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污污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男女污污

男女污污

作者:王秋哲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0:11:30

最新章节:质量堪忧啊!
小说简介::"你多吃点儿青菜,可惜你不能出宫,不然我带你回我家吃野菜去,我大嫂做的野菜可爽口了" 长豫问道:"怎么做的? "掐嫩的,过开水,焯熟以后又过白开水,然后剁碎了拌些蒜泥和醋,再放点儿盐,可好吃了,我能就着吃三大碗粥" 长豫不信,"不是说野菜很苦吗? "我大嫂做的不苦,焯水过了,苦味都出来了吧,不过我二嫂做的不是,我二嫂做的只剩下苦味儿了" "那你下次进宫给我带一点儿" "可野菜做好以后不好看,做得时间长了还会有点黑乎乎的,看着就跟毒药似的,宫门的侍卫未必肯让我拿进来" 长豫歪头再次确认:"真的好吃吗? "真的好吃" "行,那你我算算,你是后天休沐?那你大大后天就带到宫门口来" 明达道:"姐姐,要是周满带不进来,那你估计也带不进来" "不要紧,我在宫门口吃就是了"长豫道:"我就想尝尝你说的超好吃的野菜是什么味儿" 满宝觉得这主意不错,连连点头应下。 明达突然心累,不想理俩人了。她无奈的问,"你们不是在说姐姐生病的事儿吗? "哦,对,"长豫问,"我的病严重吗? "还不是很严重,"满宝严肃的道:"但治病要趁早治,不然会越拖越重的" 长豫也认真的点头,"我知道,不过你找方子的时候给我开不太苦的方子,要是可以做成药丸子就好了,蜜丸最好" 满宝点头,"不过应该不用吃药" 长豫就脊背一寒,看了明达一眼后小声道:"我,我不太想扎针" 她一直看着明达扎针,自己不想扎。 满宝道:"这个要看实际情况的,不过我猜测,你多半也不需要扎针治疗,你还没那么严重" 长豫不解了,"既不用吃药,也不要扎针,那要怎么治? "聊天开解吧,还有许多种治疗方法呢,你等我回去翻书找出来" 明达笑倒在榻上,捂着肚子乐得不行。 长豫终于察觉到不对了,失声道:"聊天治病?合着闹了半天你是在逗我乐呢? 满宝认真的摇头道:"不是啊,你以为聊天不能治病吗?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心理病? 长豫没好气的道:"不知道" "那你有没有听太医们说过这样的话,病人是思虑过重,心思过重,忧惧于心,郁结于心" "停停停,这几个词都听说过" "这就是病了,"满宝道:"不过呢,我们这些大夫跟那些病人不太熟,不好跟人家谈心,所以只能开药,再表面上开解一下,您要放宽心,想开些至于能不能宽心,那还是得看各人" "但我跟你多好的关系啊,自然是可以谈心的,你要是想吃药治疗也是可以的,我给你开? "别别,"长豫立即抱着她的胳膊笑道:"你说的没错,我与你谁跟谁呢,不用开药了,我们就聊聊天,说说话好啦" 满宝满意的点头,宽慰她道:"你放心,我一回去就查医书,明天就来找你聊天" 已经止了笑的明达又忍不住趴在榻上笑起来,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满宝推了一下她,"你别笑了,我们都是认真的" 长豫道:"别理她,我自己也能感觉到自己生病了" 因为这句话,明达特特先找理由送走了长豫,才拉着满宝问:"姐姐她是真生病,还是假生病? 满宝道:"钻牛角尖也是病" 明达就扑哧一声笑出来,彻底放下心来,"你吓我一跳,还以为真是什么大病呢" 满宝也笑了起来,这病说是病,但治不好也的确没什么,毕竟日子最后过成什么样都是自己的选择。 但能治好是最好的,何况长豫还不是别人,是她的朋友呢,她希望她能过好。 满宝回到太医院里写好明达的脉案存档就回崇文馆,然后就偷溜回自己的房间和莫老师请教起来。 莫老师没想到有一天他还要变成恋爱咨询师,可关键是,他还没结婚呢,他做这个恋爱咨询师是不是过早了? 但对着学生扑闪扑闪渴望的大眼睛,他还是叹息了一声后和她聊起来,"既然你的朋友,不,是病人,既然女病人那么不喜欢她的未婚夫,她为什么还要答应和他定亲呢? 满宝道:"她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她虽然不太喜欢魏玉,但魏玉是端方君子,才情人品尽皆不错,魏家虽是寒门出身,但他父亲现在是宰相,所以家世上也不算差" 莫老师就听明白了,"这还是政治联姻啊,那她有喜欢的人吗? 满宝就苦恼起来,"有吗?有吧,却又不算有" 莫老师也苦恼起来,"这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为什么还犹豫呢? 满宝就道:"她喜欢长得俊俏的,我们这儿有一位君子,他长得特别好看,人品才气也都是一等一的,我们这里上至九十岁的老太太,下至一岁的小姑娘都喜欢他" 莫老师:"明星啊" 满宝想了想,眼睛大亮,"对,老师的这个形容好,就如天上的明星一样闪耀,引人关注和喜欢" 莫老师看了满宝一眼,没告诉她什么是明星,而是道:"这样说起来,她心思还算单纯,应该比较好引导,你想一想,她的未婚夫和她喜欢的那个明星有没有共通之处,如果有共同的优点,那就很好引导了。对了,你这位女病人多大了? 满宝知道他们都喜欢问周岁,于是道:"十五了"莫老师点着手中屏幕记录的手就一颤,差点儿把之前写的记录全删了。 满宝赶紧道:"到八月就满十六了" 莫老师一点儿也没被安慰到,他张了张嘴,想到他们那里的文明程度,到底什么话都没说。 算了,他们的平均寿命才五十出头呢,连他们的六分之一都没到,他能要求他们和他们一样五六十再考虑婚姻大事吗? 不过 莫老师皱了皱眉,年纪这么小就结婚,恐惧和排斥都是正常的,尤其是心理年龄未必会和身体年龄一致。 莫老师开始仔细问起长豫的情况来,比如她平时的为人性格,以及对待常人和对待她这位未婚夫的区别 问了许多,莫老师便沉思起来,"这样说来,她只有在面对她的未婚夫时才多加挑剔" 满宝连连点头。 莫老师就道:"以你对她的了解,她的未婚夫要是换了一个人,她还会不会这样? 满宝问:"换谁呢? "除了她喜欢的那个明星,随便换一个人" 满宝:"恐怕会更嫌弃" 莫老师一听便笑道:"她这是还不想结婚呢,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年纪还小,对此排斥是很正常的" 满宝对此很好奇,"我几个哥哥成亲的时候都很正常,特别是我五哥,他开始一早就盼着成家呢" 莫老师笑道:"他那是有喜欢的人,且对婚姻有期盼" 他顿了顿后道:"对,得让她对将来的婚姻有期待,对她的丈夫有所期待,这样或许会好些" 满宝就叹气道:"那可怎么办呢,长豫喜欢的是华服美食,而魏家家严,魏玉也清贫,她的期待,恐怕于魏玉来说是负担" 莫老师就听明白了,这还是一位享受主义的小公主。 他笑了笑道:"难道她就没什么人生理想吗? 满宝想了想后道:"享尽世间的荣华富贵算吗? "虽然俗点儿,但也算"莫老师也头疼起来,迟疑了一下道:"要不你先想想他们俩人之间有什么共同的喜好,先从那里开始吧,反正就是引着他们对彼此的印象好些,相处得融洽些" 他道:"政治联姻既然不能去除,那就只能尽量让自己过得舒心点儿" 满宝点头,好奇的问道:"莫老师,你结婚的时候是期待还是害怕? 莫老师:"我没结婚" 满宝惊呆了,"可是您不是说您都快五十了吗? 莫老师理直气壮的道:"是啊,这才五十呢,急什么?那些八九十甚至一百多的都不急" 满宝不说话了。 她觉得自己心里好像也生病了,想退出教课室去论坛里逛一逛,或是去宫里的花园中走一走,暂时不想再看见莫老师。 但莫老师毫无所觉的继续给她上课,还训了她一下,"这个心理学,你只在上次治疗那个叫殷或的病人时学了一些,自己都还是半吊子呢,怎么能主动想要言语去治疗心理病人呢? 满宝很自信道:"别人我不敢,长豫却是没问题的,再糟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那可未必,"莫老师道:"万一她本来还不怎么讨厌她的未婚夫,结果因为你的干预,她更讨厌了起来怎么办? 满宝一呆,"会吗? "会的,"莫老师点头道:"人类心底都潜藏着逆反心理,当有人在自己面前着重夸奖一个人时,就算面上不见反对,心底也会逆反的去寻找那个人身上的缺点,所以你会发现,当有人在你身边一直夸某个人时,你心底就会有些讨厌对方,或者心中会生出与他竞争那方面的心思" 满宝认真的想了想,科科就总在她面前夸白善聪明,虽然她没有讨厌他,但心底的确是不服气的,所以一直暗暗较着劲儿,想要变得比他更聪明呢。 科科:它什么时候总在她面前夸白善了? 明明是她主动问起是谁最聪明的。 作为系统,它是没有撒谎的程序的,隐瞒,已经是它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满宝若有所思的点头,第二天去明达宫中见到长豫时,她就盘腿坐在她对面盯着她看。 明达才扎完针,换好衣服出来时看到周满已经换成撑着下巴在盯长豫了,长豫躲在榻角,缩着看她。 明达不由问一旁的宫女,"她们这是怎么了? 宫女们摇头,小声解释道:"周小大人给公主扎完针出来,看到长豫公主就这样了" 长豫听到明达的声音,回过头来找她,连连点头,"就是呢,我问她,她也不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病加重了" 满宝道:"不是,我正在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儿,正在犹豫之间" 明达就坐在俩人中间问,"什么事儿,说来听听? "我们要不要来说一说魏玉的坏话?满宝还是有些迟疑,"或者说他的坏话以后你会对他有些好感呢? 长豫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看着有那么蠢吗?你们夸他的时候我都不见得喜欢他,为什么你们说他坏话我还能喜欢他? 满宝摇头,"谁知道呢,我老书上是这么写的,我还没敢肯定,所以我们试一试? 明达笑道:"原来你是要拿我们练手,不过背后说人长短可不好" 满宝道:"这倒是" 长豫:"可我们平时也没少说呀,昨天我们才说过李云凤呢" 明达和满宝: 俩人对视一眼后点头,"也是,那就说吧,魏玉有什么坏话我们可以说的? 长豫立即道:"有,他长得不够俊! 满宝下意识的就要给他找补回来,但张嘴后发现不对,便用力憋出了一句话,"对,他眼睛不够大" 明达也正想说魏玉的好,听到满宝都用力的憋出对方不好的地方来,她也只能勉强找了个缺点,"好像鼻子也不够挺" 长豫高兴了,笑道:"是吧,是吧,还不够白,你看杨大人多白呀,再不济你家的白善,还有殷或白二都比他白" 满宝连连点头,"他年纪还大" 明达勉强的点头。 长豫高兴了,这会儿就忍不住帮他说话,"其实年纪也不是很大啦,就比我大两岁,刚好合适的" 满宝才要点头,却又中途摇头,道:"一般来说,女子都能比男子活得长久一些,应该你大他两岁才好"莫老师点着手中屏幕记录的手就一颤,差点儿把之前写的记录全删了。 满宝赶紧道:"到八月就满十六了" 莫老师一点儿也没被安慰到,他张了张嘴,想到他们那里的文明程度,到底什么话都没说。 算了,他们的平均寿命才五十出头呢,连他们的六分之一都没到,他能要求他们和他们一样五六十再考虑婚姻大事吗? 不过 莫老师皱了皱眉,年纪这么小就结婚,恐惧和排斥都是正常的,尤其是心理年龄未必会和身体年龄一致。 莫老师开始仔细问起长豫的情况来,比如她平时的为人性格,以及对待常人和对待她这位未婚夫的区别 问了许多,莫老师便沉思起来,"这样说来,她只有在面对她的未婚夫时才多加挑剔" 满宝连连点头。 莫老师就道:"以你对她的了解,她的未婚夫要是换了一个人,她还会不会这样? 满宝问:"换谁呢? "除了她喜欢的那个明星,随便换一个人" 满宝:"恐怕会更嫌弃" 莫老师一听便笑道:"她这是还不想结婚呢,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年纪还小,对此排斥是很正常的" 满宝对此很好奇,"我几个哥哥成亲的时候都很正常,特别是我五哥,他开始一早就盼着成家呢" 莫老师笑道:"他那是有喜欢的人,且对婚姻有期盼" 他顿了顿后道:"对,得让她对将来的婚姻有期待,对她的丈夫有所期待,这样或许会好些" 满宝就叹气道:"那可怎么办呢,长豫喜欢的是华服美食,而魏家家严,魏玉也清贫,她的期待,恐怕于魏玉来说是负担" 莫老师就听明白了,这还是一位享受主义的小公主。 他笑了笑道:"难道她就没什么人生理想吗? 满宝想了想后道:"享尽世间的荣华富贵算吗? "虽然俗点儿,但也算"莫老师也头疼起来,迟疑了一下道:"要不你先想想他们俩人之间有什么共同的喜好,先从那里开始吧,反正就是引着他们对彼此的印象好些,相处得融洽些" 他道:"政治联姻既然不能去除,那就只能尽量让自己过得舒心点儿" 满宝点头,好奇的问道:"莫老师,你结婚的时候是期待还是害怕? 莫老师:"我没结婚" 满宝惊呆了,"可是您不是说您都快五十了吗? 莫老师理直气壮的道:"是啊,这才五十呢,急什么?那些八九十甚至一百多的都不急" 满宝不说话了。 她觉得自己心里好像也生病了,想退出教课室去论坛里逛一逛,或是去宫里的花园中走一走,暂时不想再看见莫老师。 但莫老师毫无所觉的继续给她上课,还训了她一下,"这个心理学,你只在上次治疗那个叫殷或的病人时学了一些,自己都还是半吊子呢,怎么能主动想要言语去治疗心理病人呢? 满宝很自信道:"别人我不敢,长豫却是没问题的,再糟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那可未必,"莫老师道:"万一她本来还不怎么讨厌她的未婚夫,结果因为你的干预,她更讨厌了起来怎么办? 满宝一呆,"会吗? "会的,"莫老师点头道:"人类心底都潜藏着逆反心理,当有人在自己面前着重夸奖一个人时,就算面上不见反对,心底也会逆反的去寻找那个人身上的缺点,所以你会发现,当有人在你身边一直夸某个人时,你心底就会有些讨厌对方,或者心中会生出与他竞争那方面的心思" 满宝认真的想了想,科科就总在她面前夸白善聪明,虽然她没有讨厌他,但心底的确是不服气的,所以一直暗暗较着劲儿,想要变得比他更聪明呢。 科科:它什么时候总在她面前夸白善了? 明明是她主动问起是谁最聪明的。 作为系统,它是没有撒谎的程序的,隐瞒,已经是它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满宝若有所思的点头,第二天去明达宫中见到长豫时,她就盘腿坐在她对面盯着她看。 明达才扎完针,换好衣服出来时看到周满已经换成撑着下巴在盯长豫了,长豫躲在榻角,缩着看她。 明达不由问一旁的宫女,"她们这是怎么了? 宫女们摇头,小声解释道:"周小大人给公主扎完针出来,看到长豫公主就这样了" 长豫听到明达的声音,回过头来找她,连连点头,"就是呢,我问她,她也不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病加重了" 满宝道:"不是,我正在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儿,正在犹豫之间" 明达就坐在俩人中间问,"什么事儿,说来听听? "我们要不要来说一说魏玉的坏话?满宝还是有些迟疑,"或者说他的坏话以后你会对他有些好感呢? 长豫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看着有那么蠢吗?你们夸他的时候我都不见得喜欢他,为什么你们说他坏话我还能喜欢他? 满宝摇头,"谁知道呢,我老书上是这么写的,我还没敢肯定,所以我们试一试? 明达笑道:"原来你是要拿我们练手,不过背后说人长短可不好" 满宝道:"这倒是" 长豫:"可我们平时也没少说呀,昨天我们才说过李云凤呢" 明达和满宝: 俩人对视一眼后点头,"也是,那就说吧,魏玉有什么坏话我们可以说的? 长豫立即道:"有,他长得不够俊! 满宝下意识的就要给他找补回来,但张嘴后发现不对,便用力憋出了一句话,"对,他眼睛不够大" 明达也正想说魏玉的好,听到满宝都用力的憋出对方不好的地方来,她也只能勉强找了个缺点,"好像鼻子也不够挺" 长豫高兴了,笑道:"是吧,是吧,还不够白,你看杨大人多白呀,再不济你家的白善,还有殷或白二都比他白" 满宝连连点头,"他年纪还大" 明达勉强的点头。 长豫高兴了,这会儿就忍不住帮他说话,"其实年纪也不是很大啦,就比我大两岁,刚好合适的" 满宝才要点头,却又中途摇头,道:"一般来说,女子都能比男子活得长久一些,应该你大他两岁才好"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0:11:30
返回顶部