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直播间的下载地址在哪里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依恋直播间的下载地址在哪里

依恋直播间的下载地址在哪里

作者:江水冰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10:45:29

最新章节:神灵规则
小说简介:秋天,好多动物都要准备冬眠了,满宝拿着被她削尖的棍子准确的在树底下找到了一个洞。 咳咳,能这么准确,当然是因为科科啦。 满宝刨开那个洞,就看到里面有个缩成一团的刺球,它显然受惊不小,卷成一团也不敢跑。 满宝用棍子轻轻地碰了碰它,稀奇的道:"这是刺猬吧?书上画有,皮可以做药材" 科科:"宿主,说好了要收录的" "放心吧,我不和你抢"满宝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边,她就往前挪了两步,用自己的小身板将那个小洞遮得严严实实的。 她嘿嘿一笑,伸手轻轻地碰了碰刺猬的刺,它瞬间就被收到了系统里。 科科心满意足的将它收录了,道:"等百科馆的积分出来我就告诉你" 满宝应下,往后挪了挪,把她才戳开的洞给填上了。 她看了眼里面更密的树林,意动起来,科科也很想宿主进去,不过他不得不提醒宿主,"宿主,你先生叫你了" 满宝回头去看庄先生,庄先生正站在边上冲她招手,满宝便转身出去了,路上还顺手扯了一把林子里盛开的野菊花。 满宝扯了根草把野菊花绑成一捧,问庄先生,"先生,好看吗? 庄先生看了一眼,微微颔首,敷衍的道:"好看,走吧,时辰也不早了" 满宝应下,拿着花便和庄先生往上走,路上看到一些好看的红色或黄色的花,她就摘了几朵塞到野菊花束里,或许是觉得单调,她又扯了一些长得好看的草塞进去,点缀得花越发好看了。 庄先生是见怪不怪了,路上碰上的行人却好奇的看着满宝手里的花。 花,要么簪头上,要么就栽盆里,或是剪枝放瓶里欣赏,这样直接花啊草的绑成一束,别说,还真好看。 路上有行人看见了,便也顺手一扯,将摘下来的花给簪头上,或是别在耳朵上,衣襟上。 满宝就给他们先生也选了一朵颜色特别正的红色花朵,给他们先生簪在了头上。 姜先生他们实在累得不轻,互相搀扶着要在路边休息一下时,一抬头看向山顶便看到了走在他们不远处正笑哈哈的师徒两个。 满宝特意走到了庄先生上面,踮起脚尖就在他头上找了个特别好的位置簪上。 庄先生笑问,"要不要为师也给你簪一朵? 满宝看了一圈,没发现有特别好看的花,于是拒绝了。 庄先生也不在意,抬脚就要继续爬,身后就传来几声气喘吁吁的呼叫,"老庄啊,庄先生——" 庄先生回头,就见姜先生等一众特别眼熟的人在他身后好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师徒两个。 一见他们回头,立即招手道:"老庄且住,快叫你弟子来扶一把" 庄先生半响无语,扫了一眼他们的身后,见他们身后跟着四个拎着大包小包,根本腾不出手来的小厮,便只能挥挥手,让满宝下去扶人。 满宝便把花塞在庄先生怀里,背着背篓屁颠屁颠的下去,她一手扶了姜先生,一手扶了陈先生便上山。 庄先生左右看了看,见侧边有一块挺大的草坪,干脆就离了路,走到草坪上坐下。 满宝将两位先生扶到草坪上,又去扶剩下的两位先生,他们身后的小厮也气喘吁吁的抱着东西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上。 满宝也累得不轻,也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陪先生爬山可真累啊。 姜先生却夸道:"老庄,你这弟子收的好啊,还挺孝顺的" 庄先生这会儿并不累,他只是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们小厮扛的东西,问道:"你们这都带了什么呀? 姜先生回头看了一眼,摇了摇手道:"知道今年国子学也要来这边登高,我们已经比往年少带了很多东西了" 陈先生点头,"不错,去年我们还带了帐子和被子上来呢,白天登高望远,晚上便饮酒赏月,好不快哉" 满宝一听,精神得不行,问道:"晚上露宿在山上好玩吗? 姜先生眼珠子一转,点头道:"好玩" 满宝就羡慕不已,开始琢磨起来 庄先生生怕她开口也要露宿,转开话题问,"那你们现在都带了什么东西?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吃的喝的" "这会儿我们已经爬了一半了,还有一半就到了吧?一旁的陆先生觉着气喘过来了,于是起身,招呼大家道:"走吧,早些上去早些占到好位置,山顶就那么大,去晚了可就占不到好位置了" 大家也都纷纷起身。 路上,姜先生忍不住问,"老庄啊,不是说了在山脚下汇合吗,你怎么也不等我们就先爬了? 庄先生道:"我们等了,没等着就先爬了,看我们两边的距离,我们这是前后脚的功夫,所以你们也是到了山脚下便直接上来的?也没等我吧? 姜先生轻咳一声道:"我们找了的,就是没找到,想着或许能在山上遇见,就上山来了,果然,我们就在山上遇见了" 庄先生也点头道:"这就是缘分啊" 其他四位先生颔首:"缘分啊" 混在其中的小孩儿满宝: 五位先生气喘吁吁的爬到了山顶,秋天,好多动物都要准备冬眠了,满宝拿着被她削尖的棍子准确的在树底下找到了一个洞。 咳咳,能这么准确,当然是因为科科啦。 满宝刨开那个洞,就看到里面有个缩成一团的刺球,它显然受惊不小,卷成一团也不敢跑。 满宝用棍子轻轻地碰了碰它,稀奇的道:"这是刺猬吧?书上画有,皮可以做药材" 科科:"宿主,说好了要收录的" "放心吧,我不和你抢"满宝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边,她就往前挪了两步,用自己的小身板将那个小洞遮得严严实实的。 她嘿嘿一笑,伸手轻轻地碰了碰刺猬的刺,它瞬间就被收到了系统里。 科科心满意足的将它收录了,道:"等百科馆的积分出来我就告诉你" 满宝应下,往后挪了挪,把她才戳开的洞给填上了。 她看了眼里面更密的树林,意动起来,科科也很想宿主进去,不过他不得不提醒宿主,"宿主,你先生叫你了" 满宝回头去看庄先生,庄先生正站在边上冲她招手,满宝便转身出去了,路上还顺手扯了一把林子里盛开的野菊花。 满宝扯了根草把野菊花绑成一捧,问庄先生,"先生,好看吗? 庄先生看了一眼,微微颔首,敷衍的道:"好看,走吧,时辰也不早了" 满宝应下,拿着花便和庄先生往上走,路上看到一些好看的红色或黄色的花,她就摘了几朵塞到野菊花束里,或许是觉得单调,她又扯了一些长得好看的草塞进去,点缀得花越发好看了。 庄先生是见怪不怪了,路上碰上的行人却好奇的看着满宝手里的花。 花,要么簪头上,要么就栽盆里,或是剪枝放瓶里欣赏,这样直接花啊草的绑成一束,别说,还真好看。 路上有行人看见了,便也顺手一扯,将摘下来的花给簪头上,或是别在耳朵上,衣襟上。 满宝就给他们先生也选了一朵颜色特别正的红色花朵,给他们先生簪在了头上。 姜先生他们实在累得不轻,互相搀扶着要在路边休息一下时,一抬头看向山顶便看到了走在他们不远处正笑哈哈的师徒两个。 满宝特意走到了庄先生上面,踮起脚尖就在他头上找了个特别好的位置簪上。 庄先生笑问,"要不要为师也给你簪一朵? 满宝看了一圈,没发现有特别好看的花,于是拒绝了。 庄先生也不在意,抬脚就要继续爬,身后就传来几声气喘吁吁的呼叫,"老庄啊,庄先生——" 庄先生回头,就见姜先生等一众特别眼熟的人在他身后好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师徒两个。 一见他们回头,立即招手道:"老庄且住,快叫你弟子来扶一把" 庄先生半响无语,扫了一眼他们的身后,见他们身后跟着四个拎着大包小包,根本腾不出手来的小厮,便只能挥挥手,让满宝下去扶人。 满宝便把花塞在庄先生怀里,背着背篓屁颠屁颠的下去,她一手扶了姜先生,一手扶了陈先生便上山。 庄先生左右看了看,见侧边有一块挺大的草坪,干脆就离了路,走到草坪上坐下。 满宝将两位先生扶到草坪上,又去扶剩下的两位先生,他们身后的小厮也气喘吁吁的抱着东西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上。 满宝也累得不轻,也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陪先生爬山可真累啊。 姜先生却夸道:"老庄,你这弟子收的好啊,还挺孝顺的" 庄先生这会儿并不累,他只是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们小厮扛的东西,问道:"你们这都带了什么呀? 姜先生回头看了一眼,摇了摇手道:"知道今年国子学也要来这边登高,我们已经比往年少带了很多东西了" 陈先生点头,"不错,去年我们还带了帐子和被子上来呢,白天登高望远,晚上便饮酒赏月,好不快哉" 满宝一听,精神得不行,问道:"晚上露宿在山上好玩吗? 姜先生眼珠子一转,点头道:"好玩" 满宝就羡慕不已,开始琢磨起来 庄先生生怕她开口也要露宿,转开话题问,"那你们现在都带了什么东西?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吃的喝的" "这会儿我们已经爬了一半了,还有一半就到了吧?一旁的陆先生觉着气喘过来了,于是起身,招呼大家道:"走吧,早些上去早些占到好位置,山顶就那么大,去晚了可就占不到好位置了" 大家也都纷纷起身。 路上,姜先生忍不住问,"老庄啊,不是说了在山脚下汇合吗,你怎么也不等我们就先爬了? 庄先生道:"我们等了,没等着就先爬了,看我们两边的距离,我们这是前后脚的功夫,所以你们也是到了山脚下便直接上来的?也没等我吧? 姜先生轻咳一声道:"我们找了的,就是没找到,想着或许能在山上遇见,就上山来了,果然,我们就在山上遇见了" 庄先生也点头道:"这就是缘分啊" 其他四位先生颔首:"缘分啊" 混在其中的小孩儿满宝: 五位先生气喘吁吁的爬到了山顶,皇帝一怔,思索起来。 虞县公却又道:"其实臣也不是很在意这个正是谁" 皇帝: "可是,宫中夺嫡已严重到民间都损坏太子的名声了吗?虞县公道:"如今,天下安定,陛下又励精图治,没有人可以造反得起来的,可若是皇位之争,朝中又争斗起来,一切就又变成了未知数" "陛下,天下初安,经不起又一次动乱了,"虞县公道:"太子虽无子,但他是国本,动不得呀" 皇帝面无表情的道:"朕知道,如今不是朕急,是他自己失去了平常心,虞卿你看看他这几年办的事儿" 虞县公就起身,颤颤巍巍的跪到地上,"还请陛下让三皇子就藩,同时降爵" 皇帝皱眉,"降爵? "陛下,您此时封了他做亲王,那等太子登位,他还能封三皇子什么呢? 封? 皇帝心想,以太子那个狗脾气,他不把郡王变国公就不错了,他还指望着他郡王变亲王吗? 所以还不如他一步到位,给老三把亲王给封了。 虞县公一看便知道了皇帝的想法,叹气道:"陛下如此偏爱三皇子,不怪乎太子心急" 皇帝没好气的道:"这天下朕都要给他了,我不过给他弟弟一个亲王当而已,怎么就偏心了? 虞县公道:"可是陛下,现在三皇子只想当亲王而已吗? 皇帝沉默。 "臣虽久不在京城,却也没少听人赞颂三皇子,说他聪敏过人,礼贤下士,更听得朝中有许多大臣上书,想要留三皇子如翰林院主持修撰书籍,陛下,"虞县公深深的一揖道:"按我朝规矩,皇子成亲后是要就藩的,您强留三皇子在京中,自认是父亲对儿子的宠爱,可在他人眼中,甚至在三皇子眼中,这却是您想要取太子,而使三皇子代之的信号呀" "放肆!皇帝气得一拍石桌,把自己的手掌震得发疼又发麻。 皇帝疼得眼泪都快要下来了,他却生生地忍住了。 虞县公依旧低着头,一点儿不怕皇帝吼,反正他当官的时候没少被吼,接着道:"陛下,明日祭天可请太子代之" 皇帝沉默了起来,半响后道:"虞县公一路劳累,朕让人送你回府歇息" 虞县公抬头看了皇帝一眼,一揖后退了下去。 远远的看着这边的古忠见了,立即小跑着上前扶住虞县公,看了皇帝一眼后扶着虞县公出宫去。 皇帝虽然心里很不舒服,憋着一口气怎么也出不来,但在下午的时候还是下了一道旨意。 他表示自己身体有恙,明天的祭天仪式就交由太子主持。 没有准备的太子一下就被推到了台前,不过这对他来说也不难,因为不说每年祭天他都跟在父皇身侧,就是之前监国的时候他也是独立祭天过的。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慌,慌的是礼部。 这么突然,一时半会儿的,让他们上哪儿去找合适太子穿的礼服和冕? 总不能穿旧的吧? 就算可以用旧的,太子这几年来也长高长壮了,连脑袋都不一样大小了,根本不合适呀。 礼部尚书差点气疯,也不知道从哪儿收到了消息,直接冲到虞家要见虞县公。 虞县公早早的躺到了床上,表示自己累了困了病了,反正就是不能见客人。 于是礼部尚书就逮着虞侍郎骂了一通。 你要劝诫,你早点儿啊,哪怕是昨天你就劝呢,他们也多一天的时间准备不是? 这会儿到明天祭天就只有八个时辰的时间了,让他们怎么准备? 你一次面圣,让我们白了头发有没有? 虞县公也躺在床上唉声叹气,"陛下也忒小气了,怎么还往外传了呢? 刚被牵连了一场的虞侍郎不想和他爹说话。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10:45:2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