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电视剧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反击电视剧

反击电视剧

作者:楚弘秋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6 23:11:49

最新章节:尽情攻击
小说简介:争夺利益,这是不可避免的" 她道:"我们能做的便是将更多的利益让到普通百姓身上,难道这些女工就不是百姓了吗? 明达问道:"现在还是亏损的,等所有的长工都买上两套衣裳,那他们手上就有三套了,以他们的节省程度,只怕三四年内不会再买衣服,那这些衣裳要怎么办? 她实在看不到前景,也就是织造坊现在算半公益,基本上是亏本在让长工们得到实惠。 而这也比让长工们出去外面买衣裳,长工和县衙双方都省钱,这才没人反对。 周满道:"等他们都有了,这些织娘和绣娘的手艺也练出来了,到时候可以把她们做好的衣服卖到县外去" 她指了岳绣娘道:"你们做的衣裳不是就一直收着吗? 岳绣娘眼睛一亮,立即道:"是这样的,听县令的吩咐,做出来的衣裳,质量只要和外面成衣铺的相比不差就另外收了起来,以后他还有用处" 周满颔首道:"这就是了,而且说真的,再过不久天就要冷了,便是长工们干的苦力活也得再加衣裳,放心吧,短时间内我们织造坊的衣服都不会滞销的" 明达却越听越觉得不靠谱了,总不能一直逮着长工的羊毛薅吧? 岳绣娘她们却想不到这些,只要知道织造坊的衣裳能卖得出去,这两个作坊继续开着就好。 周满见到了思静几个,不由将她们叫过来问话,"在这边可还习惯? "很习惯,"思静几人深深地行了一礼,崇敬的看着周满道:"多谢大人为我们说情落女户,打发走我们的家人,不然我们也不能继续留在织造坊里" 随着北海县招募的长工越来越多,思静他们的家人也听到了一些风声。 本来他们虽然气恼这十几个女孩逃家,觉得她们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到底不是家里从小养着的,又跟着以前的贵老爷贵太太吃香的喝辣的,现在就瞧不起家里,过不了苦日子,但因为不知人跑去了哪里,而且找人也需要花销。 所以他们只在附近几个村里找了一遍,发现找不到人后便骂骂咧咧的当做没生过这些女儿。 却没想到她们是去了北海县。 听人说现在去北海县做工可赚钱了,不管是男工还是女工都赚钱,于是他们这几家跑了女儿的就忍不住相约一起过来北海县找人。 可惜他们几家分开得很散,虽然同在一个县,却不同村,有的甚至还不同里,所以也就找到了七家,七家都出了一个人过来北海县。 他们觉得他们一群大男人要抓几个小娘子还是挺简单的,事实上找到她们不难,难的是,他们还真带不走人。 来北海县的女工,要么去了庄子里种菜养鸡或者煮饭煮菜,要么就在织造坊里做织娘和绣娘。 他们想也不想就去织造坊里打听了,他们家的女儿(妹妹)都是从小卖去当丫头的,是学过一些针织女工的,应该就在织造坊里。 然后门一敲开他们就找到了人,但他们才伸手要抓人,那些娘子就挥舞着大棒把他们碾了出去,还报了官。 然后北海县以他们寻衅滋事为由,将他们丢到庄子里干了半个月的活儿才放人。 每隔三天他们就看着和他们一起干活儿的人去领工钱,而他们什么也没有。 十五天期满,白善百忙之中特意在县衙大堂上又见了他们一面,和他们道:"这些人来我北海县时都是报的流民,所以本县不管你们是不是她们的家人,她们既然已经在我北海县记了女户,那就是我北海县的人,你们休得再去骚扰,更不要说强制将本县子民带离北海县" 白善一脸威严的道:"而且尔等有证据证明她们是你们的女儿或妹妹吗? 除了极个别人外,大多数人还真没有,因为当时县衙放归,直接把卖身契还给了女孩们,但她们回家后,除了个别人家外,其他家都没有拿着户籍去上户,也就是说,她们只是消了奴籍,却没有入籍书下。 她们跑的时候还把已经注销的卖身契给带上了,所以除了极个别人家外,没有谁能拿出证据来证明他们的女儿是他们的女儿,他们的妹妹是自己的妹妹。 当然,除了籍书外还是有别的办法的,比如左邻右舍和里正前来作证,但北海县距离他们家不远,他们要是请人过来作证,不得给人包吃包住啊。 光是想想他们就不想打这个官司了,更别说这还是和一个县令抢人。 所以他们考虑了一下,有三人准备回家,还有四人则是选择了留下来,打算去庄子里干一点儿活儿,赚点钱再回家。 白善欢迎不已,转身就把人交给了赵明,重新登记后送到庄子里去。岳绣娘等人将周满和公主送出门外,还要将他们送到巷口,要不是将人送回县衙显得她们过于巴结,她们也是不介意把人一路送到县衙的。 毕竟,公主可不常见呢。 将人送到巷口,周满正要扶着西饼的手上车,斜刺里就冲出两个人来,只是没等他们靠近,侍卫便伸脚一踢,刀一抽,直接架在了人脖子上。 对方只喊了半句,"周大人"一下就被架在脖子上的刀给吓尿了,她本来被踢倒在地腹痛不已,但此时却不敢喊疼了,战战兢兢的看着脖子上的刀道:"大,大人,我,我没恶意,就是想求公主和大人大慈大悲而已" 周满和明达都被她吓了一跳,幸亏有人扶着,俩人只是心脏提了一下而已。 看到软倒在地的俩人,一个年青妇人手里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俩人都倒在了地上。 小姑娘是被年青妇人带着跌倒的,此时也苍白着脸仰头看着她们。 周满蹙眉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江织娘和岳绣娘赶忙跑上来,又恨又怕的瞪了地上的人一眼,这才跪在地上和周满明达道:"大人恕罪,这母女二人是来求工的" 江织娘顿了顿后道:"但我们二人试过她们母女二人的手,都不适合做织娘和绣娘" 妇人连忙道:"大人,我们可以学的,我们不怕吃苦,真的! 江织娘愤慨,"这不是你们愿意吃苦就可以学的,你们的天赋比别人差些,那我们就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教你们,你们废的线和布料也会更多" 她们有这么多选择,又不是缺人,为什么有天赋的人不要,却要用她们呢? 这要是她们自家的麻线布料也就算了,可这是县衙的,是公家的钱。 妇人没理江织娘,而是继续盯着周满和明达看,一双眼睛里含着泪水,"大人,公主,求您二位大慈大悲,就让我们进织造坊吧,我们真的很能吃苦的,我们可以用比别人十倍百倍的时间去学习和练习,真的! 和岳绣娘她们一起跪在地上的思静闻言愤怒,只是她是下人出身,开口前先习惯性的抬头看一眼主子。 所以她此时便悄悄的抬头看了一下周大人,见周大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不是同情,也不是生气,倒像是兴味,所以她垂眸想了想后还是开口道:"我们织造坊里的绣娘和织娘也都是贫苦出身,每日都是天亮以后开始学习和练习做衣裳和织布,天黑方歇,别说你们母女二人想要比我们多出十倍百倍的时间来,就是两倍都不可能,难道你还能不睡觉,不吃饭吗? 妇人立即道:"我可以不睡觉的" 思静冷笑,这样的人她当下人的时候见得多了,"你不睡觉,难道还能摸黑织布做衣裳吗?总不能点灯吧?你有钱买蜡烛吗? 妇人一噎,果断的又丢下思静,继续抬头看向周满和明达,眼中的泪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不说周满,连明达都察觉到不对了。 她不由扭头看向周满,就见她看得兴致勃勃的,不由伸手推了推她。 "哦,"周满回神,连忙道:"你既然如此能吃苦,那与我回县衙吧,我让赵明给你登记,既然你在针织上没有天分,那可以去庄子里种菜,养鸡嘛" 周满顿了顿后目光幽深的看着她问:"对了,你会种地和养这些家禽吧? "会的,"妇人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道:"可是大人,我只想进织造坊,并不想去庄子" "这是为何,你不是来求工的吗? "大人不知,"妇人跪在地上哀戚道:"我如今守着夫孝,孩子她爹死后,我公婆嫌弃我生了一个女儿,所以将我家的田地房屋都收了回去,我们实在是没了去处,听说北海县招工,这才赶了过来的" 周满点头表示明白,等着她继续说。 见周满不搭腔,她只能微微低头摸了摸眼泪,继续道:"也不是奴家好高骛远,不愿意种地,实在是我一个年青寡妇,带着一个女孩儿不好进庄子里混在一群男人中间" 周满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这样,你大可以放心,我可以叮嘱赵明,让县衙里的吏员给你分在一群女人中间" 她道:"官衙的田庄里,现在总计招收女工一百二十八人,已经陆续分到各里各村,现在城外的田庄里剩下的男工只有三十八个,倒是女工还有四十二个呢,女人比男人多多了" 明达忍了忍,没忍住,用帕子遮住嘴巴,眉眼弯弯起来。 妇人:"" 她顿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往后一坐,想要躲开脖子上的刀,只是她往后一寸,刀便也往后一寸,始终牢牢地按在她的脖子上。 这下她是真的哭了,她用一张素帕子捂住眼睛,哭道:"大人慈悲,我实在是不忍心女儿跟着我去庄子里吃苦,她已经没了父亲,我就想她学一些本事,将来便是离了我也有立足的本事" 她越说泪水流得越多,主要那一串一串的泪珠快速的从脸颊上滑下,配上她苍白的脸色,众人怜惜不已,周围的人,就是同为妇人都被她哭得心软起来,不由看向周满和公主。 她继续哭道:"她没有父兄撑腰,我也没打算再嫁,以后就她一个,若是没点本事,以后嫁出去到了婆家也是要被人欺负的,还请大人善心,网开一面,让我等进织造坊里学习吧" 周满便叹息一声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妇人和围观的人以为周满同意了,谁知道她转而道:"但规矩就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妇人: 连围观的人都忍不住替她说起情来,"周大人,您一向善心,便答应了她吧,反正就母女两个人" "就是,就是" 周满笑吟吟的道:"是这样说,但天底下如你母女一样可怜的人不知凡几,我若是都不计得失和规矩将人收了,那这织造坊只怕开不到一个月就停了" "但你慈心可悯,所以我决定另辟蹊径成全你们,"周满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和母女二人一样眼睛发亮起来,她笑眯了眼睛道:"这样吧,我在育善堂里开一个班,专门教人针织,就由岳绣娘和江织娘去授课,每三日一课,凡是想学的,自带上针线和布料去学,每月再交给善堂四十文的学费即可"她自觉和蔼可亲的看着呆住的母女二人道:"怎么样,我这个法子好吧?你们既然有此志气,我相信你们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的" 年青妇人连忙道:"大人,我家贫,并没有钱呀" "我已经想到了,所以一会儿你跟我回县衙吧,我安排你们去庄子里干活儿,放心吧,庄子里一天二十文钱,包吃包住,你的工钱完全可以存下来,"周满顿了顿后道:"对了,你带了一个孩子,按说只有十五文一天的,罢了,那多出来的五文钱我补给你,我再和赵明说一声,以后碰上岳绣娘她们授课的时候,庄子再放你半天假,放心,不扣你的钱,如何? 年青妇人还没说话,围观的人已经连连赞道:"周大人真是慈悲心啊" "既可以赚钱,又能够学习针织,大人真是面面都想到了呀" "大人果然是大好人" 年青妇人: 明达公主: 她不由扭头去看周满,周满已经得意的笑起来,见她看过来还骄傲的冲她扬了扬下巴。 明达公主便不由的一笑,颔首道:"这个方法的确极好,就照周大人所说的做吧" 侍卫们的便将刀从她的脖子上移开,却没有回鞘,而是喝道:"还不快谢恩起身" 没人觉得侍卫们凶恶,还一脸羡慕的看着母女两个,觉得她们在公主和周大人这里都留了印象,以后只怕前途无量。 于是有人心中一动,纷纷问道:"周大人,您看我能去学吗? "行啊,"周满没有拒绝,"和她们一样的条件,一个月四十文的学费,自带针线布料" "大人,我家也贫苦,您看我能不能去庄子里干活儿? 周满挥手道:"自己去县衙里报名,合乎条件,赵明会给你们安排的" 她们就不说话了。 在这之前她们自然是去过的,但不合格呀。 倒不是她们不会种地养鸡,而是因为她们不能接受离开县城去别的地方耕作官田。 要知道县衙招收的长工只在城外的庄子里停留一段时间,然后就会被分到各里各村去耕作官田,她们一是不想离开县城,二是不能做长工。 县衙要求的长工是要做到明年春耕之后的。 可明年春耕他们自家里也有地,各种顾虑之下,她们就没去了。 此时听周满依旧要照着规矩来的话,想到她虽给了这对母女优待,但依旧是做长工,其实也不算坏了规矩,所以便叹息一声不再纠缠。 周满这才和明达上车回去,那对母女被带上了。 他们直接回县衙,周满也干脆,直接和大吉道:"带她们母女二人去县衙里找赵明吧" 一个侍卫立即道:"我与大吉同去" 这对母女实在太可疑了,也不知是为了接近周大人,还是接近公主。 他觉得两个都有可能,都很可疑,所以他要亲自去看着。 明达和周满手牵着手进县衙后院,白二郎和殷或在白善的书房里加班,听到院子的响声,他立即知道是周满她们回来了,立即丢下笔跑出去,"你们回来了? 殷或也慢悠悠的放下了笔,优哉游哉的走出去,就走到小院门口去看她们,"怎么直接回这儿来了?不是说中午在外头吃饭吗? 白二郎这才想起来,"是啊,是啊,不是说在外面吃吗? 周满先接过五月奉上来的一杯杏仁茶喝了一口,这才坐在树下的椅子上笑眯眯的道:"你们猜我们刚才碰见了谁? 俩人都好奇,"谁?难道北海县又来了熟人? 周满顿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我也不知道是谁,反正不是平常人" 白二郎和殷或: 白二郎忍不住道:"满宝,你有没有觉得自你怀孕之后,你说话总是会习惯性的丢掉下半句? 周满道:"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6 23:11:4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