人和他们家人一样的,所以白善道:"我们收拾一下,带些容易吃的干粮便出城去吧" 这是不可能的,别说小钱氏,就是刘老夫人也不可能让他们带干粮出门呀。 十天有八天是住在宫里的,好容易能回来住两天,家里人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给他们吃。 就算是素来对他们要求严格的刘老夫人也一样。 所以他们一说要出城找野菜,刘老夫人就让容姨给他们做菜,"放在食盒里,多带上几个下人,午时饿了便热了吃" 正想自己出城去找野菜的小钱氏看他们带上的饭菜和下人,默默的闭上了嘴巴,转身回去和婆婆道:"哪儿是去找野菜来吃的,简直跟前两天立学他们学里出门踏青一个样儿,这是玩儿去了" 钱氏就笑道:"他们想去就让他们去吧,你也给他们准备两个菜带上" 小钱氏苦恼道:"我本来想着干脆自己出城去找一找就是了,他们要是去,那我就烙几个肉饼给他们带着,可" "那就烙肉饼,"她笑道:"白家那边准备的饭菜虽好,但他们未必就有多爱吃,就照你的想法给他们烙几个饼吧" 小钱氏得了钱氏的鼓励,这才转身进厨房,她取了一块精瘦精瘦的肉来,又割了一小块白花花的肥肉 精瘦的肉是老五特地从饭馆里带回来的,现在饭馆用的肉都要好,所以不好用太多瘦肉,想着反正家里人多,隔三差五的也要买肉。 干脆从饭馆里把不太好吃的精瘦肉带回来,家里也省得再花钱买肉了。 以大嫂的手艺,那就是猪头肉都能做得很好吃,更别说精瘦肉了。 小钱氏将肉切成薄片又切成丁,然后就快速的剁起来。 将两种肉混在一起剁,那块肥肉不多,等和精瘦肉剁好时,就只看得到红红的案上点缀着一粒粒不是特别分明的白肉。 她将剁好的肉沫放到盆中,因为肉沫都剁得黏连在一起了,她还费了一点儿劲儿才把它搅开。 小钱氏这才伸手去摸正在醒的面 她在厨房里忙碌时,满宝他们才接待了赶来吃野菜的殷或和刘焕。 白善惋惜的告诉俩人,"家里没野菜,你们吃不着了,不过我们决定出城现挖去,你们去不去? 本还有些惋惜的殷或和刘焕立即精神一振,问道:"现在就走吗,我们要准备什么? 白善手一挥道:"不用,我家里都在准备呢" 满宝:"我们再提上两个篮子? 白二郎道:"多提几个吧,到时候大家分开走还能多找些" 殷或兴致勃来,问道:"野菜长什么样? 刘焕迟疑道:"应该和菜差不多吧? 白善三人这才想起来,这两位似乎不认识野菜,不,他们恐怕连正在长着的菜都不认识吧? 白善带他们去花园里,指着角落里的菜垄问道:"认识吗? 俩人看到这一排排的,中间连根草都没有,便猜出这是菜了,俩人蹲着仔细的看了看后点头表示他们已经认识菜了。 老周头从花园里晃过,忍不住和扛着锄头往回走的周大郎道:"连个青菜都不认识,难道他们骑马从田边走过都不低头看一看? 周大郎道:"爹,他们住在城里,不骑马,都是坐马车的" 而刘焕正巧和白善他们说,"早知道我今儿骑我的马来好了,这会儿春光正好,出去踏青摘野菜骑马最好吧? 白善道:"这有什么难的,让你家的下人现在回去牵来也是可以的,反正离得又不远,我家里还在准备东西呢" 刘焕想了想,还是摇头,"算了,我才回去和祖母请了个安就跑出来,祖母已经是很大意见了,我再让人回去换马,我估计祖母会生气得把我也捉回去" 白善三个已经是决定骑马了。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侍讲们总是占用我们的箭术课和骑射课,这一旬我们就去了一次西内苑" 本来,他们一旬有两节骑射,两节箭术的,结果这一旬,这两科都被各占去一个课,让挺喜欢骑马的白善和白二郎都没能跑尽兴。 倒是满宝发现蹭不上他们的骑射课以后,每逢出宫上课都要自己牵着赤骥跑去太医署,然后宫中的马夫就赶着马车跟在后面跑。 那马夫要不是荣四,那一定不能答应。 满宝此时想起这件事还有些高兴呢,她道:"你们是不是又要考试了? "不可能,才开春呢,我们年前考过了的"白二郎被这一句话吓得一个激灵。 刘焕也连忙道:"没错,年中开始起码要等到六七月吧?这会儿还早呢" 殷或就看向白善,"你也不知道吗? 白善迟疑了一下就道:"先生露了一点儿口风,似乎是孔祭酒想要我们崇文馆的人和国子监的学生一同比一比" 刘焕:"怎么比? 白二郎则同时问道:"我怎么不知道?先生为什么偏心你? 白善就瞥了他一眼道:"先生没偏心我,上次我是陪着你一起去交你被罚抄的书本的,先生当着我俩的面一起说的" 满宝扭头看向他,白二郎一脸的懵,"是,是吗?我,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了? 白善:"你问我?我还以为你懂得谨慎了,知道这种还没完全确定的消息不好往外露,所以才没嚷出来,闹了半天,你是没听先生说话?" 于是一人一边按着长豫坐在了椅子上,满宝看了一下长豫,摇头,"不行,得再打扮打扮,换一身鲜亮点儿的衣裳吧" 长豫的宫女还主动道:"我再给公主重新梳个发髻" 显然,她们也盼着公主和驸马能够琴瑟和鸣。 于是大家一鼓劲儿,长豫就打扮一新被按在了椅子上给明达做样子画像。 满宝还从一堆团扇里找了一把最配她的塞到了她手里,"遮着,半遮半掩最是娇羞好看" 长豫: 可惜,这样的小像需要画很久,满宝离开时,明达也只画好了大概,还得上色,需要不短的时间。 所以她就对坐僵了的长豫道:"画好以后送去给我,今晚要是来不及,明儿一早直接送到宫门口去" 长豫片刻热度而已,这会儿已经有些后悔答应她们画小像了,敷衍的点头道:"知道了" 想起了什么,她连忙道:"你进宫时记得给我带你大嫂做的野菜" 满宝回复道:"你放心,忘了什么事儿也不会忘了这件事的" 因为她也想吃野菜呢,酸酸脆脆,很是爽口的那一种。 满宝不仅自己想吃,还念叨着白善和白二郎也想吃了,就是没吃过的殷或和刘焕都忍不住心动起来,问道:"真这么好吃吗? 白善、白二郎和满宝一起点头。 殷或就道:"那明日出了宫我们去你家做客? 满宝表示没问题。 但第二天,满宝接了宫女送来的小像往篮子里一塞,跑回家时就被告知没有野菜。 小钱氏笑道:"这是在京城,又不是在我们村里,哪儿来的野菜? 满宝问:"集市上没有卖吗? "集市上谁会买野菜呀,"小钱氏笑道:"除了能吃的菌菇,谁会花钱买那苦滋滋的野菜?地里种的菜不是更好吃吗? 满宝道:"可嫂子做的凉拌菜就是要野菜拌着才最够味儿" 吃过的方氏和陆氏也是这么认为的,"年年过春都能吃上一段时间野菜,这段时间吃不上还挺想的" 路过的周立君头也不抬的从旁边飘过,不在意的回了一句,"这还不简单吗,等过几天我们要到庄子上干活儿了,到时候到地里去找,那地里的野菜随便挖" 说完就飘走了。 方氏觉得这主意不错,满宝却道:"不行,你们能去庄子,我们又不能去,这会儿吃不着,再要吃就得等到下旬休沐了" "最要紧的是,我答应了长豫公主要给她带一些的" 答应了公主的事儿可不好反悔,小钱氏忧愁起来,"那怎么办?这一时半会儿的,家里上哪儿找野菜去? 白善道:"我们去挖吧"满宝仰天笑起来,白二郎缩着脖子没说话。 正巧一个下人从后面过来,道:"少爷,满小姐,堂少爷,庄先生让奴才告诉你们,说他也要一起出城去散散心,让你们等一等他,他换了衣裳就来" 等庄先生慢悠悠的从他的院子过来时,下人们也把他们出行的茶具,席子,饭菜,甚至是甜点和水果都准备好了。 光这些东西就装了一车。 当然了,小钱氏也烙了一篮子的饼给他们,篮子底下扑了干荷叶,她烙好一张丢进去一张,想着这么多东西,一人一张饼也差不多了,因为殷或和刘焕来了,秉持着客人多一些的原则,她便多烙了两张丢进去。 这会儿饼正热腾腾的,香气从盖着的篮子里不断的冒出来,殷或也不由把目光落在篮子上。 他尚且如此,更别说从小吃着小钱氏的饼的满宝几个了。 满宝几乎是立刻就接过篮子,"那我们快走吧,谢谢大嫂" 小钱氏笑道:"中午你们要吃的时候要是冷了,那就放在锅里热一热" 那是不可能的,几人才出门,满宝他们就把马一起推给了大吉等护卫们,然后一起坐在了马车上将肉饼给分了。 因为才出锅不久,这饼子还很烫,满宝他们就撕了一角荷叶,用它捏起饼来吃。 殷或一边小口的吃一边道:"这样不好吧,还没到午时呢" 白二郎和他坐一辆车,闻言看向他手里的饼,"你说这话时倒是别咬呀" 殷或小口的吃着,没理他。 不过他也不敢多吃,怕积食,毕竟他早上可是在宫里吃过早饭的。 庄先生也不敢多吃,他年纪大了,越发不能过饱,他细细地吃完以后就拿出手绢来擦了擦手,然后看向周满和白善,叮嘱道:"少吃些,你们早上应该吃了早食吧? 满宝应了一声,但吃完一个后还是把魔爪伸向了篮子,她道:"先生,这会儿离早饭都过去一个时辰了" 白善也点头,也拿了最后一个,然后道:"先生,我们正在长身体呢" 庄先生就瞥了他们一眼,从旁边拿出竹筒来给他们。 竹筒里放着烧开的温水,给他们解渴。 白善笑嘻嘻的接过,谢过先生后就顺手递给满宝。 满宝喝了一口水,又咬了一口饼子,眼睛亮晶晶的,很是高兴。 庄先生看着微微摇了摇头,年轻就是好,尤其是这十来岁的年纪,这世上怕是没什么东西他们吃不下的。 大吉在前面赶车,直接把他们送到了野外。 山脚下零星有一些人家出来踏青,好在地方足够大,哪儿哪儿都能停留。 知道他们是要找野菜,他还特意找了块好地方给他们停留。 一下车,满宝三人就举目看了看,发现地方的确是好地方,脚边不远处就有他们要找的野菜。 满宝上前折了,白善拿出一个篮子来给她,殷或和刘焕颇为好奇的围上来看,"这是野菜? "是啊,其实这会儿还是吃艾的时候,我嫂子做的艾草也好吃" 殷或眨眨眼,问道:"艾草?那不是药吗? 满宝就嘿嘿笑,"也是菜,这世上百草可为药,百草也可做菜,是做药还是做菜,就看怎么做了" 艾草刘焕还是认识的,他顺手从旁边折了一根芽来,放在鼻尖闻了闻,顿时嫌弃的拿远,"这东西会好吃? 满宝干脆就摘了一些放到篮子里,"回去让我大嫂给你做了尝尝" 白二郎也提了篮子上来,直接指着山脚下的那片绿草和田地道:"还是去那里找吧,田野上的野草要更多些" 满宝和白善也是这么认为的,于是和庄先生打过招呼以后就拉着殷或刘焕一起去找。 这两个是真的不认识野菜,连菜都是现认的,更何况野菜呢? 好在这时节会长在田野里的野菜来去也就那几种,满宝三人找了以后一人往他们手里塞了一根,让他们拿着对照去找。 殷或就拿着野菜四处对照,找了半天才勉强找到一株,他摘了以后高兴的看向满宝三人。 就见满宝上前将他脚边不远处的菜也给折了或挖了,还顺便说他,"不要嫌弃人家小就不要,这才嫩呢,你折的那株太老了,不过也能用就是了" 殷或看看她手里才挖起来的,再看自己手里折的,实在看不出两者之间有什么共通之处,除了都长着叶子以外。 殷或以为是自己认错了,来回又看了几下后还是忍不住问,"我这株要不要挖根? "不用,它的根又不能吃,但这种可以" 殷或:闹了半天,它们不是同一种啊。 殷或将手里做样本的野菜摊开,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株差不多一样的,他拿出来问,"这一株为什么不挖根? "因为不好挖呗,"满宝理直气壮的道:"你看这一株正好在田埂下,土特别松,轻轻一挖就出来了,那一株刚才看着土就很紧,所以就不挖了" 殷或:"这么随意的吗? 满宝点头,然后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还有更随意的呢。 觉得不好的叶子,他们当场就折了,觉得太老了,他们就只掐了上面最嫩的部分,完全不顾及野菜的感受留下大半残躯在土里。 五人越走越远,顺着田埂往下走,田野上到处都是野菜,刘焕这会儿已经认出野菜和野草的区别了,一脚踩在一块田上后指着里面青青的一片道:"你们快看,这儿的野草似乎长得格外的好,怎么一株野菜也没有? 满宝三人闻声回头去看,顿时不说话了。 白二郎一脸无语的看着他道:"那不是草,那是麦子! 白善直接道:"身为官宦子弟,脚踩麦田,小心被弹劾" 刘焕一听,吓得从田里蹦了出来,结果田埂上有半个浅窝,他一下没站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四人一看,立时哈哈大笑起来。 刘焕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指着白善道:"你吓唬我! 白善大笑过后道:"我才没有吓你呢,你忘了上次王绩为什么被弹劾了? 刘焕一抖,立即离那块麦田更远了些,但还是忍不住好奇,他蹲在田边看,"这就是麦子啊,看着和野草差不多呀"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4:28:0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