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夜色直播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如何看夜色直播

如何看夜色直播

作者:呼延芷凡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0:57:48

最新章节:秘密基地血案
小说简介:人群一乱,白善一惊,想要上前走到满宝身边,却来不及了,边上的人似乎是在帮着找孩子,本来慢慢挪动的人群一汹涌,不少人冲破侍卫们的隔离冲到了他们之间,一错眼,白善就看不到满宝了,连白二郎都看不到了。 白善只能大声叫道:"满宝,白二,去灯棚里,去济世堂或回我们白家的灯棚,你们听到了吗? 白二郎紧紧地抱住明达,伸手将压过来的人用力的往外推,以免挤到了她,他听到了,但此时没空回应。 明达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人,只有白二给她撑起了一个空间,一抬头都只看得见一个个人,连两边的花灯都看不到了。 她心中剧跳,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手上的手串,摸到它依旧在,她悄悄的深呼吸一下,发现呼吸顺畅,且也没有异味,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伸手抓住白二,正想问侍卫内,就瞥见一个侍卫想要艰难的拨开人过来,但侧边又挤过来一个人,她瞬间看不到侍卫了。 也抬着头四处找侍卫的白二发现之前还守在他们边上的侍卫被冲散了,感受到四面走动的人都在不断的撞击他,而且到处是尖叫声 从他背后走过去的人也不知道身上背了什么东西,刮在他后背上火辣辣的疼,他不能回头看,甚至都不能用手摸一摸。 两只手紧紧的抱着明达,怀抱尽量打开给她留空间,他等了一下发现还是没有侍卫挤过来,干脆护着明达顺着人群走动的方向上前,咬牙道:"我们往前去,一会儿尽量往右边去,那里贴边,容易脱身" 明达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事,脸色微白的点头。 人群中的惊叫声、吼声和哭声越来越响,白善察觉到有人的手在他腰间一摸,将他身上的玉佩和钱袋子全拽走了。 他一时气得眼睛都红了,却还是抱着明达不放,察觉到有人越发过分,甚至还摸向了明达公主的手和腰间,他便收回一手一把抓住那只手,头也歪,拇指顺着手往下一滑便狠狠地一按,就听侧后方一人惨叫。 白二郎冷哼一声,丢掉他的手,整个身子顺着那道声音的来处狠狠地撞去,人群惊叫一声,本来拥挤得连抬头都困难的人群中愣是腾出了半个圈,白二郎见状,顾不得讨回他的钱袋和玉佩,抱着明达便往前快走两边,从一个间隙里用力的挤了出去 明达头发都有些散乱了,身后的人力气大得她差点撞在一个桌子上。 边上摆摊的摊主看到人群突然拥堵起来,也害怕的往后挪了挪桌子,可就是这样,他这里也还是挤满了人,根本做不了生意了。 白二郎拥着明达绕到摊主后面,就着灯笼的光问她,"有没有受伤? 明达一手紧紧地抓着手腕上的手串,刚才手串差点儿被人撸起,她有点儿害怕,只是听见白二郎问,她便摇了摇头,担忧的看着前面拥挤的人群,"满宝和长豫姐姐,还有我身边的人都还在里面呢" 白二郎也着急,不过却安抚她道:"没事儿,长豫公主只要跟紧满宝就不会有事儿,她身上带着针呢" 又道:"你身边的人也不怕,只要没有人摔倒,一会儿有人走出去就宽松了" 而此时,白善正奋力的往外走,他在人群一开始拥堵时也不是很担心,还想顺着人群往前走去找一找,毕竟刚才他们都是往前的。 但很快,那道哭嚎的声音越来越大,然后是各种人叫着"二妞"的声音,伴随着是大家的惊叫声,他一手攀着大吉,一手紧紧的拽住白大郎踮起脚尖看了一眼,就见左前方人群混乱,而前面还不断的有人在往那个地方挤。 他直觉要不好,干脆不往前去了,而是拽着大吉和白大郎道:"我们转身出去" 白大郎着急,"出去干什么,两位公主都在前面呢,她们不能出事" "我自然知道,但这么多人怎么找?要想她们不出事,那就所有人都平安就可以了"白善很相信满宝和白二,不觉得他们会弄丢两位公主,只要有他们跟在身边,就算侍卫和宫人们没跟上也不要紧。 他道:"现在要紧的是这一段路上的人不能出事,这是主街,四通八达,不知有多少条街上的人在往这边走,他们要找人贩子,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不断涌进来,肯定要出事,我们先出去,找唐学兄! 白大郎一听,咬咬牙,转身跟着白善将身前的人往边上推了推,不断有人辱骂和惊叫,但他们愣是给咬着牙换到了另一边,然后顺着人群走动的方向出去 大吉用力给他们挤开了一条路。 一到宽敞的地方,白善立刻撒腿往外跑,跑出去好一段路才回头看身后还在拥挤的人群,立即扭头对大吉看,"你看一看,这附近有哪家的店,最好是茶楼饭馆之类的,正好在两个路口的转弯处,且最高" 大吉长得高,眼神也好,扫了一眼便指向前面的一栋楼道:"少爷,那里" "走"白善拔腿就跑。 三人跑到门口,白善看了一眼发现是一家饭馆,便抬脚进去,伙计扬起笑脸就要招呼,他却直接冲着掌柜去,问道:"县衙的差役在哪里?让他下楼来见我" 掌柜: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善,见他形容虽有些狼狈,但衣着不俗,便挤了笑容道:"郎君找差役是有什么事儿? 白善在身上找了找,找出进出宫门的牌子,举了给掌柜的看了一眼,沉着脸道:"让他们下来! 掌柜的不敢再打哈哈,连忙笑着应是,然后跑上楼去叫人。 不一会儿楼上咚咚咚的下来一个差役,正不满的抬头看过来,看见是白善,脸色立时一变,本来重重的脚立即变轻了,他快速的蹬蹬蹬跑下几阶台阶上前行礼,"原来是白公子,白公子有什么事儿吩咐小的?,再给他来一份,他付钱" 摊主笑眯眯的应下,从一旁挂着的羊腿上又片下一份羊肉来,然后在铁板上炙烤。 他手艺娴熟,速度很快,加上一旁还有两个儿子帮忙,不一会儿就拿出一张张裁剪好的干荷叶来,直接将煎好的烤肉给他们放到荷叶上,再给上两根木签子,叮嘱道:"您小心烫" 满宝接过后就递给身后的白善和白大郎,长豫却有些手忙脚乱,"怎么拿,怎么拿? 满宝教她怎样拿着不烫。 长豫稀奇得不行,"为何是用荷叶盛着,不用碟子呢? 满宝:"就十文钱,一个碟子可能都十文了,他这里地方小,并没有坐着的地方,来,我帮你拿一下,你吃一口看看? 长豫连连点头,拿着木签子就去戳肉,探过头去想要咬一口,但咬在嘴里后发现不容易咬断,干脆就吸溜着全咬进了嘴里。 她吃得脸颊都鼓起来了,整张脸都洋溢着高兴,说不出话来,只能冲着满宝狠狠地点头,表示好好吃呀,比她们在宫里吃的好吃多了。 满宝笑眯了眼,也吃了一块儿,肉嫩得出乎她的意料,而且还多汁,咬进嘴里一嚼全是肉汁的感觉,她连连点头,回头去看白善。 白善也很惊喜,没想到这烤肉这么好吃,于是问摊主,"你平时在哪里摆摊的? 摊主便笑道:"好叫郎君知道,我家在外城门东升街上有一个小铺子,只是中秋大家都爱在外面走动,不爱在店里吃,所以才转到这儿来摆个摊位的,也就这三天,过完了中秋小的还是得回东升街上去" 白善想了一下东升街在哪儿,满宝已经又吃了一块,含着肉问道:"那儿是不是有一家济世堂? "是,有家济世堂,离小的铺子不是很远" 满宝就扭头和白善道:"我知道了,以前郑辜和我说过,说外城东升街上的济世堂不远处有一家烤肉店,特别好吃。他曾经去那儿当过几天小掌柜,可惜后来新掌柜上任,他就又回内城的济世堂来了。我以为他是夸张的,烤羊肉我也没少吃,好吃的也不少,可现在才知道,原来真的这么好吃呀" 她回头问老板,"你们家是不是叫张记? 摊主笑眯了眼,连连点头,"就是张记,原来小娘子认得济世堂的郑小掌柜呀,那我得多送您一份" 满宝很不好意思,干脆又买了二十份,道:"包起来,我一会儿拿去给我爹娘尝一尝" 这可就是大生意了,摊主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长豫则是一直在吃,一边吃一边在心里忧伤,宫外好吃的太多了,然而她不能出宫。 她看了一眼正帮明达拿着荷叶的白二郎,突然觉得嫁人也不错,嫁人以后至少可以自由出门了,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去哪儿吃就去哪儿吃。 老板将二十一份烤肉用荷叶仔细的包好,白大郎见他们全都在惊叹的吃东西,便上前结账。 满宝要拿自己的钱袋子,他便回头笑道:"行了,算师兄请你们的,与我不必算得如此清,而且一会儿我爹他们肯定也要吃的" 满宝便嘿嘿笑着应了。 大家买好烤羊肉,手上的也快吃完了,剩下的拿在手里一边往下走,一边吃。 宫中伺候的人小心的走在前面给他们引路,满宝和长豫走在最前,白二郎和明达则走在中间,白善和白大郎落在后面跟着,再后面就是大吉和护卫们。 在刚才他们吃羊肉的时候大吉已经和宫中的侍卫打了招呼,他们直接跟在两侧,这样不仅能隔开别人,也能让他们同行之人不至于被人插进来后隔开。 大吉很有陪小主子们逛街的经验,知道两边不守住很容易就被人插入,到时候就很容易走散。 不过走散也不怕,他们刚才就分好了人头,侍卫们只管盯着明达公主和长豫公主,每个人都有自己保护的人,只管跟着她就行,其他人的人不用管。 白家的护卫自然也是如此。 再往前去是各家和各大店铺摆出来的灯棚,更加的热闹,人也更拥挤。 满宝伸手牵住长豫的,回头看了眼不知和明达说了什么正笑眯了眼的白二,叮嘱道:"白二,你看好明达" 明达挥手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把她弄丢的" 明达就笑道:"就前后脚,怎么会弄丢? 一语才落,突然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惊叫,然后就是一阵哭嚎,"孩子——孩子——我的孩子被人抱走了,有拍花子啊,二妞,二妞——"人群一乱,白善一惊,想要上前走到满宝身边,却来不及了,边上的人似乎是在帮着找孩子,本来慢慢挪动的人群一汹涌,不少人冲破侍卫们的隔离冲到了他们之间,一错眼,白善就看不到满宝了,连白二郎都看不到了。 白善只能大声叫道:"满宝,白二,去灯棚里,去济世堂或回我们白家的灯棚,你们听到了吗? 白二郎紧紧地抱住明达,伸手将压过来的人用力的往外推,以免挤到了她,他听到了,但此时没空回应。 明达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人,只有白二给她撑起了一个空间,一抬头都只看得见一个个人,连两边的花灯都看不到了。 她心中剧跳,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手上的手串,摸到它依旧在,她悄悄的深呼吸一下,发现呼吸顺畅,且也没有异味,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伸手抓住白二,正想问侍卫内,就瞥见一个侍卫想要艰难的拨开人过来,但侧边又挤过来一个人,她瞬间看不到侍卫了。 也抬着头四处找侍卫的白二发现之前还守在他们边上的侍卫被冲散了,感受到四面走动的人都在不断的撞击他,而且到处是尖叫声 从他背后走过去的人也不知道身上背了什么东西,刮在他后背上火辣辣的疼,他不能回头看,甚至都不能用手摸一摸。 两只手紧紧的抱着明达,怀抱尽量打开给她留空间,他等了一下发现还是没有侍卫挤过来,干脆护着明达顺着人群走动的方向上前,咬牙道:"我们往前去,一会儿尽量往右边去,那里贴边,容易脱身" 明达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事,脸色微白的点头。 人群中的惊叫声、吼声和哭声越来越响,白善察觉到有人的手在他腰间一摸,将他身上的玉佩和钱袋子全拽走了。 他一时气得眼睛都红了,却还是抱着明达不放,察觉到有人越发过分,甚至还摸向了明达公主的手和腰间,他便收回一手一把抓住那只手,头也歪,拇指顺着手往下一滑便狠狠地一按,就听侧后方一人惨叫。 白二郎冷哼一声,丢掉他的手,整个身子顺着那道声音的来处狠狠地撞去,人群惊叫一声,本来拥挤得连抬头都困难的人群中愣是腾出了半个圈,白二郎见状,顾不得讨回他的钱袋和玉佩,抱着明达便往前快走两边,从一个间隙里用力的挤了出去 明达头发都有些散乱了,身后的人力气大得她差点撞在一个桌子上。 边上摆摊的摊主看到人群突然拥堵起来,也害怕的往后挪了挪桌子,可就是这样,他这里也还是挤满了人,根本做不了生意了。 白二郎拥着明达绕到摊主后面,就着灯笼的光问她,"有没有受伤? 明达一手紧紧地抓着手腕上的手串,刚才手串差点儿被人撸起,她有点儿害怕,只是听见白二郎问,她便摇了摇头,担忧的看着前面拥挤的人群,"满宝和长豫姐姐,还有我身边的人都还在里面呢" 白二郎也着急,不过却安抚她道:"没事儿,长豫公主只要跟紧满宝就不会有事儿,她身上带着针呢" 又道:"你身边的人也不怕,只要没有人摔倒,一会儿有人走出去就宽松了" 而此时,白善正奋力的往外走,他在人群一开始拥堵时也不是很担心,还想顺着人群往前走去找一找,毕竟刚才他们都是往前的。 但很快,那道哭嚎的声音越来越大,然后是各种人叫着"二妞"的声音,伴随着是大家的惊叫声,他一手攀着大吉,一手紧紧的拽住白大郎踮起脚尖看了一眼,就见左前方人群混乱,而前面还不断的有人在往那个地方挤。 他直觉要不好,干脆不往前去了,而是拽着大吉和白大郎道:"我们转身出去" 白大郎着急,"出去干什么,两位公主都在前面呢,她们不能出事" "我自然知道,但这么多人怎么找?要想她们不出事,那就所有人都平安就可以了"白善很相信满宝和白二,不觉得他们会弄丢两位公主,只要有他们跟在身边,就算侍卫和宫人们没跟上也不要紧。 他道:"现在要紧的是这一段路上的人不能出事,这是主街,四通八达,不知有多少条街上的人在往这边走,他们要找人贩子,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不断涌进来,肯定要出事,我们先出去,找唐学兄! 白大郎一听,咬咬牙,转身跟着白善将身前的人往边上推了推,不断有人辱骂和惊叫,但他们愣是给咬着牙换到了另一边,然后顺着人群走动的方向出去 大吉用力给他们挤开了一条路。 一到宽敞的地方,白善立刻撒腿往外跑,跑出去好一段路才回头看身后还在拥挤的人群,立即扭头对大吉看,"你看一看,这附近有哪家的店,最好是茶楼饭馆之类的,正好在两个路口的转弯处,且最高" 大吉长得高,眼神也好,扫了一眼便指向前面的一栋楼道:"少爷,那里" "走"白善拔腿就跑。 三人跑到门口,白善看了一眼发现是一家饭馆,便抬脚进去,伙计扬起笑脸就要招呼,他却直接冲着掌柜去,问道:"县衙的差役在哪里?让他下楼来见我" 掌柜: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善,见他形容虽有些狼狈,但衣着不俗,便挤了笑容道:"郎君找差役是有什么事儿? 白善在身上找了找,找出进出宫门的牌子,举了给掌柜的看了一眼,沉着脸道:"让他们下来! 掌柜的不敢再打哈哈,连忙笑着应是,然后跑上楼去叫人。 不一会儿楼上咚咚咚的下来一个差役,正不满的抬头看过来,看见是白善,脸色立时一变,本来重重的脚立即变轻了,他快速的蹬蹬蹬跑下几阶台阶上前行礼,"原来是白公子,白公子有什么事儿吩咐小的?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0:57:4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